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看著,心裡就莫名其妙生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涼意來。

那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但作為宮斗多年還能成功存活下來的女人,綺麗兒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一定要堅定圍繞在段小溪少主身邊不動搖,努力將右護法這個工作崗位發揚光大! ?趕在夜幕降臨之前,一行人終於完成了殺怪突圍,有驚無險穿過了沼澤。

短暫的配合作戰已經結束,打開了新地圖的參賽學員們,又重新恢復了競爭關係,相互警惕戒備著退散開來。

眾人之中,一個有著尖尖的耳朵,淡青色的皮膚,出色的外貌,高挑修長的身材,與段小溪上輩子關於精靈的描述相似極了的青年,尤為醒目。

不用看學院徽章,任誰來都能一眼確認,這是自然之森的學員。

隨意坐在一棵樹下休息了片刻,全程與大家無交流的青年很快便起身離開。而他前腳剛走,後腳,一大半人都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這處試煉島嶼的叢林面積極廣,他們走了三天三夜也沒能看到盡頭。叢林危機四伏又複雜多變,一個疏忽大意,就有可能讓自己陷入致命的危險中,已經有好些個參賽選手被淘汰出局了。現在,他們運氣爆棚的遇上了自然之森的學員,跟著他走,可不就好比跟著一個叢林探測器么!還有誰,在叢林中能比得上森林之子更加如魚得水的嗎?

對於以上結論,未來大巫是很有意見的。

上古巫族,能夠聆聽自然萬物之音,溝通天地……

作為擁有巫之血脈並得到了血玉繭傳承,早晚能夠鑄就巫族聖體,成就無上巫道的……中二少年,段小溪表示,世界之子才勉強符合他的身份,那什麼森林之子,簡直弱爆了。

當然,也就中二少年自己這麼認定的,說出來只會讓大家笑掉大牙。

一開始,段小溪僅憑搓根草繩打個繩結,就能找到主腦隱藏設定的線索,星網上,也有民眾忍不住猜測討論,段小溪的精神力異能,是否帶著稀有珍貴的預知屬性。

然而,打臉來得如此之快。

接下來,段小溪就——哪兒有血腥出現在哪兒,出現在哪兒哪兒就見血。這麻蛋哪裡是預知屬性啊啊啊啊,這明擺著是凶星高照血光之災好么╮(╯▽╰)╭

就這種大寫的倒血霉,他還非要扮演聖潔美少年,玩什麼祈禱。

祈禱完畢后,亡魂有沒有安息,圍觀群眾們是不知道的。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被段小溪祈禱的,都很快死得透透的了……

真是細思恐極有木有!

即便如此,段小溪同學依然堅持他聖潔美少年的人設,繼續在叢林中一邊跌跌撞撞的前行,一邊認真努力的祈禱。

五天後,當三人組成功走出叢林,在又一個地圖標註的必經之地,再次遇到自然之森那個青年學員時,一直在星網上吐槽段小溪的奇葩腦迴路和運氣,綺麗兒公主殿下的小白花晚期綜合征,以及同情任勞任怨的忠犬雷明明同學……的圍觀群眾們,才忽然驚詫的發現,三人組一路上看著各種不靠譜,但神奇的,他們的速度竟然不慢!

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被淘汰!

島嶼的叢林之於參賽學員們,就像一個大型天然的精英篩選機器。根據主腦的評價,能夠在這個時間,到達地圖這個位置的學員,都不愧為各大學院培養的優秀人才。而沒能在這個時間點趕到這裡的,統統淘汰。

星海帝國皇家學院的主腦鄭重宣布——恭喜剩下來的學員們,你們取得了接下來,精英試煉環節的參賽資格。

表示全家都驚呆了的圍觀群眾們:…………

「段段段段小溪這樣的,也算學院培養的優秀人才?」

「媽媽快來看啊,你最討厭的段小溪和綺麗兒公主,以及可憐的雷明明,他們要一起進入精英試煉啦!」

「主腦你粗來,你把話說清楚,為什麼我們家聯盟綜合學院的茜茜女神要被淘汰,她那麼努力那麼清純不做作,為了救人才耽誤了一點點時間,居然就要慘遭淘汰!就連星網上,被你們帝國民眾罵得狗血噴頭的那個段小溪都能晉級,我們茜茜……」

「聯盟腦殘粉馬不停蹄的滾~不過主腦你粗來,你把話說清楚,段小溪這一路就看他裝樣子祈禱了,這也能晉級?!」

面對星網上炸鍋的民眾,主腦不為所動,高冷淡定的扔下一顆炸彈——

「很遺憾,所有參賽學員,都沒能在有效時間內,尋找到對大家至關重要的木頭箱子。箱子里的母蟲,孵、化、了。」

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間,眾人內心爆發的尖叫加起來,絕對可以衝上雲霄,繞帝都星域一圈。

母、蟲!!!

在與蟲族曠日持久的廝殺中,尤其在最開始,那完全就是由母蟲率領的蟲族,對人類幾乎一面倒的屠殺。母蟲貪婪殘暴,它們的存在,彷彿生來就是為了大肆的破壞殺戮和掠奪,所到之處,無論資源還是生命,統統片甲不留。

普通民眾面對母蟲、蟲潮,大多數驚駭絕望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僅僅聽到『母蟲』『蟲潮』這些字眼,很多人都近乎本能的恐懼,說是談蟲色變也不為過。

現在,他們聽到了什麼?

星海帝國皇家學院,在低年級的試煉環節里,竟然喪、心、病、狂的安排了母蟲出境!

即使,這只是剛剛孵化的母蟲!

稍微有點常識的都知道,每隻母蟲在孵化之後,都會從母蟲皇那裡得到一座蟲巢。只有擁有蟲巢的母蟲,才能順利渡過幼生期,從而成長起來。它們與蟲巢之間擁有緊密的聯繫,這也是它們能夠遠距離召喚蟲巢內的蟲兵,並發動蟲潮的關鍵。

反之,總有些母蟲卵會因為意外,沒能在母蟲皇身邊孵化,因而無法得到蟲巢。這樣的母蟲,即使成功孵化,也無法存活太久。

那麼重點就在這裡了,母蟲生性殘忍暴虐,沒有蟲巢,清楚自己不能存活太久的母蟲,會幹出什麼事情來呢?

大眾已知的,母蟲最經典的選擇,就是與精神力籠罩範圍內的一切生命,一起同歸於盡。

要知道,作為站在星際食物鏈頂端,到目前為止,尚沒有發現它們的天敵存在,除了長相,其他方面簡直可以評選為宇宙寵兒的強大物種,哪怕是剛孵化的母蟲,它的精神力也是驚人龐大的……

說不定,如今整個生物島嶼,都已經淪陷在了母蟲精神力籠罩範圍內。

嚇懵了的星網群眾,透過光屏看向還在島上參賽的學員們,頓時感覺這些倒霉蛋兒個個身上都蒙著一層死亡陰影。

剛才還嚷嚷著為什麼把女神淘汰的,這會兒又忍不住生出了些慶幸來。與母蟲一起參加試煉,想想都毛骨悚然,還不如提前淘汰被飛行艦接走呢。

停頓了數秒,在大家緩過神來之後,學院主腦接著道:「現在,願意參加下一個環節的學員,可以按下智能手環的確認鍵了。」

是繼續,還是放棄?

許多學員額頭、手心、後背,都浸出了細細密密的冷汗。

不是只有普通民眾,才對母蟲心存恐懼的。

最近一次,由母蟲引發的災難,一切彷彿都還歷歷在目。被蟲潮波及的區域,三艘飛船加一顆物資中轉星,倖存者加起來沒能超過三位數,到處都是鮮血淋漓殘缺不全的遇難者,很多人更是屍骨無存……

這正是星海帝國皇家學院,通過此次試煉,想要達到的效果。

蟲潮爆發的頻率在增加,母蟲帶給人類的壓力在增加,大家不可能因為懼怕而一再逃避。總要有人去面對的,普通民眾們不敢,但由各大學院精心培養的學員們,卻不能連面對一隻剛孵化的母蟲的勇氣都沒有!畢竟,在不久的將來,他們會成為人類對抗蟲族的主力。

『滴~』

凝重抉擇的氛圍只持續了一秒,段小溪的智能手環立即響起了輕快的提示音——

恭喜段小溪同學,在主腦話音落下的第一秒就按下了確認鍵,成為了第一個進入精英試煉環節的學員。這麼迫不及待想要見到母蟲的心情,真是鼓(一)舞(言)人(難)心(盡),主腦決定給予獎勵積分五十點。

被「鼓舞」的眾人:…………

「哦X,手抖按錯了吧?」

「段小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秀無知,知不知道母蟲……」

「等等,如果沒記錯的話,上一次的蟲潮,段小溪就是其中之一的倖存者。所以,母蟲的可怕,親身經歷過的人,比我們清楚多了。」

「天啦,明知道母蟲的恐怖,實力那麼弱的段小溪他還、他還……嚶嚶嚶嚶,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段小溪好勇敢,經歷過蟲潮,竟然還有直面母蟲的勇氣,而我們……」

「我好像在段小溪的眼睛里看到了勇氣的光芒,忽然有點羞愧和感動。」

「段小溪,這一刻的勇敢美少年,好真實,好震撼,我媽媽都看哭了,和你之前裝聖潔美少年祈禱的時候,截然不同。」

咳,也不曉得是不是黑到谷底之後會觸底反彈,總之,在有了第一個為段小溪的勇氣嚶嚶嚶之後,越來越多的星網民眾陷入了迷之感動中。 ?母蟲、母蟲、母蟲!

星網民眾們如何的迷之感動,.

他也正忙著為學院主腦竟然在試煉中安排了母蟲這樣的驚喜,而森森的感動。一雙大眼睛明亮又閃爍,也難怪不少群眾聲稱,在段小溪的眼睛里看到了勇氣的光芒……

咳,豈止是勇氣啊,這簡直是喜大普奔的光芒。

『滴~滴滴~』

陸陸續續,參賽學員們按下了智能手環的確認鍵。

除了個別情況,幾乎所有人最終都選擇了繼續參加試煉。

根據地圖標記,繼續前行的學員們,很快在一處隱蔽峽谷中,發現了一座荒蕪的小鎮。

沒有人類活動跡象的島嶼,搭配上建築風格構造明顯與星際不同的破舊小鎮,這畫風怎麼看都違和而詭異。再加上籠罩在大家身上彷彿無處不在的母蟲陰影,這對參賽學員們的心理素質真是極大的考驗。

剛一踏入小鎮,原本還在咬牙堅持的學員,忽然臉色大變,其中好些個甚至驚慌失措,直接按下了智能手環上的淘汰鍵。

「我退出,我退出!」

「為什麼異能還要受到限制,那我們遇上了母蟲該怎麼辦……」

「怎麼會有這樣的試煉,我們只是低年級,只是參加比賽而已,沒有異能或許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根本撐不到救援,我不要進去送死!」

眼前的這座小鎮,出自荒星域中一顆奇特的星球。

那顆荒廢死寂的星球,曾經也是有生命和文明存在的,可惜不知道什麼原因,在漫長的時光中消逝了。倒是一些材質特殊的建築得以保留下來。而更加奇特的是,當擁有異能的生命體踏入這些建築時,異能都會被削弱百分之□□十。

說來,這還是北斗軍團的元帥閣下,在星海帝國皇家學院上上個慶典時,財大氣粗的連地皮帶建築一塊兒鏟了運過來的賀禮之一。

契約婚寵,秦少的小嬌妻 也不怪一些學員會情緒失控,剋制住對母蟲的恐懼,繼續參加試煉,這對於許多學員來說,已經是極限了。

面對的是星網直播,又都是容易熱血上頭的年紀,他們就讀的學院是星際最好的學院之一,他們被民眾們稱為天之驕子,他們被那麼多人崇拜追捧,又如何願意在眾目睽睽之下,抹開臉面,放下精英的自尊驕傲,承認自己的膽怯退縮?

不過,一時衝動這種情緒,在驟然失去自身異能的情況下,立刻潰不成軍。

其實,這時候只要還能用腦子想一想,就該明白,小鎮限制了大家的異能,它同樣也會限制母蟲的精神力異能。學院主腦設定參賽學員們在這座小鎮中與母蟲對抗,這已經是在關照大家了。母蟲那恐怖的精神力被限制削弱,至少不會讓參賽學員們連母蟲的影子都沒摸到,就在精神力攻擊下死得不明不白。

然而,異能者對於自身異能的依賴,就好比普通人對於眼睛的依賴一樣,忽然換到漆黑一片的環境,眼睛無法視物,人就會本能的產生不適和恐懼。哪怕根本沒有遇到危險,都會不可抑制的進行各式腦補,自己嚇唬自己。何況這裡還有能止小兒夜哭的母蟲呢,緊要關頭還能冷靜思考的,終究還是少數。

於是,學院主腦設置的又一道試煉關卡,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足以篩選出大半心智不夠堅定的學員。

把這種一驚慌就腦子還太不好使的,送到本來就擅長精神力攻擊的母蟲跟前,那不等於是送菜嗎?畢竟是學院慶典嘛,總要盡最大努力,減少傷亡不是么。

那麼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了——

在又一波參賽學員直接淘汰離開后,段小溪同學,竟然堅強的留到了試煉最後。

作為全場最弱雞的參賽選手,一年級旁聽生C級小嚮導,再在小鎮中被限制百分之□□十的異能,這實力真真是……偏偏他還有一顆堅定要與母蟲戰鬥的決心,星網民眾們光是想想那畫面都覺得揪心喲~



『啪~』

一隻肥厚粗大的手掌,裹挾著主人的不滿情緒,粗魯而肆意地拍在綉圖精美的潔白餐桌上。

盛著可口佳肴的精美盤盞,倒著芬芳酒液的水晶杯,擺著鮮甜水果的果籃,插著鮮花的瓷瓶,盡皆歪倒碎裂開來,酒水湯汁飛濺,鮮花水果散落,以這隻胖手為圓心,周圍一片狼藉。

「該死的伯尼,居然敢直接退賽!一條剛孵化的蟲子就嚇破了膽,沒出息的白痴、廢物,真特么丟盡了遠征旗艦的臉!」

一長串咒罵從遠征旗艦的領隊巴洛嘴裡噴出,直到用餐的眾人都停下來看向他,他才像忽然察覺到自己的失禮般,擠得眼睛都眯成了縫的胖臉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來,「各位對不住,我們遠征旗艦都是草根粗人,摔摔打打自在慣了,一時間,沒能適應……」

拖著長長的調子,巴洛扭頭瞄向某個方向,這才意味深長的繼續道:「一時沒能適應,帝國皇家學院這麼高貴優雅的地方。」

以帝國皇室的名義,宴請眾人的皇太子布蘭德利,臉上恰到好處的笑容不禁頓了一瞬。

在最初,遠征旗艦的設立,只是為了給皇室貴族培養僕從鷹犬,他們的存在,很大一定程度上,充當著帝國皇家學院學員們的磨刀石。

直到百來年前,遠征旗艦崛起,越漸失去血性沉迷享樂的皇室,也失去了對它的掌控。

這也是為什麼,遠征旗艦和帝國皇室、帝國皇家學院之間的恩怨糾葛,能夠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原因所在了。每次對上,其他學院都默契的圍觀並不插手,反正也習慣了。

若是按照過去的規矩,遠征旗艦的領隊巴洛,在畢業之後,最大的可能,就是成為帝國下任繼承人的僕從。

然而如今,他是有資格參加宴會的賓客,而帝國的下任繼承人,還是個連帝國皇家學院都無法就讀的普通人。

巴洛之前的舉動,看似話里話外沒有一句針對布蘭德利,但就是這種彷彿不經意的無視,才會讓心思敏感的人更加在意。更何況,任誰都看得出來,巴洛就是故意的。

在布蘭德利傷口上撒鹽還不算完,他又轉頭笑眯眯看向了戚宿,油嘴滑舌張嘴就來,「不愧是少帥的小嚮導,這份膽量,多少學員都比不上啊。嘖嘖嘖,就是這單薄纖細的小身板兒,也不曉得少帥您是怎麼調、教的,承不承受得住……」

「巴洛,看來你是想出去,和我的副官練練。」

論往傷口上撒鹽的技能,戚宿戚少帥也不遑多讓。

巴洛的胖臉立刻紅里透著青,這特么什麼意思,他不就上回輸了一次嗎,這是說他連跟他練手的資格都沒有了?!

自己不痛快了,更是打定主意要給戚宿也找點不痛快,巴洛又自顧自陰陽怪氣的開口道:「看來傳言有誤啊,這些天,我可聽不少人提起,少帥對這個小嚮導喜歡得很呢。怎麼這會兒,看少帥的樣子,一點兒都不擔心,這小身板兒若是遇上母蟲……」

若是遇上母蟲,這可不就是他家小嚮導熱烈期盼的么。

不得不說,論對段小溪腦迴路的了解,所有人加一起也比不上戚宿戚少帥。

光屏中,在小鎮巷子里踩著石板發出『噠噠噠』輕快響聲的段小溪,可不就在心心念念著母蟲么。

可惜,在外頭孵化的母蟲就相當於黑戶,沒有與其他母蟲接觸過,就無法與它們建立隊頻,否則,以段小溪在母蟲黑名單上一騎絕塵的地位,連費力氣搜尋母蟲的步驟都可以節省了,母蟲千方百計排除萬難也會找上門的。

說了半天,發現戚宿依然不為所動,巴洛不禁有點氣結。

直到通過光屏,發現兩個遠征旗艦的學員也出現在了段小溪所在的那條巷子里,巴洛這才又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真是湊巧了少帥,正說著呢,我家兩個孩子就遇上了你家的小嚮導。對了對了,據說段小溪的脖子上一直戴著您送的星辰寶石?」

「呵呵,那天宴會離得太遠,都沒能看清楚。少帥見諒啊,我家孩子們都是平民,沒見過世面,對那種昂貴又稀有的寶石好奇得很。那天過後都在嚷嚷,如果能夠再次遇到您的小嚮導,一定向他借來看看……」

接下來,還真像巴洛遙控導演的一般,遠征旗艦的兩個學員,在巷子里發現了落單的段小溪后,當即聚攏過去,說借寶石來看看的語氣,都幾乎跟巴洛一模一樣。

當著全星際的面攔路搶劫,遠征旗艦的學員們心理素質也是夠強悍的。

幸而,出去找食物的左護法雷明明,以及躲無人角落裡換裙子的右護法綺麗兒並沒有離開他們家少主多遠,聽見巷子里的動靜立刻趕了回來。

當然,以上的幸而,多半都是用在兩個遠征旗艦的學員身上的。

只可惜,這份幸運也沒能持續太久。

光屏之外,戚宿側首對巴洛道:「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

作者有話要說:么么噠,今天更的有點晚哈(づ ̄3 ̄)づ ?兩個遠征旗艦的學員,在僻靜小巷子里發現了落單的段小溪,本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有便宜不佔就是吃虧的人生理念,他倆的內心世界是這樣的——

先從小肥羊那裡把星辰寶石搶到手,一來,這種稀罕東西他們確實沒見過真貨,心裡貓抓似的急需漲漲姿勢。

二來嘛,他們遠征旗艦和帝國皇家學院不對盤很久了。段小溪是戚宿戚少帥的嚮導,而戚少帥是皇家學院的首席,在全星網民眾眼皮子底下搶劫段小溪,可不就是打戚少帥的臉嗎,學院首席被掃了面子,那皇家學院也跟著沒面子……真是一舉數得!

公然挑釁帝國皇家學院首席,北斗軍團少帥這樣的壯舉,光是這麼一想,他倆都忍不住有點小激動呢~

要知道,他們老大上次挑釁戚少帥不太成功,一直憋氣到現在。沒成想,這件大事,將要在他們手中實現了!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他倆正準備動手,小肥羊的幫手飛快冒了出來。

三對二,小肥羊不算,剩下兩個都是哨兵,一個A級,一個B級,他們這邊一個A級哨兵,一個A級嚮導,放在外頭遇上,他們還真不懼綺麗兒這種嬌滴滴的小白花。但在異能被限制削弱百分之□□十的環境中,體質相比哨兵本來就是弱項的嚮導,顯然更加吃虧。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雙方打起來恐怕半斤八兩,他們沒有迅速取勝的把握。打鬥的動靜不小,又不能速戰速決,若是引來了母蟲,那他們……

好吧,接下來,骨感的現實會教會他倆,想太多真的要不得。

就在星網民眾們,因雷明明和綺麗兒趕回來,及時制止了罪惡發生,為他們迷之感動的段小溪鬆了口氣,還來不及譴責一下遠征旗艦的學員呢,險遭毒手的小肥羊就主動向兩個劫匪動手了。

只見小肥羊,咳,只見段小溪手心裡紅色的光點一閃,對面壓根兒沒把他當作威脅的兩人,電光火石之間,一人突然瞪大眼睛捂住脖子,嘭一聲倒在地上。他的表情驚詫而痛苦,咬牙忍受了兩秒沒忍住,當即滿地打滾的哀嚎起來。

「韋爾斯,有東西咬了我的脖子!」

「好痛,我的頭感覺要裂開了啊啊啊~」

「精神力,我的精神力在消退,韋爾斯快抓住段……啊啊啊啊好痛……」

叫做韋爾斯的學員被同伴的慘狀嚇了一跳,不過還是反應迅速的撲向段小溪,「瓦爾特你撐住啊!」

幾乎是同時的,隱藏在瓦爾特衣領內的紅色光點,重新躍向了韋爾斯。

全身細胞都戒備起來的韋爾斯,連忙側身躲開。

可惜啊,距離他不遠的綺麗兒公主殿下多陰險,呃,多機靈啊,一個攻擊的假動作就讓韋爾斯分了神,躲避的動作凝滯了半秒,紅色光點便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背上。

倒地抱頭打滾前,韋爾斯總算看清楚了襲擊他和瓦爾特的東西,一隻個頭小巧的,紅寶石般殷紅剔透的蜘蛛。

透過光屏,同樣看清楚了這一切的星際民眾們:…………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段小溪動用異能,釋放出他的精神力凝聚體。之前,好吧,回憶之前的試煉,在大家的印象中,段小溪表白啊喝營養劑啊搓草繩啊祈禱啊,貌似就沒幹過正事兒。

「這這這這蜘蛛是段小溪的精神力凝聚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