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嶽靈口鼻竄血,刺痛蔓延,鼻樑骨斷裂,滿臉都是鮮血。

“葉寧,老孃要你死!”

嶽靈刺耳的尖叫聲劃破長空,知道自己不是葉寧的對手,不敢再莽撞行事,轉身捂着口鼻離開了太行中藥,並且打電話求救。

“現在輪到你了。”

葉寧走到櫃檯邊,看着爬起來的中年女子。

“你……你還想怎樣?!”

中年女子怕了,神色驚恐,渾身都在哆嗦,自己都說了此地是王族戰家的產業,可這個傢伙還是如此的霸道兇殘,一點都不給戰家面子,說動手就動手。

“刷卡,拿藥。”

“可是……”

中年女子看向葉寧的眼神充滿了畏懼。

“刷卡!”

葉寧語氣加重,冰冷的氣息讓藥鋪的溫度驟然下降。


嚇得中年女子伸手顫抖的接過他的銀行卡,然後老老實實的刷了五十萬,至於之前說的五萬手續費都沒敢刷。

然後再葉寧的注視下,中年女子把打包好的藥材裝袋放在了櫃檯上。

“淺雪。”

“好了呀?”


頓時林淺雪轉過身,睜開眼睛跑了過來。

“嗯。”

葉寧握住她柔軟的小手,把銀行卡放回褲兜裏,拉着她向外走去,忽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向鼻青臉腫的中年女子。

“告訴王族戰家,想找麻煩葉某隨時奉陪。”

“你?!”

看着葉寧和林淺雪離去的身影,中年女子趕緊拿起電話,撥通了王族戰家三公子的電話。

“三公子……出……出大事了!”

“草!”

電話那端響起一道年輕不滿的咒罵聲;“什麼大事如此驚慌,不知道老子正在忙?!”

“三公子真的是大事,有人再藥鋪鬧事,買走了那根八百年的長白山人蔘。”

“你他媽的沙比是不是,老子不是告訴你人蔘送給武聖堂的嶽靈嗎?!”

“三公子問題就出在這啊!”

“他媽的到底怎麼回事,跟老子說清楚,不然扒掉你的皮!”

“葉寧,要不要去找找表妹?”

從太行中藥出來後,林淺雪始終擔憂李韻的安慰,生怕她遇到危險。

“不用找,我知道她在哪。”

葉寧看向太行中藥東側的一家高檔會所。

“她去了會所?!”

林淺雪驚呼。

“肯定是去找李從和李成,如果你實在不放心的話,咱們就進去看看。”

“去看看吧,這丫頭太任性,我怕出事。”

“那走吧。”

東興會所距離太行中藥並不遠,大概也就百米的距離,門口有年輕的保安巡邏。

“站住!”

門口的保安攔住葉寧和林淺雪,皺着眉頭;“你倆幹什麼的?來玩的?”

“不是找人。”

葉寧笑道。

頓時保安臉色一沉;“找誰?姓名?”

“李從。”

“原來是找李大少,你是他什麼人?”

“表弟。”

葉寧很誠懇的說道。

“表弟?”


爲首的保安仔細打量着葉寧,然後和另外兩個保安嘀咕了幾句。

“只能一個人進去!”

爲首的保安看向葉寧。

“可以。”

葉寧拉着林淺雪走到一旁;“你在這等我,找到李韻馬上就出來。”

“好,你小心!”

林淺雪乖乖的點頭,從葉寧手中接過藥材。

“嗯。”

葉寧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然後進了東興會所,前面保安帶路。

“小於這位是?”

吧檯的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看向保安,又打量着葉寧看了看,不禁露出一抹勾魂的笑容,讓那保安如癡如醉。

“王姐這位是李大少的表弟,來找他有事。” “哦?”

王姐狐疑的盯着葉寧;“李大少再頂層的豪華包間,再陪着一個重要的客人唱歌,你帶他上去吧。”

“好的王姐。”

被稱作小於的保安點頭,然後帶着葉寧進了電梯。

“叮—”

電梯門打開,保安小於走出電梯,葉寧緊隨其後。

“你順着走廊到頭右拐,李大少就在那個豪華包間,這裏是客人的私人區域,我就不進去了。”

保安小於指着走廊。

“謝謝。”

葉寧默默點頭,然後順着走廊很快就找到了李大少所在的豪華包間。

可以聽到包間內伴隨着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以及女人的歡笑聲。

砰!

葉寧一腳就踹開包間的門。

走了進去。

頓時包間裏面的人震驚的看着突然闖進來的葉寧,所有人都被嚇傻了。

由於燈光昏暗,李從和李成並沒看到是葉寧。

啪。

這時葉寧隨手摁了開關,打開包間的燈光。

“葉寧?!”

“你來幹什麼?!”

當燈光亮起,李從和李成神色驚駭,瞬間就變成了憤怒。

這個上門女婿膽子太大了,竟然敢直接闖了進來,還如此的囂張霸道,擺明是來找茬的。

葉寧無視了李從和李成,當看到沙發上已經喝醉,且被一個青年摟抱親吻的李韻時,剎那就怒了。

並且那個青年還把手伸進了李韻的上半身,另一隻手則伸進了大腿內側。

“畜生!”

葉寧暴怒,殺氣盪漾,大步走了過去,一把抓住那個侵犯李韻的青年的幾縷頭髮,然後把他拖了出來。

“啊!”

青年雖然喝醉了,但腦子還是很清醒的,感到頭皮上的刺痛,頓時忍不住慘叫。

“葉寧放肆!”

“胡鬧!葉寧放了趙公子!”

“閉嘴!”

葉寧大喝,殺氣狂暴,抓住青年的腦袋。

砰!

直接兇狠的撞在了牆壁上,頓時鮮血四濺,迷糊的趙公子立刻就清醒了,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趙公子?!”

李從驚呼,臉色變了,這可是趙公子啊,他立刻操起茶几上的酒瓶子向葉寧衝去。

“草擬嗎的,給你臉了!”

“大哥弄死他!”

李成也是大吼,雙手各自操起酒瓶子,藉着酒勁衝向葉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