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膽子還真不小。

晉雲凜冷笑一聲。

他怎麼可能讓這小子得手?

就要寵着你 這小傢伙還算機靈,知道要放輕動靜,不弄出聲響,幾乎全程都保持了靜音狀態,這要換了其他人,估計還真發現不了,但晉雲凜能是一般人嗎?

直接就在安暖房前守株待兔了。

怎麼著,想進去?

告訴你,就四個字——

白日做夢!

可不是,連他自個兒都還沒去過安暖的香閨,和她頭碰頭地親密入睡呢,這小子就想搶了先,怎麼可能?

晉雲凜這會兒黑著一張臉,眉目陰沉,一身說不清的氣勢還真有些嚇人。

可這小傢伙愣是沒被嚇住。

或者說,是對安暖的喜歡壓過了對晉雲凜的恐懼,即便對上晉雲凜的威壓,依舊倔強地站在安暖房門前,一步都不肯挪動。

……

於是,等安暖察覺到不對勁,打開門一看的時候,就正好瞅見這一大一小相互對峙的情形。

忍不住好笑,「這大晚上的,你們不睡覺,在這杵著幹嘛呢?」

瞧見安暖出來了,剛才還一臉剛毅的小屁孩瞬間就換了張臉,仰起腦袋,可憐兮兮地瞅著安暖,連那精緻的鼻頭和眼角都有些濕漉漉的發紅。

一幅被人欺負的樣子。

哎喲喂。

瞧著這小兔崽子的變臉,晉雲凜忍不住挑眉,看不出來啊,這傢伙的模仿能力還挺強,下午窩在沙發里陪安暖看了好幾集連續劇沒白看啊,這會兒就已經學以致用了?

晉雲凜猜得一點兒也沒錯。

小男孩以實際行動表現了他天生戲精的本質。

這不,可憐巴巴地瞅了安暖一陣后,他又像只受傷的小獸一樣短促地嗚咽一聲。

然後就邁著兩隻小短腿繞過了晉雲凜,直接躲在了安暖身後,抱著她的腿,小身子還害怕得一顫一顫的,順帶說出了自己最終的訴求,「姐姐,我害怕,我想跟你一塊睡。」

這一番做派,輕輕鬆鬆就把對面的晉雲凜給襯成了欺壓良民的兇殘惡霸。

說實話,如果不是身為當事人的話,連晉雲凜都忍不住要給小傢伙叫個好了,這一番攆拿做唱,簡直表現得非常到位。

可惜的是,誰讓他對上的偏偏就是晉雲凜這個大BOSS呢!

只瞧見晉雲凜上前一步,態度強硬地從安暖腿上把這小傢伙給扯了過來,一句話就憋得他無話可說,「身為妖族,怎麼能這麼膽小怕事呢?」

就他這個畏畏縮縮的樣子,出去還不得被人給欺負個夠啊!

其實安暖也不是沒有看出這個小傢伙的心機,只是瞅著他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也難免心軟了幾分,剛準備應承下來,結果一聽到晉雲凜這麼一說,瞬間就改變了想法。

沒錯,要是讓小傢伙這麼一直黏在她身邊,怎麼才能夠獨立呢?

沒有獨立性的妖,就如同沒有了翅膀的鳥,怎麼能翱翔天際,怎麼在天地間安然存活?

一把鍋鏟搗江湖 「放心吧,既然這小傢伙害怕,那就讓他跟我一起睡吧。」看穿了安暖的想法,晉雲凜笑著提出建議,完全無視了身後小傢伙的奮力掙扎。

小吞暘一臉嫌棄地想要掙脫開晉雲凜:……誰要跟你睡一個房間啊?髒兮兮的,渾身臭味,哪像安暖姐姐渾身香噴噴的?

可惜,小男孩的掙扎完全不被晉雲凜看在眼裡,直接強力鎮壓了。

「你快進去休息吧,這裡就交給我了,」溫柔地摸了摸安暖的頭髮,晉雲凜笑著開口道,「你明天不是還要去培訓中心嗎?」

「對。」安暖點點頭,看了小傢伙一眼,這才轉身回了房間。

門一關。

伴隨著砰的一聲輕響,晉雲凜立刻就把手裡的小男孩往外一丟,動作那叫一個迅速。

男孩也不再扮演剛才乖寶寶的模樣,小臉唰地一變,小腿猛地一使勁,就朝晉雲凜的胸膛踢去。

狠意絲毫不加收斂,奈何他人小腿短,被晉雲凜甩在空中騰空了半圈,也沒能擊中目標,只能失望落地。

「走吧,」晉雲凜身子往後一仰,雙手交叉,似笑非笑地看著小男孩,「不是說你害怕嗎,跟我一塊去我房間睡覺吧。」

哼!

聞言,小男孩根本沒開口,朝他翻了個白眼,又奉了一聲冷哼,就傲嬌地一轉身,直接朝自己房間走去。

和晉雲凜在一個房間睡覺,還不如要了他這條小命呢!

站在後頭,看著小傢伙的身影,晉雲凜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已經洞察了他的所有想法,語氣略帶戲謔,「告訴你,別想著等會兒偷偷跑過來,我會一直注意著的。」

晉雲凜這話一落,前頭小男孩的腳步不由得微微一頓,顯然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不過被晉雲凜一語給戳穿了。

於是,這一夜。

別墅里終於安靜了下來,大伙兒維持著表面的平和與和諧…… 既然準備養著這個小傢伙,自然也得給他置備些東西。

於是,吃過早飯後,安暖就準備帶著小傢伙往商場去。

身後,原本還打算和安暖共度一個美好周末的晉雲凜剛收拾好碗筷,一扭頭就瞧見兩人準備出發的陣仗,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們這是……準備去哪兒?」

「商場啊。」

安暖給小傢伙理了理衣服,起身回答,「這小傢伙就這一身衣服,還是用法術變的,趁著這會兒有時間,我再去給他添置些。」

其實,大多數妖都不像人類電視劇里描述的那樣神通廣大,什麼東西只要隨手一變就能得到,畢竟這也是需要法力和法術的雙重支撐。

更關鍵的一個問題是,這些用法術變成的東西說到底,其實就是個障眼法。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

要是晉雲凜今天穿了身法術變成的衣服,正常情況下來看,沒有任何問題,依舊帥氣逼人,但是!

萬一他不小心遭到攻擊,法力銳減,沒法再維持身上衣物的形態……嗯……

下場就很美好了。

估計當天妖族的頭版頭條的就是晉雲凜在人類面前赤身果體的高清***片了。

而且底下還會詳細配文,當然,重點肯定會放在晉雲凜被人類警察以「有傷風化」的罪名帶走關押的滑稽事實上。

其實,只要你出了這種事,別說是晉雲凜這種大人物了,即便是個無名小卒,都能分分鐘在妖界揚名了。

只是這個名氣,可能和你期待的有點歪。

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妖都需要隱姓埋名在人類社會工作的原因之一。

……

「就給他買?」

晉雲凜挑了挑眉頭,語氣聽起來有些生硬。

可落在安暖耳朵里,卻若有還無地察覺出了幾分醋意。

安暖忍不住抬頭打量起晉雲凜,發現他正傲嬌地撇頭看向一邊,只是餘光還在他們這一圈滴溜轉。

安暖心頭忍不住低笑一聲,「你今天有事兒嗎?」

晉雲凜聽出了幾分眉目,還準備拿拿架子,「那個,我等會兒還有個視頻會議和幾份文件要批複,不過……」

晉雲凜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安暖給從中截斷了,「哦,這麼忙啊,」一臉體貼地點點頭,安暖理解地開口,「原本還打算讓你跟我們一塊去呢,現在看來,還是算了吧。」

晉雲凜:「……」已經到嘴邊的答應就這麼愣生生地被安暖給憋了回去,臉色那叫一個複雜。

難得瞧見晉雲凜吃癟,安暖眼底的笑意更是深了幾分,牽著小傢伙的肉手就準備往外走,「中午我們應該也不會回來吃飯了,你不用準備我們的份兒了。」

晉雲凜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安暖不僅要和這小傢伙單獨出去逛街,還準備一起在外面用餐?

「嗯嗯。」小吞暘似乎也知道自己勝了晉雲凜一籌,想著能和安暖姐姐單獨相處,小臉明顯變得興奮起來,還以「王之蔑視」的眼神瞅了晉雲凜一眼。

這下子,晉雲凜可真忍不了了。

眼瞅著兩人都要推門出去了,趕緊裝模作樣地咳嗽了兩聲,生硬地改過了自己剛才說過的話,「其實那個視頻和文件也不是很緊急,我晚上回來處理也趕得及,就你們倆出去也沒人幫你們欣賞,還是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說著,晉雲凜把兩人往外輕輕一推,自己也趕緊跟了上來,然後啪地一聲把門給關上,生怕安暖拒絕了。

「我去開車。」主動領了司機的活,晉雲凜大步往車庫走去,留下後面忍俊不禁的安暖和一臉鄙視的小吞暘。

商場不遠,開了十來分鐘也就到了。

安暖本來以為這小傢伙第一次坐車會有點不適應,結果後來才發現這孩子可比當年的她強上不少,只在汽車駛動的那一剎那,身子變得僵硬了一下,不過之後很快就柔軟下來,甚至還透過車窗,饒有興緻地往外面看。

等車一停,這小傢伙還學會了自己開車門,咔噠一聲,就開門跳了下去,還細心地回身過來牽安暖,至於駕駛位的晉雲凜,呵呵……小吞暘傲嬌地甩頭表示根本不在意。

當然,晉雲凜也視他為無物,直接看向安暖,溫聲道,「你們先上去,我把車停好再過來。」

說起來,這人類社會也不是哪兒都便利,總有不方便的時候,停車位難找就是其中一大問題,畢竟現在的有車一族是越來越多了。

有時候路上突發一起小意外,沒能及時解決,堵起來的車都能繞地球兩圈,更別說碰上什麼國慶中秋小長假,高速路上能直接把你堵到哭,你說嚇人不嚇人?

眼看著晉雲凜開車遠去,安暖這才拉著小傢伙,往商場走去。

才剛一進去,兩隻妖就被眼前這陣仗給嚇住了。

我去!

怎麼這麼多人呢?

一眼看過去,除了人,還是人。

就連平常饒有富餘的購物車也被搶空了,只剩下那種挎在手裡的籃子。

……什麼情況?

安暖看得是目瞪口呆,下意識地牽緊手裡的小傢伙,跟著人流拿了個購物籃。

走一步歇一下,走一步歇一下,明明不到50米的距離,愣是走了快五分鐘!

這不,好不容易碰見個工作人員,安暖忍不住好奇問道,「你好,那個……今天這商場怎麼這麼多人啊?」完全是平時兩三倍的人流量啊!

聞言,工作人員還詫異地打量了安暖一眼,指了指商場掛的那些紅色小飄旗,「那上面不是寫得很清楚嗎?今天是我們商場三周年店慶,所以全場五折起。」

五折?

……半價?

在心裡一換算,安暖就明白為什麼來了這麼多人了,畢竟這個促銷力度的確是挺大的。

安暖暗中點了點頭,結果路過電器專區,眼神一瞥,就不由得愣住了。

咦?

這不是她前幾天看過的那款破壁機嗎?

當時標價888元,這個數字還挺吉利的,她一眼就記住了,結果現在上面的標價就成了……1688元?

什麼鬼?!

安暖忍不住吃驚了。

下一個念頭就是……會不會是她看錯了?其實是不同款型的?

為了佐證自己的想法,安暖往電器專區這邊擠了擠,費了好大力氣,才從擁擠的人群中脫離出來。

「小姐,您覺得這款破壁機怎麼樣?」

看見安暖正打量著這款破壁機,旁邊的工作人員立刻笑盈盈地走了上來,不遺餘力地推銷著,「小姐,這款破壁機在我們這兒賣得非常好,而且現在商場搞活動,所有商品五折起,您現在購買,真的非常划算。」

「所以,現在買這款破壁機844元?」仔細看了一番,安暖非常確定這個破壁機就是她之前看過的那個,連顏色、位置都沒變,只是底下的價格標籤換了一下。

嘖嘖。

安暖忍不住搖頭……人類的套路實在是太深了。

說好的打五折,結果就是把原來的商品價格提高,再在這個基礎上給你打折。

其實從價格上來說,並沒有改變多少,但在心理上卻滿足了人們佔小便宜的那種心思,簡直是算無錯漏啊。

難怪大伙兒都說人類是最狡猾的一個種族,這話一點兒也沒錯呀。

「哦,不是。」服務人員搖了搖頭,「如果你現在購買的話,價格大概是1000塊左右。」

啥?

聞言,安暖不由得一愣……她的算數有這麼差嗎?

連這麼簡單的數字計算都出錯了?

安暖在心頭默算了一回,沒錯啊,又拿出手機噼里啪啦地按了一通,總算重拾信心,一臉驕傲地看向工作人員,「沒算錯呀,原價1688元,打五折,不就是844塊嗎?」

第一次帶小吞暘出來,可不能太丟份兒了,自己基本的算術能力還是沒問題的。

「不是,」工作人員再度搖了搖頭,「你說是五折,我們這款破壁機打的是六折。」

嘿!

一聽這話,安暖就不樂意了。

你們提高原價也就算了,怎麼還明晃晃地欺騙消費者呢,安暖臉色微沉,纖細的手指唰地一聲指向飄旗,「那上面不是寫得清清楚楚嗎?全場商品五折,怎麼到你這兒就變成六折了?」不帶這麼欺負妖的啊!

工作人員還一臉無辜,「您仔細看,上面寫的是五折起,有個『起』字嘛,所以打六折七折也沒問題啊。」

安暖一時間無言以對:「……」

媽蛋,說的好有道理啊!

所以說……搞個店慶活動,裡面的商品不僅沒有以前便宜,反而還貴了?

果然,人類的套路沒有最深,只有更深啊…… 於是,等晉雲凜停好了車,找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安暖正一臉的鬱卒。

再加上她手上還牽了個面無表情的小不點兒,兩人就顯得越發顯眼了。

「這是怎麼了?」

瞧著小丫頭微微鼓起來的小臉,晉雲凜實在是心癢難耐,大掌忍不住就捏了上去,你別說,觸感還挺好,跟布丁似的,又滑又嫩。

「這商場也太坑人了……」安暖把自己的發現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晉雲凜,小臉那叫一個頹廢,「總感覺我們現在過來買東西,虧大發了。」

可不是!

一個原價888元的破壁機,這會兒都要賣1000塊了,其他東西就更不用想了。

再看著這擁堵的人群,一個個就跟佔了老大便宜一樣,紛紛往裡面涌,東西更像是不要錢一樣,拚命往購物車裡塞。

孰不知這些都是商家的手段,最終還是他們佔了大便宜。

「要不我們現在換一家?」晉雲凜想出了個主意。

「可是,我都在這看中好幾套衣服了。」安暖不舍地看了眼旁邊的童裝店,最近秋季又上新,好多衣服都又漂亮又精緻,安暖都能想象出這些衣服穿在小吞暘身上的樣子。

可這會兒要是再去另外一家商場,不說能不能找到同樣的衣服,就是花費的時間和精力也不是小數,但一想到自己硬生生被坑了錢,她就覺得心塞。

安暖以前干過送外賣的活兒,知道每一分錢來得都不容易,即便現在她不缺錢,也不願意浪費。

「那這樣,」晉雲凜的視線環繞了這個商場一周,語氣淡然,「我把這個商場買下來,記在你名下。」

「這樣,你雖然多花了錢,但也只是走了一圈過場,最後錢又回到了你手裡,沒差別,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