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女子溫和的點了點頭。

“不過公子你心中有大愛,更不自私,對心愛之人雖然得不到,但卻不忍傷害一絲一毫,如果你剛剛心裏只要有一絲貪戀,你們將永遠走不出這個幻陣,而對方也會沉浸在自己的夢裏永遠都醒不過來,萬年來,你是第一個感動我的人,也是第一個自己走出幻陣的人,你手中的便是鳳絕吟,送給你,鳳絕吟其實並不是什麼厲害的玄器,而是可以在關鍵的時候救人一命,也可以幫你抵擋一些邪門歪術的陣法,也可以圓你下一世的一個夢想。”

女子笑着解釋道。

慕容邵峯看了看手中的鳳絕吟,天下真有這麼神奇的東西嗎?真的可以圓他下一世的夢想嗎?

陌陌,慕容邵峯一聽,腦海裏唯一出現的人,也是他一輩子唯一最想圓的夢。

“多謝前輩,請問前輩可是劉馥前輩的妻子?”

慕容邵峯大膽的問道。

女子一聽,微微驚訝的看着慕容邵峯。

激動的說道:“你居然知道我們夫妻二人?”

“邵峯聽家師提起過二位前輩,二位前輩纔是真正的大愛無私之人,邵峯自愧不如。”

關於他們的故事,師傅和他說過,劉馥也是一位修爲高手,而他的妻子來歷不明,最終,他和她的妻子凝香被人下了詛咒,讓二人從此永遠都見不了對方。

他們夫妻二人白天和黑夜交替出現,劉馥爲了讓自己的妻子過平淡的生活,便在大漠裏建造了一座浩瀚天地間的倫攸敘宮殿,故而借用窮極之光的力量,每一百年出現在大漠一次,上萬年過去了,他們夫妻雙方,從來沒有離開過這裏,互相守護着彼此。

只是時間過去很久很久了,知道這裏的人非常少。

“公子,謝謝你,你的出現,讓琉璃天藍消失了,這就意味着,那個詛咒了我們萬年的詛咒已經解了,謝謝你和你心愛的人,你們之間雖然有緣無份,卻各有善果。”

說完,女子笑了笑,消失在藍光裏。

瞬間,自慕容邵峯站的地方,金碧輝煌的宮殿慢慢變得透明,金光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際邊血紅的殘陽,大漠恢復了原樣,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過,再次寧靜起來。

“慕容邵峯,朕殺了你!” 慕容邵峯剛剛轉身,就聽到了君臨天的怒吼!

慕容邵峯不急着對抗君臨天,而是四處看了看剛纔和自己一同出現在宮殿裏面的黑衣人。

在慕容邵峯轉身之際,慕容邵峯瞥見一抹黑影在殘霞下劃過,便在也沒有了蹤跡,他進入了玄武陣裏,又找到了什麼呢?

只是,靠近慕容邵峯的君臨天卻無比的震驚!

短短半天過去,慕容邵峯的修爲居然晉升到了玄魂階巔峯,這太不可思議了,慕容邵峯在這座宮殿裏面到底遇到了什麼?

“慕容邵峯,你可真是一個天才?短短几個時辰裏,你就修煉到了玄魂階巔峯。”

君臨天嘴裏說着,,心裏卻恨得牙癢癢,今天的這一切,全都是慕容邵峯設計好的,他之前讓士兵們表演,就是爲了讓他放鬆警惕,沒想到他居然在暗中安排的很多的弓箭手,他的人進到樹林以後都被殺了。

慕容邵峯溫潤的眼眸裏眸光閃動。

“在我星月國,但凡覺醒了玄基的人都是天才,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修煉到玄魂階巔峯,不足爲奇。”

霸氣的說完,慕容邵峯收回眸光,看了看沙漠裏,士兵們的屍體正在被禿鷲魔獸無情的撕扯着。

“皇上,你沒事吧!”

朱巖走到慕容邵峯的身邊擔心的問道。

“朱巖,朕沒事!怎麼樣了?”

“回皇上,我們大獲全勝,完全在皇上的預料中,藍介父子已死,對方將軍也死了三個,敵方已經退到兩裏以外。”

慕容邵峯擡眸,看着君臨天。

“君臨天,你聽到了嗎?這一戰,還是你們輸了。”

君臨天也聽到了朱巖的話。

“慕容邵峯,你無恥!”

君臨天只恨自己不夠細心,居然讓慕容邵峯矇蔽了雙眼。

“君臨天,是你自己太自以爲是了,你是想和朕決鬥到底呢?還是要等着全軍覆滅呢?”

慕容邵峯雲淡風輕的說道,修爲的提升,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氣質更加的優雅又不失霸氣。

君臨天一聽,眉頭猛的跳了跳。

怒聲問道:“慕容邵峯,你又想耍什麼花招?”

“朕並不想耍什麼花招,只是今天會出現大地動,沙漠裏變化莫測,你自己看看遠方,一股股颶風正朝着這邊來,要是不想死的話,快點帶着你的人離開,如果你們想死,到是給了朕一個機會,朕會乘勝追擊,直攻皓月國京城的。”

君臨天猛的擡頭看去,果然如慕容邵峯所說,一股股颶風夾着沙石在天邊狂卷而來。

“慕容邵峯,你休想,等朕整頓好軍隊以後,會再次踏平你們星月國的。”

說完,君臨天看着越來越近的風沙,“我們走,黑羽,通知大軍撤出沙漠。”

君臨天用玄氣大聲吼道!

一抹黑影快速的從他身體裏離開。

慕容邵峯看着君臨天離去的背影,嘲諷的笑了笑,君臨天,即使在給你十次機會,你也沒有那個本事踏平星月國。

“皇上,風沙越來越近了。”

朱巖也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有些懵了。 “讓我們的人快速的撤退到山林裏就沒事了。”

“是,皇上。”

朱巖快速的飛身離去。

慕容邵峯迴頭看着疾速飛來的黃沙,在暮色中,似乎要飛離地面。

今晚,劉馥前輩終於可以和他的妻子相見了,這就是至死不渝的愛,就算兩人之間的距離堪比蓬萊,但兩人從未放棄過。

慕容邵峯往前走了幾步,再次回頭,身後大漠浩瀚,卻狂風怒號,跟平日完全變了樣子。

此外,不遠處,還有士兵們惶恐的叫聲,以及禿鷲魔獸沉悶的低吼聲。

天際邊,漸漸暗黑的夜色像一塊巨大的幕布,將無數的星辰襯托的像鑽石般熠熠生輝,幕布下,風沙卻揚萬里,幾乎沒有人能抵制那樣的狂暴的風沙。

慕容邵峯最後看了一眼,快速的飛身回自己的行宮。

而秦滿天,黎子夫白斂,秦晉鵬,白虎,紅歡,黑鏡他們已經回到了行宮。

看到慕容邵峯迴來,而且身上的氣息和以往大不相同,衆人皆是驚訝的看着慕容邵峯。

“皇帝小子,你這出去一趟回來就成了玄魂階巔峯了,哪裏有這麼好的事情,我老頭子也去沾沾光去。”

黎子夫驚訝的走到慕容邵峯的身邊,圍着慕容邵峯看了一圈。

是玄魂階巔峯的修爲沒有錯,他絕對不會看錯的。

“前輩玩笑了,邵峯也是剛剛衝破瓶頸期才修煉到了玄魂階巔峯的。”

慕容邵峯並不打算告訴他們倫攸敘宮殿的事情,畢竟這件事情知道的不多。

“你這皇帝小子,一看你就不老實了,是不是?你是不是進去了那座金碧輝煌的宮殿裏去了?所以纔會這麼快的進入了玄魂階巔峯的。”

黎子夫有些不依不饒的。

千秋不死人 白虎神獸去看了慕容邵峯一眼沒有說話。

慕容邵峯正想回答,只是風越來越大,沙子刮到到臉上,刺痛的感覺讓慕容邵峯皺了皺眉頭。

“各位,風沙將至,我們進殿在說吧!”

“好!多謝皇上。”

秦滿天點了點頭,帶着衆人跟着慕容邵峯進了行宮。

進入殿內,慕容邵峯看着他們。

“今天仰仗兩位前輩和個位,又打了一場勝仗,邵峯在這裏謝謝大家了。”

慕容邵峯語氣真誠,俊逸的臉上一臉感激。

“皇上,這是應該的,皇上一片仁慈之心,讓星月國百姓過上太平安逸的日子,於情於理,我們都應該站在皇上這一邊。”

秦滿天笑着說道,他們江湖人,不拘小節,只幫助對的一方。

“皇上,經過這一戰以後,皓月國皇帝很有可能會歇戰,今天他們損失慘重,傷亡慘重,短時間裏只怕不會再出兵了。”

秦晉鵬上前一步說道。

“朕猜想君臨天也會暫時停戰,今晚的狂風,可能會把他們軍營裏的所有東西全部捲走,等風沙停了以後,確定下來之後,我們便啓程回京城。”

慕容邵峯說着,轉身往主位走去。

“今天各位受累了,大家先下去休息吧!”

“是,皇上。”

幾人齊齊的回答道。

等他們都離開以後,慕容邵峯一臉疲倦的躺在軟榻上。 而離行宮不遠處,一股旋風捲起一柱黃沙瘋狂的升向夜空,更增加了一股莫名的恐懼。狂風大作,飛砂走石,那氣勢似要把整個自然界消滅在它的淫威之下,令人畏懼而又無奈。

讓整個大漠變得滿目蒼涼,毫無生氣。

“快,快往樹林裏跑。”

不遠處,傳來了君臨天驚天動地的叫吼聲。

而慕容邵峯,則是看着手中的風吟絕,鳳吟絕可以圓一個他下一世夢想,這個消息讓他震驚,激動,期盼。

“皇上。”

朱巖在殿外喊道!

“進來。”

慕容邵峯起身,收好風吟絕。

“皇上,我軍大獲全勝,經查點,我我軍傷亡二十萬,敵方傷亡上百萬。”

“他們都是爲星月國而戰的英雄,好好安葬死去的戰士,派人把撫卹金送到他們的家人手中,儘量多給一些,如果家裏只剩老弱病殘之人,給予每月月奉,讓他們以後的生活有倚仗,如果有要認領屍體的,也讓他們帶走就好。”

慕容邵峯嚴謹的吩咐道。

“是,皇上,朱巖會親自去安排的。”

朱巖一聽,心裏非常的開心,這樣一來,皇上會更得民心的。

“不,朱巖,你不用去,讓王將軍去,朕有其他的事情要你去做。”

慕容紹峯突然想到了那個黑袍男子,必須儘快查清楚他的身份。

“皇上請吩咐!”

朱巖皺了皺眉頭,能讓他去做的事只有明月莊主的事情了。

“去查一查,最近江湖上有沒有新崛起的新勢力,今天朕遇到了一個黑袍男子,他自稱本尊,而且對朕的事情非常的熟悉,一定是我們認識的或者是我們身邊的人,修爲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一定要儘快查到。”

慕容邵峯俊逸的臉上怒意彰顯,他居然敢用陌陌來威脅他,那就休怪他不客氣了。

朱巖一聽,眉頭輕攏,江湖上出現了這樣的人物,他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看來,一定是他們周圍的人。

“皇上可有懷疑的對象?”

既然是周圍的人,皇上應該會有懷疑的人。

“目前爲止,在四國走動的玄魂階巔峯的人只有沐雲軒,君臨天,還有前段時間回來的沐瑯豫,其他的人,都在玄魂階巔峯以下。”

慕容紹峯的心裏,從來沒有不可能的事情,任何人都會成爲他懷疑的對象,有的時候,往往覺得不可能的人,就會在你的身邊是你要找的人。

“可這三個人當中,不可能是沐雲軒和君臨天,沐雲軒現在和莊主在一起,就只剩下沐瑯豫了,可是沐瑯豫現在帶着少莊主在雲城了裏的修煉。”

這樣分析下來,朱巖挑了挑眉頭,“皇上,難道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玄魂階巔峯的人。”

“也有這個可能,朱巖,讓方昊啓動墨峯閣的所有人,一定要儘快查到他到底是什麼人,他的聲音是經過變聲的,另外,注意齊兒身邊的人,此人今天是來拿鳳吟絕的,同樣的,他也會關注八大玄器的下落,他的人很有可能會出現在齊兒的身邊,到時候你順藤摸瓜,一定要查清楚。” “皇上,朱巖會立刻下去查的。”

朱巖恭恭敬敬的行禮以後便退了下去。

又剩下慕容邵峯一個人,慕容邵峯又躺回了軟榻上。

拿出鳳絕吟仔細的琢磨着。

師傅爲什麼只告訴他日月乾坤鼎和無量鞭的事情,唯獨漏了這鳳絕吟的事情呢。

諸天之道叩洪荒 三清山裏,堯煌天尊站在房頂上看着天上的星空。

“天意,一起都是天意啊!”

堯煌天尊一臉欣慰的說道,明亮的雙眸,靜靜的擡眸看着星空。

“峯兒,爲師能幫助你的只有這麼多了,以後就看峯兒你的造化了。”

“的確,你死了以後,他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堯煌天尊猛的轉身,看到黑袍男子,他雙眸驚了驚!

快速的出聲,“你是……?”

“堯煌,你教的好徒弟,他今天壞了本尊的好事,就用你的命來抵償吧!”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你是……?”

堯煌天尊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袍男子,是他,怎麼會是他。

華娛巨星天王 “天底下知道今天倫攸敘宮殿會出現的人只有我和你,你卻要告訴慕容邵峯壞本尊的好事,你明明知道本尊需要鳳絕吟的,你明明知道本尊已經回來了,爲什麼還要和本尊作對。”

黑袍男子憤怒的振臂高呼!

“師弟,得到了鳳絕吟,你又能做什麼?鳳絕吟在你的手中,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堯煌看着黑袍男子,一臉惋惜的說道。

“本尊沒有試過,怎麼會不知道有沒有作用,你明明知道本尊那麼愛她,你爲何還要讓慕容邵峯進入倫攸敘宮殿裏去。”

黑袍男子的聲音裏充滿了憤怒和責備。

“既然愛她,又爲什麼要親手殺了她?”

堯煌天尊直擊黑袍男子的要害。

猛的,黑袍男子高大的身影止不住的顫了顫。

“不,不是我殺的,我只是不小心,我只是一時失了手,不是我殺的,所以我要把她救回來,只要把她救回來,她就會永遠屬於我了。”

細聽之下,黑袍男子的聲音裏滿是痛楚。

“救回來也不可能是你的,師弟,聽師兄一言,不要在執着了,好好的過餘下的生活吧!”

堯煌天尊語重心長的勸道,只是,他心裏明白,說這些只是徒勞無功,最後看了一眼夜空裏明朗的星空,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黑袍男子緩過心情以後,憤怒的指着堯煌天尊。

“堯煌,你知道我太多的祕密了,你還是下去陪師傅吧!”

堯煌一聽,清風明月的笑了笑。

“我本是一百年前就該死的人了,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我已經已無愧疚,當年,莫雲天來找老夫,該做的老夫也都做了。”

“堯煌,你錯就錯在當年莫雲天來找你的時候,你把該做的都做了,你爲什麼要幫助莫雲天讓簡陌重生,你爲什麼?”

“師弟,你動手吧!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我知道自己無法勸你回頭。”

說完,堯煌天尊閉上眼眸,平靜的等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