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城:「……有點熱。」

他無奈動了下「圍脖」,朝主卧走去。

那裡早已經脫離了卧房的本身功能,比起居住場所,更像是間收藏室。不提各種風格的服裝和配飾,光是那些塞在小方盒內的東西和前任的各種「謝禮」——

宮野明美的槍和影音記錄,橘真夜的寶石項鏈兇器,皆川的……

司城沉默,不再去想。

他翻了翻,從盒子堆里拿出宮野明美特意讓他留存的視頻記錄。

要說對方有什麼可能留下的線索,大概也就是這個視頻了,為此她甚至重複強調了好幾遍。只是彼時司城以為,這是對方對理想中戀愛日常的珍貴紀念和嚮往。

他打開電腦,把優盤插進主機介面,看電影般清閑朝後一躺。貓被他擠壓得發出一聲細叫,爪子艱難探出勾住司城胸前的口袋,扭身落入他的懷中。

溫香軟玉在懷,司城收起手臂,視頻窗口也在同一時間跳出。

他的眼神一瞬間專註起來。

鏡頭裡首先是一片黑,直到邊緣一點近似灼燒的紅出現,司城意識到那是自己的手指。對方同樣意識到了這點,手指輕巧移開,露出司城的專註面孔。

他似乎在調整角度,胸前的黑貓擺著愛心嘴,隨著他的動作時不時跳入畫面。

警長警惕地拱起背,爪子探出摳了摳他的褲子,司城心不在焉地伸手撫摸了一下。

宮野明美探頭出鏡:「沒關係嗎?」

畫面里傳出他平靜的聲音:「我會拿穩的。」

……我還挺像樣的,司城想。

他那時一半是履行承諾,一半也是試探對方,自我感覺從頭到尾都不夠專註。可在視頻中,他們彷彿一對真正處於熱戀的情侶,貼近的姿態親密而又甜蜜。

宮野明美抱住司城,對方抬高手臂將兩人都納入鏡頭。在背景為高空的隔欄之外,他們同時身體傾斜、跳了下去。

背景畫面高速進行著更替,電腦中傳出了嘈雜的風聲。

宮野明美的長發飄起,司城也隨之微微抬了抬下巴,處於危險動作中的兩人都揚起笑容,表情控制十分完美。

降落到最低處,隨著安全繩給予的拉力,他們在空中撞了個滿懷。

宮野明美笑出了聲,嗓音抬高妄圖壓過風聲。她模糊不清地喊:

「司城——」

電腦前的司城:「……」

他不可置信地直起身,重新打開視頻拉了遍進度條,最後的幾秒仍是那句沒有下文的台詞。而記憶里,那時他因感受到別人的露骨打量而分神回應,同樣缺乏這一片段。

當事人已經離世,最後的那句話無從探究。司城沒從視頻里找到線索,反而給自己加了個謎題……儘管他向來缺乏好奇心,此時也微妙地感覺頭疼。

他乾脆打開其他文件,把照片也從頭到尾地快速翻看一遍。

身後傳出了一點動靜,司城回頭,看見灰原哀站在走廊中,表情怔怔看著電腦屏幕。

司城:「……」

他並無尷尬,只是看著對方,突然想到了某種可能。

司城關機、起身,貓從他腿上跳下,跟隨步伐走到了灰原面前。對方僵硬地抬頭看他,眼裡是司城無法理解的情緒——也並不想理解。

他直白問道,「宮野明美是怎麼向你介紹『我』的?」「這麼絕?」蘇婧洛抱大腿的計劃落空了。雖說不會啃老,但是家族這麼強大總會有些助益吧,誰知道原主不爭氣,氣得爹媽直接要生小號重新練級了。

「後來呢,有小號了嗎?」蘇婧洛擔心的問著瑞環,父母一天沒要二胎自己就有迴旋的餘地。不能絕望的放棄,沒斷氣之前還是要掙扎一下的。

「有什麼小號?小號是什麼?」瑞環不解的看着蘇婧洛。

「不是,我是說我爹娘重新要小孩兒了嗎?」蘇婧洛意識到瑞環根本不知道練小號是什麼意思,所以通……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二百八十一章:大商政權新寵誕生了 楚塵找到了江映桃的電話之後,用宋顏的手機撥通。

「桃姐。」楚塵剛一開口,江映桃就聽出了他的聲音,立即脫口說道,「楚塵,你這是換手機號了?我打你的電話一直都是通話之中。」

「桃姐有事找我?」楚塵一怔。

「你忘了昨晚在珠江琶醍上發生的事了嗎?」江映桃說道,「南美舞獅代表,一個夜遊珠江,一個落荒而逃,顏面盡失,今天一大早,南美舞獅團就向獅王爭霸委員會投訴你,並且提出兩個要求,一,讓你當眾向南美舞獅團道歉,二,取消你獅王爭霸冠軍的頭銜。」

楚塵眉宇一掀,「委員會那邊怎麼回應?」

「當然是直接駁回了。」江映桃道,「龔會長還當眾懟了南美舞獅團四個字,無理取鬧。不過,南美舞獅團惱羞成怒,揚言要自己討回公道,據說,南美那邊,有幾位德高望重的高手,已經準備啟程了,他們不會通過正規途徑討回所謂的公道,所以,你要小心他們對付你。」

楚塵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南宮筠,點點頭。

他只為那所謂的南美高手默哀。

「我知道了。」楚塵說道,「桃姐,我有事要麻煩你,你打我電話的時候不是顯示着我正在通話中嗎?你能不能幫我查一下,打電話給我的那個手機的具體位置,我給你報一下手機號碼。」

「跟你打電話那個人的位置?」江映桃很奇怪楚塵為什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不過,還是回答說道,「沒問題,靜兒就在我身邊,對她來說,這是舉手之勞。」

楚塵將電話號碼告訴了江映桃,電話那頭立即傳來了司徒靜的聲音,「簡單,給我三分鐘。」

三分鐘。

楚塵安靜等待,三分鐘的時間一到,江映桃立即開口說道,「電話的具體位置鎖定在禪城西郊一個度假村。」江映桃的聲音疑惑,「楚塵,據我所知,那個度假村由於某種特殊原因已經近乎處於報廢狀態,平時前往那的地方非常少,黃秀秀怎麼會在那裏?為什麼她不主動給你報位置?」

江映桃的腦子裏有太多的疑惑了。

沒法理解這種怪異的情況。

楚塵對於江映桃說出黃秀秀的名字並不奇怪,現在的手機號碼都是實名制,江映桃讓司徒靜去查,很輕易就知道了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沉吟了一會,楚塵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接通這個電話后,一直沒有聲音,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黃秀秀在給我打電話。」

「具體的位置我已經發給你了。」江映桃試探問,「你打算過去?」

楚塵想到了張運國查到的內容。

黃秀秀是肖音奇帶出去的。

不僅僅是黃秀秀,還有黃家黑曜堂二十人,包括黃玉恆。

他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要做什麼?黃秀秀的這個電話,究竟是不是求救電話?

沉吟了一會,楚塵點頭,「我會過去一趟。」

「那我們保持聯繫,如果需要幫忙的話,你給我打電話。」江映桃也果斷地開口。

楚塵掛斷了電話,站起來,目光落在了宋顏的身上。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宋顏搶先說道,「黃秀秀在這個時候打了這麼一個怪異的電話,電話那頭還安靜得可怕,說明確實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就讓小秋送你們過去,抓緊時間。」

「行。」楚塵含笑一點頭,老婆實在太善解人意了。

「我去開車。」宋秋也果斷地起來。

很快,車子朝着禪城西郊的方向疾馳而去。

黑暗籠罩下的地下室。

所有人的內心都彷彿被寒霜凍結了,五臟六腑都無法動彈,蜷縮在了一起,滿地的屍體彷彿在告訴他們,接下來,他們要面臨着的,是同樣的命運。

「半個小時,馬上就要過去了。」突然有人開口,一陣驚悚的陰森氣息頓時覆蓋上來。

地下室的大門緩緩地打開。

進來的人不是厲鬼,卻比厲鬼更加恐怖。

他本穿着一身白衣,卻因為殺的人太多了,染上了鮮血,一處處的血斑猙獰可怕。

白皙無色的臉龐,嘴唇如刀翼一般,雙目朝着前面看來,似是在鎖定自己的下一個獵物。

「遊戲開始。」寧君笑邁步走上前來,「全部站起來,開始投票,票數最高者,就是第一個試驗品。」

森冷的寒氣瀰漫了地下室。

所有人的眼神都帶着絕望。

「你開始投票。」寧君笑隨便指了一個人,這人的身子一顫,臉色蒼白,聲音顫顫巍巍,「我……我……我選……我自己。」

聞言,寧君笑的視線輕輕地一眯,隨即一掃其餘人,半會,寧君笑面容泛起了笑容,「不愧是黃家黑曜堂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有這種不畏生死,捨生取義的精神,好,那就如你所願,你是第一個試驗品。」

話語一落,那人的臉色瞬間猛變,額頭冷汗涔涔滑落,雙腿直接癱軟,坐在了地上,而後驚恐大喊起來,「不,不要,不是這樣的。」

眾人都聽出了他話語間的絕望之意。

然而此刻,所有人都沉默了。

沒有人敢開口多說半句話,生怕寧君笑改變主意,直接選中了他們。

他們就好比是一座座雕塑,在凌冽的寒風之中,等待着死神的降臨。

「不是投票嗎?投票的啊!」這人還在聲嘶力竭地大喊。

寧君笑走到了這人的面前,面容泛起了笑容,「想在我面前耍小心機,你們……還不配。」

寧君笑直接一伸手,掐住了此人的喉嚨,不等他再說半句話,直接咔嚓的一聲,雙眼的驚恐之色還沒有褪去,就直接歪著脖子癱軟了下來。

「接下來,還會繼續投票,我希望,還有人能夠主動站出來,勇敢地投自己一票。」寧君笑笑吟吟地掃了一眼眾人,然後拖着這具屍體,朝着一側走去。

「但願我的猜測方向是正確的。」寧君笑的眼神充滿著期待,他的掌心處,幽綠色的屍蠱子蠱蠕動着身子,緩慢地爬了出來,沒多久,便爬入了死者的喉嚨。

「惡魔,惡魔,惡魔!」黃秀秀親眼目睹著這一幕,渾身劇烈無比地顫抖著,雙目發紅,眼淚遏抑不住流了下來。

情緒崩潰了。

是她提議的投自己。

可誰能想到,寧君笑直接將第一個投自己的人殺了。

「是我害了他。」黃秀秀淚眼朦朧,身軀顫慄,片刻,雙手抹掉了眼淚,主動地走到了最前面,語氣雖然顫抖,可也堅定,「下一個,投我吧。」 顧冷清哭笑不得,這就是個老孩子嘛。

顧冷清意念控制,在桌面上憑空出現個藥箱,但太后虛弱,並未發現,她翻開藥箱,發現裏面出現的是心肌梗塞的用藥。

她先拿出聽診器,先聽心跳,再問診。

「心慌嗎?」

「慌,慌得緊。」

「痛嗎?」

她按了下胸口,太后倒抽一口氣,「你輕點,弄疼了哀家,就不怕哀家摘了你的……」

「腦袋嘛,我知道了,我注意點。」她又輕輕按了下,詢問的目光看着太后重複問了遍,「這樣痛嗎?」

「痛……跟被什麼咬着似的,可難受。」

顧冷清摸摸她的額頭,還伴有發熱,兩個時辰之前,她給太后注射了阻斷梗死用藥,所以太后現在才不至於太難受。

但她接下來需要做的是,是要開通閉塞冠狀動脈,恢復血流,但這裏需要用到手術……她一個人的話,未必可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