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次巨劍碰撞,銳雯發現自己生命護盾能量處於弱勢,知道沒辦法繼續這樣硬拼下去,決定爆發技能。

一股極強的內力被她提了起來,不斷灌注在黑色符文巨劍上,同時,她的氣息開始爆發,那股氣息聚集到了一定程度,以一種強橫到足以引起周圍空氣及沙石波動的狀態朝著對方席捲過去。

這是一套銳雯獨有的技能,是一套雖然帶有群傷效果,但重點卻是單體傷害的強大技能。

這套技能極為威武霸氣,在她往日的戰鬥經歷中,不少實用這個技能戰勝那些等級跟她持平甚至超過她的強者。

威武,剛猛,強橫!

這是所有見過這套技能的人共同的評價,在施展這套技能時,人們看到的並不是一個年輕女子,而是一個帶著狂暴之力,不斷突進並最終擊潰對方防禦系統的戰車!

「【符文之舞】第一段!」

狂暴的氣勢中夾雜著無以匹敵的力量,以銳雯為中心的一大片區域都處於巨劍撕裂氣息的波及中,腳下的巨石被掀起,在黑色而符文巨劍的斬擊下變得支離破碎,而他的對手蒙面男雖然奮力抵擋,但在力量上顯然處於劣勢。

鐺!

銳雯以一種勢不可擋的姿態向前衝刺,兩把武器相交,瞬間爆發出一陣強大的衝撞波紋,蒙面男子手中的武器瞬間被磕向一邊,而銳雯的巨劍最終砍在了他的生命護盾上。

「看!這是【符文之舞】!銳雯將軍的拿手好戲,在這一招下,很少有人擋得住!」

「果不其然,那蒙面男扛不住了,佔據了開場優勢的他,終於開始被將軍壓制!」

「還沒完呢!這【符文之舞】有著足足三段,真想看到這蒙面男被連續三段技能爆發之後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

一擊得逞,銳雯眼睛微微眯起:從現在開始,戰鬥將會進入我的節奏! 「額,不必了……」劉鋒見對方再次黏糊上來,頓時又是一陣頭大,在他心裡,這卡西奧佩亞總歸是那魔蛇之擁,而不是現在的美貌少女。

「就當是你給我提醒的獎勵——我果然接到了一個跟蠻族高/官交涉的任務。」見劉鋒依舊推辭,卡西奧佩亞隨便找了個借口道。

劉鋒眉頭一挑,心裡猛的跳了幾下:「你沒推給別人?」


見劉鋒依舊是一臉的篤定,卡西奧佩亞心裡再次憂鬱了幾分,但沒打算在這上面糾纏,隨意指了指旁邊的幾件高檔服裝問到:「到底哪件,你趕緊挑吧。」

見卡西奧佩亞轉移話題,劉鋒沉默了片刻,雖然弄不清這個女孩到底在想些什麼,但也清楚她不想再提這件事情,於是揮手指了指那件價值5個金幣的輕紗:「就這件。」

看清劉鋒的選擇之後,卡西奧佩亞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抿著嘴評價到:「眼光不錯,這件跟她的風格很配。嗯,你們兩個也挺配……」

說著說著,卡西奧佩亞眼睛里湧出一絲憂傷,如果真淪落到劉鋒口中說的那個樣子,只怕這一輩子也沒人敢看自己了吧,而自己卻很難接受吧……

輕輕搖了搖頭,奮力甩開這些糾結思緒,卡西奧佩亞對站在一邊的店員說到:「這件也包起來,分開包,然後結賬。」

「好、好的!」店員快速忙碌起來,不一會爆出一個數字:「81金幣,優惠價80金幣。」

饒是劉鋒即將成為百萬富翁,在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臉上也變了顏色:不愧是諾克薩斯將軍的女兒,隨便一次購物的花費對普通人來說都是天文數字。

這倒是他冤枉卡西奧佩亞了,後者不過因為任務需要又碰巧大賺一筆,同時在購物的時候又遇見了讓自己賺了大錢的劉鋒,這才大搖大擺的購置了一批高檔服裝,平時的她雖說依舊衣著華貴,但也不可能一次性購買這麼多東西。

拿出一個金幣袋子,數了8個水晶幣交給店員,卡西奧佩亞挽著劉鋒的胳膊走到門口,從對方手裡接過一大包衣服后,將其放在等候在門口的馬車上,跟劉鋒揮手道別。


目送卡西奧佩亞離去,劉鋒換上一副平靜表情,又看了一眼這個服裝店,輕輕嘆了口氣后朝著家裡走去。

看著兩人的分別,店員一臉驚疑的分析到:「這個富貴女孩竟然不是他的女朋友,可問題是怎麼看也不像是親人,可她又為什麼要幫他買衣服送給另外一個女孩呢?」

皺著眉頭思索了半天無果,店員無奈的嘆了口氣,替自己的未來哀傷起來:如果自己也能碰上一個這樣的男人,那該有多好啊……

不知不覺的,劉鋒窮屌絲的身份突然變成了落入凡塵的王子。

***

攻擊過後,黑色符文巨劍開始閃現強烈的光芒,很少有人知道,這黑色符文巨劍在銳雯大型技能爆發之後,能夠汲取其中一部分能量,讓她在下一次時造成額外傷害!

這是銳雯的被動技能,以攻擊加攻擊的【符文之刃】,效果是每次施放大型技能之後會給手中的黑色符文之劍充能,在接下來的普通攻擊中增強不俗的傷害效果,最多可以疊加三層,每一次攻擊消耗一層。

還沒完呢!見對手開始撤退,銳雯眼中寒芒一閃,內力再次一提,緊跟著對方就沖了過去。

「【符文之舞】第二段!」

剛剛退後沒幾步的蒙面男子愕然發現,這銳雯竟然猛的一個提速沖/刺,僅僅一瞬間就將那股與剛剛相同的能量帶到自己面前。

無奈之下,蒙面男子只得儘力抵擋,卻發現這攻擊依舊威猛,全然沒有一絲衰弱下去的態勢。

又一次在對撞中處於下風,饒是蒙面男子也露出了驚訝的目光:「不愧是知名女將,實力果然不凡!不過……」

話只說到一半,他直接鬆開手中穩穩持著的巨劍,而那巨劍卻沒掉落地面,而是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在他頭頂盤旋起來,而他的身體也進入了防禦姿態。

「【反擊風暴】——起!」

此刻,旁邊的軍士紛紛驚嘆起來:「都說將軍實力威震天下,【符文之舞】剛猛無比,今日能有所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一些人點頭跟話到:「將軍這個技能一旦展開,除非有那快速移動能力,否則根本不可能逃走,而這個蒙面男子似乎意識到了這點,看起來像是放棄抵抗了?」

「放棄抵抗?我看不像……」旁邊一人對此抱有否定態度,指了指場地中心那臨危不懼的蒙面男子沉聲分析到:「以他手上的巨劍姿態,雖然擋不住將軍的符文之舞,但應負一般的普通攻擊應該不在話下,如果我沒猜錯,他這個技能為的是防止接下來的普攻攻擊。」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雖然對方的態勢有些怪異,但銳雯見他沒有後退,自然不願放過這次良好的攻擊機會,揮舞起那黑色符文巨劍,一次帶著劍刃充能效果的攻擊徑直橫掃上去。

鏘!

出人意料的,蒙面男子那盤旋飛舞著的巨劍竟然完全架住了他這次攻擊,同時那劍上似乎還吸收了一部分威力。

這一情況讓銳雯非常詫異,考慮掉符文充能被消耗掉了一層,她決定打的穩健一些:開啟第二個技能。

【鎮魂怒吼】! 快步回家,劉鋒敲了敲門:「迦娜,睡醒了嗎?」

開門的是安妮,看見劉鋒提著個禮品盒,她一臉期待的問到:「哥哥、哥哥,這是什麼?」

劉鋒哈哈一笑,彎腰抱起小蘿莉后笑眯眯的道:「送給迦娜姐姐的禮物,對了,你迦娜姐姐呢?」

見禮物不是送給自己的,安妮撅起小嘴,但很快又露出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說到:「她剛剛出去了,說是要買好酒好菜幫你慶祝獲得首勝!」

「她去多久了?」想到迦娜特地為自己準備慶功宴,劉鋒心裡不禁有些溫暖,雖說明天晚上會有個大型的慶功宴,但對他來說,跟迦娜在一起的慶祝還更溫馨一些。

安妮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下巴上,水靈靈的大眼睛左晃右晃想了好一會後有些不確定的答到:「從我們吃過午餐回來,沒一會她就出去了呀……」

從中午?那應該是3個小時之前的事了,買什麼東西能耗這麼長時間?

劉鋒眉頭微微皺起,把安妮放了下來並交代到:「你在家等等,我出去找找看,等會回來給你帶好吃的喲~」

「好!」安妮換上一副興奮笑容,蹦蹦跳跳的跑回屋子。

關上門,劉鋒表情嚴肅了起來,有些不放心迦娜一個女孩子在外面,但看了看胳膊上的英雄徽章,他忍不住又笑了起來:「這迦娜現在可是6級英雄,整個諾克薩斯能對她造成威脅的人都不多,我還真是瞎擔心。」

話雖如此,他還是朝著可能的方向尋去。

沒過幾分鐘功夫,他就聽到了迦娜的聲音:「大叔,我們這裡招待了好多窮人,如果你不嫌棄,也可以在這裡居住的……」

額,這姑娘又在做好事了,劉鋒嘴角微微掀起,循著聲音走了過去,在看見迦娜身邊的龐然大物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媽的,好胖,這傢伙體重怕是要以噸來計算了吧……

再看他背後背著的東西,以及那已經飄散過來的味道,劉鋒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古加拉斯?

這傢伙不在南方待著,怎麼晃悠到這裡來了?

劉鋒一臉抑鬱的看著這個體重可以以噸位計算的胖子,以及他背後背著的兩樣東西。

仔細辨認過後,劉鋒頓時驚呆了,指著胖子身後背著的大傢伙之一嘆道:「這把[命運]怎麼跑到你手裡了?」

聽到劉鋒的話,胖子先是一愣,隨後用戒備的目光看著劉鋒,胖手悄悄往後背摸去——當然,是在摸他的酒桶。

劉鋒頓時一陣頭皮發麻,剛剛躥上來的瞌睡也清醒了大半:這貨如果把酒桶丟出來,只怕這一條街的都得醉死……

他正是英雄聯盟中,生活在諾克薩斯南部,時不時進城買釀酒材料同時還會在酒館里砸場子的知名法系法系坦克:酒桶——古拉加斯

可這傢伙不是應該背著一桶酒么,怎麼會拿著法外狂徒格雷福斯的[命運]?

「我次奧,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看著胖子已經把酒桶拎了出來,一副作勢欲丟的樣子,劉鋒反射性的咽了咽口水。

尼瑪,酒味確實挺香……

就在劉鋒以為這胖子要把那桶酒丟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胖子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同時也聽到了後面傳來一個熟悉的小姑娘聲音。

「好香呀……是什麼東西?我想嘗嘗!」

面對這外貌惡劣,形跡可疑的胖子,能在他對面站著不被嚇跑,又能讓劉鋒覺得聲音熟悉的人不多,也只有剛認識不久的姑娘。

黑暗之女,蘿莉安妮。

***

【鎮魂怒吼】是銳雯的群體控制技能,它能夠在自己處於劣勢時有效打斷對方的連續追擊,抑或是取得優勢時防止對方逃跑,也是一個能夠在硬拼過程中能夠反敗為勝的強力技能。

一道強大的內力被提起,同時灌注進那黑色巨劍當中,引動巨劍中的能量瘋狂爆發,一陣狂暴氣息傳來,附近所有人都進入驚恐狀態,已然忘記觀看這壯觀的戰鬥,就連那蒙面男子一時間也被震懾在當場。

看見技能並未像普通攻擊那樣被格擋,銳雯心裡還是鬆了口氣,再看那依舊盤旋在蒙面男子頭頂的巨劍,忍不住想要試一試他到底有多大的防禦能力。

「【符文之鋒】!」

黑色符文巨劍突然爆發出一道強烈波動,銳雯將終極能量灌注其中,引得那巨劍鋒芒瞬間暴漲,原本只有兩米左右的巨劍直接上漲了一倍不止。這個技能可以大幅度提升他的攻擊力,同時也能讓她利用巨大的鬥氣鋒芒攻擊更遠處的敵人,很多強者就是敗在他這個巨大鋒刃上的。

此外,激活符文之鋒后,她將擁有一次釋放攜帶斬殺效果的【疾風斬】,也就是說,這蒙面男子的生命護盾越稀薄,它的殺傷力就越大!

「看!銳雯將軍的成名技,一旦開啟這個技能,她就會在一段時間內變得空前強大,特別是那道鬥氣【疾風斬】,曾經在戰場上斬殺過不知多少強者!」

見銳雯開啟大招,附近所有軍士都變得更加驚異起來:「這蒙面男子究竟是誰,能把銳雯將軍逼迫到這個程度,只怕也是強極一時的高手!」頓了頓,一個佩戴副官徽章的軍士用帶有宣判的口氣總結到:「不過現在,只怕他也要成為將軍手下的一縷亡魂了!」

為了測試對方的格擋能力到底有多強,銳雯以鋒芒作為攻擊點,直接朝著對方的生命護盾砍了上去。

鏘!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這一擊又被架住了。銳雯見狀臉色大變,忍不住暗道:這人的防禦能力也太強了,即使開啟了符文之鋒,攻擊力提升幾成之後,竟然還破不掉他這個技能!

見對方似乎快要要蘇醒的樣子,銳雯臉色一變,再次鼓動鬥氣提劍向前。

「看,將軍要使出第三段攻擊了,這個技能可以在撞擊中心形成巨大的衝擊波,把對方拍飛並震退,藉助中心位置的控制,她可以靈活的選擇把蒙面男的落地地點控制在更靠近自己的位置或是遠離自己的位置!」


不等這人做出更多評論,銳雯就開啟了【符文之舞】的終結技。

「【符文之舞】第三段!」

這一擊極為強大,強大到已經能夠引起大地震動,而剛剛從恐懼中緩過神來的軍士們紛紛被砸飛起來,那個蒙面男子也同樣被彈向空中。

見對方的生命護盾再次下降,已經掉到了黃色,銳雯心裡安穩了些,這一套攻擊一旦用出能夠抵擋的人很少,這個蒙面男子雖然確實強大,但想要戰勝自己可沒那麼容易!

巨劍朝著蒙面男子橫掃過去,力量暴漲的銳雯有信心在這一擊打出巨大傷害,如果配合後續的疾風斬,或許能直接把對方的生命護盾打成紅色!

接下來,就是獲取勝利果實的時刻了!

然而,這一擊雖然成功砸了出來,但她等到的卻是一聲冷哼。

「【反擊風暴】——落!」 「該死,該死!怎麼能這樣,怎麼可能會這樣!」

李家宗門,剛剛返回自己卧室的李茂一臉的怒氣,接連摔了6個茶杯之後,這才咬牙切齒的坐了下來。

如果是那些消息閉塞的街角市民,此刻肯定還不清楚比賽結果,可身為諾克薩斯知名家族的李家幾乎是在比賽結束的第一時間獲取了信息,因此李茂在回家的時候面對的不再是那一個個奉承恭維的笑臉,而是那一張張嘲諷嗤笑的臉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