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着吃着飯突然給秦肖燃夾一隻大雞腿, 奶聲奶氣地說:“肖燃哥哥墜墜棒, 多吃肉肉哦~”

拼着拼着樂高突然冒出一句:“肖燃哥哥好聰明哦,這麼快就進步了, 不愧是棉棉的哥哥!”

晚上,秦牧野看着奶糰子被老三抱着,坐在他大腿上。

老三正手把手教她打遊戲。

棉棉彩虹屁不斷:“哇,肖燃哥哥太棒了叭,剛剛那波越塔強殺酷斃啦。”

在秦肖燃的耳濡目染下, 棉棉對遊戲的理解也越來越多了, 越塔強殺她都懂了。

從來沒有一次性接收過妹妹這麼多彩虹屁的秦牧野有點點裂開。

他酸裡酸氣地說:“喂, 不學習了嗎?今天陸清珩怎麼沒來給你補課?”

秦肖燃正握着妹妹的小胖手, 教她玩蔡文姬呢。

他聞言頭都沒擡, 隨口道:“放暑假了,還學個毛。”

秦牧野沒辦法辯駁。

中學生嘛, 都是這樣,放暑假就上天了。

他坐在沙發上半天了,小臭豬竟然一眼都沒有看他。

秦牧野越想越憋屈,故意在他們面前跟經紀人通電話。

“汪川,本子我看過了,還湊合,你去回覆納撒尼爾·金萊克導演吧,就說我要考慮考慮。”

聽筒那頭的汪川一頭霧水:“考慮考慮?這本子咱們不是早就千恩萬謝地答應了嗎?這特麼還考慮?”

秦牧野根本不管他說啥,反正此時此刻的汪川只是他的裝×工具人而已。

秦牧野癱在沙發上,懶洋洋地說:“對,嗯,主要是檔期排不開,說得客氣點。”

汪川:“?????”

秦牧野一邊裝逼,一邊觀察着對面沙發秦肖燃和棉棉的反應。

然而他說了半天,這倆人愣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像是沒聽見似的。

秦牧野啪嚓掛掉電話,終於是沉不住氣了:“不是吧不是吧?就這麼不關心我的嗎?沒聽見我要接戲了嗎?!”

剛好結束一把排位,棉棉才擡起小腦袋:“二哥哥要拍戲了嗎,什麼時候進組呀,你終於要努力營業了嗎?”

秦肖燃:“二哥你……還能接到戲啊??”

秦牧野被狠狠紮了一刀:“沒聽見嗎,是撒尼爾·金萊克導演!!!”

糰子和老三都一臉茫然。

秦牧野直翻白眼:“你們也太沒文化了吧,這是一個有名的好萊塢大導演啊!”

棉棉不解地問:“好萊塢是什麼,好吃嗎?”

秦肖燃很吃驚:“真的假的,我百度一下先。”

秦肖燃查完之後,十分震驚。

“竟然是專門拍喜劇片的大導演,因爲獨特的黑色幽默風格備受歡迎,這麼牛逼的好萊塢導演,居然看上二哥你了?!不會是搞錯了吧?!”

秦牧野總算得到了弟弟還算靠譜的反應,表情傲嬌起來,雙手交疊環抱胸前。

“搞錯你個大腦袋!我在真人秀裡的表現都被傳播到國外了,誰不知道我是天賦異稟的喜劇型演員啊!真不是我吹,撒尼爾·金萊克導演直接跟我經紀人說,我願意演的話,都不用試戲,走完合同人直接飛過去進組就行!”

秦肖燃還有點將信將疑。

二哥一個國內愛豆,突然就要衝出國際了?還是好萊塢?!

棉棉倒沒有很意外,她抓住了重點:“喜劇片大導演,喔唷,二哥哥轉型諧星已經成功了耶,好棒好棒,那二哥哥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失業沒飯飯吃辣。”

小糰子奶呼呼地撲進他懷裡,彷彿真的爲他的轉型成功而感到高興和欣慰(……)

秦牧野拖着她的小屁股抱着她,軟乎乎的一團,還有點奶香味。

是很甜沒錯啦,但他一時竟然搞不懂妹妹究竟是在誇讚他還是內涵他???

*****

再過不久就到一年一度的福布斯富豪榜名單公佈時間了。

因爲秦崇禮被逐出秦氏董事局,備受議論,網友們都還不太習慣這位穩坐首富寶座十年的男人,就這樣走下神壇了。

然而,就在人們要麼唏噓要麼感慨要麼落井下石的時候。

秦崇禮某一天突然重回秦氏,一身名貴的黑色高定西服,氣宇軒昂。

他氣勢沉穩地殺回秦氏,秦淮嶼像是早已做好準備似的,甚至帶着一羣下屬在門口迎接。

場面一度震懾無比。

立刻就傳遍公司幾十層,傳到了宋文勝耳中。

宋文勝突然驚慌。

他這幾個月來,一直謹小慎微,時刻提防。

就怕秦崇禮還留着後手。

但眼看着秦崇禮每天除了蹭他家頂流小女兒的熱度營業,就是待在那個歐式莊園裡養花種草。

他看起來……好似真的已經沉迷於退休生活了。

就在宋文勝逐漸放鬆警惕的時候,警報突然來襲,他完全措手不及。

可再驚慌失措,面子上也要苟住。

宋文勝立刻帶着自己的人馬去和席洲匯合。

席洲是秦氏目前最年輕也最衆望所歸的大股東,在董事局裡說話非常有影響力。

不管秦崇禮要搞什麼,他有席洲幫襯,總歸不至太慘。

當秦崇禮直接進入偌大的董事局會議廳,不疾不徐地坐下。

宋文勝心率加速,下意識摸了摸口袋,只恨忘了帶速效救心丸。

雖然已經意識到自己可能被秦崇禮這幾個月來僞裝的表象矇蔽了,被騙了!

但他還是強作鎮定,還陰陽怪氣地問:“秦先生還沒到五十,應當不至於患上健忘的毛病吧?您早已不是秦氏的董事長了,這個位置,不是您該坐的。”

秦崇禮面無波瀾,似笑非笑,他目光穩穩地掃了一圈,略過每個股東的臉。

那些跟隨宋文勝的人,一個個都兩股戰戰,秦崇禮明明什麼都沒說,他們卻已經快嚇尿了。

只有宋文勝故作強勢,但沒有人敢幫腔。

他只好明示席洲:“席董事,你說是吧?”

席洲笑了笑,意味深長地說:“秦氏是百年企業,經營理念一向是以德爲本,這個位子,自然是要德高望重之輩才能坐了。”

周圍的人都覺察出幾分不對味兒。

更不敢吱聲了。

秦崇禮淡淡地道:“老宋啊,你這隻老狐狸,年紀越來越大了,也越來越沉不住氣,腦子也退化了。”

席洲大概是沒想到秦先生如此直白,沒繃住從鼻子裡嗤了一聲。

宋文勝腦袋轟隆一下,臉色驟變:“你,席洲你……你是秦崇禮的人?”

席洲沒有應聲,他走到電腦前,突然打開投屏。

全場譁然,靜默了幾十秒後,議論聲炸開。

“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宋董開設的離岸公司?”

“這不都是我們秦氏的項目嗎,合着你們宋家父子長期中飽私囊,你們到底什麼居心?”

“天哪!宋董竟然是如此暗藏禍心之輩!”

在場的許多股東,有部分是支持宋文勝的,有部分是秦家的老忠臣,還有一部分是中立的。

但,絕大多數的人,都相信宋文勝發起內鬥是無奈之舉。

宋文勝早年就追隨秦崇禮,是秦先生的左膀右臂,照宋文勝的話來說,是因爲實在不忍眼看着秦氏一步步走向隕落,這纔不得不將秦董的決策權收回,這樣才能在以席洲主導下,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

宋文勝臉色陰沉,幾乎要暈倒:“這都是污衊,是僞造的,各位千萬不要偏聽偏信!”

秦淮嶼扯了扯脣角:“這麼多年來,宋叔叔你自以爲足夠謹慎,可幾乎樁樁件件都是在打法律的擦邊球,還有你那個聰明兒子,你知道他曾經暗地裡做過一些暴利的非.法貿易,並借用這些離岸公司洗.錢麼?”

“天哪!還好秦先生查明真相,否則秦氏遲早被宋家父子搞垮!”

“我們都被宋董騙了,真對不住秦先生,唉,人上了年紀,腦子難免糊塗,真是……我們真是該死啊。”

這些唉聲嘆氣的老股東也着實是真情實感。

當時罷免董事長的提議,他們之所以肯投票,也是相信秦氏在改革後真的會好,沒想到會受騙,險些將自己的半生基業毀於一旦。

席洲道:“大家暫且冷靜,目前改革已經進行三分之一,都是我在秦先生的指示下進行的革新,秦氏會擁有光明的未來。”

……

不到半小時,宋文勝就被商業罪案調查科的專員帶走了。

他上車時,發現自己功德驟損。

這一世積攢了大半生的功德,全部消耗殆盡。

如果證據查實,他後半輩子只怕也要在牢裡度過了。

此後幾天,宋文勝翻車,不少人落井下石,甚至紛紛向上舉報,找到了越來越多的宋家父子的罪證。

他們入獄後,功德一天比一天耗損。

最後,竟是將被貶下凡後積攢好幾世的功德都耗光了。

功德爲負,永遠不可能再位列仙班。

……

秦氏的董事局進行了整改。

秦崇禮早已將尚可留用的老將和徹底走偏不中用的老傢伙區分開來,讓席洲勸那些不該再留在秦氏的人退股。

秦氏在短短一個月內上下肅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