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嘔……”

“吐的這麼厲害,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是懷孕了。”

帥哥喪屍說着朝我走過來,給我解開身上繩子,一把就將我抗在肩上。

“你要帶我去哪?”

“這裏到處都是危險,當然帶你去我家了,我要先洗個熱水澡之後,再美美的享用你。”說着,他毫無壓力的扛着我大步走出去。

開什麼玩笑,這不是剛出虎口又入狼窩麼?

“放開我,我的肉都已經腐臭了,你難道沒聞到麼?”

帥哥喪屍的身形停下了,不過可不是因爲我的話,而是一層青綠的氣焰彌散而來,迅速就將我們四周都給包圍了。 040 惡鬼對喪屍

強大的氣勢讓人窒息,就連整個地下室的溫度都下降了好不少,那種讓人冷到骨子裏的冰涼,只有冷天傲能做到。

可能帥哥喪屍也感覺到眼前的對手不好對付,沒有直接出手。

“這位先生,你也是和他們一夥的麼?”

“不是,你倒像是和他們一夥的。”

呵,這兩個人是來拉家常的麼?

“我不是和他們一夥的,一醒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既然你不是和他們一夥的,那麻煩你讓個道。”

別啊,落在冷天傲手裏我也許還有活路,眼前這個喪屍可是要吃了我呀!!

可我只能在心裏祈禱,要知道我現在還被喪屍帥哥給扛着呢,要是我一出聲,保不齊他一招就把我給碎屍了。

冷天傲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然後指了指帥哥喪屍肩膀上的我,“那個女人是我的。”

明顯感覺到帥哥喪屍抓着我的手一緊,“不好意思,這個女人是我得食物。”

該死的,他難道要和冷天傲對抗?這不是找死麼?

“你打不過他的,快點逃吧!”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冷天傲本就陰沉的眼神又陰冷了三分。

“呵,謝謝你關心我,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說完,他將我輕輕一拋,我整個人就飛進剛纔的研究室,落在軟椅上,眼前兩個屍體血腥駭人,我趕緊捂着鼻息跑出去。

外面的兩人已經對上了,冷天傲並沒有展出後背的羽翼,居然用的是頑戊之前用的那種技能,荊棘鏈條加上三棱梭不斷穿刺,與帥哥喪屍的劍帶碰撞的鏘鏘聲響。

看似不相上下的對決,帥哥喪屍卻在速度上略輸一籌,好幾次冷天傲就要戳穿他的時候,都被他後背伸出的堅硬骨盾給阻擋了。

冷天傲可能沒想到去取喪屍居然能抵擋他的招式,漸漸有些失去耐心,進攻更加迅猛,帥哥喪屍一個不注意被三棱梭扎住大腿動脈,悶哼一聲跪在地上。

三棱梭主要是放血用,喪屍身體還被冰凍着,每有血可放,很快帥哥喪屍就擺脫鉗制。

打鬥是十分精彩的,可我現在要是不逃命就是傻子了!!

發揮溜號的本事,我小跑着穿過電梯,沒跑幾步就傳來帥哥喪屍的慘叫,老天,他怎麼這麼不經打,難道死了麼?

給我多爭取一些時間也好呀!!

我不停的按着電梯,好不容易電梯門開了,沒想到卻見到一個渾身被青綠色氣焰包裹的男人,陰鷙的瞳孔像是要吃人,顯然被氣的不輕。

“啊—-”

冷傲天伸手一拉,我就被拉進了電梯之中。

電梯運行到二樓停止了,冷天傲抓住我的手腕一扯,將我狠狠抵在電梯上,“那個男人是誰?”

“我不知道,我醒來就在這裏了,他要吃了我!!”

“是麼?那你剛纔還幫他說話?”

“他之前救過我……”該死,這關係怎麼這麼複雜,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救了你你就要以身相許麼?如果我沒有來,你是不是跟他走了?”很顯然我說什麼他都不會聽的,他從來都是想什麼是什麼,就算是他自己親眼所見,他也一樣不會相信。 全部 041 他的目的

“不跟他走還能怎樣?我打得過他麼?”我可是差點就死了呀!!

“你是看他長的英俊,自願跟他走的吧?”他陰陽怪氣的說着一口就咬在我脖子上,帶着腐臭的血液浸出,讓我一下子想起之前被喪屍咬下一塊肉的場景。

心頭更是窩火,口不擇言控訴道,“是又怎麼樣,如果不是他的話,我恐怕早就被那些喪屍撕成碎片了,那些人抓我是爲了引你出來,一切都是因爲你!!”

聞言,咬着我脖子的他終於鬆了口,“你以爲我沒來麼?如果不是我,你覺得那個喪屍能輕易脫身去救你?”

“那你來了爲什麼不先救我?我可是個人,他們全都把我當成食物!!”

“你現在不是好好的麼?”

“你……”

我無言以對,不想再和他說任何話了,反正冷天傲暫時不會殺了我,我算是安全了。

見我不頂嘴了,冷天傲陰鷙的視線纔有所緩和,這才注意到我肩膀上被咬過的痕跡,伸手就覆在傷口上,漸漸一股清涼在傷口處盤旋,沒過多久疼痛感就消失了。

“以後還可能會出現很多這樣的危險,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你開什麼玩笑?”

一想到那些噁心的喪屍我就渾身發毛,下次如果沒有冷天傲出手,我還能逃掉麼?

冷天傲收回給我療傷的手轉身倚在我身旁,明明電梯裏,他居然點了一隻雪茄。

“暫時還沒查清楚對方的身份,這些喪屍可能和你朋友柳霜霜有關,但是喪屍背後的人,恐怕是我的死對頭,這些天已經有些嘍囉纏上我了。”

“柳霜霜纔不是我朋友……等等你說什麼?你的死對頭?那豈不是和你一樣厲害?”

聞言,冷天傲吐出一口菸圈,皺着眉頭像是響起了什麼,半天才道,“比我厲害。”

“咳咳……你說什麼?”

天啊,比冷天傲還要厲害的對手,那會有多麼強大?

我突然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必須趕緊和冷天傲斷絕關係才行。

“先說你利用冷哲凌要辦的事情吧,難道除了冷哲凌的身體之外,別人的身體不行麼?”

“用你的也可以!”他突然轉過頭,冰冷的氣息直達我耳膜。

婚庸無道:負心老公給我滾 我趕緊不着痕跡偏過頭,開什麼玩笑?

“或者你乾脆告訴我你想要完成什麼事情,跳過得到冷哲凌的身體,我直接去幫你完成不行麼?”

聽完我的話冷天傲將手中的雪茄扔到地上,然後狠狠踩滅,“我要得到冷家所有家產,這樣的事情,你能幫我做到麼?”

“什麼?”

我有些不可置信,可在他瞳孔中又找不到半點開玩笑的成分,“你做鬼這麼強大,又將凡人玩弄於鼓掌之間,陽間的錢財怎麼能入得了你的眼呢?”

“我是不屑,但是原本屬於我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回來!還有我的女人!”

一提起那個叫做嵐兒的女人,冷天傲語氣疏離不少,就連渾身的氣息也不自覺戒備起來,“我吩咐你的事情你趕緊去辦,還有十天的時間,如果你讓冷哲凌的屍體被冷霜霜搶了去,你就等着我弄死你吧!” 042 事態嚴重

“你說什麼?柳霜霜也盯上了冷哲凌的身體?”他明明是個女人,要冷哲凌的身體幹什麼?

怪不得她着急吆喝冷哲凌結婚,結婚之後兩人睡在一個牀上,奪取冷哲凌的身體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我還想再說些什麼,一擡頭才發現,身邊的那個人影早就消失了。

一離開地下,手機就有訊號了,秦海燕帶着哭腔的電話進來,“夢夢你終於接電話了,快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裏,我帶魯大師一起來救你。”

“沒事,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就在魯大師那裏等我,我馬上就來。”

“好好,我和家明出來接你!!”

我本想上去看看冷哲凌,但想着之前那些喪屍兇猛的樣子,還是搖了搖頭趕緊打了個車離開。

恐怕秦海燕到魯大師這裏她就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魯大師了,我也沒瞞着,將之前在地下停屍庫發生的事情全都說了,秦海燕知道我在泰國就遇到鬼了,氣的一巴掌拍在我大腿上。

“好你個劉夢夢,什麼都瞞着我,連我兒子都到了你肚子裏了!”

魯家明趕緊把秦海燕擁進懷裏,“海燕別鬧,夢夢剛剛死裏逃生,龍婆沒有將頑戊契約給你,那可是救了你一命,夢夢這是給你擋災了。”

“海燕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瞞着你,這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那些鬼魂喪屍什麼的,根本就沒有人性!”

“我不怕,有家明保護我,總之你以後,無論什麼事都不準再瞞着我了。”

“恩恩。”我趕緊點頭,視線卻擔憂的看着魯家明,這個半吊子麼?

魯大師也感覺到事態的嚴重,當即畫了幾張符紙給我們,還把自己身上護身八卦鏡掛在我胸前,“這樣鬼魂就無法上你的身,只是你說的喪屍,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師傅,喪屍恐怕就是比殭屍更高一級的屍鬼!”說話的是魯家明。

“如果是屍鬼的話事情可就難辦了,屍鬼背後一定有法術高強的人在超控,就算是屍鬼具有智慧和更強大的能力,也無法逃避被傭兵的可能,傳言秦朝的時候,秦始皇就擁有一支屍鬼軍隊。”

“我也是這樣猜測的,之前從喪屍口中得知的大小姐和陸博士一定是關鍵人物。”突然想到了帥哥喪屍,我忍不住問道,“師父,就算喪屍力量再強大也無法逃脫束縛麼?”

魯大師捋了捋胡點點頭,“操縱者是給予屍鬼生命的人,一定在喪屍身上下了咒,如果判離,就只有死路一條。”

“那操縱者一死,屍鬼不就亂了套了?”秦海燕突然道。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把事態各種可能性都想到了,就是沒能想到解決的辦法,爲了讓牽扯到這件事的人學會自保,秦海燕也得跟着一起學習法術了。

“時間不早了,今晚你們就在這住下,明天下班之後就直接來這裏學習吧。”

“恩恩,謝謝師傅。”

我本想起身給師傅道謝,沒想到一起身氣血上涌,渾身血液就像是在燃燒,讓我一下子興奮起來,甩了甩腦袋之後,我發現自己突然全身精力充沛。 043 喪屍病毒

更奇怪的是,我嘴巴里干涉難忍,就算吞嚥唾沫也解決不了飢(*)渴,秦海燕身上飄來極其好聞的味道,讓我忍不住湊上前,狠狠呼吸一口。

“啊!夢夢你幹什麼?”秦海燕被我嚇到了。

“海燕,你身上真好聞,清新純淨,軟軟的嫩嫩的,一定很好吃……”說着我口水沿着嘴角流了出來,我趕緊用手捂住嘴巴。

“夢夢你說什麼?”秦海燕不可置信?趕緊退後一步縮進魯家明懷裏。

“夢夢你是不是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魯大師關切的朝我走過來,可他身上那股香火的味道讓人難受,我趕緊跑開。

飢餓的感覺襲來,這次我終於感覺有哪裏不對勁了,趕緊給伸手攔住他們,“你們都別靠近我,之前那個白大褂給我注射的藥劑,好像發揮作用了!!”

“啊!夢夢你不會變成喪屍吧?”

“你們兩趕緊回房間,無論外面發生什麼都不許出來!”魯大師大喝一聲,一個閃身就來到我身後,將我雙手反扣到身後綁起來。

趁着現在還有些理智,我趕緊對着秦海燕大喝,“海燕你快進去,我死不了的你放心!”

“我不走,我要在這裏陪着你!”

“你還是進去吧,等下她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你以爲夢夢希望你看到她發狂的樣子麼?”

我感激的看着魯家明,看來秦海燕選着他還是有道理的,“家明說的對,我不想你看到我狼狽的樣子。”

秦海燕無論如何也不同意,結果硬生生被魯家明拖着離開了。

他們一離開,魯大師對我也不客氣了,直接一腳踹在我腳彎處,我整個人飛出去,直接落在一張太極八卦陣正中。

“我先請天兵天將守住你魂魄,待會如果你真的變成了屍鬼,我也只能把你給除掉了。”魯大師面色嚴重,眼底一片漆黑,看來他也不是十分有把握。

茅山術分爲三個階段,下茅請鬼,中茅請師,只有上茅才能請神!

這魯大師一來就請天兵天將,絕對是茅山術中的佼佼者,好還今晚我來了這裏,有他在,我感覺自己有救了。

不過身上的藥效還是不敢疏忽大意,那種藥劑就像是一種具有超強活力的病毒,在我血液中穿梭,所到之處將我的細胞拆散再重組,全部都篡改成了新的物體。

那種回到孃胎中重造的感覺,讓我全身分裂般的疼痛,我全身繃緊不斷掙扎,手腕被幫助的地方嘞的都出血了。

“師父,救命,我好痛……”

我疼痛不支砰一聲倒在地上,在地上不斷翻滾着,從四肢末梢到身體五臟六腑,慢慢的我整個人都被侵蝕,到最後神智慢慢模糊。

腦袋像是要爆炸一般,我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一片血紅的房間,房間的牆壁是那種蠕動的內臟,流着鮮血不斷向我靠近,我本能感覺想逃,一移動全身輕飄飄的就動了起來。

一定不能被吞噬了!!

我這樣告訴着自己,不斷尋找出口,可每當我將要逃離的時候,又被更新一輪的血色肉體給覆蓋,將我淹沒……將我吞噬……… 044 變成了屍鬼

難道我就這樣要變成屍鬼了?

我好不甘心,可是我越掙扎,就陷得越深,直到最後精疲力盡,被那無邊無際的血腥淹沒。

或許這就是我僅存的理智了,不知爲什麼,此刻我的心裏想的不是我的父母,也不是秦海燕,居然想的是冷天傲。

這段時間,我真的是太依賴他了,一邊想着要逃離,一邊又被他所救贖。

現在好了,明天之後,我和他之間的千絲萬縷也應該斷了吧……

雙眼不堪重負的合上,可是我沒有睡多久就被秦海燕的聲音響起,可能因爲太久沒得到我的迴應,啪啪兩巴掌狠狠甩下來,打得我皺了皺眉眉頭,艱難的睜開視線。

“海燕……”

“啊啊是夢夢,她還記得我的名字!!”

秦海燕高興的哇哇大哭,我這纔看清楚她身上簡直是全副武裝,旁邊的師傅和魯家明也是,不僅穿了道袍,還渾身貼滿符咒,關二爺的大砍刀都被他們狠狠握在手上。

見我神智還算清醒,師傅鬆了口氣跌坐到椅子上,疲憊的樣子顯然一夜沒睡。

“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沒什麼特別感覺,就是感覺頭有點暈,渾身很痛,到處都充滿了力量。”

“她絕對是我認識的夢夢,這眼神偏不了我。”

秦海燕說着朝我走過來,我這才注意到自己被他們五花大綁,拇指粗的麻繩纏在我身上,可能因爲我之前掙扎,將打結的地方勒的很緊,她怎麼解也解不開。

“家明,把你的刀拿來!”

“不用了,那麼大把刀到別削到我了!”我鬆了鬆肩膀,極其自然用力一掙,渾身捆綁的麻繩輕而易舉就被震成幾節,嚇得秦海燕跌在地上張大嘴巴。

師傅打了雞血似得噌一下站起來,將秦海燕和家明護在身後,“夢夢,你還說你沒什麼異樣?”

我看着自己的雙手,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有這種力量,不僅力氣變大,就連視力聽覺和嗅覺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強,我站起身,連身體也感覺輕了不少!!

頓時,一股大膽的猜想在我腦中誕生!

“師傅,我該不會是變成屍鬼了?”我震驚的看着師傅,瞪大的瞳孔看得師傅眼色一緊。

“我就說不可能一點變化都沒有!”師傅說着咬破手指,在我面前將鮮血滴到地上。

霎時,濃郁的血腥味傳來,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了,所有的精力都被集中到了師傅的創口處,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沫。

“屍鬼以人的血肉爲生,看來你真的變成屍鬼了!!”

我趕緊甩了甩腦袋,強迫自己將視線移開,“師傅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吃人的,我發誓!”

“你發誓沒有用,就算你有再強的意志,都不可能控制得住你的本能,我現在就要除掉你,你最好是乖乖受死!!”

師傅大義滅親一點也不含糊,說着就拔出腰間桃木劍朝我刺來,昨天晚上的痛苦還歷歷在目,我好不容易熬過那種痛苦醒來,怎麼可能甘心就這樣死在師傅手上? 045 僥倖生存

我身形一側,靈活的躲開師父的桃木劍,但是劍氣還是讓我感覺很壓抑。

“師父你聽我說,我絕對不會吃人的,你別殺我!!”

可是師父一身正氣,哪裏肯聽我求情,招招致命,最後連天神下凡都請來了。

天才雙寶:總裁爹地要排隊 天神楊戩下凡,師父出招居然帶着仙氣,就算是隔空也能感覺到他的震懾力,其威力絕對不亞於冷天傲的掌風,我雖說身形靈活可左右閃避,可這樣打下去,這間屋子非被我們拆了不可。

“夢夢小心!!”

“劉夢夢,你別傷到我師父了!”魯家明在一旁乾着急。

“放心吧,他也是我師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