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嘩譁!

中村百合手腕輕輕翻轉,紫色的手帕在手裏旋轉,中村百合那窈窕修長的身影在清晨的陽光下曼舞!

清顏白衫,青絲墨染,彩扇飄逸,若仙若靈,水的精靈般彷彿從夢境中走來。

伴隨着《鬥茶歌》那空靈的天籟之音,中村百合像茶中仙子般在場中舞蹈,在飛翔—-

“黃金碾畔綠塵飛,紫玉甌心雪濤起。 鬥茶味兮輕醍醐,鬥茶香兮薄蘭芷。 其間品第胡能欺,十目視而十手指—-”

樂聲清泠於耳畔,手中紫金手帕如妙筆如絲絃,轉、甩、開、合、擰、圓、曲,流水行雲若龍飛若鳳舞。

這一幕宛如仙女舞蹈的場面讓在座的所有人醉了,癡了,好像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場合,忘記了煩惱—-

“好一首茶花漫步,以柔克剛啊,要是沒有更加驚豔的茶中八仙,恐怕蘇小小也會落敗。”葉無雙清澈的目光看着不遠處中村百合的茶舞,臉色竟有些黯然,喃喃自語。

同爲女人,同爲漂亮的女人,蘇小小從剛纔起就已經感受到一股軟綿綿,溫和柔美的茶之氣息拂面而來,她知道這是中村百合的茶道,是一條完全不同於自己的茶道之路。

但,蘇小小已經放下豪言,今日全方位戰勝東洋茶道,所以絲毫沒有手下留情!

六仙何仙姑—-彈腰獻酒醉蕩步!

這一刻,蘇小小由內而外的氣勢渾然一變,茶中八仙之術克柔克剛,剛柔並濟!

這一刻她出塵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視。一襲白衣臨風而飄,一頭長髮傾瀉而下,雪衫如花,玉腕勝雪,說不盡的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蘇小小手託繡着火鳳凰的白色手帕,將那竹簫裏已經剔除了雜質的茶葉倒於手帕之上,揭開銅壺的蓋子,手腕一抖,經過最後一道過濾的茶葉像飄飄揚揚的雪花傾灑進壺中。

小心輕放,並且切忌讓茶葉堵住壺嘴。

輕拿輕放,此刻的蘇小小由剛變爲柔,壺中茶葉好似感受到那股柔美之意,竟然散開來,沒有一點茶葉沾到壺口。

不過一會兒,蘇小小手提銅壺注入茶水,三搖之後,立即將茶水倒出。這叫洗茶。

洗茶之後,方可沖茶。

已經到了最後幾個緊要關頭,蘇小小和中村百合都陷入到最後的激烈對抗當中。

沖茶是最最重要的環節,切忌直衝壺心。先衝一角,然後再衝各角。銅壺壺嘴提高,嚴格遵循高衝低灑原則。高衝可使開水有力地衝擊茶葉,使茶的香味和茶精更快的揮發,而單寧來不及溶解,所以茶湯甘而不澀。

沖茶!

蘇小小將銅壺一提,銅壺宛如無物,輕飄飄。

七仙曹國舅—-仙人敬酒鎖喉扣!

銅壺被高高提起,蘇小小單手提銅壺,與額頭同高。

隨即蘇小小皓腕向下,銅壺壺嘴瞬間傾斜,滾燙沸水如涓涓細流流入另一個茶器中。

咕咚咕咚—-

水沖茶葉,茶葉散開。

沖水一定要滿。茶壺是否‘三山齊’,此時極見功力。只見蘇小小神態悠然,但是眼神認真,茶水迅速將茶壺灌滿,茶沫浮起,卻沒有絲毫溢出。更顯一派宗師風範。


完成這一番繁瑣卻又必要的工序後,蓋好壺蓋,再以滾水淋於壺上。謂之淋罐。

燙杯之後,便可灑茶敬客了。

八仙藍采和—-單提敬酒攔腰破!

三個青花瓷空杯浮現於眼前,蘇小小提着銅壺,茶水傾泄而下。

一壺茶水,蘇小小隻斟了三杯。

長袖一甩,說道:“請。”

此話一出,代表泡茶完畢,臺下的學生們猛咽口水,眼巴巴的看着臺上三杯冒着熱氣的茶。既是沒有喝到,但那茶香卻飄散開來,場下的牲口們用鼻子一陣猛吸。

不知道是吸茶香還是吸美人體香,反正一個個像打了興奮劑似的,在下面高呼:“女神萬歲!”

許弘文走了過來,端起一杯茶水細細品嚐。

櫻井由美也走了過來,端起第二杯茶水打量着茶湯色彩。

曹丘一聲長嘆,走到許弘文面前深深鞠躬,這才小心翼翼端起第三杯茶湯。

葉無雙眼巴巴的看着三杯茶水被人端完,撇撇嘴,暗自嘀咕道:“這丫頭片子,都不說爲我泡一杯茶,好歹昨晚本狀元也救過你一命吧?”

正在衆人渴望落空,伊藤高木直呼蘇小小不懂得尊師重道的時候,蘇小小卻再一次提起了銅壺—- 看着蘇小小再次走到場中央提起銅壺,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心在狂跳。

這不擺明的要倒第四杯茶嘛,那這第四杯茶到底是要給誰喝呢?

伊藤高木則雙眼放光,剛纔還小聲嘀咕着女學生不尊師重道來着,轉眼間便去倒茶了,這杯茶不是給自己還能給誰?

在場的評委端了茶,許弘文也端了茶,櫻井由美同樣也端了茶,那論資歷,論地位,論華夏國對友國的態度,那麼接下來的一杯茶必定是給自己無疑。

蘇小小再次從帆布包包裏拿出一個青花瓷杯,杯子採用白青花瓷打造,細膩、精緻,而且上面描繪着一條栩栩如生的龍,磅礴大氣,尊臨天下之感彷彿撲面而來。

有眼光的人一看就知道這青花瓷杯的價值與其它三個杯子的不同,此青花瓷杯構圖豐滿,層次多而不亂。筆法以一筆點劃多見,流暢有力,勾勒渲染則粗壯沉着。

伊藤高木還是對華夏文化頗有研究的,僅僅看了一眼就知道這青花瓷杯的不凡之處,心中更加得意,看來留在最後的纔是最好的。

蘇小小洗杯、溫杯之後,將那剛泡好的茶倒入其中,然後朝領導教師的方向走了過來。

伊藤高木樂滋滋的站起身,面帶微笑,伸雙手:“謝謝,蘇同學。”

然而,蘇小小卻直接忽略了伊藤高木,主動送到葉無雙面前,笑着說道:“葉無雙,這杯茶水送你。”

“你這傢伙—–”葉無雙佯裝生氣的說道,心裏卻樂開了花。

你看看你看看,只有四杯茶水,除了評委和兩校副校長,蘇小小誰也不給,不給伊藤高木,不給教導主任,不給語文組組長,偏偏就將茶水送到自己面前。

這是什麼行爲?這叫仗義好麼!

這說明什麼?說明自己這個英雄救美還是挺成功的,至少獲得了女神的芳心。

剛纔那些叫囂自己爲牛糞的傢伙們站出來,誰是牛糞了?牛糞能夠喝到女神泡的極品茶麼?

不能!

伊藤高木被蘇小小的無視氣得渾身發抖,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傷害!

這算什麼聯誼學校?這算什麼尊師重道?有這麼欺負國際友人的麼?我都伸手了,你不給我卻給了那個讓我氣得牙癢癢的學生老師,這不是侮辱是什麼?!

此刻中村百合還在泡茶,所以伊藤高木被氣得要死也只能往肚子裏咽,不然干擾了自己的學生泡茶,那就是宮田的罪人了,他可不感冒這麼大的險。

葉無雙也不管臺下牲口們和臺上伊藤高木那殺人般的眼神,接過茶水,細細品嚐一番後,說道:“一口喉吻潤,二口破孤悶。 三口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口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口肌骨清,六口通仙靈。七口吃不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好茶!”

聽到葉無雙竟然將那《七碗茶詩》改編成這樣,蘇小小哭笑不得的同時更覺得心裏美滋滋的。

而在一旁的許弘文則是又好氣又好笑的虛指點了點葉無雙,笑罵道:“你這小子,要是真能夠將這杯茶品出這番味道來,我也真是服了。”


葉無雙則是嘿嘿一笑不說話,雖然有點誇大其實了,但這就是他喝下幾口茶後的最真實想法,所以就脫口而出了。

蘇小小的茶道表演完畢,茶水已經端在手裏。所以,一個主評委和兩個副評委自然需要給出一番評價。


許弘文將一杯茶水飲盡之後,仔細地感受着喉嚨間甘甜溼潤的感覺,首先開口說道:“我雖然喝過很多茶,但卻沒有細細品味過,而且對茶道的瞭解也是少之甚少,所以我也不太懂茶。但是我仍然知道這是好茶。好茶好水好茶道,讓人歎爲觀止。”

櫻井由美端着茶湯先聞其香再觀其色,這才小口小口地品嚐,說道:“湯色青白,湯花細勻。是優等茶。”

在日本,差不多男女老少都懂得一些茶的知識。茶色貴白,青白勝黃白。而湯花又需要細而勻稱,有若冷粥面。如果能夠緊咬盞沿,久聚不散,這種效果最佳。名爲‘咬盞’。

櫻井由美也喜喝茶,而且對茶之一道還稍有研究。也正是因爲這樣,她才知道面前這個女孩子的茶道功夫是如何的完美高深。

沒有十幾年時間的浸淫,怕是達不到這種宗師境界吧?

無論是茶藝的展示還是茶水的色澤與口感,無一例外都達到了相當高的位置,恐怕只有那些浸淫茶道幾十年的老怪物才能相提並論吧,這是櫻井由美心裏的想法。

曹丘手裏的一杯茶水只喝一半,另外一半遲遲不捨入口,讚道:“茶仙再世。茶仙再世啊。今日見此茶道,以後再不和人鬥茶。羞愧難當。羞愧難當。”

曹丘的嗓門比較大,這一聲聲的讚歎讓臺下的學生猛咽口水,望眼欲穿。

“難道這茶真的那麼好喝?我也喝過茶啊,苦苦澀澀的,沒那麼好喝吧?”

“就是就是啊,還沒三塊錢的可樂好喝呢。”

“切,我看這你們就不懂了吧,你們也就喝可樂的命,女神泡出來的茶能一樣麼?就算再苦那也是香的啊!”

幾個學生議論紛紛,聽到其中一個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鏡男的話後,都很是贊同的點頭。

在衆人品評蘇小小浸泡的茶水時,中村百合的茶道表演纔剛剛進行到‘高衝低斟’的沖茶環節。

她面無表情,心如止水。只專注自己手頭上的動作,完全不受外界因素的干擾

就算蘇小小端着茶湯送給葉無雙時,她也不曾分神打量。好像這周圍所有的一切都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心就是茶,茶就是心。心茶和一,渾然忘我。

中村百合凝神靜氣,摒棄了一切外界干擾,進入到自己從父親那兒傳承過來的茶道。

茶花漫步!

茶滿飄香花中仙!

中村百合皓腕翻轉,五個白瓷底,黑彩描繪的櫻花瓷杯則浮現於眼前。

然後像變戲法似的變出一個倒茶的木質器皿,手腕快速翻轉,輕快、靈活,好似精靈在舞蹈。

茶水如九天流水傾灑進杯中,茶水滾燙翻轉,熱氣冒出,宛如仙靈之氣。

倒茶完畢,臺下再次響起了陣陣咽口水的咕嚕聲。

美人美茶,可是爾等卻無緣消受,豈不悲哉!?

中村百合端起面前那第一杯杯茶水,卻是走到蘇小小面前,說道:“這杯茶水,代表我的敬意。請務必收下。”

蘇小小若有所思的看向中村百合,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真正的開始尊重起這個來自東洋的女孩子。

“中村百合,快給每位評委也送去一杯。”伊藤高木急聲催促。這孩子是怎麼回事兒啊?評委還沒有喝上茶水呢,怎麼可以先給自己的對手送茶?再說,評委沒有品嚐過你的茶水,又怎麼知道你的茶湯是如何的優美動人呢?

而且好歹也給我來一杯吧?我可是你的老師,你不先端給我,卻端給別人,這算什麼事啊!?

中村沒有回答伊藤高木的問題,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盯着站在面前比她高上一頭的蘇小小。

蘇小小端起茶水細品,一口淺,二口深,第三口直接飲下。

她看着中村百合,輕聲說道:“好茶。”

“謝謝。”中村百合緊繃的小臉一下子舒展開來。她對着蘇小小九十度鞠躬,十萬分感激的說道:“謝謝。”

中村百合笑着轉身,又一杯端給了櫻井由美,一杯許弘文,一杯端給了曹丘。

伴隨着嘖嘖讚歎聲,中村百合端起最後一杯茶,沒有如伊藤高木所想的那樣端給他,而是踏着小碎步,步態輕盈徑直朝帝豪代表團的方向走去。

這一幕,讓臺下的觀衆和帝豪的師生們都疑惑不解,這最後一杯不是應該給自己人麼?怎麼回事?

而此時葉無雙還在回味蘇小小所泡之茶的餘香,目光瞥了一眼中村百合,可是就那麼一瞥,兩人的目光就對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