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欸,怎麼不飛啊?難道還有開關?”

小肉球在他手裏被反覆的揉捏,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十遍,這才把它扔到了地上,滾到了地的中間。

“居然沒有……”

“咦……咦……”

“不管了,先試一試御劍術!”

他運起法決,將仙元注入到了它的體內。

“啊,還是沒用。”

“咦……”

“你這小肉球,什麼用都沒有,要你何用!”

蒼無惑一把把它抓了起來,去到了外邊向外面走去,一路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特別是一些女的,她們的雙眼發光,對這樣的毛絨絨又可愛的東西愛不釋手,都忍不住要跑過來摸摸。 “這走的路有問題,不可能這麼簡單。”

他低頭沉思着,極限有三重,第一重是肉體極限,第二重是基因極限,第三重是精神。這就像是一個人盡皆知的功法一樣,雖然知道如何去修煉,可是卻沒有明確的目的,不知道終點是什麼。

在古書上有過記載,每個人的極限都是有個限度的,不能無限的上長,否則那也不能稱之爲極限了。而且最關鍵的是記錄了一點,上面說開啓的肉體極限程度越高,後面的兩重極限就越容易成功。然後就沒有多餘的記載了,少得可憐,他想在獲得更多的信息,可是怎麼也找不到了。

遲越師兄和他倒是有點相似,他是主修防禦的,以防代攻,周身都是防禦的法寶,甚至就連修煉的功法也是防禦的,非常的偏激。而且蒼無惑也看到過,他的肉身十分的強大,比現在的他也要強大不知道多少倍。不過他沒有怎麼開啓極限,開啓極限的人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來,身子發燙,渾身變得通紅,就像要燃燒起來一樣,瞬間多方面提高身體的素質,這同樣對仙元也有效。

“這樣想來,它就像是一個輔助的功法一樣,可現在卻是自成了一派,很多人主修這樣的身體。”

所謂是萬事開頭難,只要是能看到最開始的極限,後面就容易很多了,修煉也容易得多。在這混亂的第一百號城很容易被人接受的。

雖然心中有萬千的想法,可一個也得不到證實,索性也就繼續修煉了,不管如何這都沒有壞處,至少目前還看不出來。

在他沉浸其中的第三天,後面的過道中突然響起了翅膀的聲音。

(怎麼回事,不是不讓他們來這裏嗎?)

蒼無惑停止修煉,去到了外面,一出來就看到翅膀驚恐的表情。

“0……0號,外面有鬼!”

蒼無惑皺着眉頭,道:“這大白天的(好吧,我是不知道了)那裏來的鬼,你別嚇我!”

他最怕的就是這樣的東西了,飄來飄去的,突然露出一個頭,或者一張恐怖的臉,很嚇人的。

“是……是真的,我們都看到了。”

蒼無惑認真的看着他,也覺得他沒有撒謊的理由,就讓他帶路,去到了上面。

“0!”

“0……”

“0哥哥~”

最膽小的還是果凍,她一下就撲到了蒼無惑懷裏,可憐兮兮的看着他。

蒼無惑摸了摸她的頭,把她抱了起來,笑着道:“什麼事,慢慢說。”

蒼無惑這纔看到這些孩子都有些驚恐,尤其是那小胖子烤肉,沒想到他最膽小撅着個屁股,把頭埋在了牀上,不敢出來。

在他的旁邊還有小肉球,它也是一樣的,露出那毛絨絨的不知道是不是屁股的屁股顫抖着,嘴裏不時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蒼無惑幻視四周一圈,點了點頭。這些孩子還真的是賣力,已經完成了六個房間,只是還沒有加上修飾,門也沒有做好。所以這一看過去是一覽無餘。

“你們是在哪裏發現的?”蒼無惑問道。

翅膀指了指其中的一個房間,那裏完成得最多,外面歪歪扭扭的寫着“6號,果凍”,看來就是她的房間了,顯然是這些哥哥姐姐們幫了她。

蒼無惑放下她,讓他們躲起來,自己一個人走了過去。說實話心底也是沒門兒,不知道里面會跳出來。

這走進去了纔看到裏面還有一片空間。

“已經完成得這麼多了嗎?這裏已經足夠住下兩個人了。”

他仔細的看了看四周,就有些納悶兒了,這裏分明是什麼都沒有,他們在叫什麼呢。

裏面放着鏟子,還有鎬子,還有幾個水桶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唯獨有些奇怪的就是那個水桶,它好像有些壞了,有點漏水,一條水流了過來,延伸到了牆角,那裏已經積滿了一攤水,反着洞裏面水晶發出來的光,在頭頂上晃晃悠悠的。

“沒有啊?”

他回過頭,覺得他們可能是大驚小怪了,孩子畢竟是孩子,總是對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感到害怕,那鬼魂說不定是他們看到的從水裏面反射出來的光印出來的他們的自己的身影。

“啊!”

他剛一說話,後面的幾個孩子就開始尖叫,說他後面有東西。

“什麼呀?”

他猛的回過頭去,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等等!那是什麼聲音?)

嘀嗒~嘀嗒~

進來了這麼久了,他還沒聽到過什麼水聲,那低落的聲音有點大了,他站在這裏靜靜的聽着,那水滴的聲音一直響着,可沒有看到任何的水低落下來。

“我都這麼厲害了,難道還害怕你這妖魔鬼怪?”

他在心底給自己打着氣,跑出去,一手抓起了小肉球,嘿嘿嘿的笑着,靠近了那攤水。

“這下看你怎麼死!”

蒼無惑大笑,把小肉球送了過去。可憐的小肉球短小的四肢拼命的蹬着,絲毫沒有反抗的的餘地。

“咦咦?咦……”

蒼無惑看到了,那水灘裏面有一個人的影子,他在笑着,那水滴聲就是他這裏發出來的。這個人的臉已經爛掉了一半,怪笑着,看着蒼過來他緩慢的從水中升起,露出了半個身子。

就在他的腰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腸子等各種東西嘩啦啦的流了出來,很快血就染紅了地面。他張牙舞爪的向着蒼無惑而來,卻見蒼無惑大喊了一聲,“看法寶!”

小肉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撞到了它的頭上,然後就穿了過去,摔在了牆壁上。

“嘿嘿嘿!”

那東西先是笑了笑,嘲諷一般,向着蒼無惑撲過來,蒼無惑眉頭一皺,面對這靈體狀態的傢伙他知道如何對付,只不過現在沒有工具,幾張驅邪的符他還是看到過的,尤其是張牧額那爆裂符,那東西對這類的怪物傷害極大。

可現空無一物,模仿不出來,他將仙元覆蓋在手臂上,對着它打了過去,那東西果然也是聰明,見蒼無惑這樣它居然後退了!

蒼無惑一喜,感覺有門兒!而這時,小肉球突然跳了起來,一口咬在了它穿過去的那傢伙的頭上。

“我靠,這麼生猛!” 肉球一口咬在了他的頭上,沒有任何阻力的就帶下一大快,一口吞掉。

這突然出現的一幕嚇壞了衆人,只見它滴溜溜的看着那鬼,眼中泛着光彩,舔了舔嘴脣,似乎是意猶未盡。

那鬼慘叫一聲,摸了摸自己的頭,那裏已經少了一塊,淡黑色的東西在慢慢的消散,他變得十分的虛弱,飄悠悠的向着那水灘而去。蒼無惑怎麼可能會放過他,攔住了他的去路。

他看了看小肉球,又看了看蒼無惑,害怕了起來,退後兩步後無視了那些孩子,直接想要從外面逃走。

“還想跑!”

蒼無惑全身都覆蓋上了仙元,追了上去,抓住了他的肩膀,一把扯了回來。

“嘿嘿,這下看你怎麼死!”

蒼無惑給了他一個兇惡的表情,看得他渾身不自在。這還沒有完,之後就被蒼無惑抓在手裏反覆的把玩,那鬼掙脫不得,直到蒼無惑玩膩了,找不到什麼趣味性才一手丟給了肉球。

“吃了它!”

“咦!”

它歡快的跑了過來,把那鬼嚇得躲到了角落。

“不要……不要殺我,求求你……”

蒼無惑回過頭來,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他一番。

武神紀元 “可以啊,給我守門,不要讓其它任何的東西進來,我就不殺你!”

他抱起了肉球,想到了一個祕法,還沒有實驗過,看到他蒼無惑就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幾天後,在第二層水晶棺材的洞穴中,這幾天都有慘叫聲傳出來,嚇得翅膀等人夜不能寐。那淒厲之聲漸漸減弱,蒼無惑的大笑卻是越來越瘋狂。直到有一天那水鬼出來時,翅膀等人看去他已經快要面目全非了,身體變小了太多,只有他們那麼大了。

他灰溜溜的爬了出去,進入外面的水坑中,消失不見。

蒼無惑看到他走後,抱起了肉球,繼續修煉,距離蘇瑩的約定只剩下10多天了,他還沒有發現肉球到底有什麼用呢。

目前看來這傢伙除了特別能吃,還有點好色,特別能捱揍之外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了。

“肉球,跳!”

蒼無惑拿了一塊肉,丟給了它。肉球短小的四肢走路都很困難,別說跳了。肉球奮力的躍起,那塊肉砸到了它的頭上,它的臉砸到了地上,完全失敗了。

“這也不行,看來得換一種方法了!”

“咦……”

蒼無惑找來了一把劍,丟給了它。

“肉球來,揮動它!”

三國遇上擼啊擼 肉球看了看,有些摸不着頭腦,不過還是把它給勉強抱了起來,跌跌撞撞的一劍砍在了蒼無惑的腳上。

蒼無惑皺上了眉頭,把它扶了起來,道:“我讓你學着能不能變成它的樣子。”

“咦?”

“你仔細的想一想,看看能不能做到!”

蒼無惑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了一隻大號的“眼鏡”,上面還殘留着一絲絲味道。

“咦!咦!”

“想要嗎?”蒼無惑得意的看着它,把這東西遞到了它的面前,它踮着身子,伸出那短得快要看不見的小短手,怎麼也夠不着。

“咦!”

他笑了笑,又把那東西收了回去,又繼續拿出一大塊從小師姐那裏偷來的祕製烤肉,香味頓時四散發而出,濃郁的氣息瞬間撲滿他的鼻腔,繞着肺轉了一圈,突然忍不住就自己啃了一口。

“要嗎?”

“咦咦!”

這一次真把它誘惑到了,小嘴變成大嘴,露出兩排雪白而又尖利的牙齒,遠比之前強的彈跳力一躍而上,蒼無惑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着它,下一秒整隻手都被它咬了下去。

“哇……還好我身體強度已經很強了,要不是就被你一口吃掉了。”

他甩了甩手,丟不掉。用手又扒不下來,就像扣死了在上面一樣,不多時就感覺手腕上在流血,而奇異的事情就發生了。

在被咬住的地方它的毛髮開始脫落,然後手臂上就酥酥麻麻的,一片片的羽毛覆蓋在了蒼無惑的的手臂上,三根很長的翎羽延伸出來。

那被咬的位置開始變得鬆了,感覺它的嘴裏出現了什麼東西,他一把抓住了它,用力扯了出來。

唰!

一聲劍吟清脆的回想在這洞穴之中。

“哇……”

蒼無惑看傻眼了,肉球突然長出來了一對翅膀,它飛到了蒼無惑的肩頭。

“你真是夠討厭的,每天的虐待我,還好,終於把它給拔出來了。”

這是一把很細很長的劍,兩米有餘,兩指頭寬,通體血紅,肉眼看不見的地方隱藏着很多倒刺,手把的地方纏繞着血色的荊棘,要不是他手背上的怪異羽毛估計就會被刺穿了。

“肉球,你能說話了?”

對於肉球說話他看都沒看,依舊觀察着他到手的劍,一拿着就愛不釋手,喜歡這觸感,喜歡這帥氣霸道的感覺。

“……我說能正眼看我一次嗎?”

“肉球別鬧,我要起飛了!哈哈哈!”

蒼無惑把這劍一扔,手中掐訣,嘴裏快速叨着口訣,它穩穩的停留在了蒼無惑的面前。

縱身一躍,他踩了上去,在這前十步之內開始起飛,連續摔了十多次,頭都暈了。

“喂喂!我的存在感呢?”

蒼無惑終於停了下來,還有些意猶未盡,要不是想知道它是怎麼了,還真停不下來。

(飛翔的感覺就是好,像我這樣挑剔的人不多了,這是世界的損失。)

“你不就是能說話的肉球嗎?還要追求什麼?世界太黑暗了,還是平淡點的好,簡簡單單的去吧。”

“……”

“嗯?”

肉球撲騰着翅膀,飛到了他的面前,道:“你知道你拿的是什麼劍嗎?”

“不知道,感覺很帥氣。”

“那可是開天闢地,從亙古以來最強的神器啊!而我就是唯一能召喚它的憑藉,沒有我它什麼都不是。這劍能斬神,能殺佛,能刺蒼穹……”

“停停停,什麼斬神殺佛的,要是有這麼厲害還會流落到我的手裏?”

蒼無惑給了它一個白眼,“這劍是我親眼看到的,我找的材料,由小師姐製造的劍!”

他停了停,又道,“你是我們創造出來的嘛。” 這個變了的肉球一陣語塞,對於蒼無惑話不可置否。

“怎麼啦,沒說的了吧?”

蒼無惑帶着它來到了放置水晶棺材的地方,手起劍落,斬下了那天地玄晶的一角,趕緊的就收了起來。

“哈哈哈,寶貝,好寶貝!”

蒼無惑看了看那劍,上面一點痕跡都沒有,於是又快速的分割起來,很快那棺材就被他收了起來。看得肉球一陣發愣。

“你變了,怎麼變成這樣了!”

它撲着翅膀,來到蒼無惑的面前,想要用翅膀抽打他,不過蒼無惑一下就把它推開了。

“一邊去,一邊去,哥哥今天開心~”

他笑嘻嘻的踩着劍飛了出去,向着恐懼之源飛了去。這一次是要找拉米,希望他能過來,教這些孩子,順便照顧他們,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是時候該去找蘇瑩了。

這裏的樹木還是那麼的濃密,裏面有很多雙閃亮的眼睛,它們反着光,怪物的密集程度比之前還要厲害。

而且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血腥味,樹木滑溜溜的,上面全是血。

蒼無惑捂着鼻子,終於來到了大巨大的樹木旁邊,上面已經沒有了果實。而四周卻是肌肉隆起的怪物,一看就像是變態一樣,十分的不和諧。

“我記得上一次就是在這裏吧?”

他避開了那些怪物,去到了上次那個小洞口,剛要擠身進去,就被一個聲音叫住了。

“等等,別爬那個狗洞!”

蒼無惑一愣,回頭看到拉米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哦,好吧。終於找到你了,對了,我想找你辦一件事。”

拉米道:“可以,不過你得先幫我辦一件事,然後我才能幫你。”

蒼無惑道:“行,什麼事?”

“沒什麼,就是到裏面做一次客,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