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零:「……」

瞥見時運的目光帶着審視,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周零尷尬的扯了扯嘴角。

「沒有。」她搖著頭,解釋道:「是我在收拾行李的時候,不小心把手機放進行李箱去了。」

——

。。 在回酒店的路上。

林挽忍不住打破沉默。

她的嘴唇蠕動,聲音嘶啞,「顏小姐,我……我還能回到我原本的身體里嗎?」

她的那雙眼睛裏帶着微弱的光亮,只要一否決那抹微光便會立馬熄滅,心如死灰。

林挽咬着嘴唇,「我……我真的很擔心我的女兒。」

她的心心還那麼的小,平常最喜歡的就是她這個媽媽了。

可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那具身體已經換了一個芯子。

每每想到心心會像對待她一樣去對待吳瓷微,收穫到的不是母愛而是冷眼相待心臟就一陣絞痛。

她也沒想到昔日愛着的枕邊人會是將她推入死亡的兇手。

林挽的呼吸變得粗重,周身的氣息悲涼的同時又湧起一些隱隱約約的怨恨。

「林阿姨……」

秦楷心裏不是滋味,羞愧又自責,是他的媽媽強行佔用了林阿姨的身體。

雖然他還小可他明白,在這件事裏林阿姨是最無辜的受害者。

顏知許走在行人路上,深夜裏路上都沒什麼車輛,寂靜無聲。

「能回,要等幾天。」

紀洲幫腔,「許爺既然說可以回那就一定能回去,你別想太多。」

許爺承諾的事就沒失信過,安靜等待時機就對了。

林挽神色激動,聲音哽咽,「謝謝,謝謝顏小姐。」

顏小姐真的是她們母女二人的救命恩人,這潑天般的恩情不知如何報答才好。

一行人走了許久,再度回到凱悅皇朝酒店時都已經凌晨四點多了。

酒店的前台暈暈沉沉,單手托著下巴打瞌睡。

看到有人進來嚇得清醒過來,擔心是不法分子,看清他們幾人的面貌才鬆了口氣。

——

將林挽帶回酒店后,第二天就告知了金繪喬她的存在,幾人相安無事的在一起相處了幾天。

第四天中午。

吳瓷微在廚房裏炒菜,短短几日內她能感覺到體內的生機正在迅速的流失。

身體軟綿無力提不起勁,精神也恍恍惚惚疲勞異常。

她渾身上下包裹嚴實,沒讓一點的肌膚裸|露在空氣之中。

扒開衣袖,手臂上全是一些密密麻麻的斑點,還帶着絲絲的屍臭氣息,如果不是噴了刺鼻的香水絕對會被人察覺出來。

炒好菜,吳瓷微盛了一盤,剛想端出去給秦雲笙時身體無力,腳下一軟跌倒在地。

「啪——」

手中的盤子落在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碗應聲而碎,裏面的菜灑在地上。

「呃——」

她跌倒在冰涼的地板上,想站起身可渾身上下都使不上勁,試了好幾次都徒勞無果。

「瓷微!」

在客廳里的秦雲笙聽到廚房的動靜,大步流星的走入廚房裏。

見她摔倒焦急的把人抱起回到客廳里,放在沙發上後去找出醫藥箱,「瓷微,摔疼沒有?」

「沒有,不疼。」

吳瓷微深深地望着他,眼神溫柔而繾綣,眼中還有濃濃的不舍。

「來,我看看。」

秦雲笙拿出消毒水還有棉簽,想擼起她的褲子查看一下膝蓋破皮沒。

「不……不用。」

她慌慌張張的抓住他的手,不停的搖頭拒絕。

。 第四百一十八章什麼葯這麼厲害?

看到對方坐地起價,唐鳶兒滿臉不悅,手已經摸向了刀柄,而張揚卻是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好,五劑就五劑,鳶兒付賬。」

唐鳶兒輕哼一聲,從袖口裡拿出一錠銀子。

「找錢。」

中年人眼前一亮,心道今兒又開張了,急忙將銀子收起來,問張揚。

「這位公子,剛才的葯只是外服,如果內外兼顧療效更好,您看需不需要一些內服的葯呢?」

張揚就像是沒看到對方眼神中的貪婪一般。

「內服的葯都是什麼?沒有人蔘我可不要。」

中年人急忙道:「有,當然有,沒有人蔘怎麼能夠補充身體呢?您放心人蔘肯定是有的。」

「好,那剩下的五十兩銀子,都給我開內服的葯。」

中年人大喜,張揚替自己把話說了,倒是省了他的事兒,急忙起身給張揚抓藥。

很快十個藥包就裝好了,中年人讓夥計用草繩綁了,交給張揚,親自送張揚出門。

看到張揚進了客棧,中年人滿臉喜色。

「我就說今天一早喜鵲就在叫,原來是來了財神爺。」

「師父,這一群人穿的好,都騎著高頭大馬,肯定很有錢,你說是不是再推銷點兒其他的葯?」

中年人恍然大悟。

「對,這個傻子旁邊的女人端得是貌若天仙,我們這裡剛好有京城買來的無情摧花散,一會兒你拿兩包去賣給那傻子。」

夥計急忙問:「師父,賣多少銀子合適?」

中年人道:「別人都是三兩銀子一副,賣給他二十兩銀子,你再帶一瓶無情摧花丸,他要是想要好的,就一百兩銀子一瓶賣給他。」

夥計笑了:「師父,要是我賣給了他,我得多少銀子啊?」

中年人笑道:「只要你賣出去,藥包一份給你一百文,如果你賣出了藥丸,給你十兩。」

夥計大喜,急忙跟中年人進屋,心裡已經想好了賣掉無情摧丸后,自己也要來一份藥包今晚好去逍遙快活。

張揚和唐鳶兒回了客棧,還未上樓唐鳶兒就忍不住了。

「大人,那人明顯就是欺負我們是外地過客,您何必事事答應,只要我拔出刀,看他還敢訛我們?」

張揚笑道:「你覺得我是吃虧的人嗎?」

唐鳶兒一愣:「不像。」

張揚笑道:「那不就是了,有你和常勝甚至如今還有常威,我還能吃虧那我就是真傻,不過不用著急,他不說藥到病除嗎?過一炷香我們就過去找他算賬。」

唐鳶兒忍不住笑了。

「嘿嘿,這才像您。」

「好了,我也不想這樣,誰讓他太過分呢?」

回到房間,張揚按照中年人的交代,讓客棧提來熱水,將葯碾碎后出了房間好讓唐鳶兒給公主上藥。

「幹什麼呢?」

回到自己房間,看到石三和李三正湊在一起,張揚忍不住給了李三一巴掌。

「嘿嘿……閑得無聊,猜正負呢。」石三笑著說。

李三哭喪著臉:「不和你玩兒了,你肯定換牌了,不然我不可能一把都不贏,把錢還我。」

石三哈哈大笑道:「輸了就要耍賴?哪有那麼好的事兒?」

張揚一人又給了一巴掌。

「你倆是不是覺得我不存在?東西收起來跟我去辦事兒。」

一聽要辦事兒,兩人不鬧了,急忙認真的看著張揚,李三扛起自己的火器,石三則是順手把錢都收了起來。

「大人,說吧,讓我偷啥?」石三問。

「就知道偷,大人,說吧讓我崩誰?」李三顛了顛自己的火器。

「是這樣的,公主不是病了嗎?我……」

將去藥店的事兒說了,石三和李三頓時義憤填膺。

「混賬東西,欺負到大人頭上來了,看我李三不去崩了他。」

「大人,我給你把錢偷回來,順便拿他點兒別的。」

張揚道:「你們怎麼就沒明白我的意思呢?我是要帶你們和常勝去找場子,好給他一個教訓,你偷東西能管用嗎?不能吧?你呢?你把人崩了難道要吃官司嗎?到時候告到皇上那兒,雖然我們也沒什麼事兒,畢竟是因為公主,可是咱們總不能走回頭路吧?」

石三和李三問:「那我們怎麼辦?」

張揚道:「那混蛋說藥到病除,現在肯定沒有啊,不去揍他揍誰?錢咱們不要了,但是這口氣必須要出,人不能有事兒,但是得讓他漲漲記性,以後別看的外來的客商就訛,懂我的意思了吧?」

二人同時點頭:「懂了。」

「懂了就好,這方面李三比較在行,一會兒就按我說的思路罵,罵的越難聽越好。」

李三忍不住問:「大人,你不罵嗎?」

張揚道:「我是文明人,不能粗俗。」

石三:「……」

李三:「……」

四人剛下樓,就看到藥店夥計鬼鬼祟祟的走了過來。

張揚抬手示意石三和李三安靜,好奇的問:「怎麼是你?來幹什麼的?」

夥計壓低聲音道:「公子,我這裡有些助興的好葯,吃一副能讓您到天亮,夜御數女依然龍精虎猛,公子要不要來一瓶啊?」

張揚一愣忍不住問:「什麼葯這麼厲害?」

夥計拿出瓶子的那一刻,石三和李三差點兒就沒憋住笑,這不是小楊庄最出名的無情摧花丸嗎?這傢伙賣葯賣到祖宗這裡來了?

夥計見石三和李三憋著笑很是奇怪,不過卻沒忘了自己來的目的,急忙介紹道。

「這葯的名字就十分的霸氣,您看這無情摧花丸五字,可是皇上親自提的,據說皇上下了朝晚飯後必定要來一粒,您想啊,後宮多少宮女啊,沒這個皇上能抗的住嗎?」

也就是沒有錄音機,如果有張揚真想把這段話錄下來給嘉靖皇帝聽聽,看看嘉靖皇帝是什麼反應?

張揚忍住笑:「你確定這葯這麼厲害?」

夥計見張揚笑以為張揚不信:「公子,您去打聽打聽,這葯可是廣平府最有錢的老爺才用的起的,只聽這名字,廣平府內的各大妓院都要淚灑青樓啊。」

「這麼厲害?那這一瓶多少錢啊?」張揚笑著問。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這個石窟,雖然也是在這蛇妖潭地下溶洞的基礎上改建出來的。

可這個石窟人工修築的痕迹,比起之前我們去過的那兩個石窟,無疑是更加明顯了許多,而且整個石窟的面積也很大。

整個石窟,被人工修築的像是燒瓦、燒磚用的窯洞,整個洞頂都被修砌成了穹頂的形狀,還佈滿了鋼架,那鋼架上掛滿了照明用的電燈,最中央的地方,和四周邊緣的地方,掛着都不是尋常的電燈,而是一排看上去功率就很大的探照燈。

石窟裏頭,堆放着許多的木頭箱子,那些木頭箱子有的上頭畫着代表危險的骷髏頭圖案,有的則是日文寫着一些不知道的標語,不過無一例外那些木頭箱子上全都貼著封條。

我大概看的一下,這整個石窟裏頭起碼也堆放了上千個那樣的木頭箱子,除了那些貼著封條的木頭箱子之外,這石窟裏頭還擺放着很多不知道幹什麼用的機器,一個角落裏頭不知道擺着什麼東西,被用防水防塵的油氈布給蓋了起來。

除了這些,我還發現這石窟周圍,設置了很多的排風扇,那些風扇有的還在轉動着,不時發出嗡嗡的聲音,這個發現可把我給激動的夠嗆。

既然這風扇還在轉動,那就表示,這石窟裏頭也有通風口,只是我四處掃了一圈,卻沒發現什麼通風口。

「哈哈哈,特娘的總算是苦盡甘來了,這麼多的木頭箱子,還貼了封條,裏頭鐵定有寶貝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