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闊離開之後,出現在房間的牀上,外面很黑,現在這個時間是晚上,看到唐允安靜的躺着,瞪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麼。

“唐允,出什麼事了嗎?”唐闊抱着唐允,問道。

“哥,你終於出來了,那個老管家總來問你,你再不出來我都對付不了了!”唐允說道,看來對於那個老管家,他很不喜歡!

“我進去有幾天了?”唐闊撫摸着弟弟唐允的小臉,安慰着小少年!唐闊和唐允查了整整十歲,父親死後,讓得唐闊感情異常敏感,對於這個弟弟幾乎溺愛的過分!但是卻總讓弟弟出現危險,好在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唐闊對於唐允越發的溺愛。

在空間中感受不到外面的時間,只能估算個大概,因此唐闊才問道。

“三天了,那個老頭管家天天來看,問你在幹什麼!”唐允厭煩的說道。看得出對於那個管家老頭,他真的很不喜歡!

唐闊一笑,唐允應該應付的有些吃力,那個老頭很精明,現在看來,也應該沒有發現什麼,就算髮現了唐闊也不急,自己的祕密只這些,現在有增強了許多,唐闊略微很有信心!

“對了,那個六皇子又跑來了,還帶着九公主,這兩人太煩,怎麼趕都不走!”唐允接着說道,想起那個逃跑的六皇子,唐允有點厭惡,以前的感情全都消失不見,現在不想看見他,在唐允的心中也是憎惡分明,受了唐闊的影響,還有那個纏人的九公主,那個丫頭片子總纏着他,讓得唐允煩不勝煩!

唐闊沉思,這個時候,唐玄讓他的兒子和女兒,來這裏是什麼意思?或許是他們自己跑來的?

也許是這兩天太煩,應付老管家有些累,唐允抱着唐闊的手臂睡着了!

唐闊給他蓋好,自己思索着,這個老頭盯的這麼緊,這個唐玄不怕引起自己的反感?還是說他唐玄太自信了?不講自己放在眼裏?

唐闊暗暗冷笑,戰鬥也許馬上就會開始了!

第二天清晨,唐闊終於出現在了用餐大廳,老管家看到,微微凝神,之後像是什麼都沒發生,準備好食物之後告退了!

唐闊沒有解釋,對於這個管家唐闊沒有一點好感,唐允不喜歡,唐闊也自然沒好感,這是唐闊的想法!

吃飯時間,唐闊有些意外,六皇子唐闊見過,旁邊的十多歲的小丫頭,倒是沒見過,唐闊猜測這可能是九公主。

“唐闊哥哥,這個是我妹妹唐小仙!”唐建看到唐闊出現,便開口介紹旁邊的小女孩,唐建沒有一點所謂的皇子的架子,並沒有大多數皇子的盛氣凌人,唐闊覺得這個唐建還是不錯的,奈何弟弟唐允現在不怎麼搭理他,唐闊也有點無奈,畢竟是個孩子,六皇子害怕,當時跑了,這也沒什麼,唐允卻堅持遠離他!

“哥哥!”唐小仙跟着清脆的叫了一聲。

唐闊點頭答應一聲,看去,唐小仙,名字不愧是有個仙字,十多歲的年紀,大眼閃爍,臉蛋水靈靈的,精緻的五官,白皙的皮膚,笑起來很甜,這長大了也是個大美人,看着挺招人喜歡的,卻不知爲什麼唐允好像很討厭! 藥材閣中,易逍遙詫異地望着老藥勺,只見老藥勺如同換了一個人般,竟換洗一身,如今再看,宛若一派名宿高人的風采!

墨綠色長袍的映襯下,老藥勺咧嘴笑道:“徒弟啊,你此番一鬧騰,師父我倒是想起了一位多年不見的故人,所以師父我要前往南域一趟,希望還能再見她一面!”

“南域?故人?那師父何時動身?”易逍遙欣然笑道,能夠看到師父打開心結,着實也跟着高興。

“現在!”老藥勺淡然笑道,繼而伸手取出一本泛黃的古卷遞給易逍遙:“這是師父賴以成名的《丹卷》,此一行不知何日纔是歸期,師父也沒什麼可留給你的,這本丹卷就贈予你吧!”

易逍遙驚喜莫名地接過《丹卷》,繼而有些詫異地道:“師父你怎麼知道我需要這本。。。”

“哈哈哈。。。”老藥勺葛地仰天朗笑,繼而拍了拍易逍遙的肩膀道:“傻徒弟,你以爲先前在房間裏偷偷的煉製聚靈丹師父我不知道麼?哈哈哈。。。不過,藥園子裏的那幾株上了年歲的靈草你可是萬萬不能動喲,否則會被那幾個老傢伙通緝的,另外。。。”

老藥勺言罷,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搓了搓,嘿嘿笑道:“師父我多年不出學院了,所以這個。。。這個出門在外。。。哈哈!你懂的,徒弟若是寬鬆一些,就先借給師父點!”

易逍遙頓時有些石化了,師父他老人家賴好也是成名已久的名宿高人,沒想到如今卻混的這般寒酸,點了點頭,易逍遙輕拂古戒,取出一個小布袋遞給老藥勺,並笑道:“這裏有三萬金幣,先前試煉所得的收穫還未分發下來,一點點心意權當徒弟孝敬您的,嘿嘿!”

雖說這些日子裏老藥勺並未傳授自己一招半式的武學,但憑這些日子的相處和這些丹藥戒指的相贈,別說是三萬金幣,易逍遙真想抱出一座金山讓老藥勺帶着,但周身上下也就這麼多的家當,也只好盡力而爲了。

老藥勺嘿嘿一笑:“你小子居然又這麼多的家產,不錯不錯,足夠師父逍遙一路了,其他的師父也不多說,只是在臨走的時候高階徒弟一句話:萬法歸宗,不立二虛。。。”

言罷,老藥勺的身影霎時消失在原地,須臾間便出現在百丈之外,再一閃便遠在山道的盡頭,一閃而逝。。。

易逍遙不解地呢喃道:“萬法歸宗,不立二虛?什麼意思?”

轉身回到藥材閣的大門前,仰躺在靠椅上,繼而拿起丹卷放在視線之中,眉頭不禁一皺,易逍遙霍地坐起身,驚愕道:“《九脈丹精》?!(註解一)師父居然收藏了一本曠世奇書!”

驚喜之餘,易逍遙趕忙翻閱起來,從一品丹藥到九品丹藥一系列,收攏了三千造化精丹全部在內,難怪師父能夠煉製出天地融靈丹這等偏門奇丹,就連多數資歷成朽的強者也無法判斷丹藥品質的優劣,霎時!易逍遙的視線緊緊鎖定在書卷的第二頁,緩緩開口道:“煉虛丹,本名逆天小造化丹,爲九脈精奇補虛丹,以虛補虛,煉虛成實,可填補真氣氣脈之空缺,爲二品中等丹藥,增強修爲,逆天造化!”


霍地站起身,易逍遙欣喜連連地道:“我如今身無慧根,本體真氣在天地之間如虛無般存在,故此無法凝聚成核,亦無法溝通天地能量爲己所用,但若能煉製此丹,煉虛成實,便可填補氣脈的空缺,助我突破,哈哈哈。。。”

“逍遙師弟!逍遙師弟。。。”

易逍遙笑聲嘎然而止,趕忙收起丹卷,但見小葫蘆提着飯盒子興沖沖地走了進來,剛一照面,小葫蘆便大聲呼喊着,將飯盒子放在石桌上,小葫蘆趕忙走上前,猛地錘了一記易逍遙的肩頭:“嘿!看不出逍遙師弟居然是深藏不露,竟然在新生試煉中嶄露頭角,位列第三名,你知道嗎,現在全院的人都知道了你的名字,嘖嘖。。。將名字在豐功碑上懸掛三日,這是何等的尊榮啊!”

小葫蘆的豔羨令得易逍遙忍不住笑道:“我哪有那本事啊,還不是團隊的力量大,我也只是沾了別人的光而已,嘿嘿!”

怔了怔,小葫蘆震驚地道:“我小葫蘆從未服過人,今日算是服了逍遙師弟了,沾光也能沾到前三名,嘖嘖!逍遙師弟什麼時候讓小葫蘆也沾你一次光如何,嘿嘿!”

易逍遙打趣道:“葫蘆師兄你別逗了!我若是有那些尊榮還回藥園子幹嘛?現在師父遠遊了,以後藥園子就剩我一個人苦命嘍!”

“呃。。。哈哈哈!逍遙師弟不要氣餒,人家大多都是關係戶,否則怎會那麼好運進入天閣風閣修煉!若是恆心在,那一年後學院召開的九脈會武一定有你展露頭角的機會!到那時,什麼榮譽都回來了,逍遙師弟,你還不知道九脈會武的前十名有多麼風光呢,嘖嘖。。。不說了,再說我都忍不住要回去修煉了,呵呵!”小葫蘆陶醉地道,繼而甩了甩頭,露出一絲苦笑。

易逍遙邊吃飯邊寒暄幾句,待小葫蘆興沖沖地離開後,易逍遙趕忙找到那塊紫色玉牌,開啓護園能量罩,四周檢查一番後,確認無遺漏,易逍遙便興奮地轉身回到躺椅上,仔細地研讀着煉虛丹的煉製之法:何首烏一株,年份越久越好,青羅果一枚,筋勁草一株,天虛水一滴,三階水系魔核一枚。

“何首烏五十年以上的藥園子倒有幾十株,青羅果與筋勁草也不難,藥園子有一些,等下試煉收穫的魔核分發下來後水系魔核也不缺了,倒是天虛水。。。”易逍遙暗自呢喃道,繼而又看了看天虛水的介紹:“天虛水乃天下至純至淨之水,天雨連下七日之後,所接到的最後一滴水,便是天虛水,但天氣風雲多變,又要七日之雨,又要最後一滴,這等要求也太過苛刻,恐怕只有到洛都的大街商鋪中看看了!”

主意打定,易逍遙便盤算着日後的煉丹大計,如今試煉也過去了,此次收集的一些氣脈明顯不足以突破更高的層次,也只有靠煉虛丹來調補這些空缺了!

註解一:九脈丹精:《九脈通史》記載,傳聞九脈丹精本爲煉丹經卷,但經過數十萬年的沉澱後,以收集天下奇丹、精丹、霸丹爲主,據傳此卷中的丹藥皆有着逆天造化之大能,爲後世尊稱爲《九脈丹精》,天下間只有三本,另外兩本不知所蹤,而老藥勺這裏,卻是其中一本。 當楊恆回到山巔時,夢君已經醒過來多時了。

醒來后的夢君發現楊恆平時鍛煉用的那一堆用藤條固定的岩石安安靜靜地放在楊恆的草棚旁邊,而楊恆卻不見了蹤影,不禁十分擔心楊恆的安全。

當夢君看見楊恆從山下走來時,焦急的臉上終於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恆哥哥,你去哪裡了?」夢君一下子撲進了楊恆的懷中,「夢君很擔心你!」

美人入懷,柔弱無骨的嬌軀上透過來的體溫令剛剛經歷一場戰鬥的楊恆不禁心神一盪。

忍耐了這麼多天的楊恆終於下定決心,雙手緊緊地把懷裡的伊人摟住,在心中默默念道:「夢君,從今以後,我會一直保護你。誰也不能從我這裡搶走你,楊山已經沒有資格再騷擾你了……」

不知是聽到了楊恆的心聲,還是驚訝於楊恆溫暖的懷抱,夢君柔弱的嬌軀在被楊恆抱住的瞬間微微一顫,輕微地掙扎了兩下,便安心地靠在了楊恆的懷中……

過了許久,夢君才離開楊恆的懷抱,滿臉羞紅地盯著楊恆的雙眼,依依不捨地道:「恆哥哥……我……我今天就得走了,不然爺爺會擔心的……你記得早點回來啊,夢君在府里等你。」

「你不用等我。」楊恆板起臉。

「啊?」夢君先是一愣,隨即失落地低下了頭,「哦……」

「因為我會和你一起回去。」楊恆微笑著再次輕輕地摟住夢君。

夢君這才反應過來楊恆剛剛是和她開了個小小的玩笑,俏臉一時紅得更厲害了,嬌艷欲滴,令人目眩神迷。

「恆哥哥你真壞!不理你了!」說著,夢君輕輕拍了一下楊恆因鍛煉而變得厚實的胸膛,從楊恆的懷裡逃掉,一路朝山下跑去,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第二天,一對年輕男女自東南大道而來,不疾不徐地向杜陵城靠近。

那女子雖以薄紗覆面,卻遮不住傾國容顏。令人嫉妒的是,那女子現在正像一隻歡快的鳥兒一般繞著身邊的男子旋轉,不斷傳出令人心神蕩漾的清脆笑聲。

而那男子則溫柔地注視著快樂的女子,一起鬧,一起笑,無視路人那嫉妒到噴火的眼神。

這兩人正是從靛蓮山向楊府返回的楊恆和夢君。


在返回楊府的路上,他們聽人說杜陵城來了一批奇人,會表演各種各樣有趣的把戲。聽到這個消息,夢君便纏著楊恆要來杜陵城看看,楊恆也樂意陪夢君多玩一些時日,便爽快地答應了。

在這片茫茫無際的虛空中,有著無數的大世界。但是迄今為止,被人類所發現並佔領的只有四十九個世界,分別為七大聖地佔領七個,極道帝國佔領十三個,法外帝國佔領十五個,時空神國佔領十四個。

楊恆他們所在的安源大世界便是極道帝國所佔領的十三個大世界之一。

而這杜陵城則是安源大世界中的一座中型城市,是附近大大小小的家族、勢力之間的中立地帶。

由於附近家族、勢力都習慣在杜陵城中進行各種貿易往來,所以杜陵城在這無數年間已變得越來越繁華。相應的,很多常人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娛樂行業都紛紛在杜陵城中興起。漸漸的,杜陵城也成為了各大家族、勢力中的紈絝子弟慣常聚集的地方。

走進杜陵城后楊恆和夢君才聽人說那些奇人只在傍晚演出,兩人無奈,只好暫時找個地方歇歇腳,順便吃點東西。

在擁有先天之氣后,楊恆是不需要靠進食來維持生命的,但此時楊恆身邊有一個需要一日三餐的夢君,所以該吃飯的時候還是得好好吃飯。

經人指點,楊恆和夢君來到杜陵城中心一座美輪美奐的閣樓前。

「這裡便是他們說的『千珍樓』?」夢君仔細地觀察著閣樓外那令人眼花繚亂的裝飾,「好美啊……」

千珍樓,是杜陵城中最好的酒樓,它旁邊的千賢居,則是杜陵城中最好的客棧。

千珍樓的菜品堪稱杜陵城附近方圓萬里內最美味的佳肴,當然,這份美味的背後,是普通人難以承受的高昂價格。

還是,楊恆身上還是小有錢財的,至少在這千珍樓吃一頓飯不會有什麼問題。他在楊家再不受重視,畢竟也是楊家的二少爺,身上怎麼可能沒有點銀兩?

千珍樓的服務自然也是一流的,看到楊恆和夢君走進千珍樓后,那裝扮斯文體面的小二便恭敬地帶著他們走上二樓。

兩人剛走上千珍樓的樓梯,另外一行人也進入了千珍樓中。

「秦少,聽說這次來的那些奇人還有些本事,秦少你有興趣嗎?」一個討好的聲音響起。

「有什麼本事!一群嘩眾取寵的傢伙罷了!其中有個玩蟲的,在少陵城捅了大簍子,花了數萬兩白銀才打通少陵城城主的關係,逃過一劫。」被稱為秦少的人語言間對那些奇人頗有不屑。

「不虧是秦少!連這樣的消息都能知道!」

「是啊!如果不是秦少,我們哪能聽到這等秘聞。」

「整個杜陵城,也就只有秦少才有這個本事,能知道遙遠的少陵城的事情。」

幾個擁簇著秦少的人在一旁大拍馬屁。

這通馬屁實在拍得太響太毫無遮攔,連楊恆都忍不住回頭向那群人看去。


只見一個裝扮闊氣的俊少爺正被一群富家公子哥圍在中間,想必就是他們口中的「秦少」。

那秦少此時正一臉風輕雲淡,臉上保持著矜持的微笑,彷彿對他來說知道這些事情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次秦少請客,邀請我們來杜陵城玩,實在是令我們不甚榮幸啊!」一個富家公子拍馬屁道。

「是啊是啊,不甚榮幸!實在是三生有幸!」周圍的人跟著附和道。

「對了,這次怎麼沒有看到楊家的楊山楊少爺?」忽然有一人問道。

聽到楊山的名字,楊恆才真正對這群人留上了心。

這群人的實力都不怎麼樣,最強的也不過是煉力境界。那秦少甚至是最差的貫脈境界,實力僅僅比普通人強上那麼一點。

如果楊山平時都是和這群人混在一起的話,那楊山確實有驕傲的資本,至少他在這群人中一定是毫無疑問的最強者!

「楊山?哼!」那秦少冷笑一聲,「那傢伙現在正忙著料理他的那個廢物弟弟呢,可沒時間來陪我們玩。」

楊家的天才楊山有個廢物弟弟的事情,在周圍的大小家族和勢力中可謂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你們說誰是廢物!」夢君可不能容忍有人這麼說她的恆哥哥,憤怒地轉過身對那群人喊道。

「喲!這裡還有個小美人兒!」那群人看見夢君的模樣后,同時眼睛一亮,而那秦少的目光中更是透露出一股毫不掩飾的貪婪和色yu。

秦少瞥了一眼站在夢君身旁的楊恆,輕飄飄地拋出一句:「小子,開個價吧!這個小美人兒我買了!」 唐小仙交過一聲以後,就不在理唐闊了,然後湊到唐允身前,甜甜的叫了一聲唐允哥哥!

“唐允哥哥,我要吃那個,你幫我拿過來,我還要吃那個!”唐小仙聲音清脆,甜甜的叫着唐允哥哥,讓他給夾她喜歡的吃的。

“給你!”唐允一臉不耐煩,快速的夾過唐小仙要的食物,放在她的碗裏!

“我還要那個!”唐小仙似乎覺得不夠,碗裏的還沒吃,就又要吃別的!

唐允快速的給她夾過去,拿着碗就走!唐允走到美婦人和唐闊中間,擠着坐下了,唐闊好笑的給他讓開點位置!


然而這時,唐小仙似乎有點委屈,大眼閃動着光芒,接着自己也端起小碗,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唐小仙蹦跳着來到唐闊身後,輕輕的推推唐闊,甜甜的說道:“唐闊哥哥,你起來好不好!”

“!”唐闊。

唐闊只好起身,轉到母親另一邊坐下,繼續吃,一邊好笑的觀察着不耐煩的唐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