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點事……你能不能出去啊?別在我這啊。”秦少傑這時候還在跟冥討價還價。

“出去?小子,你以爲那麼容易嗎?我等了幾百年,纔有天丹傳人能打開金棺,我會再出去嗎?”冥不屑的說道。

“這……就非要在我身體裏嗎?”秦少傑傻傻的問道。

“不錯,你是天丹傳人,我寄宿在你的身體裏,對你我,都有好處,小子,既然你釋放了,我又寄宿在你的體內,那就是有緣,哈哈,我的魔功獨步天下,我不會虧待你的,不出10年,你便就會成爲魔神級別的人物,到時候,誰都不敢輕易動你了。”冥在跟秦少傑做着交易。

他現在靈識虛弱,也不敢對秦少傑太狠,要不這小子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找到各大門派去,那他殘存的靈識,也就離灰飛煙滅不遠了。不能威逼,只能利誘。拿他的魔功利誘。

“不行,不行,我怎麼能學魔功。”秦少傑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得。打死他,再搶救過來,再打死,他都不想學,他不想變成另一個屠。

“那你不想要太阿劍了?”冥見秦少傑不答應,便又開始拿太阿劍利誘。

不想要的是傻子,上古神器級別的劍,誰不想要,是個修行人都想要。要不是老子找不到它,不然早就收入囊中了。

“你……你知道在哪?”秦少傑弱弱的問道。哎,還是沒抵抗住誘惑。

“當然。”冥肯定的說道。

秦少傑咬了咬牙,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好,我答應你,劍拿來。” “那麼着急做什麼,我要先徹底融入到你的身體中才行。”說着,也不等秦少傑同意,便直接融入秦少傑的身體中。

“少傑,你怎麼了,快醒醒。”凌芳並不知道,秦少傑跟冥在識海中已經交談了一番,看到秦少傑的身體不斷的抽搐,眼睛越來越紅,她也急的不得了。

不久,秦少傑的身體就漸漸平靜了下來。眼睛也恢復了正常。

“師姐,怎麼了你。”秦少傑剛轉醒,就看到凌芳跪坐在他旁邊,抓着他的手臂,眼睛還紅紅的,似乎快要哭出來了,便趕快問道。

“少傑……你,你剛纔怎麼了。”凌芳突然聽到秦少傑說話,先是一愣。看到秦少傑醒過來以後,便帶着哭腔問道。

秦少傑看着凌芳紅紅的眼眶,和那嬌美的小臉,不禁有些出神。

“師姐,你在擔心我嗎?”

“當然是在擔心你,你到底怎麼了,急死人了,那紅光到底是什麼。”

“嗯……”凌芳剛說完,卻猝不及防的被秦少傑一把抱住。

凌芳哪裏經歷過這種陣仗,除了小時候逍遙子抱過她以外,根本沒有被別人抱過,更別說秦少傑這樣的年輕男子,驚的她不知所措,只能傻傻的坐在哪裏。

“他在抱着我,他爲什麼抱着我?難道他……喜歡我嗎?”凌芳暗暗的想道。但突然小臉就紅了。“凌芳啊凌芳,你怎麼能這樣想,他是你師弟啊。”

凌芳雖然不諧世事,但男女間的感情知識,她也瞭解些,畢竟以前也看過書嘛,再加上這段時間,被晚間8點檔的狗血電視劇的狗血劇情一薰陶,也明白男女之間的擁抱代表什麼。

想到這,凌芳趕快推開秦少傑站了起來“你……。”

秦少傑暖香入懷,聞着凌芳身體裏散發出的絲絲處子之幽香,又抱着她那溫熱柔軟的身體,一時間有些不能自拔,如果真的娶了她當老婆,也是不錯的嘛。而凌芳這時候卻把他推開,打斷了秦少傑無恥的想象。

“這個……師姐,我這不是高興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嘿嘿。”秦少傑不好意思的解釋了兩句。

“嗯……我知道。”凌芳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低着頭,小臉紅紅的應了一句。好在此時符文已經過了時間,黑漆漆的一片,秦少傑也看不到凌芳臉紅。

情不自禁?靠,這種解釋也就我們清純的凌芳能信了,你到大街上,隨便找個美女上去就抱住,然後告訴人家你情不自禁,對方要不報警,那是輕的,但也會一大嘴巴抽過來,然後大喊流氓,非禮啊。誰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爲零的?其實,懷春的少女,智商也不是很高。

“少傑……你,你剛纔到底怎麼了?”凌芳見秦少傑也不說話了,便小聲的問道。

秦少傑看了看傍邊呆坐在地下的男子,對凌芳說道“沒什麼,出去再跟你說吧。”

凌芳見秦少傑不說,也就點了點頭不再問。

“小子,不愧是天丹傳人,這具身體,果然不錯。”

這時候,秦少傑的腦海中便出現了冥的聲音。

“老傢伙,別廢話了,劍在哪,告訴我。”秦少傑這時候也知道,冥想傷害他,也不可能,現在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他的身體裏。說話也隨意了起來。

“小子,難道你不知道尊老愛幼嗎。對我說話這麼不客氣。小心我毀了你這具身體。”冥佯怒道。

“你有本事就毀了看看,我完了,你也就完了,WHO怕WHO啊。”秦少傑哼道。

“……”冥無語。確實,毀了秦少傑,他也就灰飛煙滅了。

“好吧,劍就在棺內之人身下,你去拿吧。”冥無奈的說道,畢竟寄人籬下,不得不低頭,甭管你以前多牛X,現在也一樣要妥協。


“嘿嘿,謝了。”說完,秦少傑便一躍跳在船上,在棺內摸索了一陣,終於找到了傳說中的太阿劍。

看着那血紅色的劍身,秦少傑暗道“怎麼跟傳說中的太阿劍不一樣呢?”

而這時,冥的聲音又在秦少傑腦中想起。“這個……小子,這是虎魄,不是太阿。”

“什麼?虎魄,是什麼劍?太阿呢?你蒙我呢?”秦少傑急了,靠,這老不死的,居然也會騙人。

“稍安勿躁,虎魄,乃是上古神兵之一,上古魔神蚩尤用的劍。”冥解釋道。


“什麼?蚩尤的武器?老傢伙,你玩我?一把魔劍,還上古神兵?你害死我了,魔劍,這東西我能用嗎?”秦少傑恨不得把冥抽筋扒皮,打死再搶救過來再打死,然後刨了他的祖墳把他埋進去。完了完了,我也要進魔道了。秦少傑哀嘆道。

“不這麼說,你能答應我嗎,嘿嘿,小子,我是魔頭,我的話,你能全信嗎?給你一把虎魄,已經不錯了。”冥奸笑道。

“少傑,你這是,這是太阿劍?”凌芳看到秦少傑拿着一把血紅色的劍回來,疑惑的問道。但隨即又道“不對,這把劍上好重的邪氣。”

“你也發現不對了?”秦少傑無奈道。

“這到底是什麼劍?”凌芳擔心的問道,秦少傑剛纔發生的事情,再加上又拿着一把散發出邪氣的劍,凌芳得不擔心,擔心他也會遁入魔道。

“出去我再告訴你吧,放心,我會說清楚的,一切答案都已經有了。”秦少傑看着凌芳認真的說道。

凌芳見秦少傑這會不想說,便也不再問。只是安靜的站在一邊,眼睛卻盯着秦少傑手裏的劍。

“喂,你叫什麼?”秦少傑對坐在地上的男子說道。

“我?……我叫樑軍。你,你別殺我,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男子今天着實被嚇的不輕,不過居然還沒暈過去,也算有點膽子了。

“殺你?我不殺你,樑軍是吧?給,拿去。”說着,便扔過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過去。

“拿着吧,賣了夠你一輩子逍遙快活了,但是,你記住,今天的事情,徹底忘掉,不然,你知道後果過的。”

這是典型的打個巴掌給個甜棗。不過確實也好用的很。男子見了夜明珠,早就把害怕扔到爪哇國去了。

“是,一定,我一定忘了今天的事。”男子抱着夜明珠,激動的說道。 “少傑,這到底是什麼劍?我怎麼覺得這劍邪氣這麼重。”幾人出了皇陵,秦少傑也不再管樑軍的去向,帶着凌芳回到賓館裏。

秦少傑看着凌芳好一陣,直看的凌芳有些不好意思了,才緩緩說道“師姐,如果有一天,我入了魔道,你……你還會跟着我嗎?”

“入魔道?少傑,爲什麼這樣說,剛纔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凌芳焦急的問道。看秦少傑的表情,不必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好吧,師姐,當年大師兄的變化,確實跟皇陵有關。”

“真的跟皇陵有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凌芳問道。

“師姐,你知道金棺內除了秦皇的遺體,還有什麼嗎?”

“還有什麼?”

“還有一道殘存的靈識,金棺四周的奇怪符文,便是封印這道靈識的。”秦少傑看着凌芳解釋道。

“靈識?誰的靈識?”凌芳不解,她不知道。秦皇的金棺裏怎麼會封印着靈識,難道秦皇也是修行之人?

“冥”

“什麼?冥?”凌芳大驚。“難道,難道,剛纔我們把他釋放了出來?”凌芳不禁開始擔心。

冥可是大魔頭,幾百年前突然消失,而現在卻被他們釋放了出來。這會造成多大的災難,她不敢想象。

“沒錯,是冥,而且……”秦少傑停頓了一下。

“而且什麼?”凌芳焦急的問道。這可不是開玩笑,當年魔道在冥的帶領下,是任何人都不敢輕易挑釁的。直到冥不知道什麼原因消失後。

“而且……他現在在我體內。”秦少傑嘆了口氣說道。

“這……”凌芳此時已經吃驚的說不出話來了,就算當初那個年代還沒有她,但做爲修行人來說,她很瞭解冥是個怎麼樣的存在。秦少傑被冥附在體內,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這劍,不是太阿,是虎魄。”

“虎……虎魄?這是什麼劍?”凌芳已經有些麻木,這也就是秦少傑。她瞭解秦少傑,雖然瞭解的不是很深,但知道他還能跟自己這樣說話,就知道暫時沒有什麼危險。

“虎魄,上古魔神,蚩尤的武器。”

“蚩尤……”凌芳看着虎魄喃喃自語。

她看過關於蚩尤的記載,對那場戰役也有過了解,雖然只是傳說,但未經證明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真的。

關於這次大戰,有許多神話式的傳說。據說黃帝平時馴養了熊、羆、貔、貅、貙、虎六種野獸,在打仗的時候,就把這些猛獸放出來助戰。有人認爲,傳說中的六種野獸實際上是以野獸命名的六個氏族。蚩尤的兵士雖然兇猛,但是遇到黃帝的軍隊,加上這一羣猛虎兇獸,也抵擋不住,紛紛敗逃。

黃帝帶領兵士乘勝追殺,忽然天昏地黑,濃霧迷漫,狂風大作,雷電交加,使黃帝的兵士無法追趕。原來蚩尤請來了“風伯雨師”助戰。黃帝也不甘示弱,請天女幫助,驅散了風雨。一剎那之間,風止雨停,晴空萬里,終於把蚩尤打敗了。也有一種傳說,說是蚩尤用妖術製造了一場大霧,使黃帝的兵士迷失了方向。黃帝用“指南車”來指引,帶領兵士,依着蚩尤逃跑的方向追擊,結果把蚩尤捉住殺了。這些神話反映這場戰爭是非常激烈的。

蚩尤雖敗,但他所用的武器卻不知所蹤,而現在秦少傑手裏拿着的,便是蚩尤的武器,虎魄劍。

虎魄,這把跟皇帝所用的軒轅劍並稱爲兩大神器的劍,如今被秦少傑所得,而虎魄,還是一把魔劍,雖然經過4000年的封印,但上面依然會有上古魔神留下的精神烙印。如果秦少傑駕馭不住,被精神烙印反噬,那,他將成爲又一個可怕的魔神,三界之內,必將血流成河。

凌芳當然考慮到了這些,擔心的對秦少傑說道。

“這是魔劍啊,是有精神烙印的,如果你要是不能駕馭,那……”

秦少傑不明所以,問道。“精神烙印?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認主?”

“差不多吧,如果你不能讓它認主,那你就會被反噬。”

“這怎麼辦?”秦少傑也嚇了一跳。

被反噬?怎麼個反噬法?難道會把我吃了?還是會控制我的思想和身體?我靠,果然貪便宜沒好貨啊。秦少傑心裏暗暗想到。

秦少傑正考慮怎麼處理這把劍時,卻聽凌芳又問道“當年大師兄也是因爲開了金棺才變的嗎?”

“你不問我差點忘了。”秦少傑不好意思的說道。“他打不開金棺,因爲,只有天丹傳人,才能打開金棺。”

“那大師兄怎麼會入魔道,而且他所用的,也是魔功。”

“冥說,他當初想打開金棺,但不是天丹傳人,所以失敗了,但冥的一絲魔氣還是進入到他的體內,加上他又天生魔丹,所以……”秦少傑停住了話頭。後面的,大家都知道了。

“但是,他爲什麼會如魔道?”凌芳不解,秦少傑被魔頭俯身,也沒有改變,爲什麼屠卻徹底入了魔道。

秦少傑搖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或許,這背後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吧。”

“好了,休息吧,我得考慮考慮怎麼處理這把劍。”秦少傑不想再說話了。他現在的思維有點混亂。雖然神經大條了些,但想想如果自己入魔,會變成什麼樣子,不由得也有些擔心。

等到凌芳走後,秦少傑便喚起在自己身體裏的冥。

“老傢伙,這魔劍我如果駕馭不了,會不會……”

“你大可放心,有我在,你還擔心壓制不住它的反噬嗎?等到我恢復一段時間。雖然還不能重塑身體,但也足夠幫你將這虎魄重新認主。”冥緩緩的說道,看樣子並不擔心這個問題。

信你纔怪,又不是第一次騙我了,先拿太阿劍誘惑我,結果給我這麼個東西。

秦少傑暗道,要不是你,我怎麼會拿這破玩意。

冥似乎意識到了秦少傑的想法。說道“小子,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這是上古神器,被你得了,還不知足嗎?”冥不滿的說道“好了,本座要休息了。”說完,任憑秦少傑怎麼叫喚,也不再說話。


“孃的,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我還不信我弄不住你這魔劍了。”秦少傑自言自語道,隨後也不多想,一頭栽到牀上就睡。 在西安的一家古玩店內。

“先生,想買點什麼?”古玩店的夥計見有人進來,便迎上來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