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也是極品靈器!

大家的議論聲再次傳來:

「趙守正貴為雲鹿書院的院長,又是元嬰境的高手,他擁有一套極品靈器,那也是在預料之中!」

「是啊!據說帝都盪魔宮那位首領,還是趙院長的弟子!」

「嘖嘖嘖!極品靈器裝備,羨慕啊!」

「天啊!我修鍊兩千年,到現在,就只是見過趙院長和凌老族長湊足了一整套極品裝備!以前我見所未見啊!」

……

在大家羨慕的同時,趙守正和凌軒二人已經對視了好幾眼,似乎兩人在無形之中較勁。

可就在眾人的議論之中,卻沒有人注意到,端木賜嘴角微微上揚,臉上露出了一道不經意的蔑笑。

然後,他一撩身上的黑色長袍,右手在腰帶上輕輕拍了一下。

只見嗡一聲,一聲黑色盔甲,就穿戴在端木賜身上。

而他手中,也多出了一柄黑色三叉戟。

「呼呼呼——」

一股力量,以端木賜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黑色的頭盔!

黑色的護甲!

黑色的靴子!

以及手中那桿黑色的三叉戟!

端木賜就站在那兒,他身上那套裝備帶來的靈力波動,讓所有人瘋了。

「卧槽!仙器!」

「城主大人全身上下的裝備,全部都是仙器!」

「天啊!我這輩子是第一次見到仙器!」

「我也是第一次見!」

……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仙器!」

「在今天之前,我還以為法寶之中最強的是極品靈器,我還以為仙器只是傳說,沒想到今日竟然見到傳說中的仙器!」

「今天可真是大開眼界啊!」

……

本來,趙守正和凌軒身上的那一整套極品靈器裝備,已經足夠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了,但此時,在端木賜的面前,他們卻黯然失色。

極品靈器裝備,就是垃圾!

連看都沒有人再多看一眼!

所有人,齊齊看向端木賜。

是的!

端木賜身上的這一整套裝備,正是仙器!

頭盔!

護甲!

靴子!

乃至是手中的武器!

都散發出一種讓人窒息的力量感!

不止是他們,就連趙守正和凌軒,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他們這兩個元嬰境的老古董,活了幾千上萬年,所見的仙器,總共都不會超過五件。

但是今日,在端木賜的身上,他們卻一次性看見了四件。

不過,這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這整個帝國的仙器,都控制在神帝陛下和各大上古家族的手中,尋常人連見都見不到。

有些修鍊者,見過一次仙器,那就足以吹噓一輩子了。

端木賜的家族,是上古氏族,族中有仙器,那也並不奇怪。

另一方面。

從端木賜祭出這一套仙器裝備的準備動作,也足以看出,此次黑龍湖之下的危險程度,肯定超乎了想象。

「嗡!」

就在這時,另一陣光芒亮起。

徐福的身上,也穿戴了一套裝備。

徐福貴為奴僕,他的裝備稍微差一點,從頭盔到護甲再到靴子,都是極品靈器。

不過就在這時,徐福右手掐起一個劍訣,只見一道白光亮起。

赫然間,一柄銀白色長劍,出現在他手中。

「仙器!」

「竟然是仙器!」

趙守正看見這柄銀白色長劍,一顆心都跟著跳動起來。

沒想到,徐福也有仙器!

果然啊!

有句古話說得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你有一個好的靠山,那你的身份地位也會隨之提高,你的生活水平也會隨之好起來。

就像是普通人類世界的帝皇,他們身邊的太監,看似柔柔弱弱,弱不禁風,只是一個狗奴才,但其實,他們的從皇帝身上得到的好處,遠比想象中要多得多。

毫無疑問,背靠大山好乘涼,徐福這柄仙器,肯定是端木家族賜予他的獎勵!

趙守正看著徐福手中的武器,咽了咽口水。

在這一刻,他的腦海中突然有了一個不約而同的想法,那就是,他要放棄現在自己身份,去一個大家族之中當奴僕!

想著想著,趙守正不由瞄了身旁的楊真一眼。

也不知為何,趙守正突然覺得,他這一生做得最正確的事情,就是收了楊真為徒。

楊真,就是他所有的希望!

想到自己以後的風光,趙守正蔑視的瞪了凌軒一眼,心情很好。

此時。

凌軒的目光,也盯著徐福手中的銀白色長劍,那種貪婪,即便是隔了幾個黑龍湖都能聞出來。

仙器對修鍊者的吸引力之大,端木賜心知肚明。

所以,他並未點破,而是提醒道:「趙院長、凌老族長,準備好了沒有?」

趙守正和凌軒回神,齊齊表示準備好了。

「好!跟我來!」

端木賜一聲大喝,整個人已經一躍而起,飛出了防禦陣法。

噗嗤!

三叉戟劃出一道光芒,頓時間,成百上千隻飛禽妖獸,就慘死在仙器之下!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果然,在端木賜等人眼中,外面的這些飛禽和妖獸,就是垃圾,是廢物!

眨眼間,端木賜已經來到了黑龍湖上空。

見狀。

徐福、趙守正和凌軒三人,亦是不約而同的起飛,緊隨在端木賜身後。

「跟緊!」

端木賜又叫了一聲,然後整個人筆直墜下。

轟隆!

巨大的黑影落向黑龍湖,炸起一陣巨大的水花。

其餘三人見狀,也紛紛往湖面衝刺下去。

待得水花歸於平靜,那湖面之上,早已不見了端木賜等人的蹤影。

見狀。

楊真常常呼出了一口長氣。

今天,他真是大開眼界了。

以前他心心念念的極品靈器,沒想到在端木賜眼中,卻如同垃圾。

這端木家族不愧為上古氏族!

他們的底蘊,到底有多強大?

楊真不由將目光移向了端木雪。

他心裡很清楚,將來的端木雪,或許也會擁有一套仙器。

哦不!

或許現在端木雪的身上,就擁有一套仙器裝備!

楊真決定了,必須找個時間去問一問。

現在,極品靈器已經步入了他的法眼了,他的終極目標,是仙器!

他渴望自己能夠像端木賜那樣,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仙器裝備。

「嗯??」

然而,就在這時,楊真忽然發現,端木雪扭頭,看了他一眼,並且沖著他抿嘴,似乎微笑了一下。

這……

楊真一愣,心中更是充滿了疑惑。

端木雪這是怎麼了?

為何現在又突然對自己笑了?

楊真來到這裡,已經是第四天了,每一次他看向端木雪,可端木雪卻看都不看他一眼,有時候甚至還裝作不認識他。

就在一盞茶時間之前,楊真還興沖沖的和端木雪打招呼,可人家壓根就不搭理他。

可現在,這個冰山美人居然對他笑了。

而且,此時的端木雪,似乎不在是以前那個冰山美人,讓人覺得她有點溫柔,有點……說不出的感覺。

楊真有點蒙圈。

話說這端木雪變臉也太快了吧?

「砰!」

「咚!」

突然,防禦陣法之上,傳來幾個比較重的撞擊聲,打斷了楊真的思路。

楊真扭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剛好就看見兩隻巨大的白鷺妖獸衝撞在防禦陣法之上,化作一陣陣血肉,防禦陣法都震得動蕩了幾下,發出一道道光圈,往四處散開。。 我冷汗直流,感覺自己像捅了馬蜂窩。

看着貴叔,有些不知所措。

隱藏在各個地攤後面的目光的主人們雖然身未動,可是,毫無疑問,他們都在注視着我們兩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