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大哥,這可是關乎風家的存亡大事,你可要考慮清楚!”月玄傲並沒有像月清寒那樣與風逸談條件,在他看來風逸還是那個傻小子,沒有一點話語權。

“對啊,家主,就讓月小姐幫幫忙吧。”風家的幾位長老看着羅家這陣勢早就怕了,看到有活命的機會,哪想放過。

“你、你們,枉做我風家人!”風嘯雙眼通紅,氣憤到了極點。平時叫打叫囂口號他們喊得最響亮,一到關鍵時刻就當縮頭烏龜。

“哼!配不配成爲風家人,你風嘯說了還不算!一切要等家族的元老會定奪。”說話的是風嘯的二哥風恆,不是風家嫡系但卻是風氏宗親當中勢力最強大的一位,一直圖謀風嘯的家主職位。


家族的元老會行蹤不定,若不到家族危急存亡的是不會出現的,甚至連十年前風家與羅家大戰風家元老會也只出動了三人。

所以等元老會定奪只是一句屁話罷了。風逸甚至懷疑這羅家今天的上門就是他們找來的。

看着風家那傻子拒絕月清寒的要求,羅霸可就沒什麼顧忌了,只要風家元老會不到滄月城,這風嘯父子還不是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哼,你風家必須臣服與我羅家腳下做一條走狗,否則必讓你們死無葬生之地!”

月清寒視眼前那數十名地玄強者爲無物。依舊淡然道:“怎麼樣?我再問你一遍,我幫你渡過這次危機,解除婚約!”

“危機?清寒小姐好像說錯了,就憑他們幾個就想讓我們風家造成危機?呵呵,說句實話,還不配!提鞋都不配!”風逸指着羅霸身後的幾人狂妄道。

“可惡!小子大膽!”

“不可饒恕,風家沒人救得了你!”

“死吧!”

若是被月清寒說出這句話他們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可現在是風逸說的話。

一個金玄的螻蟻,一巴掌都能拍死。

“老五,上去和風少爺切磋切磋!”

“好咧!”

叫老五的一臉濃密胡茬,柔了柔拳頭,地玄小成的實力便爆發了出來,在虛空中形成一股利劍直衝風逸而去!

“羅霸!你真以爲風家無人了麼!”風嘯含怒出手,虛空一抓,那利劍頓時破碎消散。

老五也被風嘯一身強橫的玄氣震退數十步。

看着風羅兩家大戰一觸即發,月清寒覺得也沒留在風家的必要。

“既然如此,風叔叔,告辭了。”月清寒朝着風嘯微微一禮,對着風逸道:“希望你不要後悔。有些人不是你能抗衡的,螞蟻和大象沒有可比性。”

“自然如此,不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有些人註定要翱翔於九天之上,俯瞰衆生!”

“哦,對了,清寒姑娘,不久之後我會去拜訪元雅仙齋,如果那時你還像現在這般境界…我會失望的。我風逸的女人不但要有傾城之資還要是武學奇才。”風逸對着月清寒笑道。

“錚!”一聲劍鳴聲響徹在風逸的耳畔。

待他回過神來,只見自己的一根頭髮已經被月清寒燃成灰燼!

“如果還有下次,我會殺了你!”月清寒俏臉寒霜,四周的空氣頓時冷如冰窖。

風嘯偷偷抹了吧冷汗,對着月清寒點了點頭。月清寒側身而去,在風逸的前方留下淡淡的芳香。

“嘯大哥,我…”月玄傲感覺有些羞愧。今天註定他只能見死不救了。當上了家主,兩人都有些身不由己。

“什麼都別說了,走吧。”風嘯擺擺手。

月玄傲嘆了口氣,跟在月清寒身後出了風家大院。

“哼!風嘯,你兒子闖下的禍有你一力承擔,與風家無關。今年家族武會上等着下臺吧!”風恆留下了話,也隨着月家人之後離開了風家大院。

風恆走後幾個風家長老也跟着離開了,正堂內風家人頓時少了半截。

不過留下的人還是有的,這些人都是對風嘯忠心耿耿的家臣,相處了幾十年的兄弟。他們感激風嘯的知遇之恩,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風嘯,就憑你幾個地玄大成的蠢貨就想與我們抗衡?真是不自量力!跪下,磕三個響頭,把你這傻兒子交出來,饒你不死。”月家人走後,羅霸沒了牽制,頓時叫囂了起來。

“讓我把兒子交給你?簡直是癡人說夢!我今天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傷害我兒子一根汗毛!”風嘯說完運起全身玄力便朝着羅霸撲了上去。

“風行三式!一式敲山虎!”

風嘯拳風如虎、步入從龍,狂嘯着與羅霸戰鬥在一起。

屋內的桌椅承受不住地玄強者的浩瀚玄氣,紛紛被波及破裂。

“人級功法,風行三式?不錯不錯,讓我看看是你風家功法厲害還是我羅家功法更勝一籌。”羅霸雙手變拳,地玄巔峯玄氣運用全身。

“人級功法,羅拳!拳霸山河!”

兩拳夾雜着漫天的玄氣碰撞在一起,兩人打得難捨難分,旗鼓相當。

“風嘯,你兒子今天必須死!”羅霸,獰笑一聲。

手中白光一閃,一把血氣環繞的劍便懸於身前。

“中品寶器,赤血劍!”風嘯大驚一聲,身體急忙後退。

趁着這個十分之一的瞬間羅霸詭異一笑,把劍對準了右方的風逸。

“羅霸!你真以爲我風嘯好欺負麼!碧光劍!出來!”風嘯一身玄氣暴漲,雙手虛空一指,一把渾身散發着青碧光彩的寶劍環繞與他周圍。

“劍芒!”

雙手握住碧光劍,對着虛空狠狠一斬,一道鋒利玄氣對着羅霸飛馳而去。

“上品寶器,碧光劍,想不到你風嘯也有私藏。”

“赤血一斬!”

妖異的血光與風嘯的劍芒相撞,卻沒能阻擋住劍芒的衝擊狠狠的打在了羅霸的胸口。

羅霸鮮血一噴,紅着眼睛對着一旁的羅家人道:“還站着幹什麼給我上!殺了那小子!”

的確,若是沒有靈器,同等級修爲的人是很難將對方打敗或是斬殺的。

而現在風嘯以上品寶器對陣羅霸的中品寶器,自然佔了許多優勢,但風嘯擔心風逸安危、寶器本身品階的高低分化又不大,所以一來二去,卻被羅霸拖住了,抽不開身。

給風嘯一個放心的微笑,風逸雙手握緊拳頭,一身金色玄氣席滿全身,對着眼前的幾名地玄小成的人傲然道:“雖然境界很低,但斬殺你們幾個廢物卻是足夠了!” 對風逸下手的是羅家一位地玄小成家臣羅呈,天玄強者可以成爲家族千金難求的供奉,享受一等資源,但地玄境界的人卻只能成爲家族的臣下,充當打手的角色。這就是差距,天玄和地玄之間的差距。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羅呈手中長刀一握,率先對風逸出手。

“血狂斬!”

一把血紅巨刀在虛空中形成,夾雜着血腥之氣劈向風逸。

風逸運起一身金色玄氣,風行三式被他發揮到了極致。

“風行三式,一式,敲山虎!”

“二式,懸刃勁!”

“三式,震滄海!”

一頭通體金色的猛虎虛影夾雜這剿滅滄海,震懾大地之意,咆哮着衝向羅呈,利爪一閃,那血狂斬,已經被其撕得粉碎。

“小子你敢!”

事到如今,羅呈也不敢再小看眼前這位翩翩少年。他從那古波不禁的眸子裏感覺到了凜冽濃濃的殺意。

“人階功法,大冥轉!”

“冥轉風雨入九州!”

功法是瞬間提升修者實力的保障,也是鞏固修爲的最好輔助。若是同等實力的人,一個擁有人階功法、一個擁有地階功法,那結果一定是地階功法取勝。若是有實力強橫者,憑着高級功法,甚至能越級挑戰將超越自身數個等級的修者斬殺!

人階功法一祭出,風逸頓時覺得壓力倍增,但他要的恰恰是這種生死之間的壓力。


望了望四周,父親被羅霸拖住,走不開身,羅家幾名地玄大成家臣被正在於風家幾位家臣血戰。這是他獨自戰鬥再好不過的機會!

“哼!我正愁找不到提升實力的鼎爐呢!既然你自己前來送死,就別怪我無情!”

風逸打算運起引龍破天訣心法,然後藉助羅呈的人階功法的最強一擊來使他體內玄氣之海得到飽和,衝擊玉玄境。

引龍破天訣是風逸縱橫修仙界時所悟的無敵功法。能將吐納之氣淨化,爲我所用。

面對地玄大成的玄氣,以風逸當前的實力根本無法將其轉化,但地玄小成,剛進入地玄境,根基不穩,修煉的玄氣,完全可以爲風逸所用。

甚至可以助風逸以最快的速度成就玉玄。

風逸雙手對着猛衝過來的冥轉之力狠狠一抓,任其轟進自己的身體。

頓時丹田一陣翻滾絞痛,一道冥轉之氣在玄氣之海中亂竄。風逸默唸口訣鞏固修爲,瘋狂的吸收玄氣。十個識海立刻被填滿五個。

修者進階金玄之境後,丹田之中會出現一片儲存玄氣的玄氣之海。一般人的儲存量是‘一’,地玄境界是‘十’。而風逸,由於修煉引龍破天決後肉身太過強橫,玄氣之海儲存已經達到了普通地玄的數量:‘十’。

也就是說別人修煉玄氣只需把丹田內一片虛無的玄氣之海填滿便可衝擊玉玄境,而風逸必須把十個玄氣之海填滿纔可衝擊。

所以普通金玄玄修者靠自身的修煉,吸取玄氣融入丹田中的玄氣之海便可衝擊金玄門,而風逸玄氣之海太過強大,依靠自身之力很難將其填滿,只有在生死戰鬥中,才能化腐朽爲神奇將敵人的玄氣攻擊以引龍破天決轉化,填滿玄氣之海,衝擊金玄門。

當然,玄氣之海儲存量越大,運用功法時更加沒有後顧之憂,擔心玄力枯竭。而且玄氣越充足殺傷力越強。

比如風逸這樣玄氣之海數量達到十的怪物,與他同等級的修者他一個風行三式放去,直接抹殺!

甚至他可以以此來和地玄強者抗衡,越級挑戰。畢竟他的玄力支持和地玄境界的修者是一樣的。

“還不夠啊!再來!”

風逸搖了搖頭,對這羅呈的攻擊感到由衷的失望。

“你們一起上!省的浪費我時間!”

“可惡,小子,要爲你的狂妄付出血的代價。”羅呈怒了,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幾人也怒了。地玄強者的榮耀豈容一個金玄的螻蟻褻瀆?

幾人地玄小成境界的人含怒出手,玄力非同小可!甚至可以轟碎一座小山峯!

“人階功法,索祖轟!”

“人階功法,川蘊步!”

“人階功法,然蘿殺!”


“人階功法,盧盛變!”

“人階功法,歷弓解!”

……

“人階功法,大冥轉!”

羅家家產無數,地玄家臣會人階功法實屬平常,就算在風家,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幾道強大的氣息在虛空中凝結成一股七彩玄力,直擊風逸而去。

“來得好!”風逸大喝一聲,眼裏有着難以掩飾的興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