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紅玉聞言一愣,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應答,只是下意識的做出了一個請鄭國玉和鄭白進屋的動作。

“紅掌櫃,我這次來是想厚顏向你再求一粒金葉金蓮丹,至於價錢嘛好說,有什麼條件你儘管開口。“

鄭國玉剛一進屋直接省略了開場白,直接開口試探紅玉,如果紅玉手裏還有金葉金蓮丹,他打算不惜代價也要弄過來。

經過了短暫的緩衝,紅玉已經回過神來,有鄭白這個大嘴巴透底,他心裏已有了計較,當下衝鄭國玉施禮笑道:“那粒金葉金蓮丹是我再一次偶然的機會裏從朋友手裏換到的,當時只知道是一顆普通的療傷丹藥,卻不知怎的傳來傳去就變成了我手裏有一粒救命的靈丹,這次大公子派人前來討要,我原本擔心傷者會被這丹藥給耽誤,所以猶豫再三也沒有拿出來。

怎奈最後到底是拗不過大公子,這纔拿了出來,沒想到還真管用了,我估摸着這多半是傷者洪福齊天所致和金葉金蓮丹沒有太大的關係。”

“紅掌櫃你錯了,金葉金蓮丹絕對……”

這次鄭白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鄭國玉狠狠地給瞪了回去。

“不知道紅掌櫃的那位朋友現如今在哪裏,還請你能代爲引見一下。”

鄭國玉瞪完鄭白,這才衝着紅玉微笑道。

紅玉臉上略顯爲難之色,衝着鄭國玉歉意的拱手施禮道:“能蒙宗主看重本是我那朋友的榮幸,但只可惜我與他失聯已久,只能在這裏替他惋惜。”

“紅大掌櫃……”

鄭白剛要開口說話就被鄭國玉笑着打斷道:“紅掌櫃,這還真是可惜了,煩請你幫忙打聽一下令友的消息,如果你能幫我找到他,我天虎宗必有重謝!”

紅玉連忙又一次躬身施禮道:“鄭宗主有令,紅玉莫敢不從。”

接下來鄭國玉和紅玉的對話就沒有任何營養了,東拉西扯的隨便閒談了幾句,鄭國玉就帶着鄭大公子告辭離去,紅玉恭恭敬敬的送出了門外,兩個人從頭到尾始終和和氣氣,絲毫沒有不妥之處。

“那個紅玉在說謊……”

一離開回頭笑酒樓,鄭白就急急忙忙的對父親說道。

“要不是你一進去就向他露了底,也許我還真能問出點什麼。”

鄭國玉淡淡的看了一眼鄭白,面無表情地說道。

“父親,我……”

鄭白把頭一低,一臉的愧疚之色。

鄭國玉見狀輕輕搖頭一笑道:“你不用自責,其實也不完全怪你,要怪只能怪我太心急,被那金葉金蓮丹給弄的失了方寸。”

“父親,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鄭白擡起頭試探的問道。

鄭國玉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大兒子,語帶教導的說道:“其實我們這趟來也不算是完全沒有收穫,首先能確定的是紅玉原本也不知道這金葉金蓮丹的效用,否則如此奇丹,你就算是再怎麼逼迫,他也不會拿出來的,由此我們可以斷定這粒金葉金蓮丹真是他偶然得到的。”

見鄭白低頭受教,在認真地聽自己說話,鄭國玉臉帶微笑,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一進門就向他透了底,讓他知道了金葉金蓮丹的不凡之處,所以他纔會對我們說謊,不過這又暴露了他清楚地知道金葉金蓮丹的出處,並且還有把握在弄到,所以接下來我們只要派人盯牢他,就遲早能找到正主的。”

“父親果然高明,孩子自是萬萬不及您的萬一。”

知道是兒子在拍馬屁,但鄭國玉還是忍不住開心的哈哈大笑。

“你煉製的那個金葉金蓮丹究竟是怎麼個東西,那丹藥到底有什麼用?”

好幾天沒有見到鄭成和紅玉的面,金陽正愁着怎麼才能弄來資源呢,紅玉就風風火火的一頭闖了進來,劈頭蓋臉的問道。

“呃!冷靜,你先冷靜一下!”

金陽被他的樣子真心的給嚇到了,連忙揮着手示意紅玉先冷靜下來,然後纔有點赫然的問道:“怎麼了,那金葉金蓮丹出了問題?該不會是吃死人了吧,其實我也是頭一次煉製那東西,偶爾有個小閃失也是可以理解的對吧!”

“別廢話,快告訴我那金葉金蓮丹究竟是幹什麼用的。”

紅玉處在爆發的邊緣,瞪着眼睛衝金陽吼道。

“我去,該不會是金葉金蓮丹真的吃死人了吧,應該不會啊,我除了在裏面加了點盒子分解出來的天地靈氣的精華外,其餘都是嚴格按照盒子給的丹方煉製的啊!難不成問題出在添加進去的東西上?”

心裏想着,金陽儘量讓自己表現的比較平靜,衝紅玉故作不解的說道:“我那天不是告訴你了嗎,金葉金蓮丹是我用你給我的那些真靈草嘗試着煉製的一種效果比回命銀丹略好,卻又比續命金丹略低的救命丹藥,它的效果當然是療傷續命,如果說出了問題那一定是你給我的那些靈草有問題。”

不管怎麼樣先把自己撇開再說,至於其他的看看再說吧。

“你確定金葉金蓮丹只能療傷續命,在沒有其他的功效嗎?”

紅玉死死地盯着金陽,彷彿要從他的眼睛裏看出來點什麼。

“呃!這我還真不確定,你知道的,煉丹只是我的業餘愛好,又是第一次煉製這金葉金蓮丹,出點問題也是可以理解的對不!”


看着紅玉的表情,金陽心裏越發的沒底,心裏暗自想着,“該不會是把這貨最親近的人給吃死了吧。”

“這麼說來,你也不知道那金葉金蓮丹有能幫助修士突破瓶頸的功效?”

紅玉的話差點讓金陽的眼珠子都掉了出來,大張着嘴好半天才一副你別胡扯的模樣衝紅玉說道:“不可能的事,你說金葉金蓮丹能幫助修士突破瓶頸?我看你是真的想多了。”

“那金葉金蓮丹你還有沒有,趕快拿出來讓我看看。”


紅玉衝到金陽的身前,差不多臉貼着臉的衝他叫道。

“哦,沒有了,我用你給我的那些真靈草搗鼓了好久才煉出那麼一粒,你現在能告訴我,你到底把那粒金葉金蓮丹給誰吃了嗎?”

金陽使勁的向後仰着身子,儘量的躲開紅玉的臉,皺着眉頭回到道。 自己當初給紅玉一粒金葉金蓮丹,一是爲了以後好再從他那騙真靈草,再者就是這加入了盒子分解出來的天地元氣精華的真靈丹,總得先找給人試試效果纔好,可沒想到自己這一試,竟然給天虎宗試出了一個大乘期的修士,金陽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好,這也有點太扯了吧!

毋庸置疑,天虎宗的實力越強,大哥金圓和在昊天大陸的親人們危險就越大,看來得加快速度讓正源城早點亂起來才行。

“金葉金蓮丹有如此奇效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金陽正想的頭疼,紅玉偏偏在這時湊上來衝他吼叫,於是就很不耐煩的回道:“你衝我吼什麼,那天給你丹藥的時候不是就告訴你了嗎,是你自己不相信,我能有什麼辦法,你在敢衝我吼你信不信我拼着自毀天道契約現在就走。”

雖然真的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混蛋,但紅玉卻不敢真的這麼幹,這混蛋雖然膽小、齷齪、無恥、皮厚、但沒有他紅花就無法煉製成功,至少到現在爲止提純材料還離不開他,現在這傢伙又用“業餘愛好”煉製出了逆天的真靈丹,話說回來自己還真的不敢把他得罪的太厲害。

“王兄弟,好好地你怎麼就怒了,剛纔是我不對,不應該衝你吼叫,我那也是心疼那粒金葉金蓮丹纔會失態,咱們自家人你就不要在怪我吧!”

找不出拍死這混蛋的理由,紅玉只能強壓住性子,陪着笑臉衝金陽道歉。

“算了,剛纔我也有錯,還請紅玉道兄見諒。”

還不到和鄭成、紅玉撕破臉的時候,金陽也就勢下了臺階,沒有和紅玉過多的矯情。

紅玉見金陽就坡下驢也就放下心來,搓着雙手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道:“這個…..這個……王強兄弟咱們先說好,下面的話我要是問錯了你別生啊,你用了那麼多真靈草難道就單隻煉出了一粒金葉金蓮丹嗎,難道再沒別的什麼真靈丹?”

“哦,我當你要問什麼呢,原來是這事啊!煉丹雖然只是我的業餘愛好,但我也不至於差到耗費一大堆真靈草才煉出一粒金葉金蓮丹的地步,除了金葉金蓮丹外,我還煉製了天地回靈丹,不過這種真靈丹要比金葉金蓮丹好煉製的多,所以我煉成了足足有四瓶。”

紅玉既然問起,金陽也就順勢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天地回靈丹。

“可惜了,可惜了,王強兄弟你怎麼不多煉製幾次金葉金蓮丹呢?這天地回靈丹應該是一種恢復靈力的真靈丹吧!”

紅玉一邊順手拿起金陽放在桌子上的一瓶天地回靈丹,一邊滿臉惋惜的隨口問道,他現在的心思全部都在金葉金蓮丹上,至於這單只是恢復靈力的真靈丹他實在是提不起興趣。

金陽瞅着他滿臉鄙夷的說道:“我倒是想多試着煉製幾次金葉金蓮丹,可你給我的真靈草就只夠煉製幾爐金葉金蓮丹,倒是天地回靈丹的材料你給了我許多,我再有才也不能拿着煉製天地回靈丹的材料煉出金葉金蓮丹。”

金陽把話說完,紅玉這纔想起來,當初自己爲了節省開支,把金陽開出的清單上的材料改動了許多,貴的真靈草數量上收購的少一點,便宜的真靈草卻增加了許多。

原以爲金陽只是日子過得無聊,想打發時間兼之從自己手裏弄點好處而已,沒想到他竟然弄出了金葉金蓮丹這麼逆天的真靈丹來,早知道這樣,當時就應該給他多多的備些真靈草纔好。

“嘿嘿,王強兄弟當初你口口聲聲說煉丹只是你的業餘愛好,所以當時我也沒太過在意,以爲你只是閒來無聊想找個消遣,可我沒想到你的煉丹術會這麼高,你放心我這就去想辦法給你籌集真靈草,以後你只要按時提純完材料,想研究煉丹我和四公子絕對會大力支持的。”

在紅玉心裏面到底還是紅花重要點,雖然很想從金陽手裏弄到金葉金蓮丹,但是還是再一次強調,想煉丹必須先按時完成提純材料的任務。

“嗯,這就好,以後我終於可以自由的研究煉丹了,你放心,我不會耽誤你和四公子的大事,畢竟煉丹只是我的業餘愛好,助四公子成就大事這纔是我該乾的,我雖然沒有太大的見識,但事情的輕重緩急我還能分的清。”

金陽心中暗喜,表面上卻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瞅了瞅桌子上的四瓶天地回靈丹,順手拿起一瓶接着衝紅玉說道:“這天地回靈丹我留下一瓶,其餘的你都拿去賣了吧,你買那些真靈草也花了不少錢,我也不能讓你只出不進對吧,那樣我還真就會不好意思的。”

“我去,你也知道什麼叫不好意思?”

紅玉心裏暗罵這個王強實在太無恥,表面上卻笑着說道:“王強兄弟你這是幹什麼,我們是自家人,以四公子的財力還不至於爲這點小錢就去販賣丹藥,你儘管放心,真靈草的事我一定會盡力替你收集,這幾瓶真靈丹你還是自己留下吧,這個主我還是能替四公子做的。”

“呵呵,紅玉你替我做了什麼主?你又給王強兄弟許了什麼願,我可先說好,太難的話我可是不會認賬的啊!”

紅玉剛把話說完,鄭成就笑着從門外走了進來打趣道,看他的模樣應該是剛剛從外面回來。

金陽見鄭成進來連忙站起身,表現的很恭敬地說道:“四公子回來了,快快請坐。”

“你還沒告訴我,剛纔紅玉又給你許了什麼願呢。”

鄭成一邊坐到椅子上,一邊笑看着金陽問道,不過他的笑讓金陽感覺到有點勉強,怎麼看怎麼彆扭。

“哦,剛纔紅玉道兄答應我,以後在提純完材料後,可以讓我放心研究煉丹,他替四公子做主以後我要的真靈草都有他替我收集。”

金陽笑嘻嘻的看着鄭成說道。

“哦?看樣子紅玉很支持你研究煉丹吶!”

鄭成不動聲色的斜瞅了一眼紅玉淡淡的道。

金陽像是沒有覺察到鄭成的不悅,依舊笑嘻嘻的說道:“是啊!紅玉道兄倒是很支持在下研究煉丹,只是卻又看不上我煉製的丹藥,剛纔我準備白送他,他都不要,正巧四公子來了,還請四公子給在下一個面子,收下這瓶天地回靈丹。”

說着話,金陽拿起桌子上的一個小瓷瓶遞給鄭成,然後把其餘的都收了起來。 嚴格來講,眼前這個王強已經算是自己的下屬了,鄭成覺得不好冷落了部下的一片心意,再說王強身系紅花的成敗,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於是就接過瓷瓶笑道:“好我收下了,王強兄弟煉製的真靈丹一定和別人的不一樣,有機會我會好好試試的,聽名字這應該是恢復靈力的丹藥吧。”

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誇獎這個半吊子的傢伙,鄭成只能捏着鼻子這麼說,凡是誇獎手藝不行的人,就說他弄得東西和別人不一樣準不會錯的。

鄭成只是習慣性的客氣一下,誰知道金陽聽了他的話後,像是仔細的想了一下才認真的說道:“四公子果然識貨,一眼就能看出我煉製的這天地回靈丹和別人煉製的不一樣。”

鄭成聞言差點把鼻子都給氣歪,你一個半吊子的貨,煉出的真靈丹吃不死人已經是萬幸了,還敢在這大言不慚,考慮到以後還要靠他提純材料,鄭成耐着性子故作感興趣的樣子問道:“哦,王強兄弟你來說說,你煉製的這天地回靈丹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裏,我看看我猜的對不對!”

一會聽他說完,撿幾句好聽的話哄哄他,讓他安心提純材料纔是正事,金陽還沒開口,鄭成就暗自打定了主意。

金陽像是捋了一下思路,這才很認真的說道:“別人煉製的回靈丹最多隻能一次性補充靈力,而我煉製的這天地回靈丹卻不一樣,包括大乘期修士在內,只要服下它,就能在一個時辰之內持續的補充靈力,而且它的藥效要比一般的回靈丹好很多。”

“什麼?你說這天地回靈丹能夠持續補充靈力一個時辰?”

鄭成先開始並不在意,可是金陽一介紹這天地回靈丹的效果,他差點被一口水給嗆死。

“王強兄弟,你說你煉製的這個天地回靈丹能持續補充靈力,你沒開玩笑吧!”

一旁的紅玉也大張着嘴,滿臉不信的問道。

“呃,也不是對所有修士有效,修爲超過大乘期的修士服用它就沒用。”

金陽顯得很謙虛,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在真靈界補充靈力的真靈丹很多,但能持續補充靈力的真靈丹卻從沒聽說過,鄭成和紅玉知道,如果這天地回靈丹真的有金陽說的這種效果,那它的意義就完全不一樣。

可以負責任地說,有了足夠的天地回靈丹大乘初期的修士完全可以耗死大乘中期的修士,試想一下兩個修爲相差不是太大的修士戰鬥,其中一個可以持續不斷的恢復靈力,那結果可想而知。

紅玉的心裏在不停的淌血,曾經有三瓶天地回靈丹擺在面前,卻被他棄之若敝,現在回想起來怎能不叫他捶胸頓足。

搓手鞠躬的折騰了好半天,又是說好話,又是耍賴皮,軟磨硬泡好容易才纏的金陽拿出了原本已經收起來的天地回靈丹,紅玉幾乎是搶的從金陽手裏奪了過來,這才心滿意足的和鄭成離開。

“紅玉,這次我們算是撿到寶了,原以爲只是需要他提煉出煉製紅花的材料就行,沒想到這個王強煉丹竟然也這麼厲害,多虧你一早就讓他簽訂了天道契約,否則我們還真不一定能留住這個奇才。”


一回到紅玉的院落裏,鄭成先是示意紅玉啓動了院子裏的禁制,這才喜滋滋的衝他說道。

“這傢伙煉丹豈止是一個厲害可以形容,單憑他煉出了金葉金蓮丹和天地回靈丹這兩種奇丹,就算是大宗門也會對他可以招攬,只是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像他這樣的人怎麼會來正源城這個算不上繁華的邊陲城市呢?”

紅玉輕輕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慮。

“嗯?你不是已經派人去查他的底了嗎,怎麼樣有沒有結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