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原本魁梧自信的身體現在是如此的狼狽。 賀喜,昨天的點擊破了一百,好開心,感覺自己萌萌噠……

當然,這也離不開大家的支持,請大家繼續支持我吧(^_^)

我會盡全力給大家帶來意想不到的好故事的!

*******************************************

寒武紀是最早的一個有記錄的紀元,也是從那個紀元開始,世界上出現了文字。

但由於時間相隔太久,流傳下來的資料依然只是少數,人類甚至連那個紀元主宰世界的是什麼生物都沒有弄清。

秦戎微微的有些激動,此時在自己面前的很有可能就是寒武紀中主宰世界的那個種族的一位王者的陵墓!

這個發現可以使全世界都震動!

而能從血脈中感受到恐懼,那就說明人類從寒武紀就存在了,而且還可以推測出那個時候人類受到了極大的迫害!

這白王是對人類作出了何等可怕的行為,才能讓整個人類種族都感到恐懼,甚至傳承了幾千億輩人這印入血液中的恐懼都不曾淡化。

光是想想在面前的陵墓中埋葬的是一位,可能隨便揮揮手就能將自己殺死的異族王者,秦戎就感到脊背發涼。

這不僅是源自血脈的恐懼,而且是王者餘威尚存的壓迫感。

秦戎平復了一下心情,繼續看向墓碑,在墓碑的兩側,各有一列血紅色的字,還未細看,就可以從中感受到濃重的殺戮氣息!

「祭奠吾等不朽之暴君,白色恐慌與殺戮之王。」

秦戎在心中默念,越看越是心悸。

暴君,殺戮,白色恐慌這些詞語鑽入秦戎的大腦,揮之不去。



正當秦戎定定的看著白色的墓碑,頭腦處於罕見的當機狀態時,巨墳靠近墓碑頂部的右邊山體背後忽然急速飛出了一隻古怪的鳥類妖獸。

這隻妖獸的身體底部以較暗的紅色為底色,並有著灰色的樹枝狀圖案,向身體的各個部分蔓延。

它有著像喙般尖銳的灰色口鼻部,黑色的觡由藍色眼睛上伸出,一部份大幅彎曲的指向前,較小的叉向著後方。

兩隻巨大的翅膀從軀體兩旁伸出,只是不同於其他鳥類的翅膀,這對巨大的翅膀就好像一直寬大扁平的手臂。

在巨翅的頂部五根黑色的粗大手爪向著四周展開,顯而易見的這雙手翅不僅能夠用來飛行,而且是極其強韌的攻擊手段。

在本應是鳥尾的部分,是一隻與手翅相同模樣的尾巴,只是比起手翅尾巴的體積更加寬大。

巨大的妖獸在空中一百八十度的翻了個身,使秦戎看清了它的全貌。

灰色的羽毛環狀領包圍它的頸項並延伸至背面,它有狀似鳥腳的小腳和有力的爪子,正如底部的其他部分,它的腳是有黑色圖案的紅色,而爪子是灰色的。

每雙腳都有兩根腳趾指向前和一根腳趾指向後。當它的手翅和尾巴完全伸展時,它的形狀就像是字母Y。

這隻巨大的鳥類妖獸並未向外飛行,而是圍繞著巨墳的山體快速掠過,從另一邊再次隱入巨墳的背面。

那隻怪鳥的尾部還沒完全消失,又一隻妖獸從右邊的山體背後飛出,發出一聲嘹亮的怪叫,追擊那隻紅灰的怪鳥。

相比前面的怪鳥,這隻妖獸就顯得正常很多。

這是一隻類人形的妖獸,身體大小類似於普通人類,通體銀白,修長的手臂以及大腿,長著類似於貓的手掌和腳掌,並沒有鋒利的爪子,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短短的三角形耳朵,看上去人畜無害,在它的尾部長著一個長長的尾巴,在尾巴的末端是一個中空的黑圈。

它並沒有翅膀,而是靠著不知什麼力量懸浮在半空中。

「支!」

他又發出了一聲怪叫,向著怪鳥消失的方向追去。

秦戎發現不光是視力,他的聽力也獲得了提高。墓碑的高度已經突破了雲層,即使那隻銀白妖獸的叫聲再怎麼響亮,正常情況下也不可能聽得見。

對於突然超大幅提升的感官,秦戎早就有了猜測。

秦戎感官的突然提升是從他觸碰到墓碑開始的,所以他覺得墓碑就是他聽力和視力提高的原因。

擁有這種特殊能力的物件並不少見,相反,非常的盛行。這種被煉製出來,使使用者獲得特定增幅的器物,叫做血鳴器。

秦戎曾經有過一雙用來提升速度的血鳴器,那是一雙灰色的鞋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但是穿上它能使使用者的速度增加整整一倍。

血鳴器是由拓印師製作的,而血師必須要與拓印獸血魂簽訂血契才能成為拓印師。

要想製作血鳴器,拓印獸血魂的第一血魂技—【拓印術】是關鍵,【拓印術】是一種能將其他血魂的血魂技拓印在指定物體上的特殊血魂技。

血鳴器的製作並不困難,就比如秦戎以前的那雙能夠提升速度的鞋子。

只要先找一位擁有增速類血魂技血魂的血師,讓他和那顆血魂血脈融合后發動血魂技,再由拓印師使用拓印術將血魂技拓印到一雙普通的鞋子上就完成了。

所以秦戎覺得這墓碑上擁有提高感官強度的增益動能並不值得驚奇,雖然增益的幅度的確有點嚇人……

但是讓秦戎感到心跳加速的是,天空中的這兩隻突然出現的妖獸,很有可能超過了九階!

這代表著除非秦戎進入冥王血魂的暗影狀態,否則就算僅僅是被它們戰鬥的余bobo及到,也會重傷!

這還是在秦戎是百鬼幽冥體的前提下,換成一個普通人,恐怕會直接吐血身亡了。


銀白妖獸的飛行速度同樣極快,僅僅兩秒就從宛如山脈的巨墳的一端飛到另一端,想要拐進後山繼續追擊。

一道紅色的身影忽然從墳堆背後急速竄出,巨大的手翅帶著驚人的黑色毀滅能量,向著銀白妖獸揮去。

銀白妖獸以為怪鳥忙於逃竄,哪裡想到怪鳥居然會反身殺回,伺機偷襲,根本來不及停下。

眼看就要撞上怪鳥揮舞過來的鋒利手翅,在緊急關頭,銀白妖獸尾部的那個黑圈忽然急劇變大,漲到直徑接近一米才停了下來。

黑圈從銀白妖獸的尾巴上脫落,飛到銀白妖獸的頭頂,然後對著它的身體從上至下套了下去。

秦戎在墓碑下看得入神,卻不知身後的小道上,熊莫正快步向這裡走來,他的身形有些踉蹌,但是左手上提著砍刀,顯得不懷好意。

熊莫虛眯雙眼,殺氣四溢…… 我只想說,大家有票捧個票場,沒票捧個點擊,就算前面的章節看過了也幫我點點可好?(╯3╰)

還有就是大家有號的別忘了收藏啊!!到現在才想起來還沒求過收藏……

***********************************************************

秦戎看著那隻銀白妖獸,它好像是在施展技能,怪異的景象出現了。

凡是黑圈經過的地方銀白妖獸的身體都消失在了空氣中,隨著黑圈套到了它的腳底,銀白妖獸已經完全消失了,只在空中留下了尾巴上的這個黑圈。

「砰」的一聲清脆的響聲,黑圈如同一塊玻璃一般砰然碎裂,化作一道道碎片,最後慢慢的消散在半空中。

這顯然是銀白妖獸的一個特殊的技能,整個技能一氣呵成,只用了短短的零點一秒。

怪鳥顯然沒有料到銀白妖獸還有這一招,想要強行停下但由於慣性太大,剎車不及,眼看就要撞到距離自己不足十米的白色墓碑,眼中閃過一絲驚恐,努力想要拔高身位。

秦戎看到了怪鳥眼中的那一絲驚恐,感到十分疑惑。

以怪鳥的體積以及實力,似乎沒有必要為撞上墓碑感到害怕吧?就算怪鳥真的撞到了墓碑,那麼結果也只會是墓碑斷裂,而怪鳥完好無損。

秦戎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神奇的對決。

無論是怪鳥手翅上,那黑色能量發出的令人膽戰的波動,還是銀白妖獸那忽然消失的特殊能力,秦戎都是第一次見到。

以前在「星風城」的時候,秦戎並不是沒有見過強大的妖獸對決,但是沒有一次看到過那麼神乎其神的技能。

秦戎看得入神,以至於忘了自己正站在墓碑下,假如墓碑斷裂,完全有可能會砸到自己。

十米的距離並不足以讓怪鳥完全避過墓碑,雖然它已經竭盡全力拔升高度,但是它的尾巴還是難以避免的撞到了墓碑上。

墓碑並沒有如秦戎想象的那樣斷裂,甚至被怪鳥尾巴上的利爪颳倒的地方,都沒有留下一絲刮痕。

「伊!」

怪鳥突然發出一聲瘋狂的怪叫,瞬間把速度飆到了極致,像是要逃避什麼可怕的東西。

當怪鳥的尾巴撞到墓碑的同一時間,墓碑表面緩緩地發出了溫和的白光,而怪鳥的體內也慢慢亮起了強烈刺目的白色閃光。

在剛才銀白妖獸消失的地方,半空中忽然出現了無數黑色的粒子,快速的匯聚,然後組成了一個直徑將近一米的黑圈。

黑圈自下而上,緩緩的升高。

隨著黑圈的升高,空氣中先是出現了一雙銀色的腳,再是手,最後是一張帶著陰笑的娃娃臉。

黑圈變回了一開始的普通大小回到了銀白妖獸的尾巴上,只是比起之前的顏色黯淡了很多。

陸家萌寶太難纏 支~」

銀色妖獸雙手抱在胸前,看向怪鳥,對它發出挑畔的叫聲,像是在幸災樂禍。


怪鳥好像沒有聽見一樣,向著結界的方向瘋狂的飛行。


忽然,白光大作,血肉橫飛。

就好像有一顆白色炸彈從怪鳥體內炸開,怪鳥的身體被瞬間炸得粉碎,每一道炸開的血肉上都殘留著一絲白光,然後被白光侵蝕的一乾二淨。

不僅僅是怪鳥的血肉,凡是被白光經過的空間,全都變得像水汽蒸騰一般泛起了褶皺,變得很不穩定,好像隨時就會崩塌。

最為嚴重的一處空間甚至豁開了一個口子,露出了漆黑一片的空間異層,但隨即很快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修補完全。

「支~」

銀白妖獸再次對著怪鳥消失的方向,發出了一聲嘲笑般的怪叫,便竄入茂密的山林消失不見了。


秦戎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慌忙抬起放在墓碑上的手,向後驚魂未定的退了好幾步。

這怪鳥顯然是因為撞到了墓碑,而受到了墓碑的攻擊。

乖乖,那可是超越了九階的超級妖獸啊!可是居然被那麼輕而易舉的殺死了!太可怕了!秦戎在心中驚嘆,隨即又暗自慶幸,剛才我觸碰了墓碑那麼久,卻沒有受到攻擊,幸好!這墓碑太邪乎了,我還是離它遠一點吧。

秦戎逃也似的跑下墓碑的底座,雖然剛才發生的事,秦戎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秦戎完全不知道,墓碑是怎麼發出攻擊的。

秦戎猜測剛才的攻擊,應該是一個附著在墓碑上的結界發出的。

而之所以自己觸碰到了墓碑卻沒有受到攻擊,反而還獲得了視力以及聽力上的增幅,是因為這個結界,對受到的力量應該有一個承受值。

只要受到的力量超過這個數值,結界就會對目標發出毀滅性的攻擊。

但即使如此,秦戎依然不願再走上前去,防範於未然嘛,誰知道這墓碑還有什麼機關,再說了,也沒有再走上去的必要,墓碑上的文字,秦戎全都看完了,對於如何才能出去,沒有任何幫助,假如除去那層強到可怕的結界的話,就只是一塊材料古怪的墓碑而已。

秦戎緊張的看了看四周,不由得有些擔心,旁邊的樹林里,不會也生活著那麼危險的妖獸吧?

想到這裡,秦戎沒來有得一顫。

秦戎發動了冥王血魂,在秦戎的丹田中,無色的血之傷形成的能量海洋充斥在其中。

而在這片大海中央,一顆白色的火種以及一滴黑色的血液,十分不起眼地懸浮於其上,它們是處在血魂狀態下的白魔煞血魂和冥王血魂。

在普通情況下,丹田就是血魂的居所。

血魂的形態各不相同,不同種族的妖獸血魂的形態也是不同的,有的是火苗形,有的是水滴形,千奇百怪。

隨著秦戎口訣的念動,原本平靜無比的血之傷大海忽然變的波濤澎湃,一道巨大的水龍捲漸漸成形,將冥王血魂籠罩其中。

血之傷的包裹,使冥王血魂漸漸膨脹起來,像是一顆心臟般緩緩的跳動,圓潤的黑血中伸出了一根根黑色的膠質形血管,穿過丹田的外壁,通向秦戎的心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