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隔了老遠,凌霄就開始揮手。小跑了一段距離,凌霄終於是看清楚了這些人的廬山真面目。不過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在見到這些人之後,凌霄還真是吃驚不小!

這……這確定不是野人嗎?

事實容不得凌霄不懷疑,這些人一個個鬍子拉碴,衣衫襤褸的,簡直是比乞丐還要乞丐!

這個……你們……

正在凌霄目瞪口呆這個時候,只覺得一股狐臭味襲來。這還不止,除了狐臭味之外,還有腳氣,這味道真的是不能太酸爽了!

凌霄捏着鼻子退了老遠,我說幾位兄弟,你們這是多久沒洗澡了?

切!

在這破地方有的吃就不錯了,居然還想要洗澡?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在這裏呆的太久了,腦袋已經秀逗了啊?

聽到凌霄的話,所有人都是嗤笑一聲,無不鄙夷的說道。的確,在這個地方不被餓死就已經是萬幸了。想要洗澡?簡直是想都不要想了!

在這裏再有十五個人,有兩個是神王境界,其餘的十三個都是天王境界的!像這樣的實力如果放在外面,不說獨霸一方,但也能夠過得滋潤的小日子。可是在這裏,這些人不說沒有一點高手風範,甚至是連尊嚴都沒有了!

看了一眼凌霄,衆人也沒有再搭理他。第一就是凌霄的年紀不大,修爲確實不低,就像是想要欺負一下他,衆人都沒有這個興趣!第二嘛,就是現在大家就相當於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沒這個必要!

凌霄尷尬的笑了笑,對了,這裏怎麼只有你們幾個人呢?怎麼不見其他人啊?

說到這個問題,所有人都是集體沉默了,氣氛一時之間也變得有些壓抑了起來。每個人臉上都有些陰沉,還有些傷感!搖了搖頭,衆人也是紛紛起身各自走到一邊去了!

凌霄看到這裏也明白了一二,這些人先前的時候估計是遇到什麼變故了。正在這時,凌霄感覺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那濃重刺鼻的味道,讓凌霄胃裏翻騰不止,差一點就當場吐了出來!凌霄已經不知道這幾個傢伙這幾個月裏面是怎麼過來的,天天面對得怎樣的味道他們能夠受得了?

不好意思啊,兄弟!你也知道,在這個地方沒有水洗澡,身上有這種味道也是在所難免的。不過,我相信你會適應的。看到凌霄的動作,這個人也有一些尷尬。不過很快,他便是自嘲的笑了笑!拍凌霄肩膀的是一個二十七八左右的年輕人,只不過現在看來,倒是像有三十七八。

凌霄也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有些矯情了,在這個地方几個月沒洗澡是很正常的。如果找不到出路的話,甚至還要在這裏呆幾年十幾二十年也說不定!自己現在也不是一樣幾個月沒洗澡了嗎?

凌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啊,兄弟。剛開始還有點不習慣,實在是不好意思了!

對了,還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呢?

凌霄看了看周圍,除了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現在一個人也沒有了。一時之間,凌霄心裏也覺得有些奇怪。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了?

在下新宇,不知道小兄弟怎麼稱呼?新宇爽朗一笑,很是有些不拘小節。

無淵!

哦,原來是無淵小兄弟。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啊,還沒進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聽說過你的大名了!想不到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無淵小兄弟比傳聞之中的還要英俊瀟灑幾分呢!

兩人互相介紹之後,新宇便招呼凌霄坐了下來。看着周圍的石凳,凌霄估計他們是把這裏當作是定居之地了。如果只是路過這裏,何須如此?想到這裏,凌霄也不免感到有些奇怪!

這些人不去找出路,反而是打算在這裏定居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

凌霄和新宇兩人似乎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聊得那是推心置腹,大有痛飲一場的衝動!聊着聊着,凌霄便問到了剛纔那些人的反常舉動!

唉,無淵兄弟,你是不知道啊。當初剛來這裏的時候,大傢伙一共也有二十幾人。可是現在你看看,我們還剩幾個人?說到這個問題,新宇臉上也有些痛苦。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互相還有一些防備,可是時間久了大家也明白了這裏不是勾心鬥角之地。本來以爲會很快走出這裏,那知道過了幾個月,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我們依然還是困在了這裏!

就在半個月以前,這裏曾經發生了一次獸潮。大批的怪物來襲,很多兄弟的都喪生在了這場獸潮之中。新宇面色悲慼,眼裏流露出兩道兇狠如豺狼一般光芒,一陣殺氣頓時也迎面而來。

不過凌霄是什麼人?豈會被這點殺氣給嚇到。如果一個曾經的帝境強者,被一個神王境界的小蝦米的殺氣給嚇到了,那才真是奇恥大辱。不說凌霄自己了,恐怕那些同境界的修煉者都會殺了凌霄!

殺氣流露出來之後,新宇這才豁然驚醒。迅速的收斂殺氣,對着凌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無淵兄弟,不好意思,剛纔一時之間沒控制住。沒有嚇着你吧?

凌霄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沒事兒!長時間壓抑在心裏對身體也不好,也許這樣釋放出來效果不錯!對了,新宇兄,剛纔你說有好多兄弟都喪生在了那場變故之中?

是,那些怪物我一定會把它們挫骨揚灰,打下十八層地獄!吃它們的肉,喝它們的血!抽它們的筋,扒它們的皮!新宇拳頭捏得卡卡作響,咬牙切齒地說道。

凌霄皺了皺眉頭,嘴裏嘀咕一聲道:不可能啊,這沒道理嘛。怎麼會這樣呢?

哼!

無淵,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那麼多兄弟都死了,難道你認爲是我騙你不成?

聽到這話,新宇嚯的一聲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臉色也是陰沉沉的,雙眼惡狠狠盯着凌霄!

看到新宇這麼大的反應,凌霄直接嚇了一跳。這倒不是凌霄害怕他了,而是凌霄現在在想問題,冷不丁地被他這麼一吼,直接打斷了凌霄的思路!

深吸了一口氣,凌霄慢慢解釋道:新宇兄,你誤會我了,我並沒有懷疑你的意思。我只不過是覺得這件事有點蹊蹺而已!

蹊蹺?

什麼地方蹊蹺,你說來聽聽!

誤會了別人的意思,新宇也是有些尷尬。不過當聽到無淵口中所說得蹊蹺的時候,新宇心中的那點尷尬對此不翼而飛!激動的抓着凌霄胸前的衣服,新宇的情況似乎是有些失控。

凌霄也把自己先前的經歷說了一遍,只不過是隱去了於淑玉的存在!把被怪物追殺變成了,自己在一處高山之上看到的!

對於凌霄的話,新宇是深信不疑。因爲他們也遭受過一次,而且還死了很多個兄弟。所以凌霄說的這些,新宇更不會懷疑他所說的會是假的!

可是在聽了凌霄的話之後,新宇更是疑惑了。也是開始像凌霄一樣皺着眉頭,在原地不斷地走來走去。嘴裏一個勁的嘀咕着,不可能呀,怎麼會是這樣子的?爲什麼兩邊的情況會不一樣呢?

凌霄和新宇兩個人都是眉頭緊湊,凌霄是在奇怪新宇他們這麼多人,並且個個都是天王境界的修煉者,怎麼可能會對付不了那些怪物?就算是有神王境界的,那也不至於如此吧?

無淵兄弟,你真的確定你遇到的那些怪物,修爲最高的真的只有神王境界?

無淵兄弟,你千萬不要急,這個問題你一定要想清楚了。是不是真的最高的修爲只有神王境界的?突然之間,新宇兩眼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盯着凌霄!

新宇兄,怎麼了,你是不是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看到新宇的表情,凌霄心裏也是一凜!不會真的有什麼不對勁的吧?

新宇沒有回答凌霄的問題,反而是皺着眉頭在原地走來走去。過了半天,這才停下了動作,嘆了口氣,對凌霄說道:無淵兄弟,你也跟我分析一下!我一個人,總是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

你先前說了你是在一處高山之上看到的,所以免去了一劫。而且你也說了,你遇到的這些怪物修爲最高的也只有神王境界!而這就是其中的蹊蹺之處了,爲什麼都是一樣的地方你那邊的怪物卻要弱一點?而這個地方,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所以還請無淵兄弟幫我一起分析分析看看! 等等!新宇兄,你剛纔說什麼?你們這裏的那些怪物的等級,竟然比神王境界還要高?

聽到新宇的話,凌霄眼睛直接瞪圓了。這是什麼情況,這裏的怪物等級居然比自己先前的那裏還要高?這一路走來,凌霄所遇到的怪物,最高境界就是神王境界的了!可是現在聽新宇的話,這裏似乎不是這樣?

是啊,上次的時候直接出現了聖王境界的怪物。如果不是在最後關頭我和另外一位兄弟突破到了神王境界,說不定結果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新宇苦笑一聲,滿臉盡是悲慼之色!


上一次何其僥倖?如果不是自己和另外一位兄弟臨時突破了,唯一的結果就是全軍覆沒。到最後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眼看着那些怪物就要把我們消滅了。可是在最後關頭這些怪物居然放棄了,這樣我們才白白的撿回來一條命!

居然有這樣的事?

凌霄皺了皺眉頭,這件事裏面滿是詭異。第一件事就是爲什麼自己先前遇到的最高境界就是神王境界,而他們這裏卻是直接遇到了聖王境界的怪物?不過這一條還好說,說不定是這裏的怪物比較強也說不定。自己只不過是運氣好,沒有攤上罷了。

但是這第二條無論怎麼說也說不過去了,眼看就要把敵人全軍覆沒了,爲什麼卻到最後關頭放棄了?這件事處處透露着詭異,往往細極思恐,讓人不寒而慄!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怪物放棄了眼前到手的食物?這一切的一切,無一不是透露着詭異!

凌霄和新宇兩人只是往深處想了想,便是俱都驚出了一身冷汗。對視了一眼,兩個大字逐漸浮現在那兩人的心頭!

陰謀!

可是一時之間,兩人也想不明白這樣做對那些怪物到底有什麼好處!明明勝利就在眼前,可是爲何偏偏在最後關頭放棄了?

兩人一時之間也陷入了沉默,分析着這其中的利弊。按理說事出有因,可是一時之間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裏不對勁!

對了,新宇兄,剛纔那些兄弟幹嘛去啊!沉默了一會兒,凌霄首先打破了沉默,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唉,還能幹嘛,當然是去“打獵”了!在這個一毛不拔之地,如果不找些吃的,還不是要餓死在這裏?新宇嘆了口氣,滿臉盡是無奈之色!

這個地方真不是人待的,沒水不說,這些食物還難以下嚥!但是沒辦法,即使是身爲修煉者也是要吃東西的!就算再怎麼難吃,再怎麼不願意,到最後還不是要乖乖的吃掉!


正在這時,其餘的人才姍姍而來,每個人的手裏都拿着他們打來的“獵物”!人未到,那股酸酸的味道頓時迎面撲來!即使是下定決心了要適應,凌霄一時之間還真是適應不過來!

新宇對凌霄微微一笑,無淵兄弟,你先在這裏坐着,我去跟着他們處理一下這些食物!

這些人在外面個個都是養尊處優的貴公子,到了這裏反而是變成了獵戶一般!不但要自己出去打獵,而且還要自己親自動手!對於這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常年養尊處優,不知人間煙火的家族子弟來說,實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看他們的動作,對於這些怪物,動作麻利,利索無比,比一般尋常獵戶還要專業幾分!用利劍剝皮,然後挖腸破肚,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倒是有幾分看頭!

每個人都是沉默着幹着這些事,那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對他們似乎是沒有任何的作用!或者是換種說法,他們現在已經麻木了!每天打獵,然後就是修煉,這種生活他們現在已經習慣了!

每個人的手法都是嫺熟無比,乾脆利落,很快就把內臟和屍體區分開來!凌霄在一旁看着這些人,心裏一時之間也有些感慨!這些事情,如果放在外面何時能夠輪得到他們來做?像這種小事,一般都是交給那些下人來做的!

曾幾何時,這種掉價的事情恐怕是他們想也想不到的!常年習慣了別人的服侍,想要習慣這種事情也並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形成的!不過這幾個月以來,這些人明顯已經適應了!並且從現在的情況看來,他們似乎也不反感做這樣的事!

在這些人乾脆利落的動作之下,不大一會兒,就把這些怪物全部都給弄好了!血腥味,狐臭味……等等!各種各樣的味道交織在一起,這味道實在不是一個酸爽可以說的清楚的,真的是實在不能在酸爽了!

這還不算什麼,接下來的事直接讓凌霄的眼珠子跟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了!只見這些人把這些怪物弄好之後,直接就用隨身刀劍削下來一塊,然後就直接這樣吃了!

直接這樣吃了……吃了……

凌霄差點沒把眼珠子都給瞪出來,居然就這樣吃了?凌霄先前還只是認爲他們像野人,現在就直接跟野人沒什麼兩樣了!這不是野人該做的嗎?怎麼這些人現在也變成這樣了?

這些人如果現在出去跟別人說我是誰誰誰,肯定是沒有誰會相信的。恐怕就是他們的爹孃,也不能認得出是他們的兒子吧?不管別人信不信,凌霄反正是不相信的!這真的是那些平常養尊處優的公子哥,確定不是荒郊野嶺的野人?

正在這時,新宇也拿着一隻弄好的怪物走了過來,並且遞給了凌霄!看到凌霄的樣子,新宇不由得暗自有些奇怪。詫異的問道:無淵兄弟,你爲何這般表情?難道這幾個月下來你都不吃東西的嗎?

你們平常就這樣生吃?

拿着新宇遞過來的“食物”,凌霄不由得有些疑惑!就這樣吃真的好嗎?作爲新世界過來的人,凌霄是真的明白生吃這些東西,這裏面有多少寄生蟲!只是想想,凌霄都覺得有點噁心想吐!

可是看做那些人大快朵頤的樣子,這東西似乎是很美味!看他們一個個吃得津津有味,滿嘴鮮血,凌霄只覺得胃裏一陣翻騰!

在這裏要什麼沒什麼,難道不這樣生吃還有什麼別的辦法嗎?聽到凌霄的話,新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淡淡一笑道!

快吃吧!這些東西雖然難吃了一點,但可都是來之不易!如果沒有這些兄弟去浴血搏殺,我們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吃到這樣的食物!

你剛剛初來乍到,今晚就陪我一起站崗吧!我也順便了解一下這周圍還有沒有什麼怪物出沒,也順便給你說說其他要注意的!

新宇說完之後,也是直接拿起手中的“食物”咬了一口!雖然是時不時的皺一下眉頭,但看他咀嚼的挺起勁的。還有咬着骨頭咬的咔嚓咔嚓的聲音,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望而卻步!

新宇咀嚼了半天,終於艱難地嚥了下去!詫異的看了一眼凌霄,無淵兄弟,你怎麼還不吃啊?你也別覺得難吃,時間久了你也會習慣的!隨即嘴裏又嘀咕了一聲道:可惜現在沒有酒,要不然配上這怪物的肉倒是也別有一番滋味!

在新宇或者是在座的每個人心中都是這麼想的,這小子進來的時候應該帶的食物夠多,所以現在看不上這些怪物的肉!不過沒關係,現在不吃到時候有他餓的!自己等人當初也不是一樣麼?可是現在,即使再難吃也要吃啊!

凌霄無奈的搖了搖頭,就這樣生吃凌霄肯定是不幹的。除非是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凌霄或許還會考慮一二!可是現在嘛,自己既然有能力讓自己吃熟的,爲什麼還要吃生的呢?

凌霄左手拿着食物,右手一揮,一團黃色的火苗瞬間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不一會,就響起了一陣嗤嗤嗤的聲音!既然有火炙烤着,那這些怪物的肉的香味當然會散發出來了!

看着凌霄動作,所有人都是一愣。所有人都是嘴巴咬着肉,目瞪口呆的看着凌霄!不,準確點的來說是看着凌霄手心處那黃色的火焰!

一愣之後,所有人眼睛裏面都射出炙熱的光芒。肉也忘記吃了,就這樣呆呆的看着凌霄!

凌霄可不管衆人是怎麼想的,也不管他們有什麼表情。把手上這隻怪物來回翻烤之後,從空間戒指裏面摸出來了調味瓶!有了這些東西加在裏面,這肉香更是撲鼻而來。

“咕咚”!

衆人動作整齊劃一的一縮脖子吞了一口口水,更有甚者,連哈喇子都流出來了!不說這肉的味道如何,單單只是這香味,就讓人垂涎三尺,欲罷不能了!既然這麼香,那味道應該也差不到哪裏去吧?

凌霄對衆人的表情視而不見,把肉拿到自己的鼻子面前聞了一下。嘀咕一聲道:這香味,嘖嘖……真是讓人恨不得馬上咬上一口啊!嘀咕完了之後,又繼續升起火焰翻烤!

衆人的眼睛隨着凌霄的動作而轉動,真的可以稱得上是專心致志,聚精會神!而隨着凌霄的翻烤,肉香味更是濃郁。空氣之中,在這一刻似乎全是這種肉香味!

咕咚……


咕咚……

而吞口水的聲音更是絡繹不絕,一聲接着一聲的!衆人都是眼巴巴的看着凌霄手中的肉,如果沒有眼眶的束縛,衆人都恨不得把眼珠子貼到這肉上面去了。

看着自己面前這個像是臘肉一般的肉,凌霄滿意的點了點頭。皮酥肉嫩,這裏面的油脂已經差不多了,而那些調味已經深入到這裏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