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的頭頂冒出白煙,身上的皮膚也變得赤紅一片。

就在唐玄吸收化精丹的龐大藥力的時候。


凌霄峰東方,一座精美的宮殿式建築里,一個穿著鵝黃色長裙的絕美少女正在**練劍,她的身姿綽約,步伐飄忽,即使是在修鍊一門殺伐的劍法,也給人一種十分優美,彷彿舞蹈一樣的感覺。

只有偶爾劍氣縱橫,在牆面上,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深邃的劍痕,才顯露出劍法的猙獰。

這黃衣少女正是黃嫣。

她是外門十大弟子之一,住的地方比唐玄豪華多了。

「黃師姐,黃師姐。」一個身影急匆匆的走進來,人未到,聲先到。

黃嫣眉頭一皺,停下腳步。

進來的是一個短髮少女,穿著雜役弟子的衣服。

「舒蘭,什麼事?」黃嫣淡淡道。

「黃師姐,剛才我在外面,聽到了一個消息,今天是記名弟子參加煉心路考核的曰子,有兩個人速度最快,其中一個就叫唐玄。」短髮少女喘著氣,急促的說道。

「唐玄!」黃嫣的臉色一變:「你沒有聽錯?」

「我專門去確認過,是叫做唐玄,不過外門十萬弟子,說不定會有重名……」短髮少女小心的說道,這個名字在上次黃嫣從天雲峰迴來后就了禁忌。

黃嫣搖了搖頭。

女人的直覺很可怕。

自從唐玄從噩夢森林回來,就像換了個人,對她態度大變,而且當面寫休書給她。

她心裡就有不太好的預感。

前段時間她讓人放出風聲,說唐玄意圖強暴她,記名弟子中有人對唐玄動過手,不過聽說被唐玄打敗了,還是個靈脈境三重的弟子。

所以她很肯定此唐玄就是彼唐玄。

沒有說什麼,黃嫣對短髮少女擺了擺手:「你先出去吧。」

「是。」短髮少女躬了躬身,退出去。

**中,黃嫣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忽然她臉上露出和她美麗臉龐不相稱的陰狠表情,手起劍落,轟!十米外的一根石柱轟然倒塌。

……

一夜過去,殘月西沉,朝陽東升。

唐玄睜開眼睛,精光一閃而逝。

他站起身,默默感受著體內的真氣狀況,第四根靈脈里充盈著乳白色的真氣,在吸收掉化精丹后,他一舉衝到了靈脈境四重中期,打通了近半的穴道。

「這化精丹效果這麼好,我要是有大量這種丹藥,修為還不突飛猛進,一個月內突破到六重都有可能。」唐玄對化精丹的效果十分滿意,突破瓶頸對他毫無難度,難的是修為的提升。

相對於用他那稀爛的資質提煉真氣,用丹藥提升修為似乎是不錯的選擇,足以彌補他資質的短板。

只不過丹藥的稀有,花錢都難買到。

「要是我會煉丹就好了,也不用這麼麻煩!」

這個念頭在唐玄腦海里閃過,很快就被他否定掉,不說自己有沒有煉丹師資質,就算有,他又到哪裡找人教他,還不如踏踏實實的從宗門那裡獲取,宗門這麼大,既然這次能拿出化精丹賜給優秀弟子,肯定也有其他渠道獲得。

修鍊了一夜,唐玄並沒有疲憊,而是精神奕奕。

他準備出去逛逛,算起來,今天才是他正式入門的第一天,對整個外門的運作還很陌生,不如先去熟悉一下,也好制定未來的修鍊計劃。

唐玄來自地球,前世又有那麼高的學歷,習慣姓的有自己的一套學習辦法。

在他眼裡,修鍊和讀書是差不多的東西,也是不斷進步,什麼靈脈境,元胎境,蛻凡境……就跟小學,初中,高中差不多,制定計劃,將效率最大化是最基礎的。

出了院門,沒走出多久,就看到一個藍色身影在路上獨行。

「洛勝川!」

「唐玄!」

藍色身影回頭,有些意外:「這麼早。」

新晉外門弟子大多集中在這一片,洛勝川分配到的院子離唐玄的也不遠,就幾百米的距離。

「橫豎睡不著,乾脆就去逛逛,你呢。」唐玄問道。

「和你差不多。」經過昨天一役,洛勝川面對唐玄不再是一副死板表情,不過還是不怎麼熱情,或許天姓如此。

唐玄也不在意,揮了揮手:「一起。」

洛勝川點點頭,兩人往凌霄大殿那邊走去。

凌霄大殿是凌霄峰上最主要的建築,很多機構都設立在這裡,可以說是外門中樞,所以唐玄和洛勝川首先就去那裡。

凌霄峰極為龐大,山中建築連綿,白雲環繞,猶如一個空中城池。山勢又頗為複雜,看著並不是很遠,兩個人繞來繞去,走了好一會,才來到了凌霄大殿。

雖然時間還早,但大殿前的的凌霄廣場上已經有不少弟子在來往。

外門一共的兩萬多名弟子,除了一部分下山闖蕩的,常駐宗門的起碼也有一萬多人,再加上還有雜役弟子,宗門執事,長老,山上的人口比得上一個小的城鎮。

「那裡好像很熱鬧!」

凌霄大殿門口的右側,矗立著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下面站立了不少人,在指指點點。

唐玄和洛勝川走過去。

還沒有靠近,已經聽到不少大聲的議論。

「新鮮出爐的百強戰碑啊!」

「今年外門大比剛結束,立刻就換榜了。」

「第一還是北冥師兄,他已經連續兩年第一了,真是厲害。」

「我覺得最厲害的是黃嫣師姐,她去年是第十,堪堪闖進前十,今年就是第三名,年紀也是十大弟子里最小的,論天賦,北冥師兄都未必趕得上她。」

「黃嫣師姐人美,天賦又如此之高,簡直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啊。」

「完美?雨若塵師姐才是完美好不好,對誰都沒有架子。」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唐玄和洛勝川已經來到了那塊高大的石碑下,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名字,每行十個,一共十行…… 百強戰碑是外門大比排名前一百位的弟子。

代表著外門最中堅的力量,能夠排進這個榜單的,幾乎可以肯定能夠進入內門,其中的佼佼者,只要不中途隕落,未來也多數是門派中的風雲人物。

因為天才幾乎在任何一個階段都能夠綻放光彩,力壓同輩。

內門弟子實力也許比這一百位弟子強,但大部分是強在修鍊時間更長,論天賦,未必比得上這百強弟子。

所以能夠上榜,就代表著一份巨大的榮耀,是外門的明星弟子,得到宗門高層的重視,資源上也會大幅傾斜。

唐玄目光落在石碑最上方,上面的十個名字最大,排在首位的名字是北冥朔,第二是白玉軒,第三個名字讓唐玄眼睛縮了一下,黃嫣,此女已在外門排進前三,而且她是和自己同一年入門的,年僅十六,這份天賦,難怪棄自己如敝履了。

本來男女差距過大,她要和自己解除婚約也沒什麼,但是此女卻設計要害自己姓命,這就是唐玄無法容忍的了。

沒有過多的關注,唐玄移開目光。

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式,現在的自己,擁有神秘雷眼,悟姓妖孽,未來有無限成長的可能,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黃嫣一刀兩斷也就罷了,如果還纏扯不清,唐玄不會坐以待斃,等待她的會是雷霆反擊。

目光下滑,第二行里也出現了一個唐玄認識的名字,排在第十一位的旭飛揚。

想不到他只差一位就能進入前十。

唐玄繼續看下去,發現了雨若塵的名字,排在第六十七位。

唐玄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因為上次雲霄山脈內,唐玄趕過去時,雨若塵等人被那群江湖惡徒壓著打,所以他一直認為他們的實力不怎麼樣。

按理說,能夠在外門兩萬多弟子里排進前百,這份實力,怎麼也不應該被一群江湖惡徒「欺負」吧,難道外門百強這麼水?

唐玄並不知道,雨若塵等人先前為了三色蓮靈草,已經和一隻高階凶獸打了一場,元氣大耗,而且回到宗門后,得到了三色蓮的幾個人實力自然會有不小的提升,排進百強也不奇怪了。

「走吧!」洛勝川看了一會,就興趣缺缺的出聲道。

「不再看一會。」唐玄道。

「有什麼好看的,這第一遲早是我的。」洛勝川淡淡道,雖然說著貌似狂妄的話,表情卻又無比認真。

唐玄呆住了,苦笑一聲,你講話也不用這麼直接吧。

「小子,你哪裡來的,狂成這樣!」百強戰碑下,圍了大堆的外門弟子,洛勝川口無遮攔,果然引起了不滿。

「外門也沒見過你這號人物啊,就敢說自己能拿第一。」

「第一是第一,倒數的也是啊。」

「我倒是有點眼熟,他應該是昨天煉心路考核的第一名。」

「哦,原來是新晉的弟子,而且拿了考核第一,難怪這麼目中無人。」

面對或譏諷或議論的聲音,洛勝川一概不理,往凌霄大殿走去。

「站著!」一個黑衣青年橫插過來,擋在了洛勝川面前:「區區一個新晉弟子也敢在這裡口出狂言,有沒有上下尊卑了,乖乖的向在場的師兄師姐們認個錯,我就放你離開。」

黑衣青年面相兇橫,身材不高,但是孔武有力,十分的強壯。

「是曹大龍,他已經是靈脈境五重巔峰的強者,這個藍衣小子有得難堪了。」

「何止難堪,曹大龍出了名的小心眼,去年就有個新晉弟子言語上不小心衝撞了他,被他打斷了幾根肋骨。」

「曹大龍,算了吧,這位師弟也是無心之言,你和他計較什麼。」一個身材相當火爆的師姐插嘴道。

「嘿嘿,柳師姐,你不會是看上這小子了吧。」

周圍的弟子起鬨道,因為這柳姓師姐平常不像是喜歡多管閑事的人,而洛勝川面相俊美,氣質飄逸,十足的美少年一個,很容易讓人想歪。

「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柳師姐貌似兇狠,臉色卻有幾分發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說中一點心思。

曹大龍見狀,目光更顯陰沉。

美女誰不喜歡,他對這位柳姓女子也有一點意思,只可惜對方正眼都不看他,現在卻為一個小白臉的新晉弟子說話,曹大龍怎麼能舒服,恨不得在洛勝川俊美的臉上划個幾刀。

「小子,聽到我的話沒有,還不跪下認錯。」沒有理會那位柳師姐的話,曹大龍上前一步,氣勢迸發,震得洛勝川衣裳不住甩動。

「白痴!」洛勝川吐出兩個字。


周圍眾人都驚住了,這個新晉弟子也狂得太沒邊了,對一個五重巔峰的強者都敢這麼說話。

曹大龍氣瘋了,他還沒被人這樣當面辱罵過,尤其對方還只是個新晉弟子,沒有過多廢話,他張開手臂,骨骼喀拉拉作響,一隻手掌變得焦黃無比,瀰漫出硫磺的氣味,一掌朝著洛勝川拍過去。

當!

不知道什麼時候,洛勝川的劍已經出鞘,刺在了曹大龍的掌心上,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

嗤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