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長長的拖了個音,然後說:“是啊,不過李琦挺漂亮的,追她的人很多吧?”

“是啊,李琦漂亮,待人和善,我們都很喜歡…”小吳閉了嘴,似乎臉還有些紅。

我差點沒樂了。

“其實我覺得李志和李琦倒是挺般配的!”我感嘆。

小吳笑了:“怎麼可能?他們是兄妹!”

我一怔,我倒是沒想到,主要是他們兩的容貌沒有一點相像的地方!

“原來是兄妹,那你們有機會了!”

我感嘆了一句又說:“不過有個頂頭上司的大舅哥壓着,我看你們也不敢動歪腦筋!”

小吳似乎很有體會,說:“就是,李科長脾氣太古怪了,讓人摸不透,他…”小吳自知失言及時的閉了嘴。

我已經得到了我想知道的。

“你們科長有沒有女朋友啊?我身邊有好多單身的女同學都喜歡他那樣的!”

小吳從後視鏡撇了一眼景言說:“女孩子們都喜歡景先生這一類的吧!”

我一愣,知道這傢伙對我警惕了。

我打了哈哈說:“也不是啊,景言是好看,不過每個人喜歡的類型不一樣!”

小吳就不在說什麼了。

冬天的風景實在沒什麼看頭,加上林市地處內陸,一到冬天,到哪都感覺很荒涼。

我也不明白,這種地方居然有龍脈?還能孕育出河心這麼牛叉的東西?

我又想到了唐書,他的病看着不像胃病犯了,我瞭解他,他是個很強勢的人,不是病的太厲害,絕對不會在人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我有點擔心,隨即腦子裏突然出現一個可怕的念頭。

難道唐書的病很嚴重?所以他才需要河心?

這個想法冒出來嚇了我一跳。

看了看身邊的景言,如果真的是,那麼一邊是景言起死回生的希望,一邊是唐書的命,該怎麼選擇?

想着想着我就靠着幼稚鬼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覺自己在移動,我睜開眼睛看見幼稚鬼輪廓優美的下巴。

這…

找個帥哥就是好,什麼時候看到都這麼賞心悅目。

我暗自猥瑣的感嘆了一把。

“我醒了,放我下來吧!”我小聲說。

因爲我此刻正被幼稚鬼抱着走,我有點害羞。

“不遠了,起來會着涼的!”幼稚鬼輕聲的說。

我看着自己身上披着的羽絨服,剛剛因爲車上熱脫了,現在起來勢必會灌一肚子冷風,也就沒說什麼。

我們很快到了一個村子,這個村子叫東峽村,離西峽村十分近,不知道是不是受西峽村的影響,這裏也死氣沉沉的,明明纔剛傍晚,村子裏就再沒有一個人。

我們進了一個大院子,看樣子像是村委會什麼的。

李志說:“西峽村的人都死了,讓這一帶本就貧困的村子人心惶惶,現在基本都搬空了,能走的都去了城裏。就剩下些不能走的了。

他說話間,門外就來了兩個老頭!

呃…

一模一樣的雙胞胎老頭。李志和他們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什麼去了。

我和景言進了安排好的房間。這裏挺像個招待所。

有兩張單人牀,臉盆架子,還有一個火爐子。

沒一會兒景言就就用夾子夾回來一塊火紅的炭火放進爐子,把生炭小心的放進去,很快,爐子就旺了。

這個屋子小,爐子一熱,屋子也就熱了。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冷,坐在板凳上,守着爐子不肯挪半步。

景言很乖的坐在旁邊,像只瞌睡的大狗狗!

“怎麼離那麼遠?你怕爐子啊?”我問。

景言搖頭:“我身上涼…”

我就知道…

“別裝了,我不嫌棄你,過來!”我招了招手。

他這才搬了凳子坐在我旁邊,不過卻不挨着我。

我鼻子有些酸!

一把摟過他的脖子說:“我都說了不嫌棄,傻瓜!”

“嗯!”

景言象徵性得抱了抱我,還是離開了一段距離。

我心裏有些堵的難受。

“蘇蘇,餓不餓?”他問。

我點頭,還真是餓了。

景言出去了好一會兒,端了一碗麪進來。

沒有家裏材料全,但是好在農村的食材地道,非常好吃。

我連湯都喝了,打算再去盛一碗,在院裏卻遇到了李琦。

李琦看了看空了的碗,羨慕嫉妒的說:“你家景言是不是太小氣?剛剛煮麪的時候我也想吃一碗,可他死都不肯!”

我看了看幼稚鬼,見幼稚鬼沒什麼表情。完全屏蔽了李琦。

“應該還有,要不要吃?”我問。

“要…要…”李琦似乎就在等我這句話。

“這大冷的天,吃什麼都沒有一碗熱騰騰的面來的攢勁!”她說。

我們兩到了大隊的廚房,一進門我就愣住了。 唐書,陸少,李志坐在地上,一人手裏端着一碗麪正吃的香着呢。

景言小氣鬼跑到鍋邊看了看,擰了擰眉毛。

我知道,面沒了!

“景言,手藝不錯!”李志邊吃邊誇。

陸少端起碗一喝麪湯說:“確實可以,也不知道是不是餓了!”

唐書嘴角掛着笑,吃的津津有味,不過眼睛卻看向景言,似乎很樂意看到景言吃癟的模樣。

“你們喜歡就好,就是李琦吃不到了!”我趕緊打了個圓場,把幼稚鬼拽了回來。

李琦懊惱的看了景言一眼:“早知道剛剛我就該搶一碗的!”

我差點沒給逗樂了。

“沒事,還有別的好吃的!”我說。

“什麼好吃的!”李琦眼裏閃着光。

這丫頭是咋了?老鄉沒給做飯嗎?

李琦看出我的想法說:“老鄉那邊是做了,不過是酸菜土豆,我有些吃不慣!”

然後她狠狠的瞪了瞪地上坐着的三個男人:“看來他們也吃不慣!”

地上三個男人,吃完飯也站了起來。

一點沒有吃人嘴軟的意思。

“放心,有好吃的!”

我從廚房的竈臺下拿了六七個土豆說:“跟我走!”

李琦不解。

唐書眼睛一亮,從竈臺拿了個盆子,端了半盆子也走了。

“你們…”

陸少疑惑不解,可是他沒吃飽,就跟了上去…

我先去李琦屋子裏,在她爐子底下的灰盆子裏放了幾個,又回到自己的屋子放了幾個。

李琦苦着臉:“這能好吃嗎?”

我笑了:“等會你就知道了!

很快的,屋子裏飄出了土豆獨有的香味。

李琦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忍不住有些好笑!

拿了一個給她:“小心點用紙包着慢慢吃,很燙的!”

一品酒娘 “嗯!”



我和李琦把土豆差不多都吃光了。

我因爲吃了一碗麪,只吃了一兩個,剩下的全是李琦幹掉的。

我樂了:“你沒吃過嗎?”

李琦搖頭:“我從來不知道土豆這麼好吃!”

我說:“我家就是農村的,小時候我和爺爺經常燒着吃!”

“唐書好像也知道,剛剛我去那屋取的時候,見隔壁陸少吃的也挺香!”

“唐叔叔年輕時候和我爺爺都是陰陽先生,那時候這一行的先生都挺窮的,唐叔叔也經常帶書哥哥過來,我和書哥哥睡覺之前就愛往爐子裏扔兩顆土豆當夜宵!”我說。

感覺小時候的那一幕幕又回到了眼前,從前沒見唐書時候遺忘的記憶又被翻了出來,這個時候想着頗覺溫馨。

“真沒想到,唐書也有那樣的時候!”李琦說。

我看了看她的表情,她說起唐書的時候和說別人的時候沒有分別。

我想她大約不是很喜歡唐書的!

酒足飯飽之後,我和景言躺在牀上看手機裏的電影。

“蘇蘇,我今天睡哪?”他看似不經意的問。

“這個房間了!” 穿越之至尊天下,絕寵帝妃 我看的入迷。

“哪張牀!”他又問。

我回頭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蘇蘇你看我幹嘛?不許打壞主意!”他一臉的無辜。

我差點沒給氣樂了。

“你想睡哪張牀?”

“蘇蘇睡哪張我就睡哪張!”

“不行,太擠了!”

“怎麼不行?”景言有些炸毛:“以前在你老家還不是擠一張小牀的嗎?而且…”

幼稚鬼猥瑣的一笑:“我可以在上面!”

我在他後腦勺拍了一巴掌:“閉嘴!”

“我又沒說錯!”

我老臉一紅:“今天不許亂動,乖一點!”

“那蘇蘇答應我和你睡一張牀了?”他問。

“嗯,但是不能亂動,這個院子的人耳朵尖的很!”我說。

景言樂了,眯着眼睛饒有興致的看着我:“蘇蘇你是不是誤會了?我沒打算要亂動的…”

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幼稚鬼。

“好好好,你說的啊,是我猥瑣了!”我懶得理他。

“嗯,蘇蘇既然有別的想法,我也不介意!”

“打住,我沒有別的想法!”

“蘇蘇,我有別的想法!”

景言誠心不想我好好看電影了。

我放下手機,看着一臉猥瑣的幼稚鬼。

“你去那張牀!”

妖顏禍水:腹黑小魔妃 “我不去!”他有些炸毛。

“你不去我去了!”我說着就要下牀!

“不行!”他抱住我:“我們就在這個牀上!”

“幼稚!”我笑罵了一句。

“不幼稚…”他貼過來吻着我的脣…

我們兩都吻的有些忘情的時候,房門被人敲響。

半夏 我臉紅紅的,踢了踢景言:“下去開門!”

景言對別人打斷他十分惱火,不耐煩的下了牀,拿了被子把我一裹才走到門邊,打開門。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那個…李志找你!”李琦說。

我老臉一紅,有些做賊心虛。

“呃…景言,身材不錯。”李琦誇了一句。

我瞟了一眼,景言上身脫的就剩一件襯衫了,釦子都沒繫好…

猜都能猜到剛剛他在做什麼?

完了,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嗯!”景言淡淡的應了一聲,

李琦走後,他回身就拿了一件外套,又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披着就出了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