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墨九狸卻忘記了,就算她即將成為諸天界的天道,最多就是突破到天尊的修為,但是帝溟寒卻早就突破天尊很久很久,還在不斷晉級了……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來到山谷最深處,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個看著還不錯的木屋,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走進去,發現裡面坐著四個人,除了小鳳外,另外三個都是男子!

其中一個身穿白色,一個身穿青衫,另外一個身穿藍色長袍,三個人風格不同,卻都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只是如果沒有帝溟寒的話,他們三人走到哪裡,估計都會是最耀眼的,可是此刻屋內多了一個帝溟寒,三個人瞬間淪為背景板了……

那怕帝溟寒什麼都沒說只是站在墨九狸身邊,也讓三人感覺到自慚形穢,看著帝溟寒的眼神都變得不同了!

「主人,他們就是白虎,青龍,和玄武!」小鳳介紹道。

「恩,你們等我應該就是想跟我契約吧!」墨九狸看著三人問道。

「是,主子!」白虎三人聞言一愣,隨即低頭說道。

墨九狸無視三人看到自己時驚艷的眼神,而且她很確定,自己第一次見到三人,但是三人看到自己的時候雖然驚艷,卻很快回神,似乎對方不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容貌!

因此,墨九狸也不想廢話多問什麼,直接把三人契約了!

等到契約光芒落下,墨九狸把空間裡面的窮奇四個人帶了出來,帝溟寒稍微退到邊上,接著八個人身上和墨九狸身上都亮起了晉級光芒!

隨著晉級光芒消失,八個人和墨九狸直接消失在原地,但是最後一刻,墨九狸還是把帝溟寒帶回自己的空間裡面了!

等到墨九狸和八個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多出一個白鬍子老頭兒!

墨九狸直接坐在老頭兒對面,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問道:「說吧,還想做什麼?」

「沒想到你回來的這麼快啊!」老頭兒笑眯眯的說道。

「別廢話了,什麼時候去被雷劈?」墨九狸看了眼對方問道。

「一會兒去吧,他們八個人必須和你一同承受雷劫,你們能在雷劫下活下來,那就是真的活下來,活不下來也就真的死了,不管是他們八個人還是你都一樣……」老者故意看著墨九狸說道!

本來以為墨九狸會害怕,卻發現墨九狸的臉色和表情都沒變一下,難道她不清楚自己說的雷劫多強悍?還是沒明白自己的意思?

「丫頭,雖然你是我選的接班人,但是你死了,我還可以再找別人的!」老頭兒想了想再次說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現在可以拒絕你?」墨九狸聞言挑眉看著對方問道。

「不可以!」老頭兒一愣的說道。

「那還廢話什麼!」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呵呵……既然你們不怕,那就隨我來吧……」老頭兒不怒反笑的說道。 (ps:今天依然三更!繼續求票!)

“真的很像壽桃呢,真可愛! 穿越後宮之橫行王門 不過中間那粉紅色的東西,能吃麼?”柳若涵狐疑問道。

辰語瞳點點頭,神色認真的回道:“當然,這個可跟漿染衣料的色素不同,這個叫食用色素,可以吃的,別擔心!”

柳若涵將信將疑,她相信語姐姐的智慧,但她做出來的食物,還是有待驗證的。想起舅娘談起語姐姐將大廚房弄得快着火的惡寒模樣,她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這粉粉可愛的壽桃蛋糕,真的可以入口麼?

金子在聽了二人的對話後,竟是陷入了微怔。

生日蛋糕?

她沒聽錯吧?

這是古代該有的產物麼?

還是說這個架空的胤朝不同於以往的任何一個朝代,這蛋糕在千年前就已經有了,而發明者被她金子巧合的碰上了?

金子還在胡思亂想,一雙纖軟的小手撫上她得肩膀,嚇得她身子微微輕顫。

“這位娘子也是來賀壽的吧?怎麼站在門外不進去呢?”柳若涵嬌滴滴問道。

甜脆糯軟的聲音跟眼前的麗顏出奇的和諧,金子擡眸看着來人,笑道:“是,剛要進去呢!”

辰語瞳黝黑靈動的黑眸凝視着憧憧的皁紗,眉毛輕挑,脫口問道:“聽娘子的聲音極熟悉,我們見過麼?”

金子抿嘴一笑,取下頭上的披罩而下的冪籬交給身側的笑笑,一張精緻的、毫無瑕疵的容顏便完整地展示在二人眼前。

“瓔珞娘子?”辰語瞳驚呼一聲。看着柳若涵解釋道:“涵涵,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起過的瓔珞娘子,你不是很喜歡她設計的小雛菊團花錦麼?”

柳若涵年紀尚輕,卻是個穩重沉靜的。她雖然心頭雀躍,舉手投足卻沒有辰語瞳的毛躁,一雙秋水般的眸子中飽含敬佩之意,絕色容顏上露出甜甜淺笑,寒暄道:“早就聽過娘子大名。今日得見,方知娘子竟是如此絕代芳華,明豔動人……”

如此高的讚譽,倒讓金子一時間無所適從了。

她只是陪着淺笑,道了一聲謬讚。

“瓔珞娘子,這位是我的表妹,柳若涵!”辰語瞳介紹道。

金子盈盈一福。柔聲喚了一聲:“柳娘子!”

三人猶如多年不見的好友,站在正堂門外熱絡的聊了幾句。

辰語瞳依然如初見般率性純然,水藍色的交領襖裙不帶一絲繁複花樣,鬆鬆的套在身上,頭髮自然披撒着,唯有額際的一條墨色珠鏈做裝飾,意態雍雅而懶散。她慵懶地笑了笑。招呼着金子和柳若涵一道進去給祖母賀壽。

內堂因爲她們的進入而悄然安靜了下來。

三人齊齊欠身行禮。

堂下的娘子貴婦們似乎訝於正堂中央三人的逼人風采,一時之間交頭接耳的小聲討論,露出既羨慕又嫉妒的表情。

“語兒你送了什麼給祖母?”蕙蘭郡主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女兒。

“是兒親手炮製的生日蛋糕!”辰語瞳興致勃勃道一句,捧着蛋糕上前,放在辰老夫人面前的矮几上,撒嬌道:“語兒祝祖母壽辰快樂,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辰老夫人笑得合不攏嘴,她連道了幾聲好,抓着辰語瞳的手對龍廷軒道:“王爺也許久不見語兒了吧?這丫頭可是一點長進都沒有。依然皮得很!”

龍廷軒和辰語瞳剛照面,便已經彼此調皮的眨了眨眼,只是剛剛辰老夫人沒有注意罷了。

老夫人雖是自揭孫女兒的短處,但龍廷軒又怎會不諳老夫人的心理?不管自家孩子怎樣,在外人面前,卻是不能被下了面子的,她這是想讓自己誇誇語兒這個皮孩子呢!

“語兒已經是小大人了,做事也比以前有了分寸。單看她小小年紀就能將毓秀莊打理得井井有條,這可不是一般的閨閣娘子能辦到的,如此可見,老夫人真是福氣多多呀!”龍廷軒順溜的念道。

龍廷軒話音剛落。衆人連連附和稱是,蕙蘭郡主和辰老夫人臉面有光,笑聲越發嘹亮。

金子感覺自己與現場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衆人討論的話題,她都不感冒,也插不上嘴。在一張空着的茶几後落座後,她便百無聊賴的轉溜着眼睛,喝着香茗,等待開席。

金子不曾發現的是,在她進入正堂的那一剎那起,人羣中便有兩雙怨毒的眼睛在緊緊地盯着她看。

林氏和金妍珠嘴角的笑容變得僵硬而詭異,彼此相視了一眼。

路過漫威的騎士 “母親,那不祥人怎麼會來這裏?還打扮得妖里妖氣的……”金妍珠咬着牙低聲問道。

林氏的面容隱晦不明,眼中的神色波瀾起伏,心口氣息跌宕,顯然是在極力掩飾心中的不悅和氣惱:“我怎麼知道?想不到這蹄子還真是好手段,竟連郡主府都攀上了,看她跟辰娘子的熱絡模樣,倒像是相識已久的知交!”

小林氏卻絲毫沒有那母女的敵意,也似沒聽到姐姐母女的咬耳。她含笑側首對姐姐說道:“姐姐,還真看不出來這瓔珞身上還有半點兒孤獨症兒的後遺症呢,看起來,就跟一般的貴家娘子一般無二,甚至比起她人,還多了幾分端莊出衆的氣質呢!”

妹妹小林氏的話就像魚刺一樣,更在林氏的喉嚨處,吞吐不得。

她珠玉般瑩潤的面容微微變得青紫,嘴角微微抽搐,勉強笑道:“可不是,我真是爲我那死去多年的姐姐開心吶,這死過一回的人哪,還真是不一樣的,什麼叫脫胎換骨?這就是脫胎換骨!”

辰老夫人那邊傳來了一聲爽朗的淺笑,小林氏無暇迴應姐姐,擡眸循聲望去。

辰老夫人意有所指掃過衆位年輕娘子的面容,一面壓低聲詢問着蕙蘭郡主關於每個娘子的家世背景。

蕙蘭郡主早就知道婆婆入宴前辦這場茶會的意圖,這是在親自挑選着未來孫媳婦呢。

想起雪哥兒冷漠淡然的模樣,蕙蘭郡主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輕嘆,旋即又將眼中的擔憂掩下,低聲一一作答。

龍廷軒畢竟是男子,不能在內堂待太長時間,陪着辰老夫人說了一會兒話,便見辰靖進來恭請他到外堂入席飲宴。

沒有了冷凜的逍遙王在場,氣氛一下又恢復了原先的熱鬧。

辰老夫人的聲音掩在聲潮裏,只有坐在她身側的蕙蘭郡主聽得清晰。

“剛剛的那個娘子,看起來品貌出衆,是何許人也?”

蕙蘭郡主自然知道婆婆問的是誰,只含着淡淡淺笑道:“老夫人就別惦記那位娘子了,那可是軒兒帶來的,身份一定非同一般!”

辰老夫人若有所思的點頭,凝神看了金子一眼,讚道:“王爺真是好眼光呀!”

蕙蘭郡主微笑不語。

林氏似乎從辰老夫人和蕙蘭郡主的眼神中察覺了什麼,心突突跳着,看起來,她二人對那死丫頭頗有好感呀……

內心一番天人交戰,林氏最終選擇挺身而出。

“呀,瓔珞,你怎麼來了?”林氏佯裝驚訝的從座位上跳起來:“你這丫頭,出門怎麼也不跟母親打聲招呼?母親可是會擔心的呀!本想去清風苑尋你一同前來,可卻偏偏不見你的蹤影,母親可是一路忐忑,是而剛纔纔會不察,沒認出你來。”

這話看似擔憂關心,實則百分百的誅心之論。

這不是明擺着告訴所有人,她金子行爲不檢,一個深閨娘子,私自外出,還不打招呼,這成何體統?

金子這下可是跳下黃河也洗不清了呀!

金子看着林氏突然跳出來的這一出,一時之間還真是措手不及,無言以對。

笑笑更是驚得臉都白了。

夫,夫人怎麼也在這兒?

那娘子出來的驗屍的事兒,曝光了麼?

推薦作品:潛伏女特工

簡介:潛伏遭遇新歡舊愛 第4408章

墨九狸聞言起身,跟著老者身後,白虎和小鳳等人跟在墨九狸身後,除了小鳳外,其餘七個人都不知道老者的身份,但是對方看著和藹,他們卻不能的懼怕對方,這讓七個人心中好奇,也沒多問!

墨九狸邊走邊丟給小鳳一個戒指,讓她把裡面的丹藥發下去,抵抗雷劫的時候用!

小鳳把裡面的丹藥發給其餘七個人,每個人十瓶!

讓走在最前面的老者,察覺到小鳳等人手裡的丹藥時,嘴角忍不住狠狠的一抽,十瓶?至於么?他發現那一瓶裡面起碼有一百多顆丹藥,十瓶就是一千多顆丹藥啊,難道以為會有一千多道雷劫不成?真的是敗家啊!

墨九狸要是知道前面老頭兒想法,一定會告訴他,自己給小鳳等人的瓶子裡面,一瓶是三百顆丹藥的,十瓶不是一千顆,而是三千顆的……

很快,墨九狸眼前的景象一變,出現在一處雷池邊緣,這還是墨九狸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到這般龐大的雷池,就算裡面此刻沒有什麼雷劫落下,但是雷池內深紫一片,不斷閃著電光,就知道這雷池多恐怖!

估計也就是她現在實力強悍,要是換做一般的天尊修鍊者,進去就被劈成渣渣了!

「這是接下來你們九個人要淬體的地方,至於到底要經歷多少道雷劫,我也不清楚,現在你們可以進去了,等到你們進去一刻鐘后,淬體就會開始……」老者笑眯眯的看著墨九狸等人說道。

婚來天成:總裁寵妻入骨 除了墨九狸之外,連小鳳的臉色都是一變,老者似乎對於小鳳的表情很滿意,當然了他最想看到的還是墨九狸變臉色,可惜讓他失望了……

墨九狸也沒和小鳳等人廢話,不是她這個主人想讓他們跟著受罪,而是就算她拒絕,老者也照舊會把他們丟進來,既然無法改變,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所以墨九狸直接第一個飛身落在雷池內,在中間找個位置做了下來!

小鳳臉上雖然變了,但是動作卻沒停,直接二話不說來到墨九狸身邊坐下來!

白虎等人明白,現在沒有選擇!

從他們等著墨九狸的時候,這一切就註定了!

所以七個人陸續飛到雷池中,分別坐在墨九狸的兩側!

墨九狸看到八個人都進來后,再次拿出八枚戒指分給八個人道:「這裡面都是靈器,雷劫落下的時候,先用靈器擋著,不用心疼,戒指裡面的靈器都用掉再自己扛……」

八個人聞言點點頭道:「謝謝主人!」

外面的老者嘴角再次狠狠一抽,瞪著墨九狸道:「九丫頭,你這是作弊!」

「你讓他們出去,我一個人來,我就不作弊了!」墨九狸笑著看向老者道。

「不行,這是他們必須經歷的!」老頭兒聞言道。

「那你管那麼多做什麼?我們都沒坑一聲,你讓幹嘛就幹嘛了,你還管我們作弊不作弊啊!」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氣的老頭兒鬍子都翹起來了,瞪著墨九狸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蕙蘭郡主的美眸微微睜大,目光在林氏和金子的面容上交替流轉,似乎想要看出點什麼端倪來。

“金夫人,這位娘子是你的閨女?”蕙蘭郡主言語明顯帶着驚訝。

這林氏長得珠圓玉潤、風韻猶存是真,可她的形容和神采卻跟那位娘子截然不同,特別是那股由內而發的氣度,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怎麼會是母女關係呢?

金子恍然回神後,便聽出了林氏的一語雙關,心中冷笑連連,暗道林氏真是好手段,在這麼多人面前給她潑了一身冷水。

林氏往前走了幾步,在正堂中央停下,躬身欠了一禮,看着金子的眼神竟是充滿寵溺和擔憂。

金子的情商可不是蓋的,逢場作戲誰不會?

她隨之朝林氏福了福,搶在林氏開口之前柔柔歉聲道:“讓夫人擔心了,兒出門前已經跟父親交代過,外頭還有父親配給兒的隨身護衛趙虎,安全問題就不勞夫人擔憂了!”

金子的話語剛落,蕙蘭郡主顯然就明白過來了,她側首對陳老夫人低語:“看來這位娘子是金府的閨女不錯,不過應該不是金夫人所出!”

辰老夫人明瞭點頭,這一聲夫人和一聲父親,親疏一眼分明。

什麼?竟然是老爺允她出來的?

還給她配了護衛?

老爺這也太偏心了吧?怎麼今晨她跟妍珠出來州府,不見得他也給她們母女配個護衛?

思及此,林氏氣得肺都快炸了…..

“怎能不擔心呢,雖然老爺有派人隨身護衛,可畢竟三娘你大病了一場。可說了在鬼門關走了一圈,這纔剛剛恢復一些,若再沾染了什麼病邪,讓我如何對死去的姐姐交代?以後出門可要告訴母親一聲,母親也好給你求個平安符什麼的,知道麼?”林氏面上半是擔憂,半是嗔怪的吩咐道。

不得不說這金夫人林氏的臉皮還真的比城牆還要厚呀,金娘子都不承認她。她倒是一口一個母親叫得順口,也不嫌臊得慌!

柳若涵的母親嘴角抽了抽,腦中也出現了與林氏這嘴臉重疊的人物,便是丈夫新擡的一個姨娘,真是賤人都一般矯情……

笑笑在一旁可是氣得脖子都漲紅了,這夫人哪裏是關心娘子?她分明就是想當着衆人的面給娘子難堪。還生怕別人不知道娘子的病史一般,在這兒得勁兒地揭老底……

都說最毒婦人心,這夫人的用心。可真是比蠍子還要毒上百倍!

林氏的良苦用心果然勾起了衆人的好奇,就連站在娘子身後的笑笑幾乎也能感受到那鍼芒一般掃射而來的目光。

笑笑有些難過,她們怎就那麼背呢,出門賀個壽,還碰上這隻母夜叉……

流年不利呀……

“……都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的呀,那該是過嚴重的病呢?”

“可不是,不過看那娘子現在的神態,可沒有半點大病孱弱的影子呀……”

衆人七嘴八舌,衆說紛紜,有些甚至指手畫腳的開始對着金子品頭論足。林氏瞟了一眼,心中甚是暢快!

劍道師祖2 金子倒像是局外人一般。無視衆人無聊到極點的猜測,敷衍的對林氏道了一聲是,隨後便朝上首跽坐的辰老夫人和蕙蘭郡主施了一禮,笑道:“老夫人、郡主,兒稍感不適,想出去走走。失禮之處還望二位見諒!”

蕙蘭郡主和辰老夫人相視一眼,彼此眼底流露而出的意思,婆媳自然是心照不宣的。

論誰在這樣的情況下被人如此猜測和指點,都會感到不舒服的。

辰老夫人不自覺的眯眼掃了下首處一衆娘子和貴婦們的嘴臉,心中有了計較。

這林氏身爲後孃,在大庭廣衆下揭原配兒女的長短,顯然不厚道,人品大有問題。

還有這些未出閣的娘子閨秀,所學之女戒女訓都是白瞎了。

莫說他人長短,莫作長舌婦,這些避忌她們顯然渾忘了!

所謂的言行端莊,談吐有度的名門閨秀,竟是這樣的麼?辰老夫人微微咋舌!

“祖母,瓔珞娘子跟語兒是朋友,瓔珞娘子既是來給祖母賀壽的,便是我們的貴客,她不舒服,不如便讓語兒陪她出去散散心吧!”辰語瞳看着辰老夫人撒嬌道。

辰老夫人哪能不明白自己孫女兒的心思,這陪人家娘子散心是藉口,自己坐不出想要逃離這裏纔是真。

雍容貴氣的臉上漾起一抹無奈的淺笑,擺了擺手淡淡道:“去吧,難爲你有這心!”

辰語瞳起身,朝金子眨了眨眼,胡亂的欠了欠身,便迫不及待的拉過金子的手往亭樓之外跑去。

衆人一臉愕然,辰老夫人無聲地嘆了一息。

林氏臉色微惱,這戲才唱一半,她這回可是佔了上風,怎就讓這小蹄子腳底抹油給溜了呢?若是讓衆人都知道她金瓔珞是個先天不足,患過孤獨症險些死去的呆兒,看誰以後還敢要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