原本也是一臉憤慨的畢老師,在仔細看了兩眼畫作之後,突然面色大變。

“不對,這不是!”

畢老師臉都快貼在了畫布上,一寸一寸的仔細查看,聲音都激動得有些顫抖。

“雖然第一眼看上去很像,但是在細節和顏色上卻能看出許多不同,我的畫表達的是法國的午後寧靜恬適,但是這幅畫卻給人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熱情、活力、激情!讓人不自覺的想投入畫中的世界……”

“傳神之作……這絕對是傳神之作!”畢老師激動得全身不停哆嗦。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啥?傳神之作?”學生們一聽,瞬間就驚呆了。

剛纔畢老師說什麼來着,好像他也是積累了十幾年,最後厚積薄發才創作出了一副傳神之作吧,怎麼別人十分鐘就畫出來了?

“老師?真的假的啊?”賈凡高詫異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畢老師一臉激動的說道:“我研究油畫幾十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這幅畫絕對是傳神之作!”

賈凡高一肚子的不服,剛纔他可是說過了,張誠畫出來的東西估計連寫實都做不到,怎麼突然就變成傳神層次了呢?這傳神是不是也太不值錢了?

眼看自己的風頭全被張誠給搶了,賈凡高咬牙說道。

“老師,你的畫也是傳神層次的,他肯定是照着你畫,一時運氣好才達到這個境界的!”

囚愛成婚:強擁小妻入懷 “不不不……就算是照着畫,沒有感悟到畫中的精髓也是沒用的,畫出來的東西只有形沒有意,絕對不可能畫出傳神之作。”

畢老師一陣搖頭,一邊看話一邊說道:“而且我自己的作品自己知道,如果說傳神層次分爲十等的話,我也就是最低的一等,而張誠同學這張畫,能給人如此強烈的視覺和心理衝擊,至少也在五等左右……可以說是大師之作了!”

大師之作?

聽到這種評價,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傻愣愣的看着張誠。

就算複製得再好,大不了也就是達到原作的高度吧,現在畢老師自己都承認了張誠畫的比他好,那誰還能多說什麼。

但是……這是不是太誇張了?

張誠纔多大了啊?看樣子最多二十左右吧?

畢老師傾心油畫大半輩子,最後厚積薄發創作出來的作品,結果還比不上他十分鐘的畫作?

就算是從孃胎裏開始學畫,也不至於這麼變態吧!

難道是天賦異稟?畢加索投胎轉世?但是畢加索不是外國人嗎?難道現在下面也通地鐵了?

推薦下基友的書,等更的大佬可以去看看。

,豬腳醒來,發現自己正被兩個美女輪流彈雞雞。

,修煉傳承道法,一路裝逼打臉。

,會畫符、會輕功、會分身、會暖牀,道家門徒走出大山闖都市的故事。

以上豬腳雖然屌炸天,不過在誠哥面前都是渣渣!哇哈哈哈哈…… 畢老師趴在油畫上,一寸一寸的看了半天,然後才轉頭看向張誠,不可置信的說道:“這幅畫……真是你創作出來的?”

張誠聳了聳肩,無語的回道:“老師你這話可就扎心了,難道我剛纔不是一筆一筆畫出來的。”

畢老師也發現自己問了個傻問題,慢慢平復下情緒,點頭道:“年紀輕輕能有這樣的造詣,實在是不簡單,你以前是跟隨哪位大師學過?”

在畢老師看來,對方如此年輕就能畫出傳神層次的作品,除了天賦過人之外,肯定也有名師教導,否則根本不可能達到這種水平。

“呃……”張誠撓了撓頭,“我以前在學校上過美術課,算嗎?”

“噗……”畢老師差點沒被一口老痰給噎死,緩了半天才擺擺手,“你不願意說就算了,但是也別胡說八道。”

他現在心裏也犯了難,學校領導明確說過,不能讓張誠過關,但是人家現在繪畫的水平比自己還高,這話又怎麼說得出口。

畢老師猶豫了很久,最後在心裏下定了決心,像這種好苗子,以後肯定前途無量,就算得罪學校領導也得把他留下來。

想到這,畢老師板着臉說道:“你的基礎不錯,以後好好努力,不要辜負了自己的天賦,這次測試你過關了。”

一聽這話,張誠還沒什麼反應,那些女學生先歡呼起來,男生則是黑着臉,一個勁兒的撇嘴。

不過他們心裏再不爽也沒辦法,要是連傳神畫作都不能過關,那他們這些人豈不是都不合格。

畢老師欣慰的點了點頭,今年能招到張誠這麼優秀的學生,也算是藝術系的一件大喜事了。

雖然自己資質不高,但是教了幾十年油畫,在專業知識和作畫技巧上他還是有相當的信心的。

只要悉心培養,幾十年之後說不定張誠還能畫出動人層次的作品,到那時,自己也能跟着沾沾光。

“嗯?老師,我怎麼覺得這幅畫有點不對?”

一個女生此時正用膜拜的眼神欣賞着張誠的作品,繞了一圈之後,突然開口說道。

“嗯?”畢老師回頭問道:“哪裏不對?”

“老師,我以前也是學過抽象派,但是我感覺這幅畫,好像缺了點什麼,嗯……好像放倒了。”女生冥思苦想,最後開口說道。

“放倒了?”所有人都是一愣,從張誠一開始畫到現在,就沒人動過畫布,怎麼會放倒了?

誰知張誠一聽這話,就挑了挑大拇指,“好眼力,還真被你說對了。”

見張誠表揚自己,女生的臉一下變得通紅,捏着衣角不好意思擡頭。

畢老師愣了半天,伸手將畫布取下調了個,只是看了一眼,全身頓時一震,眼睛鼓得老大,臉上盡是呆滯的表情。

畫布倒過來之後,整個畫面頓時大變,原本雜亂無章的色塊居然神奇的拼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男人的肖像。

這男人眼眸深邃如星空,看上一眼就彷彿要把人吸進去,刀削般的臉龐,透露着人物性格的堅毅,那微微上翹的嘴角,卻給人一種玩世不恭的感覺。

這人……不就是張誠嗎?

畫了半天畫的居然是自己的自畫像,這得是有多騷包啊!

不過所有學生卻沒人說話,都像是傻了一般盯着畫布,臉上的表情僵硬,就像是中了魔障一樣。

過了許久,畢老師才長吸一口氣,從震驚中清醒過來,臉上表情無比複雜。

茫然、迷醉、震驚、彷徨混合在一起,突然開口大叫起來。

“這……這是動人層次!這是動人層次的畫作!”

這一聲喊,也把其他的學生驚醒,紛紛轉頭看來,驚駭莫名。

不是說動人層次的畫作,就算是大師一生也難得畫出來幾幅嗎?

而且剛纔明明就是傳神畫作,怎麼調了個位置就變成動人層次的畫作了?

畢老師全身都在哆嗦,僅剩的幾根頭髮也全部陣亡,“天啊!我居然親眼見到了動人層次的作品,這這……這怎麼可能!”

畢老師都快瘋了,一副抽象畫突然變成肖像畫就算了,但是光看一眼就讓人如癡如醉,這絕對是動人層次的神作了!

這種級別的作品,就算數遍世界,那也是屈指可數,而能畫出這樣作品的,無一不是名震世界的大師。

像這種大師還跑到江科大來學畫?自己剛纔還想判對方不及格?

畢老師真的想哭了,能畫出動人畫作的大師,就算給自己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去教啊。

這要是傳出去,自己肯定會被藝術界罵成欺世盜名,不知廉恥!

但是張誠……不過就是一個二十左右的年輕人而已……

這是不是太離譜了?

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這到底是怎麼學的?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都能達到這種境界,我前面幾十年都學到狗身上去了嗎!

畢老師渾身都在哆嗦,突然臉色一肅,朝着張誠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張……張大師……你能不能……收我爲徒?”

“啥?”所有學生都傻了,就連張誠也嚇了一跳。

“你別開玩笑了,我是來上學的,你拜我爲師,那咱倆到底誰是老師?”

畢老師誠懇的說道:“達者爲師,您既然能畫出動人層次的畫作,就已經是大師級的人物了,我何德何能敢當您的老師,還請大師念在我一生傾心於藝術,收下我吧!”

這尼瑪……張誠腦袋都大了,剛纔他那幅畫其實就是根據畢老師的作品重新精煉組合出來的。

一時心血來潮,還在裏面隱藏了一副自己的肖像畫,以他靈魂的強大程度,這點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至於什麼傳神、動人,他根本一竅不通,完全就是按照自己腦子裏的構圖重現出來而已。

現在看畢老師這態度,張誠也發覺自己好像裝逼裝得有點過了。

“拜師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是來讀書的,不是來收徒弟的。”張誠堅定的說道。

見對方態度堅決,畢老師雖然不甘心,但是也不好再多說,只得嘆了口氣說道。

“張大師,就你這水平,藝術系誰還能教你,何必還要在我們這兒耽誤時間。”

“這你就不用管了……”張誠聳聳肩,隨意的說道:“我就是想要一個畢業證而已,到時間發給我就行了。”

畢老師一聽,頓時滿心的迷惑,要是其他學生說這話,他早就大耳刮子扇過去了。

但是張誠不一樣啊,像他這種世界大師級的水平,隨便去哪個藝術院校那也至少是榮譽教授的身份,居然還在意一個大專畢業證?

大師行事,果然高深莫測啊! “張大師,這是你的畫……”畢老師小心翼翼的將張誠的肖像畫卷好,就像捧着稀世珍寶一樣,恭恭敬敬的遞了過來。

“呃……”張誠想了想,豪氣的揮揮手,“算了,這畫就送給你吧,以後我沒時間來上課,你多關照一下就行了。”

“什麼!”畢老師膝蓋一軟,差點跪在地上。

動人層次的畫作啊!就這麼隨手送人了?

雖然很多作品都是創作者過世之後才能賣出高價,但即使現在拿出去拍賣,這幅畫至少也是百萬上下。

畢老師如在夢中,“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不就是一幅畫嗎?哪天有空,我再給你畫個十張八張的。”張誠聳聳肩,一臉的無所謂。

畢老師激動地全身發抖,連忙保證道:“張大師,您放心!這麼珍貴的畫作,我絕對不敢自己私藏,以後這幅畫就是我們藝術系的鎮系之寶了,我要找人裝裱起來,掛在我們教學樓的大堂裏,讓所有學生都能膜拜一下動人層次的大作。”

張誠嘴角抽了抽,把自己的肖像掛在大堂裏,這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吉利……

不過想到自己死都死了,也無所謂了。

“隨便你吧。”張誠隨意的點點頭,“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嗯……以後……”

張誠的話還沒說完,畢老師就連忙點頭,“我懂,我懂,張大師日理萬機,以後不說要緊事,我絕對不敢來打擾。”

“這就好。”張誠笑了起來,一副畫省下這麼多事,以後也不用天天到學校來報到了,還是挺划算的。

在衆人膜拜的目光下,張誠走出了教室,背影剛一消失,他用過的畫筆顏料立刻就遭到了學生們的哄搶。

能畫出動人層次的作品,張誠在他們心中已經跟畢加索、達芬奇這些畫壇巨匠站在同一水平線上了,別說是一支畫筆了,就算是隨手擦顏料的衛生紙,以後肯定也值老鼻子錢了。

要是錯過了這一次,以後肯定要後悔一輩子。

就這樣,張誠用過的東西都被一掃而空,就連滴在地板上的顏料也被幾個學生掛的一乾二淨。

畢老師也沒有阻止,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手中的畫卷上,冥思苦想到哪去找個裝裱大師,才能配的上張誠這張肖像畫。

露過這一手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畢老師很快就向校領導彙報了這次測試情況,將張誠描述成了千年難得一見的繪畫奇才。

領導們聽完之後,一個個都嚇成了癡呆,張誠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多了,高考歷史最高分,就連在藝術上都有這麼高的造詣,這是要逆天了嗎!

魯院長感覺自己像是被天上的餡餅砸中了,這樣妖孽的天才怎麼就選中了自己的學校呢。

在學校的刻意宣傳之下,張誠的名字在入學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江科大,甚至就連整個大學城也都知道了他。

很多其他院校藝術系的教授老師開始還不相信,但是在親眼看到裝在防彈玻璃裏的肖像畫時,瞬間就跪了一地。

而原本在江科大隻是雞肋的藝術系,也因爲張誠名聲鵲起,無數藝術生懷着朝聖的心情趕到江科大來膜拜,甚至還有不少學生申請轉校。

張誠之名,猶如一陣颶風一樣,在大學城裏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而造成這一切的張誠,很快就嚐到了出名的後果。

不說別的,現在就連大一新手都知道了,江科大藝術系來了位天才,長的帥還有錢,更重要的是還是位藝術大師,隨手就能畫出一幅動人層次的神作。

這些標籤對於絕大部分女生來說,那都是有着致命的誘惑力,就連門口的保安都被收買了,只要張誠的車一出現,不出一分鐘,全校皆知。

就這樣,張誠每次剛進校門,剛一下車就被裏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

送禮物、送情書、求籤名的就算了,甚至還有膽大的,直接就抱着玫瑰花來求婚,揚言張誠要是不娶她,她就終生不嫁。

嚇得張誠最後動用了鐵屍之身,才衝出人羣落荒而逃……

最後還是在學校出面,新增了一條校規:凡是敢打擾張誠同學正常學習生活的,立即開除。

學校專門爲一個學生新增校規,張誠估計也是第一人了,不過不得不說校規一出,他的身邊的確是清淨了不少。

雖然走在路上,還是有狂蜂浪蝶不斷的拋媚眼,但是起碼沒有上來就扯衣服扒褲子的了。

張誠也不是故意找麻煩纔來學校,現在林婉兒不在,家裏就只有一隻鬼一隻妖怪,弄的像個鬼屋似的,雖然張誠已經死了很久了,但是在潛意識裏他仍然把自己當成一個活人。

而熱鬧的校園生活,正好能帶給他這種錯覺,雖然這並不是真實的,但是也讓他有了片刻享受。

不過這段時間他也不是純粹瞎逛,從遇到葉小曼開始,他就發現以前的一個傳言還真不是瞎說的。

那就是十個學校有九個以前都是墳場。

他的魂魄與普通鬼魂不同,普通鬼魂只能藉助陰氣修煉,而他卻能夠直接吸收陰氣爲自己所用。

以前遇到葉小曼時,不過淺淺的一池陰氣,就讓他的魂魄直接從幽魂上升到了厲鬼修爲,跳過了怨靈境界,這速度簡直可以說是離譜。

所以趁着現在上學的機會,張誠也想再碰碰運氣,要是又能發現一處陰氣聚集的地方,那說不定就能達到鬼首修爲。

鬼首是什麼?那是能跟天師正面抗衡的存在。

如同以前被葉小曼封印在體內的宮裝美人,還有那兩個陰差,這些人隨便哪個出手,都能打的自己毫無還手之力,張誠早就已經眼紅了很久了。

但是這幾天他把江科大的每個角落都走了一遍,愣是沒發現一點陰氣的影子。

但是他也不喪氣,大學城裏總共十幾個學院,這麼大塊的地皮,他就不信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

反正現在也不用上課,張誠就把目標轉向了外校。

不過外校可沒有不準騷擾他的校規,爲了避免麻煩,他只得找到王大富,喬裝打扮了一番。

不得不說王大富行騙多年,爲了保命,這些混江湖的手藝還是十分過硬的。

王大富隨便搗鼓了幾下,張誠就面容大變,雖然看上去還是二十歲左右,但是如果不是熟悉的人,也絕對認不出來。 接下來幾天,張誠就在附近的幾個學院裏來回轉悠,最後還真被他發現了一點問題。

在距離江科大兩個街區外的音樂學院,他發現有部分學生身上沾染着陰氣。

都到陰氣附體的地步了,他可以肯定在音樂學院的某個地方,必然存在着一處陰巢。

面對這一發現,他當然是興奮不已。

不過麻煩的是,大學城基本都是理科院校,男多女少,而且質量也不佳。

這間音樂學院就相當於掉在狼羣裏的一塊肥肉,每天都有無數男生眼冒綠光的蹲守在門口。

而音樂學院的領導也發現了這種情況,所以門禁十分嚴格,沒有學生證根本就進不去。

而且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就算進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地方,萬一引起了保安懷疑,估計還會造成不小的麻煩。

不過張誠看了看街對面停着的十幾輛車,很快就找到了辦法。

這二天,他就開着自己的黑色悍馬車也停在了對面,並且在車頂上擺了兩罐紅牛。

悍馬車一停下,頓時就吸引了無數眼球,再一看車頂,不少人都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沒過一會兒,就陸續有兩三個打扮時尚的女生湊到張誠車前開始搭話,不過張誠只是搖了搖頭,就將她們給打發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