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琪倒是手腳快。”葉老爺子一臉笑意。

賀兮看了他一眼,又將目光移到賀行雲身上,雖然看不到他笑,但他周身散發的氣息卻十分溫和,她一瞬就明白了,葉老爺子不過是借做壽的口給賀行雲牽紅線。

賀行雲草草和葉唯琪說了兩句,轉頭回來賀兮就不見了,好一會兒纔在陽臺上找到她。

“想回去了嗎?”他輕輕靠過去問道。

賀兮不說話,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撲過來,硬生生撞上他的脣,不等疼痛散去,她就急不可待地啃咬他的嘴脣,小舌頭鑽來鑽去,尋找着突破口。

賀行雲嚐到了草莓的味道,微微腫怔了一下,又意識到賀兮情緒有些反常,拉住她的手臂推了推,沉聲道:“賀兮,你清醒點兒!”

PS:收藏丫丫丫丫! 022 沒有人可以取代你賀兮被他捏住肩膀,忍了忍疼,難過地看着他,“行雲,你爲什麼不肯吻我?”?

賀行雲看着她清澈映人的眼瞳,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乾澀道:“兮兮聽話……”?

賀兮緩緩落下他的手,麋鹿般楚楚可人地睨着他,“你喜歡葉唯琪嗎?”?

賀行雲一聽就知道是那兩個老頭子說了什麼,黑眸沉下,認真地看着賀兮,道:“賀兮,你只需要聽我的話。”?

賀兮上前一步緊緊抱住他的腰,將頭埋進他的胸膛,道:“我怕你離開我。”?

賀行雲的手滑到她腰間,最終卻改爲攀上她的肩頭,輕輕將兩人距離拉開,道:“兮兮,乖,沒有人可以取代你。”?

賀兮看了他好一會兒,不吭聲。?

嘆息一聲,賀行雲環住她的肩道:“我們回去吧。”?

看着兩人相攜離去,葉唯斯走到葉唯琪身後,低聲說道:“姐姐,你的願望怕是要落空了。”?

葉唯琪笑了笑,笑容疏離,掩去了那股蓄勢待發,道:“現在就下結論,爲時尚早。”?

葉唯斯看着她轉身離去,無言生笑。?

回到流雲山莊已經十點了,賀行雲剛洗完澡出來,就聽到有人敲門,緊接着一個腦袋伸進來,紅着臉小聲道:“行雲,我想跟你睡。”?

賀行雲纔下去的火瞬間又燃燒起來,抓了抓頭髮,他冷聲道:“回去睡覺。”?

賀兮秉承着愈挫愈勇的精神鑽進了門,反手把門關上,扯了扯身上的水藍色絲質睡衣,赤着的小腳相互蹭了蹭,道:“行雲,地板好冰。”?

賀行雲起身,浴巾只遮去了下半身的重點部位,賁張的胸肌和強健的雙腿無一不在顯示着一個成熟男人的魅力,賀兮心思歪了歪,行雲二十八歲,有多少女人見過他赤身的模樣……?

思索間賀行雲已經走到她跟前,一言不發將她打橫抱起往外走。?

身後觸到軟軟的牀,賀兮察覺到他的意圖,連忙伸出雙臂勾住他的脖子往下拉。?

賀行雲掙了掙,不想弄傷她,只好道:“兮兮,放手。”?

賀兮固執地抱住他,道:“行雲,要我好嗎?”?

賀行雲渾身一顫,感受她貼上來的渾圓的柔軟,隨即使勁掰開她的手,退開一步,斥道:“賀兮,不要胡鬧!”?

賀兮盯住他的眼,道:“我沒有胡鬧,行雲,你不喜歡我嗎?”?

賀行雲眉頭微蹙,眯起眼看着她。?

賀兮不喜歡被他這樣審視地看着,她軟了雙手,眉宇間寫滿受傷,她曾爲了那晚的事一度退縮,可是在無罪那晚他吻了她,他吻她,不代表喜歡嗎?既然他踏出了第一步,她就有勇氣走出剩下的九十九步,可是爲什麼……??

時間流走,賀兮的期待逐漸被失落代替,她背過身,低聲說道:“既然你不喜歡我,爲什麼要吻我。”?

PS:爲毛不收藏呢? 023 你還太小

僵持,沉默,空氣一點一點沉寂下去,好久,久到賀兮以爲身後的人不在了,才聽到一聲極輕的嘆息,然後她便被一雙有力的手摟進懷裏,按進胸膛。

“兮兮,你還太小……”

聽着耳邊沉穩的心跳,賀兮嘴角溢出不止的笑意,道:“行雲,你是喜歡我的!”眉目張揚,語氣張揚,這一刻,她纔是那個被賀行雲寵壞了的女孩!

賀行雲緊了緊手臂,將她錮在懷裏,不禁安寧地閉上眼眸。

“行雲,我會加倍努力地長大,你等等我!”賀兮偎依着他,一隻手不老實地畫着圓圈。

賀行雲這才驚覺兩人的狀況有多曖.昧,拉開身上的人,他退開道:“睡覺吧。”

賀兮沒再鬧,老老實實縮進被窩,露出一雙晶亮的眼睛,甕聲甕氣地說道:“行雲,我不准你找別的女人。”

見她目光有意無意地掃着自己的浴巾,賀行雲才明白她話裏的意思,頓時失笑,拍了拍被子道:“睡覺。”

一夜好眠,睜開眼已經大天亮。

愣了一會兒神,賀兮才反應過來今天鬧鐘沒有響,火急火燎從牀上跳下來衝去賀行雲的房間,只有張媽在整理牀鋪。

“張媽,爲什麼不叫醒我?”她有些氣急,她要和行雲一起去上班的,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小姐!”張媽叫住她,笑道:“先生說你昨天太累,讓你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再去。”

賀兮一聽,心寬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張媽,剛剛……我餓了!”

張媽瞭然地笑笑,道:“早餐做好了,放在樓下。”

“還有,剛纔溫小姐打了好幾個電話,好像有急事。”

賀兮連忙跑回房間,才發現手機沒了電,用固話撥了溫苗苗的電話,才通,那邊就劈頭蓋臉一頓吼:

“你豬八戒附身啊,日上三竿了還睡!”

賀兮聞言臉一拉,果斷地掐回去,“這些天我給你打了沒一百也有九十九個電話吧,你還好意思賊喊捉賊?”

溫苗苗停了一下,正經道:“兮兮,我有話跟你說,老地方見。”

還沒來得及說話那邊就掛了電話,賀兮一頭莫名,但還是極快地收拾了一下出門了。

來到“愛你”咖啡廳,賀兮老遠就看見了戴着巨大墨鏡鬼鬼祟祟的溫苗苗。

躡手躡腳走過去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笑道:“喲,改行當隱星了?”

溫苗苗一口咖啡頓時噴了出去,嗆的直咳嗽,賀兮連忙拍打着她的背,打趣道:“苗苗,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小了。”

溫苗苗也顧不得追究就拉着她坐下,四下望了一眼,道:“兮兮,我得跑路了!”

賀兮一怔,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024 巨星秦希

聽完溫苗苗亂七八糟的敘述,賀兮總算從中抓到了重點,難以置信地說道:“你用一百塊嫖了喬寧非!”

溫苗苗正色道:“是一百零五毛。

賀兮差點想伸手給她一巴掌,“這是重點麼?!你跑了你爸他們怎麼辦?”

溫苗苗揪着頭髮道:“我怎麼知道啊,姓喬的太不要臉了,居然派人來抓我,我都不敢回家!”

“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賀兮還有些內疚,要不是那晚她撒酒瘋,根本不會惹上喬寧非這號人。

溫苗苗小聲道:“我機票都買好了,等會兒就要走,叫你出來是跟你道別的……別擔心,惹不起咱還跑得起,過幾天我就回來。”

賀兮皺眉看着她,眉宇中籠上一層憂色,道:“不如你跟我去流雲山莊吧?”

溫苗苗連忙擺了擺手道:“我可不敢去惹賀行雲,倒是我爸,交給你了,有賀行雲壓着,姓喬的的也不敢亂來。”

“真的要走?”賀兮拉住她的手。

溫苗苗提起揹包,拉她起來,笑嘻嘻道:“走,送我去機場!”

剛從咖啡廳裏出來,天就變了臉,不到三分鐘,竟然下起了瓢潑大雨,賀兮一手遮着頭一邊去攔計程車,但過去了好幾輛車子,就是沒人肯停。

“吱——!”一輛銀色的寶馬猛地停在她跟前,車窗滑下,殷翡側過臉提高音量道:“上車,我送你。”

賀兮轉身就去拉溫苗苗,後者遲疑了一下還是上了車。

“後面有乾淨的帕子,擦一擦吧。”殷翡道。

“兮兮,他是……”溫苗苗剛要說話,殷翡卻打斷她道:“喬的事,我不管。”

賀兮按住她的手示意她安心,又看着前方道:“殷先生,能麻煩你送我們去機場嗎?”

殷翡脣角笑意擴散,道:“剛好順路,不過叫殷先生太生疏了,叫我殷翡吧。”

賀兮沒搭腔,默默擦拭着頭髮,要不是攔不到車,她也不會輕易上他的車,反正她不喜歡喬寧非,順帶着殷翡她也不喜歡。

殷翡從鏡子裏看了賀兮一眼,藍色的眼瞳中波光流轉,有光燦過,不過剎那又消失在深處。

到機場的時候天放晴了,剛送走溫苗苗,賀兮回頭就看到一大羣人擁簇在一起,攝影機、閃光、話筒不斷,中間幾個男人撇開人羣艱難前進,時時不忘護着中間的女人,女人戴着墨鏡,臉看得不是很清楚。

轉眼看到殷翡望着那邊,嘴角還噙着笑意,於是問道:“她是誰?”

殷翡笑意不減,語速緩慢,“國際巨星,秦希。”

賀兮又轉頭去看,而那女人的眼光似乎也轉到了這邊,定定地看着。

“那不是L·Y的總裁嗎!”人羣裏也不知道是誰先吼了一聲,一干記者頓時將頭掉轉了過來。

PS:米有花花什麼的,給杯咖啡也是不錯的丫!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25 衣冠禽.獸

一羣人轉身就朝這邊來,賀兮正打算默默閃人,手臂卻被抓住,扭頭一看,殷翡正衝她眨眼,“小丫頭,可不能過河拆橋!”

賀兮愕然,但他手勁大的出奇,根本就掙不開,只聽到身後“咔嚓”聲不斷,她瞬間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出了候機大廳,賀兮下意識往殷翡停車的地方跑,卻被他一扯,繼而沿着反方向狂奔起來。

“喂……車在那邊!”她急道。

“來不及了!”殷翡頭也不回地說道。

賀兮回頭一看,果然那羣記者如狼似虎地追了出來,嘴角抽了抽,她深深地覺得可以給從事記者行業的同胞們頒發一個長跑證書:扛着臺機器也能跑的那麼快,不當運動員簡直是屈才了!

“吱……”一輛車子剎在他們前面,喬寧非伸出一頭金燦燦的頭髮喊道:“上車!”

事情是很詭異的,直到賀兮坐在無罪的包間裏,還看着對面坐的人,一頭霧水地揉眼睛。

“溫苗苗,你不是上飛機了嗎?”

溫苗苗一臉忿然地坐在喬寧非身邊,一隻手沒輕重地在扣在腰間的那隻手上掐着,“我tm怎麼知道飛機開出去了還能開回來!”

喬寧非一臉愜意地揚了揚下巴,道:“想跑出我的手心兒,哼!”

賀兮黑了一張臉,正兒八經道:“喬先生,非法扣留是犯罪的。”

喬寧非聞言哈哈大笑,順勢在溫苗苗臉上親了一口,戲謔道:“小喵喵,你的朋友跟我講.法律哎……”

溫苗苗扭開脖子衝賀兮道:“不要跟畜.生溝通,他聽不懂人話。”

喬寧非倏地起身,把她扛在肩頭就往外走,還道:“殷,另一個交給你了。”

殷翡帶着紳士般的笑容果斷地切斷了賀兮欲上前阻攔的路。

“你讓開!”賀兮瞪他,“苗苗才十八歲,你們這羣混蛋!”

殷翡無奈地笑,“丫頭,不要遷怒好不好,他是混蛋,但是與我無關啊!”

賀兮冷眼瞧着他,“物以類聚,衣冠禽.獸。”

殷翡攤手,“看樣子我給你的印象很差,怎麼樣才能挽回我的形象。”話是問句,但表情以及眼神絲毫沒有詢問的意思。

賀兮繞開他想走,卻又被他眼疾手快地堵住,她順手拿起沙發上的抱枕往他身上砸,殷翡也不躲,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她,彷彿在看小孩子鬧脾氣一般。

賀兮突然就覺惱羞成怒,撇開他要跑,但被腳下的抱枕一拌,整個人衝殷翡撲了過去。

兩人順勢倒在地上,好巧不巧的,她的嘴就撞到了殷翡的下巴。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殷翡眸色一沉,鉗住她的手臂道:“想霸王硬上弓?你說一聲,我躺着讓你上!”

全身的血液霎時衝上大腦,賀兮一張俏臉紅了個透,張口就罵:“流氓!”

殷翡大手一揮,按着她的後腦勺就往脣上壓,兩脣剛挨在一起,門就從外面打開,依稀還聽人說道:

“賀總,賀小姐就在這個包間……”

ps:哎喲喂,同學們要收藏啊!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26 行雲吃醋

賀行雲那山雨欲來的臉色,讓賀兮腦海中浮現出四個字:捉姦在牀!

一骨碌從殷翡身上爬起來,她厭棄地用袖子蹭了蹭嘴脣,趕忙說道:“行雲,這是誤會!”

賀行雲沒看她,握緊的雙拳鬆了鬆,冷眼睨着地上的人。

殷翡擡腰坐起,曲着一條腿,一手撐着下巴,並不介意望着賀行雲,反而格外休閒自在地睨着他,薄脣微翹:“賀總來的真不是時候。”

不要臉!

“行雲,事情不是這樣的!”賀兮急道。

女星嫁臨:情定腹黑boss 賀行雲微微偏頭,黑眸中陰晴不定,眼神只掃過她,又迅速轉向殷翡,沉默了一秒,他啓脣道:“殷總,這裏是k市。”

在k市,做主的是他賀行雲!

豪門閃婚:偏執老公追上門 殷翡起身,兩人身高不差,四目相對,都是風輕雲淡卻暗潮洶涌。

總裁的天降仙妻 突然,殷翡笑出聲,道:“賀總,我追求賀兮,你不會不準吧?作爲監護人,你好像沒有這個權利。”

“監護人”三個字讓賀行雲眉心一擰,不過卻很快散開,他道:“賀兮不喜歡你。”

殷翡看了賀兮一眼,玩味道:“來日方長。”

“不會,”賀兮插話道:“我不會喜歡你。”話語裏甚至沒有經過思考的痕跡,一雙清澈猶如深潭的眼瞳滿是生疏,而那潭水深處似乎還醞釀着蓄勢待發的火苗,是濃烈的愛意!

殷翡喉頭一滯,這樣赤子般的眼神卻不屬於他……這個認知讓他不想接受。

賀行雲伸手攬住賀兮的腰肢,霸道的佔有姿態顯露無遺,“我們還有事,先告辭。”說罷也不理他,徑直走了。

流雲山莊,書房。

賀兮垂頭喪氣地盯着自己腳尖,賀行雲坐在沙發上,使勁扯了扯領帶,滿臉不滿地看着她道:“過來。”

賀兮磨蹭着往前走了兩步,小聲道:“行雲,我不是故意的……”

話沒說話,手臂被大力一拉,轉眼就坐到了賀行雲膝蓋上,他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擡高,狹長的眼眸微微一眯,神色危險,目光緊緊鎖在她的紅脣上,語氣森然道:“新聞滿天飛,還敢讓他吻你……”

賀兮沒想到消息傳的這麼快,又被他的模樣弄的有些發憷,掙扎着想辯解,嘴上卻堵來了一張手帕。

賀行雲力道適中地擦着她的嘴脣,不會弄疼她,卻也讓她開不了口,直到櫻桃般的小嘴被摩擦成緋紅,他才擡手將手帕扔進了垃圾桶。

賀兮嘴上火辣辣地,不自覺的有些委屈,雙手攀上他的脖子,期期艾艾地喚道:“行雲……”

呢噥軟語猶如導火索,讓賀行雲的怒氣與嫉妒瞬間爆發出來,他扣住她的頭壓向自己,閃電般地攫住了她的脣,含弄吸允,輾轉吞噬,急促的呼吸,野蠻地掠奪……懷裏柔軟的人兒,是屬於他的!

ps:好吧,不留言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27 悶騷男

賀兮失眠了,無精打采地趴在自己的小小辦公桌上,哀傷地等待着即將面臨的困境:失業。

昨兒賀行雲把她一通暴吻之後,趁她迷迷糊糊喪失反駁能力的時候剝奪了她工作的權利,雖然在她清醒的時候也不一定有反駁能力,但她今天還是義無返顧地來了。

不知道賀行雲是太忙還是在生氣,早上打了個照面之後他再也沒出過門,所以她也只能保持着一如既往地透視姿態,企圖以犀利的眼光穿過門板以達到與他心心相印的效果。

當高維第十八次來請她移駕的時候,賀兮不得不結束一廂情願的自欺欺人改變戰術以求自保。

挺了挺胸.部她端着泡好的奶茶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毫無起伏的語調讓賀兮心裏打突,推門走了進去,又背手將門反鎖上。

賀行雲擡眸見是她,微微皺眉,丟下手中的筆靠在椅背上,眼色幽深地睨着她,“忘記我昨天說的話了?”

賀兮撇撇嘴,蹭到他身邊,一臉討好道:“行雲,你再考慮考慮行嗎?”

老婆的神級陪練 賀行雲單手撫摸着她的頭髮,有一下每一下的颳着,似乎頗爲享受柔順發質帶着他的手感,黑眸微闔的模樣讓賀兮不由有些癡迷,手比腦子快,細長的手指已經觸上了他的眉心,一點點下滑,最後落在嘴脣上,細細摩挲,捨不得放開。

黑眸打開,沉光瀲灩,賀兮有種被亂箭穿心的感覺,想抽回手,卻被他一把抓住。

心跳如雷,賀兮覺得臉上一股熱氣不可抑制地涌出,但卻躲不開那樣讓人沉迷的眼光。

賀行雲勾脣一笑,張口含住了她的手指。指尖濡溼的感覺讓賀兮猶如過了電一般顫抖起來,另一手想也不想地捂住了鼻子,兩個紅燦燦的字就冒出來了:色.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