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相信那位大哥哥,不然也不會出手幫我們將壞人給打跑了……”

秦家兄妹彼此望了對方一眼,隨既點了點頭,幾年的流浪生活,他們倆人也並不是沒有靠到什麼壞人,其中就要將他們抓去做童工的,還有準備將秦小月給弄去妓院**的,不過最後都被他們給跑了出來。

三人很快便走進了店裏,秦家兄妹瞪着好奇的大眼睛,隱約還帶着一絲不解,主要是這店裏實在是太冷清了,基本上沒幾樣東西,跟他們以前所見過的那些店鋪似乎有許多不同。

“呵呵,店有點小,還是先吃點東西吧,肯定是餓壞了……”

陳煜招呼着倆人坐下後,雙手一揮,讓人眼花繚亂的美食瞬間便出現在桌子上面,將秦家兄妹倆人都給看呆了。

這些都是龍紋空間裏面的,都是陳煜從大晉皇朝那邊帶過來的,在空間裏面堆得跟座小山似的,上次在鐵劍門裏面也僅拿出了少部分,裏面不知道還剩多少。

當然,這個也是陳煜的祕密之一,基本上沒有便麼人知道,鐵劍門的人也以爲他的儲物空間稍微大點罷了,並不知道竟然大得那麼可怕。

“唔!這些……這些都是給我們的?我不會眼花吧……”

“我肯定是在做夢來着,長這麼大以來,我還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多好吃東西……”

秦家兄妹使勁地吞了口口水,眼中帶着不確定的神色,似乎還不敢相信,這就是發生在他們眼前的東西。

這也難怪,這麼多年以來,他們倆人都是過着有一餐沒一頓的日子,有時甚至還會捱餓好幾天呢,如今看到有這麼多好吃的,他們都有種做夢的感覺。

“呵呵,你們說呢,趕緊吃吧,慢點吃,不要吃太快了……”

陳煜此時不由得也是被倆人給逗樂了,有點好笑道。

秦家兄妹聞言,卻是再也忍不住了,雙手一抓,也顧不得半點客氣,主要是倆人實在是餓壞了,剛剛在外面他們吃都沒吃上一口,便碰到那位粉頭少爺了。

“慢點,別太心急,我這裏還有呢……先喝點東西,別噎着了……”

陳煜看到他們倆人的吃相後,不由得笑了起來,臉上也露出一絲感慨之意,看到他們,陳煜不由得到在地地球最難的那段日子。

當時自己參加荒野特訓,好像也有過像這樣的情形,被餓了將近幾天,那時也是靠意志撐過來的,如今看到他們這個樣子,陳煜自然明白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不過一會的時間,尋常人要半個多小時才吃完的東西,秦家兄妹僅僅花了不到十幾分鍾便幹完了,吃到最後好像還撐着了,小肚子也變得有點滾圓。

由於長期的生活習慣,卻也造成了倆人的的身體養成一種習慣,基本都將自己給吃撐了,以保證接下來的幾天他們能夠撐過去。

“嗚,吃得太慢了,好像有點走不動了……”

“好久都沒有吃這麼飽了,呃……不好意思,讓大哥哥你見笑了……”

桌上的東西算起來還有不少,不過倆人卻是吃不下了,甚至秦雲還露出可惜的神色,食物一般都有個保質期,如果超過這個時間的話,就會變質了,到時也不能吃了,記得有一次他就是吃了變質的東西,結果是大病了一場。

“呵呵,看你們這個樣子,都說了慢點,又不是沒有,好了,現在吃好了,你們也應該跟我介紹一下吧,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呢……”

陳煜看到倆人這個樣子,頓時感到有點好笑,隨既開口問道,他倒是很好奇倆人的身份,一般在城裏的人,基本上都不是外來人,特別像是秦家兄妹這樣子的,都會有大人在身邊纔對,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唉,我叫秦雲,這位是我的妹妹秦小月,其實我們都是城南邊緣的秦家,算起來應該算是一個微小家族,在這裏生活也有數百年了……”

秦雲聽到陳煜的話後,此刻不由得深深地嘆了口氣,隨既跟陳煜說起了他們的來歷。


微小家族,這個名字並不陌生,陳煜倒是有聽天澤他們說起過,其實就是一些外來的人口,在這裏生活一段時間後,在這裏尋到所愛的人,最後在這裏成家立業。

而後數百年都在這裏生活,開支散葉,又做點小生意的,基本上能夠算是微小家族,比那些新來的要好上一點。 像這樣的微小家族,在整個蠻荒十八城中不知道有多少,都是生存在城中的邊緣地帶,那裏也是蠻荒十八城資源極少的區域。

秦家作爲一個微小家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也算是衣食無憂,只是跟一些大家族比不了罷了,只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秦雲他們的父母卻是在幾年前發生了一場意外。

大概是距離約五年多以前,秦家夫婦按照往常的一樣,前去城外的紅林收購貨物,平時基本上也不會出什麼事情,因爲都是不少微小家族聯合在一起。

人多力量大嘛,這麼多年以來,他們夫婦也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只是這次,意外卻是發生了,共計數百多人都沒有回來,此事還震驚了城主府,甚至還爲此派出了人前往調查,而得知的結論卻只有一個,不明,被偷襲或是碰到什麼天災也沒有人知道。

事後這件事也成了至今都查不出的奇案,只是可惜,到最後只能是苦了那些失去支柱的家族,這些微型家族本來人就不多,就像秦雲他們家一樣。

自從他們父母失蹤後,家裏僅有的幾名夥計也一下子跑了,最後剩下爺爺跟他們倆人相依爲命,由於爺爺修爲也並不是很高,最後只能靠打工養活他們。

直到爺爺病倒後,他們也失去了最後的生活來源,最後在他爺爺死後,倆人只能以乞討爲生,這樣的日子都過了將近好幾年了。

“這幾年的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其間也碰到了不少騙子和危險,就像今晚一樣,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我們這次……”

秦雲臉上露出一絲感慨,隨既開口說道,這些年他們兄妹經歷實在是太多了,也知道了什麼叫做人間冷暖,看他年齡也僅有十三四歲左右,不過卻擁有常人都難以想象的堅韌。

“原來是這樣子,也確實是難爲你們了,你們先休息下吧,這有幾件衣服給你們換上,有點大了,不過先湊合着,二樓也有房間,到後面洗後就直接上去休息吧。”

陳煜嘆了口氣,臉上也露出一絲憐憫,眼中透着光芒,彷彿是做了什麼重要的決定一般,隨既,只見他隨手間卻是拿出了幾套衣服,這纔開口說道。

“啊,大哥哥你這是……”

“呃……大哥難道你願意收留我們麼……”

聽到陳煜的話後,秦家兄妹在這一刻不由得有些愣住了,望向着陳煜的眼神也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們在吃飽後其實都準備謝過陳煜後就離開了,畢竟他們這付形象實在是太差了,要是被什麼人看到了也不好。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陳煜竟然會這麼說,顯然是準備留下他們,這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

“呵呵,剛剛我店裏也少二個夥計,不過你們修爲太,暫時只能管你們吃住,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呢,當然。我也不會勉強你們,都隨你們的意願……”


陳煜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隨既開口道,這個也是他在解救下倆人後,內心所做的決定,主要是他看到倆人之間的不離不棄,這份感情着實是讓他感動。

這店鋪雖然他只是暫時代管的,不過招倆個人也應該沒有什麼,而且他們倆人也不需要什麼靈石,只要能夠包吃包住對於他們來說就很不錯了。

想來到時歐陽絕回來,應該也不會多說什麼,反正吃喝都是由陳煜來安排的,不用鐵劍門付出什麼。

“嗚嗚,謝謝大哥,以後你們就是我們兄妹的親人,一定會……”

秦家兄妹不是傻子,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倆個人當場便跪了下來,眼睛在這一刻也變得有點發紅。

“呵呵,以後就叫我陳煜大哥吧,不要這麼客氣,將這裏給當成自己家裏就好了,趕緊去洗澡吧,就在院子的後面。”

陳煜雙手一揮,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間落在了秦家兄妹的身上,很快便將倆人給託了起來,陳煜可不喜歡隨時都要讓別人下跪,這個也並不是他的作風。

不過一會的時間,秦家兄妹便洗好走了進來,換上了新的衣服,給人的感覺頓時煥然一新起來。

其實他們倆人從身型臉蛋來說,其實還是蠻不錯的,特別是秦小月,十足的美人坯子,只是看上去有點憔悴,身體也有點瘦,顯然是因爲這幾年的經歷原因。

陳煜簡單交代下後,直接便丟了倆個儲物戒指給倆人,裏面都被他放了不少物資,除了吃喝處,還有少許的靈石,在蠻荒古域長大的人基本上都會修煉,靈石也是主要的修煉資源之一。

至於那些吃喝的,陳煜更是在儲物空間甩寒氣分割了幾個角落,也能起到一個保鮮的作用,裏面的東西也能夠讓秦小月他們吃上不少的時間。

“呵呵,也算是天意吧,我剛想做這個生意,誰知就將他們倆人給送上門了,倒也能幫上我不少的忙……”

將倆人送去睡覺後,陳煜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隨既開口說道,原來,將倆人給收留下來,陳煜也是爲了生意打算。

如果這裏的生意到時能夠做起來的話,那麼肯定會很忙的,讓歐陽絕過來再主持肯定是不合適,如果是秦家兄妹他們,那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至少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只是多了倆個人手罷了,而且他倆人看起來應該會討人喜歡的。

時間飛快,轉眼間便是第二天的早上。

不用陳煜吩咐,秦家兄弟幾乎是凌晨四五點就醒了過來,不僅將樓上和樓下都給打掃了一遍,連院子裏的落葉什麼也是一樣,被清理得很乾乾淨淨。


等到陳煜起來的時候,看到整個院子的情況後,不由得都感到很是驚訝,這裏的落葉什麼都至少有幾十年都沒有清理過,算起來可是一個不小的工程,他卻是沒有想到秦家兄妹竟然這麼快就清理好了。

不過從這裏也能夠從側面證明,他們倆人確實是用想呆在這裏的,不然不會這麼興奮。 陳煜很快又將這裏的規矩跟他們說了一下,其實也沒有什麼,主要是客人進來後,將桌子什麼都給收拾好就好了。

在整個蠻荒十八城,守衛者對於商戶的保護也蠻嚴的,不許任何人在這裏鬧事,否則就要受到嚴厲的制裁,當然,前提是你的店鋪不要出什問題纔好。

“啊,不會吧陳大哥,你是說我們這裏全都是免費的嗎?那樣也實在是太虧了吧,我們這樣下去的話……”

“就是嘍,我們這樣做的話?那不是太……”

聽到陳煜的話後,秦家兄妹不由得有點愣住了,隨既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這也難怪,他們倆人在城中不知道流浪了多久,還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如果知道的話,他們早就過來陳煜這邊了,也不會被餓成這個樣子。

許我來生再愛你 呵呵,你們照我說的做就好了,一切不用管,我自有主意,過幾天你們就知道了。”

聽到秦家兄妹倆人的話後,陳煜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隨既開口道。

儘管昨天一天只有兩單的成績,但是他有信心,這個生意到時肯定會不錯的,畢竟在整個蠻荒城中的,他這個可是獨一無二的。

物以稀爲貴,陳煜還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人無我有,人有我精,這個就是地球上的生意之道,儘管陳煜之前沒有做過這方面的生意,但是沒見過豬跑難道還沒吃過豬肉嗎?

“哦,我們明白了陳大哥,知道該怎麼做了……”

此時陳煜就是他們倆人的老闆,對於陳煜的命令。他們兩人自然只能選擇遵守。

蠻荒古域,位於蠻荒十八城約數百公里所在。

這裏雖然離蠻荒十八城並不是很遠,卻是一個讓人聞之色變,根本不敢踏足的一個地方。

四周灰濛濛的一片。雲堆積得很厚,幾乎都看不到一片光線,地上也泥土也是妖豔的血色,遠遠望去,散發着一股淒涼的的美。

而在這裏的中心區域,則是座形狀看起來有點奇怪的小山,並不是很高,僅有一百米左右,遠遠望去,跟地球的西方龍有點相似,不過卻是少了一個頭。

血色的煞氣瀰漫,地上也不斷地升騰着一些血色霧氣,如同一團團火焰一般,這裏便是傳說中的魔龍谷,也是蠻荒古域的十大絕地之一。

相傳,當年一代驕雄段天易,惹惱了妖族的魔龍一族,最後被魔龍的三大天王之一追殺,最後雙方在這裏展開了一場浴血奮戰。

最後是段天易勝出,斬下了魔龍天王的頭,死前魔龍天王立下血咒,致使這裏最終成爲了一片絕地,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魔龍谷也成了死亡的代名詞。

這裏不僅有魔龍的殘念存在,更有不少變異的妖獸,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是一種僞魔龍,也是屬於這裏最厲害的存在。

僞魔龍原本是一種屬於龍族的近親,本來只是一種普通的妖獸,但是受到魔龍詛咒的影響,最終變成了可怕的僞魔龍獸。

只是此時,位於魔龍谷邊緣的位置,卻有一個黑影站在這裏,一臉漠然,手裏還拿着一柄通體黑色的長劍,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鐵劍門的歐陽絕。


“呵呵,魔龍谷麼?記得上次來這裏時應該是五年前,當年差點將命給丟在這裏,不過這次……應該不一樣了……”

歐陽絕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語氣也充滿了冰冷的寒意,原來,這並不是他第一次來到這裏,應該算是第二次。

只是可惜,上次他沒有絲毫準備,最終因爲僞魔龍的特性,差點將小命給丟了,如今再次重來,他自然是做好的準備,最重要的還是師兄給他自己的那顆升龍丹。

下一刻,伴隨着他的話,只見他隨手一翻,很快便在手裏出現了一個小瓶子,正是裝升龍丹的小瓶子,他左手一用力,很快便將瓶子給打碎了,最終露出一顆金色的丹藥。

歐陽絕沒有絲毫猶豫,很快便直接給吞了進去,這是魔龍谷,危險重重,縱然是他也是不敢有絲毫大意之色。

隨後,只見他身子一動,很快便直接走了進去,不過一會的時間,他的身體便被瀰漫的煞氣所淹蓋。

吼!吼吼!

僅僅幾息的時間裏,幾隻體型龐大的惡獸便出現歐陽絕的身前,不過歐陽絕顯然是早有準備,只見他擡起黑色的長劍,黑色的霧氣瞬間化做數道黑芒,帶着毒絕天下的霸道氣息,向着那幾只惡獸衝了過去。

沒有任何犀利的劍氣,只見數道黑芒瞬間從那幾只惡獸的身上穿了過去,似乎沒有對它們造成什麼致命的傷害。


那幾只惡獸一愣,隨既卻有靈性般裂開大嘴,露出一絲嘲諷之色,似乎是在笑歐陽絕的不自量力一般,修爲達到它們這樣的修爲,靈性早就跟人族幾歲的小孩差不多了,卻也有了自己的靈智。

“哼,毒之劍,吞魂噬體!給我倒下吧……”

看到那幾只惡獸就這麼向着自己衝過來,歐陽絕冷哼一聲,伴隨着他的話,讓人感到恐怖的一幕發生了,只見在那幾只惡獸身上,剛剛那幾道黑芒經過的地方。

一股淡淡的黑色霧氣閃現,伴隨着幾聲慘烈的吼叫聲,霧氣好像開水一般,不斷地沸騰着,將那幾只惡獸的身體血肉給腐蝕掉,不過一會的時間,竟然是變成了一堆白骨。

伴隨着一陣風地吹過,幾付骨架也在這一刻化做無數的粉末,隨風飄散在風中。

那幾只惡獸從氣息上看少說也是象級以上的高手,可是如今,卻是直接秒殺,根本花費不了歐陽絕一點力氣。

這個就是歐陽絕的可怕之處,毒之劍的威力,只要被他的毒之劍意所籠罩,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躲過一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