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他的氣質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在神光繚繞間,像是橫跨亘古的山嶽一般,透發出了無比迫人的強勢氣息。

這一刻他好似山中之王、岳中之帝一般,宏偉且磅礴,彷彿真的就是一座鎮壓諸天的神山一樣,波動而出的神力令空間都發生了扭曲。

「這種感覺……果然能行!」此刻靈見眸光大亮。

他曾猜想的果然沒錯,《升華法引》不僅能引世間的一切經文,也可以引出玄法,於此刻得到了證實。

不過雖然成功了,但因為他的運行路線並不是針對鳥體而開發的,故此沒有真的辦到同那隻大鳥一樣化出第二形態。

當然,也不是一點作用也沒有,至少他因此而強大了,厚重的力量充斥著全身。

下一刻,他盯著那個枯骨生物,直接就狂暴出手了。

可以看到,此刻在靈見的雙手間,爆發出了璀璨的拳芒,如同能夠洞穿天地的利劍一般,貫穿了前方千丈的虛空。

此刻,隨著靈見的揮拳,那些絢爛的光芒好似無孔不入,令戰場以及戰場邊緣都被耀眼的神芒所淹沒。

「轟!」

下一瞬間,有極盡恐怖的能量爆發,可怕的氣息不斷在這片山嶺中浩蕩,令本就被打沉的大地又被削去了一層。

至於戰場的邊緣,也在能量爆發的波及下千瘡百孔,林木狂亂搖顫,在不斷「掙扎」間,化為了紛飛的碎屑。

「吼……」

枯骨生物雖然沒有表情,但從吼叫聲中可以辨別出此刻它生出了懼意,迎擊的攻伐都因此短暫停頓了一剎那。

「我看你能有多硬!」靈見在速度趨向的雛形的加持下,於強大的狀態中,將拳印真切地轟在了枯骨生物的「肉體」上。

頃刻間,耀眼的光芒爆發而出,璀璨奪目,好似大星撞擊一般,擠壓得虛空滿是裂縫。

下一刻,無數「喀嚓喀嚓」聲傳出。

緊接著,只見被靈見轟擊中的枯骨生物的「肉體」,若巨石砸擊薄薄的冰層一樣爆開,暴露出了枯骨的本體。

「吼!」

枯骨生物發怒,抬起了它那如山嶺般大小的「手臂」向著靈見打去,於烏光繞繚間帶著好似能將大地吹飛的勁風,聲勢浩大無比。

面對枯骨生物的反擊,靈見並沒有選擇迎擊,而是激發出了十倍力量的趨向的雛形,凝聚了恐怖的拳力衝進了被轟開的「肉體」大洞中,對著枯骨生物的本體就是一擊。

「當!」

這一瞬間,靈見感覺自己的拳印好似砸在堅硬的黃鐘大呂之上,震動出了讓他都剎那失聰的聲音。

「喀嚓~」

靈見雖然不好受,但枯骨生物更不好受。

因為在他的這一擊拳印之下,被他轟中的枯骨生物的骨骼盡數斷裂了,連帶著它的身形都為之不穩,倒塌了下去。

「吼!」

身體斷裂的「痛感」讓枯骨生物蜷縮了起來,發出了慘叫,不過下一刻它不知從哪又吞噬了大量的白骨,修復起了傷體。

「一擊不行那就十擊,十擊不行那就百擊,我就不相信你能有那麼多的白骨儲備供你消耗!」靈見再度舉拳轟擊,於枯骨生物的「肉體」之內大肆破壞。

「吼!」

一時間,枯骨生物的慘叫聲不絕。

雖然它很想將靈見從它的體內揪出來,但奈何靈見相對於它來說太過渺小,速度又奇快,縱然在「肉體」之內化出了各種骨體攻伐,也只能鎖定住寥寥幾次。

這就是體型巨大帶來的壞處!

當然,體型巨大也並非沒有好處,非常抗揍,硬吃了靈見十幾拳,即使本體斷裂了一大片,也沒有就此死去。

【今天除夕了,晚上就過年了,在這裡祝福各位道友新年快樂、闔家幸福安康!

此外,明天中午十二點這本書就上架了,上架感言就不寫了,畢竟想說的都在上一本書的上架感言里了。

另外,可說的情報就是,靈寶欲逆天,被鎮壓了兩次依舊要回歸,想來這本書的來歷看過《遮天之太上無極》的書友應該能猜到吧。

再說一個情報,我不是強行寫靈見不知道遮天的劇情,你們不能認為有上一世的記憶就認定他是穿越者,知道九龍拉棺就覺得他看過《遮天》。

我只能說,書都還沒寫完呢,這才哪到哪,還不到揭露靈見身份的時候呢。

最後,《聖墟》完結了,爺結青,淚目。

終究還是一見無始全劇終了。】。璇風瓑浼氬啀璇.. 他們的嘴臉,著實可惡。冶伽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走上前去:「將你們這裡最高的官史叫來,我來跟他說!」

「隊長,他們身上穿著的衣裳,應當不是普通人能穿的。怕他們有些來頭!」一個小個子士兵悄聲在士兵隊長的耳邊說道。

聽了他的話,士兵隊長一把將他推開,扭頭瞪著冶伽和安桐:「你們算什麼東西,還敢叫我們最高的官史來!告訴你,我就是這海舜峰最高的官史,有什麼話,跟我說!」

「你……」冶伽緊蹙細眉,心裡著實是怒了。

可她剛要抽出自己的長鞭,卻被安桐給攔住了。因為冶伽昨日才說過,她的身份還是不要暴露,免得帶來麻煩。

「說不出話了?說不出話就滾開!你,從今日起,你們家的店鋪,歸我們辛古軍所有。限你們今日之內,立即搬走!」語畢,士兵隊長狠狠撞了安桐一下,帶著後面的士兵離開了。

冶伽雙手緊握,看著他們大搖大擺離開的模樣,簡直氣得牙痒痒。

「國師,我們還是之後再找他們算賬吧!將這些事情告訴傾皇,傾皇不會放過他們的。」

「傾皇晚一日知道,城裡的百姓就會多受一日的苦。還是我們去解決吧!」

安桐蹙蹙眉:「我們解決?可你的身份若是暴露了……」

「是不能暴露,但是只一人知曉,還是可以的。」冶伽側眼看向安桐,輕挑細眉:「等晚上,我們就去會會這個管制海舜峰的官史。」

「好吧!」

兩人剛說完,只聽轟的一聲。安桐的攤位竟然被一腳踹翻。

只見那個士兵隊長站在攤位前,大聲喊著:「這是誰的攤位?繳費了嗎?就敢在這裡擺攤?」

「繳費?要繳什麼費?」安桐放開冶伽的手,急匆匆向那些士兵沖了過去。

「呵!原來是你們兩的,你們繳費了嗎?每日在這片兒擺攤,都得繳納擺攤費,五十兩銀子!」士兵隊長昂著頭,鼻孔都快朝著天了。

安桐著實有些驚住了:「你說什麼?五十兩銀子?」

「呵!看來是個剛進城的外鄉人,那我就來跟你說說。在我們海舜峰每家每戶,開店有店鋪費,擺攤有擺攤費,住戶有住戶費。每日一交,你們交了嗎?」士兵隊長揚著唇,笑著跟她們說。

冶伽緊皺細眉,著實是忍不住了。但是又不能當街將鞭子拿出來,不然滿城都知道她的身份了。

可要放過這個士兵隊長,她著實是辦不到。

安桐側眼看向冶伽,她放在後腰握著鞭子的手都在顫抖,可見她被氣得有多厲害。

「國師,我們現在就去找那個管制海舜峰的官史!」

「好!」

冶伽和安桐剛想轉身離開,卻沒想士兵隊長一揮手,士兵們直接將兩人圍住。

「我們隊長讓你們走了嗎?」

「我們不擺攤了,還不能走了?」

「可你們已經擺攤有半日了!怎麼也得付一半的擺攤費吧?二十五兩,拿來!」士兵隊長向她們伸出手,反正不給銀子就不給走。

冶伽深深地沉了口氣,側眼看向安桐:「等出了這海舜峰,我們再低調行事吧!」

「不可!」

安桐喊了一聲,也沒將冶伽喊住。

她直接從腰間抽出自己的鞭子,啪的一聲狠狠打在地上:「你再說一遍!你要讓我繳什麼費?」

不只是士兵隊長,周圍所有人渾身都抽搐了一下。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士兵隊長緊皺濃眉,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他雙眼直盯著冶伽手中散發著猩紅顏色的鞭子。

天下間,用紅鞭的人屈指可數,最為出名的便是辛古國師冶伽。

而眼前這個人,雖說穿著男裝,也一副男子裝扮。可仔細打量他們的長相,卻著實像兩個女子,膚色白皙不說,五官長得也十分好看。

周圍的百姓見到紅鞭,自然是議論紛紛,其中最多的猜測,也就是冶伽了。

「我看此人不像男子,倒是像個女人!」

「聽聞辛古國師的武器就是紅鞭,會不會是她?」

「是啊!可辛古國師不是在辛古軍營里嗎?怎麼會到海舜峰來?」

「也有可能不是她,辛古國師那樣的大人物,常人是不能得見的。」

士兵隊長退後兩步,拿著佩刀的手都在微微顫抖:「你……你說,你……到底是誰?」

「呵!你忍不住我這個人,鞭子也不認識!看來,我得讓你看看我的招數,你才能醒悟!」說罷,冶伽一鞭子打在士兵隊長的身上,一聲慘叫讓所有人都驚住了。

。 陳伽提出來晚上一起吃飯。

溫惜跟莫笛一起,就拒絕了,「明天吧,明天如果能破億,晚上我給陳導開香檳。」

「好,就這麼說定了,一起慶祝。」

……

陸家。

「綰之,我找了一圈了,原來你在這裡啊。」沐舒羽來到了後院的涼亭內,看著陸綰之跟一個年輕的女生正在這裡聊天,陸綰之的眉心蹙著,似乎在思考什麼。

陸綰之看了一眼沐舒羽,「找我做什麼?」

一邊的樓沁兒看著陸綰之,「這是誰啊?」

樓沁兒剛剛從法國回來,是陸綰之的閨蜜,對陸家發生的事情並不了解,還以為這個走過來,扶著腹部動作誇張的女人是陸綰之的朋友呢。

陸綰之抿著唇也不想解釋,就說道,「她是沐舒羽。」

樓沁兒『哦』了一聲。

就沒有了下文,只是對著沐舒羽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了。

「綰之呀,我有些事情想要找你了解一下,我剛剛跟幾個朋友聊天,正好聊到了下周的一個名媛聚會,聽說是在嵐月湖舉辦,你上次參加了,能不能跟我說一說啊。」

陸綰之這樣的頂級豪門的千金,自然是每次都會收到樓箬雪的邀請函,自從這個名媛晚會舉辦的那年到現在,她每一次都參加過。

再加上樓家跟陸家的關係不錯。

兩位老爺子都是老朋友。

而陸綰之跟樓家三千金樓沁兒也是閨蜜。

她點了頭,「嗯,這個晚會也挺沒意思的,我每次都去,也算是給樓姐姐一個面子了。」

如果是其他的名媛千金這樣說,一定會讓人覺得她是在裝逼吹大話,但是在陸綰之這裡確實,北城前幾年有一家一線媒體評論出北城四大名媛。

分別是陸綰之,樓箬雪,秦依濃,上官雅風。

而樓箬雪舉辦的名媛晚宴,每次都會湊齊這四個人。

參加這個,也是身份的象徵。

沐舒羽以前是距離這個的門檻都有幾百米,如果這次能參加,也算是揚眉吐氣了。

「綰之,下周就要舉行了,你有沒有收到邀請函啊。」

陸綰之紅唇明媚,「我是不需要邀請函的。」

一邊的樓沁兒捂著唇笑著,看著沐舒羽的時候彷彿是看著一個土包子一樣,「綰之姐是四大名媛之一,每次去是不需要邀請函的,她人過去就好了。」

沐舒羽也知道自己剛剛丟人了。

她看著陸綰之跟坐在她對面的那個妝容精緻的女人在笑,只覺得臉上一紅,她也沒法發怒,畢竟陸綰之她得罪不了。

「我就是好奇,想要了解一下。」

樓沁兒道,「如果你的身份地位足夠的話,我姐姐也會給你邀請函的,但要是你身份不夠……那可就難辦了。」

姐姐?

沐舒羽聽到了這一句話。

她看著樓沁兒,立刻想起來樓家還有一位三千金,今年22歲,年齡正好對得上,沐舒羽的臉上立刻露出笑容來。

「原來是沁兒妹妹啊,第一次見沁兒妹妹,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 對於一部劇集來說,如果把它比作一個人的話,那麼劇本當然是靈魂,而導演的掌舵則是性格,演員們嘛,只能說是皮相了。

所以為何大家看劇,首先會看演員,這就跟一個人的外表、裝扮一樣,是給別人的第一印象,當然也很重要,但這決定不了這個人的成績和成就,大多時候只能作為錦上添花。

那種一個人完全拯救一部影視的,不是少數不少數,而已經是罕見了,而且這要求最起碼前面兩樣都不會太差,不然再好的演員拍出來也是一坨屎。

很多人喜歡說「只有爛片沒有爛角色」這種話,然而誰看一部電影會只為了一個角色去看,那不是折磨自己么,不糟心么?

所以,真正能夠流傳下來、成為經典的影視作品,往往都是整個劇組都有閃光、或者有某一環節特別閃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