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長得真好看

……

這歌詞其實也是現狀。

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

物價漲,房價漲,但是偏偏房價不會漲。

一年一年的努力攢錢,結果發現幾年攢的錢還沒有房價漲的多。

你尷尬不?

你再說錢是王八蛋。

你也是需要的。

魔鬼主教 在這片一切都有可能是假的,連他媽的底線都沒有的情況之下。

需要錢才是王道。

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你百分之九十的憂慮基本上都是可以靠錢來解決。

錄音棚外,老郭有點無語的說道:「呂導,您告訴我這唱歌一般?我看專業的歌手都沒有林塵唱的好聽。」

「是吧。」

呂偉也有點不可置信,他之前並沒有聽過林塵唱歌,因此並不知道林塵的真實實力。

直到這個時候呂偉才明白林塵說的:「我唱歌尚可」是什麼意思。

這不是裝逼,這是他媽的謙虛啊。

錄完歌了,林塵就不再管了。

關於這首歌呂偉是弄成推廣曲還是主題曲都不是林塵所關心的了。

他現在的目標就是把《讓子彈飛》給拍攝好。

次日,林塵再次重返劇組。

時光叉叉。

半月之後,《讓子彈飛》迎來了又一場重頭戲。

小六子之死。

這可是電影里看的最讓人憋屈的一個情節了。

剖腹取粉。

其實就是黃四朗設的一個計,用馬邦德的話講叫做殺人不用刀。

這一場戲其實很簡單,就是在茶堂斷案,縣長公子以身試法。

大致講的是啥呢?

就是六子被賣粉的冤枉,本來吃了一碗粉,結果非說兩碗,受不了激的六子最終選擇了拿刀剖腹挖出來了粉,然後剛好一碗。

六爺證明了自己的清白。

但是也死了。

在這裡要說一下,之前林塵翻解讀的時候有個解讀挺有意思的。

在金老爺子的《飛狐外傳》里有個故事叫「剖腹取鵝」。

說在佛山,有一個大惡霸叫鳳天南,為霸佔一農民的土地,竟誣陷農民的小兒子偷吃了他們家的白鵝,把孩子叫到跟前問時,孩子年齡太小,說話含糊不清,說:「喔、喔」。

惡霸鳳天南以此為據,強逼農民一家,被逼無奈,孩子的母親向鳳天南邊磕頭邊說:「鳳大老爺,你行行好,你公侯萬代,我兒子吃沒吃鵝,今天讓你看個明白!」

說著,竟從身上拿出菜刀,沒有砍向惡霸,而是把兒子按倒,把自己親生兒子的肚子剖開,在血淋淋的肚子里尋找,找到一些田螺,原來孩子吃的是「螺」,不是「鵝」。農婦剖兒子驗鵝之後就瘋了,整天在街頭喊:「風大老爺,我家小三子沒有吃你家的鵝。」

胡斐為了給這家素不相識的農民報仇,一路追殺惡霸鳳天南。

這就是萬惡的舊社會。

不得不說這場戲算是電影的一個鋪墊。

「林導,都準備好了。」

副導演也是走過來朝著林塵說道:「一切準備妥當了!」

「好,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林塵輕輕點頭:「你來掌鏡!」

這是一場群戲。

林塵已經化妝好了。

說實話,對於林塵當演員這事眾人還真的是沒有多少認可。

這一場戲,主要是小六子、胡萬、賣粉的老闆、武舉人四位,其它的都是圍觀群眾。

大家想必也猜到了林塵要飾演誰了。

沒錯。

胡萬。

這是黃四郎身邊的一條狗,屬於貼身心腹,暗中主管鵝城大小事務,不但能作為助手獻計獻策,還常常親自披掛上陣,欺壓百姓顛倒是非,心狠手辣氣焰囂張。

可以說一般任何事情胡萬都是能夠替黃四郎排憂。

逼死六子這第一步棋就是由他來做。

原時空這個角色是廠花坤兒來飾演的,據說當時陳坤是用激將法的,以一句『你敢用我這樣的偶像型演員嗎』來讓姜文給了這麼一個角色。

三界淘寶店 不得不說,看《讓子彈飛》的時候你很少會把胡萬這個角色和陳坤之前的角色一起對比來看。

突破很大。

這場戲並沒有靳宇、沈澤平、徐中華三人,但是三人卻也是在現場。

沈澤平笑道:「靳宇,你覺得林導的演技如何?」

「不清楚。」

靳宇微微搖頭:「導演和演員畢竟是兩回事,林塵的導演能力我是認可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這個歲數卻並不膨脹,很多東西若是說的對他就聽,這一點要比其它人強的多。」

最近拍攝半個多月來,靳宇雖然也和林塵吵過多次架,但都是對事不對人,這也讓靳宇略佩服林塵。

可要說林塵當演員靳宇就不認可了:「但演技這一塊林塵可一直沒有經歷過,我不認為他這第一次拍戲能不錯。」

徐中華則說道:「我倒是看好林塵。」

沈澤平也是輕輕點頭:「靳宇,你可能不了解林塵,一會你就知道了。」

徐中華這麼說倒算了,靳宇倒沒有想到沈澤平竟然也看好林塵。

要知道沈澤平的眼光一直都很高。

對此沈澤平倒沒有解釋什麼。

當初拍攝《天下無賊》的時候林塵把張雨強、高晶晶等演員的調教可是讓沈澤平是相當驚訝。

因為那已經不遜色於一線導演了。

更何況在講戲的時候林塵會專門的來給大家示範一下,因此沈澤平倒挺期待林塵的表演的。

「《讓子彈飛》第43場,第1鏡,第1場!」

這時,隨著場記的一聲拍板,正式開拍。

「六爺。」

林塵神色嚴肅的說道:「你吃了兩碗的粉,只給了一碗的錢。」

「放屁。」

飾演六子的演員富強說道:「我吃了一碗的粉,給了他一碗的錢。」

這時,林塵轉頭問道:「他吃了幾碗?」

涼粉老闆說道:「兩碗!」

「不可能。」

武舉人一腳把這老闆給踹倒了:「六爺是縣長的兒子,怎麼能欠你的粉錢呢?」

「就只欠了兩碗,給了一碗的錢。」

……

「卡!」

突然林塵主動喊了一個卡。

「林導,怎麼了?」

其它幾位演員有點不解。

飾演涼粉店老闆的不是別人,正是《讓子彈飛》劇組的工作人員,林塵朝著他說道:「你稍稍再可憐一點,慫一點,而且要可恨一點。」

有道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其實電影里沒有人關注涼粉老闆是死是活。

就像現實里沒有人關注屁民的死活一般。

因為不值得。

繼續拍攝。

這場戲說白了就是胡萬和武舉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兩人一齊逼死六子。

「我知道你只喝了一碗,你上當了。」

林塵臉上露出一絲似笑非笑的神色,輕輕的指著六子說道。

……

「林塵不錯。」

靳宇突然有點期待了:「我倒是挺期待與他的對手戲了,剛剛他倒是把胡萬這個角色的陰險毒辣又猖狂給表現的淋漓盡致。」

「其實我是有點沒明白,如果說劇中誰最容易被記住,那我覺得反倒是六子,不明白為什麼林塵要飾演胡萬??」

「或許是想體會一把反派的癮吧。」

……

大家確實是不了解。

畢竟左想右想也不明白林塵這熒幕首處為什麼要弄一個反派。

你明明長著一張小鮮肉的臉呢。

重回七九撩軍夫 幹嘛要弄反派?

當然,林塵如果告訴他們自己下部電影繼續反派的話,他們會不會驚訝。

沒錯,林塵接下來是準備過過電影癮。

地表前線 剛剛也說了。

導演,稍後再干。

時光又叉叉。

《大聖歸來》終於下了院線了。

這部電影最終票房16億。

這個是華夏動漫電影的新紀錄,而且在眾多其它電影里也差不多是最快進10億的一部電影。

從《大聖歸來》開始,很多人對於國漫是再一次的提起了信心。

當然,林塵是想要把《大聖歸來》在國外放映的。

通過運作,最終《大聖歸來》在美國宣布上映。

結果一周的票房那真的是撲街到姥姥都不認識了。

消息傳回國內的時候也是引起了不少反響。

「我說什麼來著?就咱們國家這動漫外國怎麼會喜歡??」

「唉,想想林塵吹的牛逼,還什麼國漫走出國門,還說什麼要文化入侵別人的國家。」

「哈哈,失敗了吧,撲街了吧,還他媽得瑟不??」

……

正在拍戲的林塵得知這個消息倒並不意外。

想要在國外取得成功哪那麼容易?

林塵並不著急。

「美國就算了,這樣,袁總,你在韓國那邊商量一下。」

林塵想了想說道。

袁野一楞:「林總,這美國都不買賬,韓國能買賬?」

「或許呢。」

林塵笑著說道:「你去運作就好,韓國和日本的市場也還可以,咱們也可以適當的佔一下他們的市場。」

「好的。」

袁野倒沒有說啥,雖然他覺得沒啥效果,但想想林塵這麼自信。

那萬一呢??

……

…… 《大聖歸來》這部電影在海外僅僅上映了不到10天的時間就匆匆的下線了。

目前不止國內還是海外對於《大聖歸來》的評價都是水土不服。

是的。

在華夏人看來,猴子是我們自己的英雄,甚至是我們的精神象徵。

但是在老外眼裡那是真的狗屁不是。

如此一來,票房遇冷倒也是可以理解了。

更多的理智客站出來了。

他們表示:「我們華夏的動漫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他們認為:「動漫現在在國內的市場能夠儘快的佔市場份額就不錯了,不要沒學會走呢就要跑。」

他們覺得:「林塵,你這一次膨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