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一個身著白金色的衣袍,金髮金眸滿臉聖潔的男子從屋外走了進來。

「神王冕下!」蒼,大長老和彼岸同時對他恭敬地行了個禮。

沒錯,來者正是神王韓宇!

韓宇對著他們抬了抬手,示意他們不要多禮,隨後抬頭看向白帝,沉聲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位就是幽冥王冕下吧!」


幽冥王!蒼沉眸看向白帝,然而視線觸及那團幽藍色包裹住的火焰,猛地瞪大了雙眼,一黑一白兩道翅膀在他身後張開,瞬間衝到了火焰上方,紫金神力與幽冥之火對峙!

白帝麻木地揮動手掌,一簇夾雜著幽藍色的火焰的幽冥之力襲向蒼。

「嘭!」能量劇烈碰撞,蒼忍不住倒退了一步,堪堪地抵擋住攻擊。蒼忍住口中的腥甜,看著那一黑一白的翅膀包裹下的人兒,眸色一厲,再次與幽冥之火對峙!

番外篇~么么噠(^3^)~ 白帝手掌再次翻轉,有一股能量向他襲來!韓宇和大長老相互對視一眼,同時躍起擋在了蒼的面前,聖潔的翅膀在他們身後張開,照亮了一方天地,驅散了屋中的陰寒之意……

「光之槍!」

「梵天烈火!」

韓宇和大長老同時高喊,能量劇烈碰撞,整個神殿,都為之顫抖!

*******************************************************************************

「白帝!!!」彼岸再次抱住白帝,驀地狠了狠心,咬破他的嘴唇,將他的鮮血飲下,念動咒語。

一道鮮紅的魔法陣從他們腳下亮起,彼岸的背後驀地伸出一雙潔白的翅膀!而後,潔白聖潔的翅膀漸漸染上了一層血色,鮮血順著翅膀流淌下來,染紅了潔白的羽毛……

嘀嗒!嘀嗒!嘀嗒!

鮮血不斷地滴到地上,潔白的羽毛夾雜著血水漸漸脫落……

「削去神格,墮入幽冥!彼岸!!!」韓宇波瀾不驚的臉龐閃過一抹沉痛!他神殿的聖女,難道……哎……可憐的孩子,還是躲不過這一劫嗎?

彼岸蒼白著臉,忍受著神格剝離的痛苦,雙眼痛苦而又深情地望著白帝……

「彼岸!」就在彼岸痛得近乎窒息的時候,一道低沉的嗓音從她的頭頂響起。

彼岸臉上露出一抹喜色,立刻抬頭,撞入一雙懊悔、歉意和心疼的猩紅的雙眸中!

「白帝……太好了,你終於,醒了……」彼岸勉強地扯起一抹笑容,太好了,終於把他喚醒了,也不枉,她剝離神格為代價……

「彼岸……」白帝抱著彼岸的手用力收緊,心臟處猛地一陣驟縮!

娛樂之男神很忙 *************************************************************************************

「噗!」幽冥之火中,寒雪猛地吐了一口鮮血。

「娘親~不要管我了,你快趁著蒼和幽冥之火對峙,我替你打通一個缺口,你立刻看準時機衝出去!」金龍咬了咬牙,沉聲道。

「閉嘴!」寒雪怒斥道:「再多一句廢話,老娘剝了你的皮!金龍,你給我記住,你是我的人,我不讓你死,你就別想給我死!否則,就算上至無盡虛空,下至幽冥煉獄,我都不會放過你,一定把你抽筋剝皮!」

金龍下意識地抖了抖,額……他丫的咋滴想死都不讓人家去死啊……不過……金龍抬眸看向寒雪,眼中閃過一抹暖流。

「該死!」韓雪抹了把嘴角的血,低聲咒罵道。

等等!血!對了,她的血!金龍說過,她的血擁有神秘的力量,那如果用她的血,施展魔族的血咒,那麼……

寒雪雙眼一亮,立刻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寒雪狠狠地皺起了眉頭,口中一股腥甜,一股火熱的鮮血噴了出來。

寒雪雙手結了一個複雜的手印,眸色微冷,眸中紫光漸盛!

「來自遠古的魔神啊,請聆聽我的召喚,以吾之血,締結血誓,平息眼前暴虐的火焰!結!」寒雪一聲怒喝,肆虐霸道的氣息從她身上迸發出來。

鮮紅的咒符在空中幻化做條條鎖鏈沒入幽冥之火中,陰冷霸道的幽冥之火瞬間漲高數尺!

蒼看著幽藍色火焰中隱隱約約可憐的鮮紅色鎖鏈,眼中閃過一抹訝異隨後身上猛地亮起紫金二色光芒,努力牽制住幽冥之火!

抱著彼岸的白帝猛地抬起頭看向幽冥之火,猩紅的眸子閃過一抹戾氣,道道幽冥之力化作鎖鏈,締結成結實的網將幽冥之火團團包裹住!

「轟!」幽冥之火猛地發出一陣爆破,隨後漸漸地縮小、縮小……最終化作微小的一團……

誰也沒有注意到,縮在牆角一邊,一隻老鼠偷偷地鑽入了地面中……

************************************************************************************************************

寒雪虛弱地倒退了兩步,蒼飛身下來將她抱住,對著她微微笑道:「丫頭,做得好!」

寒雪咧嘴一笑,得意地伸出手對著他比了個「v」字,蒼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白帝將幽冥之火緩緩地收了回來,看著幽冥之火中的那一絲淡淡的紅光,微微皺起了眉,抬頭深深地看向寒雪……

「幽冥王冕下!」韓宇和大長老走上前,對著白帝頷首。

白帝微微點了點頭,冷聲道:「今日,還給諸位惹麻煩了,白帝有愧,現在立刻就會回幽冥界,神王不必擔心!」

韓宇點了點頭,看向他懷中的彼岸,眼中閃過一抹心疼,幽幽地嘆了口氣:「可憐的孩子,彼岸,就多麻煩幽冥王了!」

彼岸已經被剝去神格,以她的驕傲是無法再留在神殿了,而且,她選擇了墮入幽冥,那麼,除了幽冥界,她,無處可去!

白帝看了眼懷裡的女子,眼中閃過一抹柔光,低聲道:「神王放心,她為我墮入幽冥,從此以後,再無聖女彼岸,有的,只是我幽冥王妃彼岸!我要給她,整個幽冥界!」更何況,為了喚醒他,她的雙翅化作血肉,已經融入了他的體內,與他融為一體,他與她,已經可以說是一個人了!

「如此,甚好!」神王韓宇對著他點了點頭,看著昏迷的彼岸,一臉寬慰。

白帝轉頭看向正一臉好奇地看著他手上的幽冥之火的寒雪,想了想,還是忍不住開口道:「謝謝你,丫頭!好好珍惜你的命,做事儘力就好,不要太拚命。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不要見到你!」

說著便帶著彼岸消失在了原地,徒留下寒雪一臉菜色地瞪著他消失的地方。

白帝這丫的,冷啊…… 丫丫的,神馬叫做好好珍惜她的小命! 這個王爺有點甜 ,這不廢話么!還有,什麼叫做永遠不要見到她,丫丫的,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有這樣對待自己的恩人的嗎?這個幽冥王真是討厭ヽ(≧Д≦)ノ靠之!

蒼抱著一臉憤憤的寒雪,忍不住站了起來。這丫頭,真是太可愛了……不過,這幽冥王,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蒼眸中閃過一抹深思……

「嘶昂!」龍吟聲響起,一道金光閃過,金龍化作人形跑到寒雪面前,擔憂地捏了捏她的臉,惹得寒雪一陣怪叫。

金龍狠狠地鬆了口氣,咧嘴笑道:「還好還好~果然不是做夢啊~」

寒雪磨了磨牙,該死的金龍,皮痒痒了啊!竟然敢捏他老娘的臉!(額……這貨做金龍他老母做上癮了啊!)

眾人被他們的互動弄得忍不住一陣輕笑,這兩個奇葩啊……

然而,就在他們放鬆歡笑之際,一道七彩霞光倏地在屋中亮起,一股來自遠古的龐大威壓瞬間襲來,金龍臉上的笑容猛地一僵,才揮出手就被七彩霞光包裹住!

「金龍!」寒雪臉色一變,立刻從蒼的懷裡掙脫,向金龍跑去。

「嘭!」一道冰藍色的神力猛地將她彈開,蒼立刻起身接住她,一把金色的長劍出現在他的手中,紫金異瞳中滿是戰意!

七彩霞光一閃,金龍的氣息瞬間消失!

「金龍!」寒雪憤怒地大喊,蒼臉色一沉,身後黑白雙翼扇動,帶著她消失在了屋中。

*************************************************************************************************

雪山之巔

「嘭!」白君一把將金龍扔在了地上,濺起層層雪花。

「哎喲~~~白君老大,你要摔死我啊……」金龍從雪地里爬了起來,抖了抖頭上的雪,磨著牙埋怨道。

「哼!」白君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猛地眸色一沉,琉璃色的雙眸中閃過一抹憤怒:「你怎麼弄成這副德行了?」

「這副德行?」金龍低頭看了看自己,以為他說的是自己怎麼受那麼重的傷,立刻捂著胸口,趴在地上哭喪著臉呻、吟道:「哎喲喲~疼死我了……白君老大~救命啊~我差點被那幽冥之火給滅了啊~你差點就連我的渣渣都見不到了啊!」

白君一腳踹向他的胸口,將他踢到一邊。

「哎喲!踢死龍了啊!」金龍在地上滾了一圈,悲催地趴在雪地里裝死。

白君一掌又要拍向他,冰麒麟立刻上去打圓場:「白君,自己人,別生氣,別生氣啊~你看他現在受那麼重的傷,再打下去說不定還真要出事,咱先給他治傷再說?好不,等治好了再教訓哈~」

「哼!」白君冷冷地一甩袖,轉身不看他們。

冰麒麟鬆了口氣,立刻將金龍拎了起來,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陣臭罵:「死小子,還不趕緊地老實交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丫丫的好好的獸域不呆,怎麼跑來這裡做,做,做那個了啊!」

金龍縮了縮腦袋,只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

金龍手舞足蹈地在那裡廢話了半天,終於解釋清楚了情況,額……大概吧……可是,白君老大的臉色,腫么這麼恐怖啊……

「原來如此……」冰麒麟摸了摸下巴,一臉同情地看著金龍,你說這娃咋滴這麼悲催啊!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人類給契約了啊!

金龍奇怪地看著他,什麼情況,為嘛這麼一臉同情的表情看著他啊?話說他有什麼地方讓他同情滴啊?

「馬上給我解除契約!」白君冷喝道。

「啥?我不要!」金龍一愣,下意識地拒絕道。

「你、說、什、么!」白君危險地看著他。

「額……」金龍抖了抖,偷偷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向後退了幾步,探了探腦袋,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說……我,我不要解除契約……」

白君眼中閃過一抹戾氣,一道七彩神力向他甩去。

「嘭!」能量波動散去,一抹幽紫的髮絲拂過金龍的臉龐。

「嘀嗒!嘀嗒!」鮮血滴在了地上,染紅了潔白的雪地。

一道劍氣劃破空中,冰麒麟瞬間被逼退,揪著金龍衣服的手立刻鬆開。

「娘親~」金龍雙眼一亮,欣喜地伸出手抱住出現在他面前的寒雪。太好了,他就知道,他的小主人不會拋棄他的~嗚嗚嗚π_π比起兇巴巴的白君老大,果斷還是還是跟著小魔女好啊~

蒼臉黑了黑,用力地在旁邊咳了咳。丫丫的,這條金龍是不是也太沒有一點男女授受不清的意識了啊!

寒雪拍了拍金龍的腦袋,一臉霸氣地說道:「乖~你是我的人,我絕不會讓別人把你帶走的!」

說著,寒雪冰冷地看向白君。


「你是誰?」白君微微皺眉,冷冷地看著她說道。

「我是誰?」寒雪驀地一笑,戲謔地說道:「你沒聽到他叫我娘親嗎?你說~我是誰?」


「一派胡言!」白君冷哼道:「他是遠古神獸金龍,你一屆小小的人類怎麼會是他的娘親!」

寒雪一聽,「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這個人還真是……單純的可愛啊!

「你笑什麼!」白君微微皺眉,冷聲道。

「沒,沒什麼!」寒雪抱著肚子,忍著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哎~我說帥哥啊~你咋滴這麼可愛啊~冷幽默?不錯不錯,有前途啊~~哈哈哈~」

白君琉璃色的瞳孔中閃過一抹冷光,一道七彩霞光從他身上亮起!

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瞬間籠罩在雪山之巔…… 蒼立刻一把將寒雪拉了過來,擋在了身後。

白君眸色一冷,一道強大的七彩神力向他們襲來,蒼立刻運氣神力抵擋。

「嘭!」蒼猛地將長劍插在地上,兩股神力瞬間化去,隱隱地,口中一股腥甜。

白君琉璃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詫異,身旁的冰麒麟也是一臉詫異。

寒雪臉色猛地一沉,將金龍護在她的身後。這個人,很強!比蒼叔叔,比她父皇和神王都要強!甚至,和幽冥王有得一拼!可是,就算如此,要從她手裡帶走金龍,抱歉,她辦不到,除非,她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