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這樣,讓大魔法師來判斷後世蠍人族十分已然失去戰鬥意志、是否還能適應外界環境,方才能得到解放。

即使蠍人王很清楚轉世之身或許並不明白這條【任性】的規定,對方也完全沒必要回應蠍人族的胡鬧。

通往第五層的入口在族地內,想離開此地對大魔法師轉世來說並不算難事。

可若是不能與對方進行正面對決,家族意識極強的蠍人族,斷然不會做出違背先祖的決定、自行離開地下迷宮。

大魔法師轉世不會告訴他們,其實很早之前變形者就將這條初代來此的蠍人做出的規則、告知給即將前往地下的魔術王。

「來吧。」

面對蠍人們近乎狂喜的神色,魔術王召喚出那柄能斬落世間任何防禦的星鑽槍杖。

「余不會在戰鬥中使用魔法,亦盡量不去傷害到你。畢竟余手持此器的隨意一擊,都會讓你留下永久的傷痕。」

並非誇張。

直面那股凌厲鋒芒的蠍人王,能清晰感受到那似是撕裂虛空、無堅不摧的鋒芒。

「難道這便是傳說中的、不,不對。嗯,原來如此。」

蠍人王自顧自地低語,旋即命令周圍其他族人朝後退去、留出一片足以用來戰鬥的空間:

「沒必要小心翼翼地和吾對陣,那位大人的轉世之身!即便你的鋒芒能讓萬物撕毀、哪怕吾輩終將粉身碎骨,也不要壓制身為戰士的能力!就算是魔法,想用也便用吧!」

魔術王帶着藏在面具下的微笑無奈搖頭。

留下傷痕或許是身為戰士的榮耀,但星鑽槍杖這種東西稍微不小心可是會直接致殘甚至致命啊。

如果離開迷宮后蠍人族需要在外界重新找到一片領地生活,無疑需要這位強大的王作為依靠。

「吾主宰著荒蕪、視為延續在此的蠍人族之王。大魔法師的轉世之身,請拿出對應的實力吧!」

雙方戰鬥一觸即發。

看似笨重的蠍人族身軀,竟是能達到虎豹能抵達的極限速度、揮舞着手中長刀向魔術王狠狠劈砍而來。

持有星鑽槍杖的大魔法師轉世並未動用思考加速等手段,甚至連變形者能力都未開啟。

正好也想試試拋開所有輔助,單純靠肉身力量能強到何種地步。

經歷長時間魔力有規劃淬鍊的體魄,早已遠超那些時不時靠魔力髓液捶打的神眷者。

如今直接說魔術王的體魄位列世界人類之巔,也沒任何問題。

甚至連大部分以力量見長的亞人,有極大可能會在與現在大魔法師轉世的正面對抗中敗落下風。

沒操縱飛刀進行偷襲、沒利用天賦魔法飛身上天,亦不會動用那些爆炸、土錐等手段來取得勝利。

既然是考驗蠍人族數百年都未曾磨滅的戰鬥意志,就當以最純粹的戰鬥方式來進行考量。

為避免隨手一擊便擊碎對方的武器,魔術王稱得上是小心翼翼地使用星鑽槍杖進行防禦。

盡量避開鋒芒區域、利用槍身、以及其他不會產生銳利切割的面進行對抗。

意識到哪怕人類不動用強大魔法都能與自己分庭抗禮,讓蠍人王忍不住開始動用身為【蠍子】的部分。

在上方使用長刀進行連續揮砍的同時,利用下方巨鉗進行探試攻擊。

連身後長長的尾巴,針尖里都欲滴出幾滴能輕易殺死火蜥蜴的毒液,在尋找機會蓄勢待發。

至於大魔法師轉世這邊,哪怕對方加上巨鉗進攻依舊沒給他帶來多大煩惱。

相比起控制天賦魔法時需要多項操作,現在不過是應對長刀、防禦巨鉗、戒備毒針三個注意事項,並不會讓魔術王感到為難。

可他還是在忍不住在心中抱怨,原來武器太好也是個弊端。

身處想留手的戰鬥,需要花費比直接進攻更大的精力,保證對方不會被自己秒殺。

赤手空拳決鬥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要說武器的話,現在也只有手裏這一把。

面對長刀逐漸變得毫無章法的攻勢,大魔法師轉世僅僅是做出個預判錯誤,便導致槍杖將長刀震裂開了一條口子。

蠍人王見此自然十分震驚,它似是沒想到對方隨意召喚出的武器,居然有這般威力。

魔術王趁著對方陷入短暫分神的瞬間抓住機會——

並不是想發起突襲,而是改變星鑽武器形態。

由槍杖化為長棍,重新投入戰局。

如此一來,就不必擔心意外把它秒了。 潁川,荀氏。

「啟稟荀家主,啟稟荀公子,少夫人確是喜脈無疑,恭喜荀氏再添麟兒!」

年邁醫者走出屋外對着荀爽,荀彧等人,笑着拱了拱手。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的荀氏中人紛紛大笑起來,同時面向荀彧拱手執禮。

「恭喜文若喜得麟兒!」

荀彧也是眼含笑意,連忙回禮。

荀攸看了荀彧和荀爽一眼后,連忙轉身對着眾人說道:「好了諸位,如今叔母需要靜養,我們就不要打擾叔父與叔母了。」

「公達說的是,文若,那我等就先告辭了。」

「告辭了!」

荀彧一一回禮,溫和的說道:「諸位慢走,恕彧不能遠送了,公達,勞煩你幫我送送諸位。」

荀攸聽後點了點頭,連忙將荀氏眾人一一送走。

此時院內只剩下荀爽和荀彧叔侄二人。

「文若,如今她既然已經告訴你這件事了,就代表她們的計劃即將開始,你可有什麼打算?」

所有人走後,荀爽的笑容漸漸收斂起來,看向荀彧淡淡的問了一句。

荀彧目不轉睛的望着卧房的方向。

「叔父放心,侄兒心中早有盤算,定不會讓我荀氏受損。」

「文若,老夫擔心的不只是荀氏,還有你,你可明白!」

荀彧聽到荀爽的話,沉默著沒有回答。

看到荀彧這個樣子,荀爽眉頭微皺,繼續說道:「文若,你是我潁川荀氏年輕一代天資最優秀之人,也是我荀氏未來的希望所在,老夫希望你做任何決定之前,多想想荀氏,不要做什麼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說完,荀爽也不等荀彧回答,徑直離開院落。

等到荀爽離開后,荀彧依舊望着卧房,喃喃自語。

「天下?荀氏?牡丹?孰輕孰重?」

「公達,你可有答案?」

送完人回來的荀攸走到荀彧身邊輕聲回道:「叔叔,心中早有答案了不是,何必再來問侄兒。」

荀彧轉頭看向荀攸那張略顯木訥的面容,笑了一下說道:「公達,世人皆稱我有王佐之才,可他們不知道,我荀氏中還有一位內藏英知,大智若愚之才。」

「公達,今後若我離開荀氏,荀氏的未來就要靠你了,萬萬不可在韜光養晦了,到時候你要肩負起潁川荀氏這四個字!」

荀攸深邃的眼眸看向荀彧,靜靜的問道:「叔叔可是已經做好了決定?」

「沒錯。」

「也罷,叔叔乃是多智之人,既然已經做了決定,那侄兒也就不再相勸了,還望叔叔多多保重!」

荀攸說完,對着荀彧深深鞠了一躬,然後轉身大步離開院落。

荀彧看向空中那團烈日,喃喃自語。

「若這九天大日無法在升起,我荀文若便擇一能匡扶大日拯救山河之人為主,將來若他起了噬日之心,我荀文若定當以血直諫。」

……

荀攸房間內。

「叔叔,看來你是打算順着武安侯的計劃,直接加入武安侯的陣營了,但…..」

荀攸坐在棋盤后,輕輕轉動着手上的棋子,止不住的思考。

「但是,為何我覺得這一局顯得如此詭異?武安侯的目的真的是叔叔嗎?」

「叔叔的王佐之名傳遍天下,武安侯若是對天下有什麼想法,自然不會錯過叔叔。」

「可是…..」

荀攸似是想到了什麼,將手中黑子重重的落在棋盤上,局勢瞬間清晰明朗了不少。

「天下,武安侯,荀氏,叔叔。」

「原來如此!」

荀攸眼中似是有星光流轉,露出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

「叔叔為人如冰之清,如玉之絜,且忠漢之心無比堅定,雖然這一點旁人不知,但若武安侯知曉,並且武安侯真的對這天下有什麼別的想法,那叔叔進入武安侯陣營對雙方來說絕不是一件好事,將來定會產生變故!」

「武安侯心思複雜,若他真的知曉叔叔有忠漢之心,自然也能想到這一點,所以以武安侯之智絕對不會想讓叔叔加入!」

「叔叔定也能想到了這一點,可叔叔卻偏要加入武安侯的陣營,應該是妄圖改變武安侯的想法,引導其成為匡扶天下於危難的賢臣。」

「如果真的是這樣,武安侯的目的並不在於叔叔,那武安侯此局真正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莫不是想要將我潁川荀氏全部收入囊中?」

荀攸又拿起一枚白子,陷入了沉思。

隨着時間的流逝,荀攸手中的白子一直沒有落下。

「看來想要弄清楚武安侯的計劃,就要先搞清楚武安侯到底知不知曉叔叔有忠漢之心!」

荀攸喃喃自語了一句后,將手中白子輕輕一丟,丟回棋子盒中,飄然離開房間。

……

荀氏賬房。

「荀伯,近來可好?」

「原來是公達呀,怎麼今日有空來老夫這裏了,快坐快坐。」

「荀伯不用麻煩了,攸來此,乃是有件小事希望荀伯能夠幫我解惑。」

「哦,竟然還有事能難住公達,哈哈哈哈,說來與老夫聽聽。」

荀攸緊盯着荀伯的眼神,認真的說道:「荀伯,叔母是什麼來歷,又是何時嫁入我荀氏的,可有詳細的記錄?」

荀伯愣了一下,大笑起來。

「公達莫不是睡昏頭了,少夫人乃是前中常侍唐衡之女,唐氏,自幼就與文若訂有婚約,后中常侍唐衡死後,唐氏流落,後由唐衡之弟前司空唐珍收留撫養長大,原本家主是不想讓文若繼續與唐氏履行婚約的,可文若說人無信則不立,堅持與唐氏完婚,這些你不都知道嘛。」

荀攸點了點頭,笑着說道:「沒錯,這些我都知曉,我想問的是有沒有唐衡死後叔母流落那段時間的詳細信息?」

荀伯想了想,轉身走到書架上翻找起來,最後在一個箱子內找到了一卷竹簡。

「給你,這就是少夫人流落那段時間的信息記錄,怎麼說少夫人當時也是我荀氏下任家主的未婚妻,我荀氏自然對她要多加關注,就連唐珍突然得到少夫人下落的消息也是我荀氏暗中告訴他的。」

「不過,公達,你要這麼東西做什麼?」

荀攸接過竹簡沒有回答,翻看了許久,突然眼神一凝,指著竹簡看向荀伯。

「荀伯,為何此處的字跡模糊掉了幾個?」

荀伯聽后一愣,連忙接過竹簡看了看。

「咦,這不可能呀,除了老夫以外,就沒有人能接觸到這卷竹簡,這怎麼可能,難道是時間太久出現了磨損?」

不過荀攸聽后卻笑了一下,眼神一亮,輕聲自語道:「竟做的如此粗糙嗎?」

「多謝荀伯,攸先告辭了!」

荀攸轉身徑直離開賬房,一路上邊走邊思考。

「會做這種事的看來只有我那位來歷不凡的叔母了。」

「不過,從這件事弄得如此粗糙來看,叔母應該是自己一個人在行動,武安侯的勢力似乎沒有參與進來,或者說叔母並沒有讓武安侯過多的深入參與荀氏之事。」

「這是不是也就代表着,叔母有可能並沒有將叔叔的忠漢之心告知武安侯?」

「看來,此事要再與叔叔仔細商談一番了。」

想到這裏,荀攸快步走向荀彧的院落。

不過就在路過花園的時候,荀攸腳步一頓,看向靜悄悄的四周,眼神一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