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妖臉上都寫滿了悲傷(包括粘液狀的妖…)。

格格不入。

李雲來到這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抬起了頭來。

隔了無數個紀元的目光開始相對。

「是你留下了字…」

此時,一旁的馬臉妖怪對著中年人說道:「蘇博士,你確定…避難所可以擋住末日嗎?」

「可以又怎麼樣,不可以又怎麼樣,我們都來到了避難所里,你難道還想出去不成?」蘇博士淡然道:「外邊天翻地覆,日月無光的,你出去就是送妖頭啊…」

馬臉妖怪一囧,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甚至還快要崩潰的樣子。

周圍的妖趕緊過來安慰。

「蘇博士,大家…以後都是互相扶持,互相幫助一起生活的,何必那麼刻薄呢?」一個渾身散發著雪花的雪女一邊安慰馬臉妖怪,一邊斥責蘇博士。

面對斥責,蘇博士滿不在乎的聳聳肩:「要學會面對客觀事實,末日來臨,你能讓我改變什麼么,什麼都改變不了,這種連客觀事實都不尊重的榆木腦袋,還是在一旁縮著瑟瑟發抖比較好…別妨礙我看書,謝謝。」

說完,蘇博士就繼續看著古籍,神色輕鬆淡然,彷彿在自家書房一樣。

周圍的妖無法理解蘇博士的三觀想法,只是一個個的遠離他。

避難所里,只剩下蘇博士是孤零零一個人的。

李雲則來到了蘇博士的幻影面前。

直覺在告訴李雲,這蘇博士想要告訴他什麼。

就像是牆上的字一樣。

此時蘇博士閑極無聊了,開始掏出紙和筆,寫著日記玩兒。

「你寫日記有什麼用,假如我們都活不下去的話,這破爛紙張能留給誰看?」馬臉妖怪終於找到了能懟的地方,開始嘲諷。

蘇博士只是用手支撐著腦袋,淡然嘲諷道。

「你的腦子裡都是肌肉么…算了,以你的智商我很難跟你解釋。」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嘖,跟妖怪似的。」

……

……

「我是九尾狐蘇夢宇,來自東華妖國,今年47歲,擅長…一切應該擅長的東西。」

「量子物理,化學,生物,高等數學,妖文歷史,航天科技,大部分學科我都略有涉獵…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我才能參與建設這【堅不可摧】的末日避難所,苟活下來寫下這篇也許不會有誰能看到的日記。」

「世界末日啊,哈,原本很多專家以為我們妖會毀於核子戰爭,事實證明,我們毀於了某些莫名其妙發生的災難…對,沒錯,就是莫名其妙的災難,請允許我這麼稱呼。」

「在一百年前的時候,在各地就有莫名其妙的災難發生,然而災難都是局部的,跟普通的自然災害沒有區別…他們出現的突兀,又消失的突兀,沒有多少妖會放在心上。」

「直到二十年前的時候,這種情況開始加劇,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國家開始產生危機感,並且著手建造這避難所,集全世界科學家的力量,來保存妖最後的血脈,在這裡,有幾乎所有物種的冷凍胚胎,只要能活下來,我們妖也不會就此滅絕。」

「很多妖都覺得是杞人憂天,事實證明並沒有,末日彷彿說來就來,只有我們這些在避難所周圍的才幸免於難,然而事實證明,原計劃要進來的政要、體力勞動者、藝術家也沒有來,這裡全都是科研人員。」

「雖然都是從事科研工作的,但我覺得吧,他們不是一般的蠢…」

寫到這裡,蘇夢宇抬起頭來,發現已經有研究人員心智崩潰似的,開始發泄,而發泄的對象就是那些女妖。

女妖也沒有拒絕,大家的神經都崩成了一條線,再不發泄的話真的會死。

於是乎,避難所內到處都在發生著這樣那樣的事情。

面對這種情況,蘇夢宇的表情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笑,一邊看著這樣的場景,一邊不屑的寫道:「他們的本性就像野獸一樣,一旦面對超出想象的事情,第一時間想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發泄自己可憐的慾望,就像籠子里的蛆蟲一樣被人觀賞著…哼哼,真是辣雞。」

李雲在一旁看著日記,一邊對這紀元前的九尾狐表示欽佩。

冷靜,睿智,聰明。

在面對這種近似乎無法的絕望還能那麼淡定,也是沒誰了…

蘇夢宇這一次一邊寫著日記,一邊喃喃自語道。

「不過有時候我覺得,暴躁,乖戾,崇尚個體力量或許才是我們【妖】最根本,最適應的狀態…」

「很奇怪不是嗎?絕大多數妖都擁有奇怪的體形,龐大的身軀,還有一些名為【神通】的天賦,施法的技巧,但我覺得很奇怪啊,非常奇怪。」

「為什麼龐大身軀的存在會卻那麼脆弱。」

「為什麼擁有最原始施法神通技巧的我們,會去研究名為【科技】的奇淫技巧。」

「我很奇怪,這很不科學。」蘇夢宇繼續呢喃著,突然翻開了手旁的古籍:「人類,這種上古時代就流傳著的神奇生物,傳說,他們是神,是魔,是鬼,擁有強大無可匹敵的力量,一拳能轟爛山峰,一腳能移山填海,神通術法樣樣精通,我們妖在他們面前就像蛆蟲一樣無力。」

「甚至連我們的相貌,都是以他們為模版的,是強大的,恐怖的存在。」

「可是為什麼,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呢?」

「根據記載,他們的雄性生物身高普遍不會超過一米七五,身材也都偏瘦,是怎麼蘊含能夠一腳移山填海,一拳轟爛山峰的力量的?」

「這種情況,更不應該出現在巨魔和山嶺巨人身上嗎?他們的身體,足矣生長出這樣的肌肉來,可現實來看,許多山嶺巨人和巨魔的力量甚至連我都不如…」

狼性總裁:溫柔情人俏佳麗 「很不科學,非常非常的不科學,他們憑什麼那麼強,憑什麼能成為現代畏懼的神話圖騰?生物的發展有自己的規律,規律都是有跡可循的。」

「瘦弱但頭腦聰慧的妖,能成為學者,科學家。」

「肌肉發達但頭腦愚笨的妖,能成為運動員,能成為士兵。」

「擁有藝術細胞的妖,能成為演員,能成為歌手,能成為小說家。」

「天生我才必有用,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賦,自己存在的意義…」

「可我覺得,不對,真的不對,至少現在,是不對的…」

蘇夢宇開始變得癲狂,煩躁了起來,即使天才如他,也難以忍受如今的封閉環境。

周圍的全是野獸,只有自己是理智生靈的孤獨。

此時,蘇夢宇的獠牙開始露了出來…

九條尾巴伸出,開始搖晃。

「你看,現在的【我】才是【我】,我的真正面目,是長著九條尾巴的狐狸,而不是呆在研究所里研究科技的科學家。」

「如果有什麼地方搞錯了的話,我覺得,應該是人類吧…」

「我們妖,才更像是書籍里記載著,被人畏懼的存在,我們天生就應該有【天賦】。」

「而人類,更像是現在的我們,瘦小孱弱的身體,利用工具和知識發揮出毀天滅地的力量…」

「這…算是一個天大的玩笑嗎?」 自我懷疑,懷疑自己存在的必要性究竟是什麼…

一旁的李雲同樣沉默,作為天生擁有神通力量的妖怪,為什麼會點上科技樹,為什麼不以修鍊為主要的發展方向。

孱弱的人類被奉為神話,完全和現在的世界觀相反了過來。

其中肯定有什麼不知道的隱情。

「我懷疑,我們的世界就是一場可笑的實驗,我們妖就是試驗品,至於這實驗者是高度發達的人類呢,還是外星生物,亦或者說傳說中的神仙都無所謂了…反正,我應該是看不到了。」

蘇夢宇開始喘著粗氣,臉龐變成了完全的狐狸形態,口水從嘴角緩緩流下。

殺。

殺。

冷情總裁請斯文 殺。

李雲能感覺到,他澎湃的,濃郁到極致的殺意。

他的野性在被喚醒,真正屬於【妖】的本性正在歸來。

旁邊的妖們也陷入了和蘇夢宇同樣的狀態。

其中一個螳螂妖,關上了合金門…

這在設計中,能夠阻擋住天地毀滅力量的大門。

事實上,這科技凝聚的精華,的確阻擋住了天地毀滅的力量。

地球撕裂破碎,連這宇宙空間都像是蛋清一樣開始扭曲壓縮。

整個虛無空寂的世界就只剩下這一片土地了。

也就是後來,創造山海界用的土地…

在大門內,一場無聲的廝殺展開。

所有妖都現出了原型,沒有本性可以壓抑。

「原來…這就是屬於【妖】的本性和力量啊,真是美妙啊…真舒服啊…哈哈哈!我們妖就應該依靠著身體廝殺,而不是用什麼可笑的能量槍啊!」

九尾狐。

雪女。

山嶺巨人。

螳螂妖。

白虎妖。

野獸之間的廝殺…

原始,殘忍。

在廝殺后,只有九尾狐蘇夢宇活了下來。

眼神變得獃獃的。

周圍的妖怪屍骨化為腐爛發臭的玩意時,他也沒有任何動搖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他快要死了,周圍的屍骨都化為了白骨。

他像行將就木的老人,直到現在都沒有進食。

但臉上的表情卻是分外的愉悅。

雙目混沌,若有明悟。

「太好了…太好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就是【法】這就是【理】啊…」

強大的力量從他身上逸散開來。

不是野蠻原始的妖類神通。

而是靈海。

蘇夢宇頓悟了。

裴公子,吃完請負責 這個在屬於妖類文明時代里生活下來的妖頓悟了。

領悟了陰陽,領悟了理。

他領悟的理停滯了空間和時間,將這裡的一切都【保鮮】了起來。

並且在上邊留下了一行字——

隨後就化為了一縷塵煙。

文明,在此徹底終結。

……

「你沒事兒吧…」

李雲的意識回到了現實中來,恍若隔世。

額頭上的第三隻眼還在流著鮮血,受傷頗為嚴重。

現在打開第三天目,眼睛還在,但短時間內大概是用不到了。

李雲不後悔,神通術法就是工具,為了達成目的的玩意,現在達成了目的,天眼的職責也就達到了。

「怎麼看都不像是沒事兒…」李雲搖晃了腦袋,將飄忽的空間感拉回來,說道:「這裡的確是上一代文明的終結,而且我在某個人身上曾經看到過這個世界…實錘了啊。」

記憶七章 「原來這世界那麼有故事的啊…說來聽聽啊,還有什麼別的東西…」鍾姐的幻影飄出來,一臉的驚嘆,創造這空間的主都不知道這裡邊的故事呢。

李雲將在裡邊的所見所聞告訴白沉還有鍾姐。

鍾姐聽的是獃獃的,活了那麼久也沒聽過世界級別的文明毀滅。

白沉聽到各種妖族科學家后就一陣雞皮疙瘩:「我很難接受這個設定啊,那些野蠻的,滿腦子肉體和吃人變強的妖怪居然會想著研發高科技,而且還跟現代的人類一樣…違和感太強了。」

「所以最後那叫蘇夢宇的大科學家醒悟過來了,知道自己不應該是這樣的,還以凡軀領悟了天地大道的法則,不依靠任何外力那種..」李雲感慨道,如果那蘇夢宇要是命好一點的話就是天命之子了。

先不說那堪稱龍傲天的經歷吧,就是最後在科技時代里領悟了靈海的晉陞,領悟了大神通,那都是妥妥的主角命,天才龍傲天流的標準模版…

或許這應該叫狐傲天,太牛逼了,李雲以前上課YY自己都不敢YY成這樣的。

然而就算強如狐傲天,也敵不過命運,敵不過世界的崩塌,最終只能跟隨著自己的世界一起死去。

只留下了文明的殘骸警醒後人。

當然這警醒也並沒什麼卵用,假如說現代人類也遭受到這種程度的災難的話,恐怕活不過第二秒。

天雷地火可能有諾亞方舟可以救。

但那最後,也最致命的天地宇宙的壓縮就不可能了…

李雲突然說道。

契妻只歡不愛 「這裡邊有一個很矛盾的地方…」

「什麼矛盾的地方?」

「剛剛那位可愛的嫦娥姐姐說,是誰讓她來人間帶我們來這兒的?」

「是天道吧…」

白沉沒什麼意外的,天道雖然不可觸摸,不可理解,但這也只是對他而言而已。

但對於嫦娥這種真仙,等級極高的那種,天道就不是什麼不可觸摸的存在了。

至少去觸摸,去了解是可以的,傳遞天道的意志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說有很矛盾的地方啊…」

白沉一臉懵逼,李雲回憶起了剛剛那毀天滅地的場景。

寂靜,毀滅,天地崩潰。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好好的世界崩潰的呢…

李雲在那土地的記憶里看到了那些毀天滅地的天雷地火和洪水。

上面都覆蓋著一層紫色的能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