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萬怎麼知道自己有秘境?

這個老傢伙真是陰險,他肯定想逼自己進入秘境,到時候跟蹤自己,就可以將自己的秘境地知道。

表面上他是在幫自己,很有可能,他是在秘境的主意。

「喬先生,什麼是秘境?」葉雄故作不知。

「秘境的來源有多種猜測,有人是獨立空間,不在三界之中;也有人是通往另一界的通道;還有人,是三界版圖劃分時候,被遺落的空間。眾紛紜,沒有確鑿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由於秘境極少出現,每一個秘境沒被人發現之前,裡面肯定非常多天地靈藥,如果能坐享一方秘境,就能成為一方之王。神族之所以能在緬店當王,就是因為索丹佔有崑崙秘境,給神族源源不斷的靈藥供給。」喬萬繼續道。

「原來如此,不知道喬先生有沒有自己的秘境?」葉雄問。

「來慚愧,老夫十幾年,踏遍全世界,都沒能找到一方秘境,結果二十多年修為毫無長進。」喬萬嘆了口氣,聲音中儘是遺憾。

「要是我這輩子能尋到秘境就好了,也不會依賴一瓶丹藥。」葉雄嘆了口氣。

「什麼丹藥?」喬萬急問。

「不瞞喬先生,我這一年來之所以進展如此之快,是因為我無意中得到一瓶靈藥,服用之後修為一日千里,才能到達現在的實力。現在這葯丹已服光,如果找不到秘境的話,我這輩子估計就這麼著。」葉雄遺憾地道。

秘境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葉雄只能撒個謊。

「你算是運氣好了,在地球上修行,運氣比資質強太多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一輩子卡在鍊氣三層,終生不得進階呢。」

「喬先生,你剛才索丹的崑崙秘境兩年一啟,下次開啟在什麼時候?」葉雄問。

「我先算算。」喬萬扳著手指數一下:「上次他出來,是神族大王子納妃的時候,大概是一年半之前,應該剩半年時間。」

葉雄鬆了口氣,還有半年時間喘氣,足夠自己安排應對措施。

「喬先生,你知道還有什麼人比索丹王更厲害的嗎?」葉雄問。

秘境躲藏是最後一步棋,現在要重要是強大自己,跟找一個靠山。

如果不找靠山,喬萬也會懷疑他有秘境。

「進入鍊氣五階的修真者,會窮盡心機修鍊,希望能衝破到築基期。一旦踏入築基期,就可延壽百年。這世界上有多少修真高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知道有個人,實力恐怕不在索丹之下。」喬萬。

「誰?」

「磊山王張成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接下來,喬萬介紹磊山王,原來在苗疆磊山,有一個秘境,裡面隱居著一名修真者,實力不在索丹之下。

葉雄突然想起,兩年前自己在磊山的時候,曾經滅掉獸組織一個基地。

他萬萬沒有想到,在磊山會有一個秘境,住著一名強大的修真者。

葉雄很快就想起小白白,當年他在磊山帶回小白白,小白白的變身讓他震驚不已,他一直都想不透,小白白不是基因獸怎麼會變身。

現在看來,小白白極有可能是磊山王張成楓養的靈獸,由於某種原因回不了秘境,最後跟自己在一起。

一年前,小白白突然不見了,為此唐寧哭了很久,看來極有可能是小白白的真正主人把他帶回去了。

「喬先生知不知道張成楓的秘境入口在何處,何時開啟?」葉雄問。

「這就不得而知。」

「告訴喬先生一個消息,天門後山秘地中有一個秘境,兩年一啟,每一次啟動,有兩天時間,不知道喬先生有沒有興趣進去看看?」

天門後山秘境,雖然比起聖山秘境差遠了,但修鍊的話,裡面的天地靈氣也是挺充足的,起碼比起地球強多了。

「天門後山秘境被大能下了禁制,只有低階古武者跟修真者才能進去,不然的話,強行進去只會被撕碎。」喬萬說道。

「還有這等事,難怪天門願意拿來當試煉之地。」

葉雄裝作不知道,省得他以為自己別有用心。

兩人再聊片刻,喬萬就離開了。

葉雄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久久無言。

原本他以為,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這世界的巔峰,可以無畏任何人,現在才發現,自己只是井底之蛙。

這種感覺真是太他娘的蛋疼,就像爬一座山峰,本來以為爬到山頂,上去才發現還有更高的山,而他不得不繼續爬下去。

「你沒事吧?」狼女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

「哦,沒事。」

葉雄收拾心情,朝狼女招招手:「樂兒過來,我把你變回來。」

剛才暗影天皇親自承認之後,狼女已經相信她不是真正的狼女。

狼女緊張地走過去,十分擔心地問:「不會出什麼狀況吧?」

「放心,不會出事的。」葉雄過去將門反鎖上,不讓人進來打擾,這才走過來說道:「坐到床上,放鬆,別緊張。」

狼女坐到床上,盤腿坐著。

葉雄播放一首安靜的曲子,讓安樂兒放鬆,正準備施展換魂大法。

就在這時候,他腦海里閃電般想起一件大事。

他霍地站起來,久久未能平靜。

「龍百川,你好狠的計謀。」他忍不住脫口而出。

「怎麼了?」狼女睜開眼睛問。

「沒什麼,咱們開始吧!」

葉雄收斂心神,把雜念拋到一邊,開始幫狼女施展換魂大法。

音樂播放之後,隨著葉雄的精神引導,安樂兒開始進入深層催眠。

「你的名字叫做安樂兒,你以前是獸組織的人,跟隨幽靈。」

「你有一個姐姐叫安樂兒,後來進入了獵人保鏢公司。」

「你的主人叫葉雄,你愛他,愛得不顧一切……」

話說到這裡,狼女身體激烈地顫動一下,猛然睜開眼睛。

看到這熟悉的眼神,葉雄瞬間就知道,安樂兒回來了。

安樂兒目光緊緊地望著面前的葉雄,腦海中的記憶,頓時如同潮水一般湧進來。

記憶窮醒比記憶植入容易多了,因為記憶植入要將很多不屬於被植入者的記憶強行植入腦中,所以要花廢很多時間跟精力。

記憶窮醒只需要換醒對方被封塵的記憶就行了。

安樂兒記憶中最刻骨銘心的是葉雄,所以聽到這個名字之後,瞬間就被喚醒。

眼淚一瞬間就從安樂兒眼睛里滲出來,她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死死抱住葉雄,嗚嗚地哭了起來。

「主人,我想死你了,嗚嗚。」

因激動跟哭泣,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葉雄內心最柔軟的東西被觸動,這一刻他心裡只有一個種念頭,就是再也不辜負安樂兒。

「我也是。」葉雄抱著她,將面貼在她臉上。

安樂兒抱了片刻,已經不滿足於她的相思之苦,突然狠狠地吻著葉雄。

那麼霸道,那麼狂熱,彷彿除了吻,再沒什麼能表達她的相思之苦。

葉雄迎上她的吻,兩人翻倒在地上,狂熱地索取。

荷爾蒙急速上漲,兩人氣息越來越粗。

安樂兒準備脫葉雄衣服,就在這時候,葉雄一把抓住她的手說:「樂兒,夠了。」

安樂兒被拒絕,十分疑惑,想到什麼似的,急忙說道:「主人,我雖然在暗影半年,但沒有男人碰過我,我可以發誓,我只屬於過你一個人。」

她以為葉雄厭棄她的身體,才拒絕她。

「你想哪去了。」葉雄用手指刮刮她的鼻子,笑道:「現在不是時候,暗影正盯著咱們,你想想,萬一咱們玩得正興的時候,暗影的人殺進來咋辦?」

安樂兒鬆了一口氣,拍拍裸著大半的胸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嫌棄我呢。」

「你是為了我才變成這樣的,我怎麼會嫌棄你。這輩子無論出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了。」葉雄認真地說道。

「那如果我跟很多男人睡過呢?」安樂兒壞笑。

「討打是不是,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雄在她身上各處撓痒痒,直撓得她哇哇求饒,一時之間,房間春色無邊。

第二天一早,葉雄帶著安樂兒離開島國。

喬萬身上有種讓他看不透的感覺,天知道他對自己有沒有意圖,所以他選擇第一時間離開。

「主人,我們怎麼不回華夏,反而去緬店?」安樂兒不解地問。

「先去緬店找點東西,再回到華夏。」

跟喬萬一番對話,讓葉雄感受到危機,讓他原本松下來的心再次緊張起來。

他決定去緬店找到神族寶藏,看看能不能從裡面找到強大法術,再不濟,找到一些關於索丹的消息也行。

坐在飛機的時候,兩人將這半年來的事情告訴對方。

當安樂兒得知葉雄現在是強大的修真者,表達自己想修真的念頭。

葉雄自然答應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緬店某酒店。23US.更新最快

葉雄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一具火辣的身體就纏上了他。

安樂兒狂熱的吻,霸道地落到他唇上。

在島國不方便,回到緬店,兩具壓抑的身體徹底爆發。

兩人頓時像水蛇一樣,緊緊地纏著對方,無盡索取。

第二天,葉雄醒來,看著安樂兒那嬌艷的面孔,忍不住親了一下。

經歷的這麼多女人之中,安樂兒是最火熱最投入的一個,跟她一起,葉雄有種年輕好幾歲的感覺。

安樂兒被親醒,雙手扣著他脖子,回親了一下。

「起來,辦正事了。」葉雄道。

「我不要。」

安樂兒扣著他的脖子,不讓他走。

「樂兒,來日方長,你這樣無度索取,我會幹枯的。」葉雄笑道。

「誰無度索取,我就是想抱抱你,想哪去了?」

安樂兒啐了他一口,這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

「對了,你知不知道你姐姐跟朱雀的下落?」葉雄問。

「自從你失蹤之後,我滿世界找你,跟姐姐都沒聯繫了。後來我無意間到島國,想去看看櫻花,誰知道被暗影的人盯上。」

以前有一次,葉雄帶安樂兒去島國出任務,那時候安樂兒想去看櫻花,看來她是想念自己,才去島國的。

葉雄抱著她又親一下,觸及她光溜溜的白嫩身體,差又忍不住了。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帶著安樂兒四下查探,打聽神族寶藏的下落。

在緬店境內,一連打聽三天,還是沒有收穫。

「主人,你確定這個神族寶藏真的存在?」

一連幾天沒打聽到消息,安樂兒開始有些懷疑。

「寶藏一定存在,只是知道這個寶藏地的人可能極少。」

葉雄躺在床上,思考對策。

索林死了,他的三個兒子也死了,這麼來,他最親的人都死光了。

而索林的妻子下落不明,一時之間不知道去哪裡找,他當下有些犯難。

他從身上掏出那根黃金鑰匙,細細地打量。

鑰匙是純黃金所做,除了個頭大一之外,沒什麼不同之處,上面也沒留什麼線索。

「樂兒,如果你是索林,會把寶藏藏在什麼地方?」葉雄隨口問。

「要是我肯定藏在家裡,你想想,像寶藏這麼重要的東西,肯定要時時看著,不然被別人偷了也不知道。」安樂兒出自己的看法。

「你跟我想得差不得,這寶藏九成藏在皇宮裡,但是咱們這兩天把皇宮都找遍了,除了遇到兩個賊,什麼都沒碰到。」葉雄皺眉道。

想來想去,還是沒想到什麼頭緒,沒辦法之下,葉雄只好休息一會,準備今晚再次夜探皇宮。

趁有空,葉雄教安樂兒修真法門,還給她服用培元丹,開始帶她進入修真一道。

安樂兒知道如果自己不努力,實力不夠的話,很有可能以後就沒機會留在主人身邊,所以修鍊得特別賣力。

夜色皎潔,整個皇城處於一片夜色之中。

直從神族滅亡之後,皇宮發生大亂,一些神族弟子趁亂把皇宮搜刮一空。

緬店的國家機關已經把皇宮接管,鎖了起來,防止更多的人進來。

只可惜只能防住普通老百姓,對於神族弟子來,根本就沒用。

葉雄帶著安樂兒躍進皇宮,來到索林的房間,細細察看。

一連查了幾遍,還是沒能找到。

地板是實地的,下面沒有密室。

「主人,會不會是咱們想錯了,寶藏根本就不在皇宮之中?」安樂兒沮喪地問。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我還是覺得,寶藏應該就在附近。」葉雄想了一下,對安樂兒:「樂兒,你出去一下,別讓人進來打擾我。」

安樂兒哦了一下,走了出去,守在門口。

葉雄盤坐在地,將靈識釋放出去,在周圍六十米之內搜索。

上次切磋,葉雄發覺索林的靈識範圍在方圓六七十米,如果這寶藏在附近的話,他不可能每天都是去,最大的可能是用靈識搜索一輪。

所以,這寶藏的範圍極有可能就在六十米之內。

將靈識釋放出去,細細地在周圍排查一遍。

突然,葉雄的靈識排查範圍,出了皇宮之外。

原來索林這個房間在皇宮的邊沿,背後是高牆,再過去是馬路,馬路後面是一幢平民房。

葉雄靈識落到這家平民房,發現裡面根本就沒有人睡覺,赫然是間空房。

這麼漂亮一間房子,還在大馬路邊,沒有住絕對不正常。

葉睜走出去,夾起安樂兒,身體躍了出去。

安樂兒已經習慣了,她的身法慢,容易暴露,所以葉雄帶她的時候都是抱著她的。

幾下縱躍,葉雄落入皇宮外的平民房樓。

他過去把鎖撬開,走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