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這個人沒什麼見識,家裏住在城門口,做起了這裏的地頭蛇,跟守門的關係混好了,賺一點非法入境的小錢。

“我寶貝可多了,如果我見到了四王子,並且能夠跟四王子認識,以後我出入這裏,包括我帶朋友進來你無償的把我們帶進來。”秦巖看着軍哥笑着說道。

“那我贏了呢?我怎麼可能輸呢,這個賭我給你打了!”軍哥爽快的說道。

“如果你贏了,我身上的財務都給你,順便給你寫個一千金的欠條,你在木家三王子府拿着我的欠條就可以領出錢來。”秦巖笑着說道。

“什麼?你認識三王子?難道你就是四王子的情敵?你膽子好大啊!你竟然來我們的地盤?”

軍哥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裏樂開了花,如果告訴四王子木家老三在這裏,沒準四王子能夠賞他個一官半職的。

秦巖此時已經猜出了軍哥的心思,他想去告密。

不過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他來的目的就是爲了見到四王子炎亞新,要不然他費這麼大的勁幹什麼。

影后的通關攻略 “我當然怕了,但是我跟金家公主用不了多久就要成親了,四王子他本事再大也不敢拿我怎麼樣吧。”秦巖小聲的對軍哥說道。

軍哥對秦巖微笑着,內心早已經開始罵秦巖了。

他知道秦巖是示威來了,他是貪錢,但是他更愛自己的火王朝,他怎麼能夠允許秦巖這麼嘚瑟呢。

“那祝你好運,希望你能夠見到四王子。”軍哥隨後在城門口繼續去等生意了。

秦巖向火王宮的方向走去,待秦巖走遠了,軍哥立馬跟守城的侍衛隊長說了秦巖的身份。

侍衛隊長不敢怠慢,趕緊向上一級彙報了。

秦巖在路上走了不大一會,一羣穿着侍衛服飾的人把他圍了起來。

“李將軍就是這個人。”侍衛隊長跟身邊的頭頭說道。

秦巖嘴角上揚,他猜的沒錯,這些人來抓他,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抓我?”秦巖雖然想被這些人抓走,但是做戲要做足!

如果這些人不把他抓進四王子府,他自己在火家這邊呆一輩子或許都見不到四王子,畢竟他不是真正的三王子。

如果木景年來這裏,有通牒想見誰就見誰,但是他不一樣啊,他本身就是冒牌的。

“大膽狂徒,竟然擅闖我火家地界,把他帶走。”李將軍嚴厲的說道。

“我沒有啊,我冤枉啊,我是光明正大進來的。”秦巖一邊暗自歡喜,一邊裝着冤枉。

隨後秦巖被關進了四王子府上的監獄內,李將軍把秦巖關起來以後就去向炎亞新彙報了。

炎亞新聽聞過木景年的本事,他聽到李將軍把他抓回來後,有些驚訝,畢竟以木景年的本事,李將軍是不可能抓住他的。

“先關他幾天,看看情況再說。”炎亞新不慌不忙的對李將軍說道。

“四王子,在牢房關押着他嗎?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妥。”李將軍覺得關押的人是木家的人,傳出去影響不好。

“他是什麼身份你知道嗎?”四王子笑着問道。

“有可能是木家的三王子。”李將軍搖了搖頭說道。

“你都說有可能了,我們暫時把他當擅闖者處理,等過兩天我再去見他,不管他是真的木景年還是假的木景年,我都要關他。”炎亞新此時醋意大發了。

他最在意的人就是金玉妍,沒想到金玉妍竟然跟木景年訂婚了,他咽不下這口氣。

秦巖來火家,在炎亞新看來是挑釁他來了。

他也向金家提過秦,只不過金家找藉口推辭了,說跟木景年從小定下了婚約。

在他看來,金家無非是想得到木家的傳世寶典罷了,一本專門只傳給帝王后的寶典,這個寶典內記載着全世界的財富所在的位置。 他們火家當然也有傳家寶了,只不過他家的傳家寶是一本修煉祕籍,只有有緣的人才可以看懂它。

他們整個火家沒有一個人能夠看的懂那本祕籍,所以其他的三大家對他們家的寶物自然不敢興趣。

畢竟他們本家都看不懂的東西,外家就更不用說了。

秦巖本以爲自己很快就能被四王子炎亞新探監,沒有想到自己左等右等不見人來,秦巖有些犯嘀咕了。

如果炎亞新一直不來,他會不會在這裏呆一輩子,想到這裏秦巖有些慌了,他可不想跟巫師一樣,自己在這裏關上幾萬年,等着李天霸等人成材了,救他出去。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活着就沒有意思了。

想到這裏秦巖有點着急了,“那位大哥,我想問一下,四王子什麼時候見我啊!”

離秦巖很近的獄警聽了秦巖的話,覺得有些好笑,“你做什麼白日夢呢,我們四王子會來這種地方嗎?你就老實的呆着吧。”

“我犯什麼錯了,我冤枉啊,我要見他。”秦巖不停的大聲嚷嚷着,獄警沒有辦法,只好點了秦巖的啞穴。

四象的人法力都很高,秦巖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追的上他們。

秦巖此時別提多憋屈了,自己從小到大沒有吃過啞巴虧,這個獄警讓他吃到了。

秦巖失蹤後,藥材鋪的老闆趕緊派人去三王子府上,畢竟秦巖是三王子的人,如果在四象出什麼事情,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木景年被困在王宮,楊旭楊坤兩姐妹一直很着急,秦巖失蹤的消失或許對木景年有利。

兩人趕緊去找了木景年的母后,木景年被木王關起來,她也很着急,但是木景年負責秦巖的安全,秦巖失蹤,說不定木景年這次就能夠出來。

婚事可以往後拖,但是秦巖的安危卻不可以等。

木景年的母后聽聞楊旭楊坤兩姐妹的彙報後,覺得秦巖失蹤是個機會,她趕緊去找木王了。

木王見到她的時候並不是很開心,木景年是她生出來的,現在這麼不聽話,王后受到自己兒子的牽連。

“聽說秦巖失蹤了,是不是派人去尋他一下啊!”王后並沒有直接讓木王把木景年放出來,她知道她這麼說了木王不一定會聽她的。

“怎麼可能?他不是一直在藥材鋪好好的嗎?怎麼會失蹤了?”木王有些驚訝。

“我也不知道,聽說已經失蹤兩天了,他法力那麼低,再不尋找怕有危險。”王后平靜的說道。

“景年知道了嗎?讓他去找吧。”木王知道木景年跟秦巖相熟,木景年找他會方便一些。

在他看來秦巖有可能回大世界了,畢竟在那邊生活跟在四象生活是天與地的區別,如果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在四象受這個苦。

“景年不是被你關起來了嗎?你怕他逃婚!”王后有些不滿的提醒道,合着木王把木景年關起來後就忘記這回事了。

“誒呀!我忘了,來人啊,快點把三王子放出來。”木王知道自己兒子的脾氣,你越是管他,他越不聽話,如果跟他好好商量或許還有可能。

木王管木景年的時候也是一時生氣,氣消了這件事情也就忘記了。

“我還以爲你是認真的呢,關了他這麼久,原來你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王后有些微怒的說道。

自己的兒子被關起來了,木王竟然忘記了這件事情,想想都有些生氣。

“我那天不是一時生氣嗎?平日裏事情又多,我哪裏還記得啊!”

“孩子這麼大了,以後好好跟他溝通,你這樣做不覺得一點效果都沒有嗎?”

王后說話的時候,想哈哈大笑兩聲,但是自己要注意形象有什麼好笑的事情平日裏都要刻意的忍着。

“景年這個孩子,從小就讓我很省心,金家的公主無論是樣貌還是身份跟他都很相配,我實在是想不通,他有什麼不願意的,簡直是氣死我了。”木王面無表情的說道。

“他還小呢,不懂事,依我看兩人應該在結婚前先見一面培養下感情,我想景年只要見到金家公主了就好了。”

王后瞭解自己的孩子,讓他娶個陌生人他是做不到的,他的兒子是一個感性的人。

木景年很快跟着侍衛來到了大殿,木景年面無表情的給木王還有自己的母后請了安。

“秦巖失蹤了,你是他的專職護衛,這件事情還需要你去找他。”木王嚴肅的說道。

木景年此時有些負面的情緒,如果木王不把他關起來,秦巖有事情就會找他,肯定是知道他被關起來了,他才自己去處理的。

“我知道了!”木景年面無表情的說道。

木王看到木景年那黑的跟煤球一樣的臉,就有點生氣,跟他欠他錢一樣。

“好了,你走吧,有什麼事情隨時跟我溝通。”木王說道。

木景年走了以後先來到藥材鋪了解情況。

“三王子,秦巖去哪裏了我真不知道,他走的時候都沒有告訴我。”藥材鋪的掌櫃忐忑的說道。

“他走的時候有什麼異常嗎?”木景年覺得想要找到秦巖,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他出了一趟門,回來後一直在房間內修煉,平時也不出來,至於他爲什麼走,我是真不清楚。”掌櫃如實回答。

人是在他這裏丟的,如果秦巖出了什麼事情,他也逃脫不了責任。

本來藥材鋪的掌櫃不想收留秦巖,他就怕秦巖出什麼事情,但是整個木王宮的藥材都是從他這裏拿,他也不好拒絕。

“我知道了,如果他回來了,你派人通知我一下。”木景年說完起身準備離開。

“三王子,秦巖在走之前跟奴才說過一句話,但是我不敢說出來。”藥材鋪的夥計大着膽子又有些爲難的說道。

“少廢話,有什麼話趕緊說出來。”木景年最討厭有話說一半。

“秦巖走的時候說要幫三王子把婚事解決了,奴才也不知道他怎麼解決,他沒有說,他是不是去金家了?” 夥計知道秦巖去過金家,那時候木景年不在四象,沒有時間去下聘。

在他看來秦巖很有可能是去金家找金家的公主了。

秦巖沒準想頂替三王子跟金家的公主成婚,在夥計看來這是不對的,所以他不敢說出來。

木景年自然知道秦巖解決婚事是什麼意思,他跟秦巖談過,讓秦巖想辦法處理了給他下聘的婚事。

他也就是隨口一說,以秦巖現在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幫助他的,他只不過是心情不爽,故意氣一下秦巖而已。

“我知道了。”木景年黑着臉走了。

在木景年走了以後,掌櫃生氣的指着夥計,“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掌櫃的,我實話實說而已,我也是怕咱們店出什麼事情。”夥計有些委屈的說道。

他覺得自己說出來是爲了藥材鋪好,想讓三王子早點找到秦巖。

掌櫃的嘆了一口氣,走出了藥材鋪。

“三王子,秦巖是不是去金家了,難道他真的想娶金家小姐嗎?”楊旭問道。

“他有娶金家小姐的想法嗎?”木景年好奇的問道。

“我覺得有,我跟楊坤曾經開玩笑問過他,他沒有反對。”楊旭說道。

“他要是能把金家小姐娶了,我倒是輕鬆了。”木景年笑着說道。

本來他就不喜歡金家的小姐,秦巖如果能夠跟她成了,他肯定開心。

不過秦巖鬧這一出他真是頭痛,他覺得秦巖不可能去金家,他知道秦巖是有分寸的人,不可能去金家那邊做什麼。

大耗族內,婉君跟無晶的關係越來越好。

當然了,無晶根本不知道婉君跟自己的哥哥沒有住在一起。

大早晨無晶想帶着婉君出去玩的時候,也不管兩人是不是在休息了,不顧宮女的勸阻,直接推門進入了他們的房間內。

當看到偌大的房間內,無明王睡在椅子上的時候,無晶整個人懵了。

就在這時,宮女想跟着進來,無晶立馬把門關上。

“你們不用進來。”如果宮女們看到了,無明王的臉可就丟盡了。

“放肆,進本王的寢室不知道敲門嗎?”無明王有些憤怒的看着無晶說道。

“哥,你們這是幹什麼啊!”無晶不解的質問自己的哥哥。

婉君聽到無晶的聲音後立馬驚醒了,她趕緊起身,穿着睡衣出現在了無晶的面前。

“你來找我嗎?”婉君弱弱的問道。

無明王快速的收拾好椅子上的被褥,“我們的事情我們自有主意,你不用擔心。”

無明王是不想強迫婉君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他喜歡婉君,他知道她大婉君太多了,他在等,等着婉君愛上他。

此時婉君看着無明王,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她剛開始是非常害怕無明王的,但跟無明王相處久了,她對他的想法慢慢的發生了改觀。

“我在門口等你,我帶你出去玩!”無晶面無表情的對婉君說道,隨後她走出了寢室。

婉君也沒有心情吃早餐了,穿好衣服後,跟無明王說了一聲直接出門了。

婉君跟無晶兩人向王宮外走去,婉君此時就像是犯錯的小孩子一般,跟在無晶的身邊低着頭。

無晶一心盼望着婉君能夠給她生個小侄子,她這個做姑姑的能夠帶着小可愛玩,兩人根本就沒有同房,她的願望也隨之覆滅了。

“對不起,無晶,我騙了你。”婉君不好意思的說道,無晶對她掏心掏肺什麼事情都不隱瞞,而她卻隱瞞了這件事情。

“不關你的事,看樣子我哥哥是真心喜歡你,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對你的。”無晶看着婉君說道。

無晶越是這麼說,她心裏越內疚。

“他對我很好。”婉君小聲說道。

“你難道有喜歡的人了?”自己哥哥隨意拿出對婉君十分之一的愛對其他的女人,那些女人肯定開心的不得了了。

婉君看樣子似乎無動於衷,對自己哥哥的好,熟視無睹。

“沒有沒有,我沒有喜歡的人。”婉君趕緊解釋道。

婉君畢竟年紀很小,兩人分着睡已經彼此都習慣了,婉君不可能上趕着跟無明王和好吧,她本來對男女之事就不是很瞭解,讓她主動她肯定做不出來。

“你不喜歡我哥?”無晶板着臉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婉君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也不知道該如何說話了。

“那你們兩個分着睡什麼意思?”無晶停下來嚴肅的問道。

情非得已:總裁請放手 “我也不知道,他一直跟我分着睡。”

“哦,我哥跟你一樣!”說完無晶像是想起什麼了,笑了起來。

隨後無晶不再提今天早晨的事情了,帶着婉君遊玩了起來。

無明王被自己妹妹發現祕密後,整個人一天心情都不好,他覺得自己有點憋屈,自己對婉君那麼好,婉君竟然無動於衷,一點反應都沒有。

無明王心情不好,整個王宮的人尤其是在他身邊的人都小心翼翼的,怕哪裏犯錯捱罵。

自從無明王跟婉君成親以來,宮裏的人很少看到無明王再擺着嚴肅的臉了,很多人都很感謝婉君的,都說王后改變了他們的大王。

無晶跟婉君回宮的路上見婉君一直悶悶不樂的,“嫂子,你怎麼了?是不是今天我發現了你們的祕密,你不開心了。”

“不是,是我的哥哥快過生日了,但是他現在在四象呢,他又沒有法力,我有點擔心他。”婉君只好隨意的岔開話題。

秦巖的生日快到了,她隨便找了個藉口。

“他沒法力怎麼去的四象啊,在無晶看來能夠去四象的人,法力都是不簡單的。”無晶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被他的朋友帶過去的,但是他法力很低。”婉君皺着眉頭說道。

“你們家是不是遺傳啊,法力都這麼低?”無晶帶着微笑說道。

“也不是,應該是四象的人法術都很高吧。”婉君隨口說道。

“他們法術高?你有什麼給你哥嗎?我替你去送!”無晶看着婉君說道。

“真的嗎?你要幫我去送東西,你哥知道了說你怎麼辦?”此時婉君的心情非常好,無晶只要給她送信,秦巖就能夠了解她的行蹤了。 她現在很好,她此時無非是想知道秦巖在那邊過的好不好而已。

“你只要不說出去,我也不說出去,他從哪裏知道。”無晶笑着說道。

“無晶你對我真的太好了!”婉君有些激動的說道,無晶能去四象給她傳遞消息,那麼無晶肯定也能夠去大世界給她傳遞消息了。

她雖然人在大耗族,但是可以跟朋友任意的聊天,再好不過了。

“你不用謝我,你知道我想要什麼,你跟我哥哥早點給我生個小王子出來,我天天能夠陪着他玩就好了。”

無晶之所以對小孩子情有獨鍾是因爲,她在桃園島最好的朋友,她嫂子給她生了個小侄女,動不動帶着孩子去桃園島眼饞着他們。

她就想她哥哥能夠生個小王子,到時候可以去追她朋友家的小侄女,氣一氣她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