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印象之中,比克的話,是不容拒絕的。

面對比克的提醒,孫悟飯突然咬了咬牙,直接咬破舌尖,再一次的用起了疼痛訓練法,將他的力量再一次的提高。

疼痛的刺激果然十分的管用,感受著身體內傳來的痛感和體內那激發而出,不斷湧現的力量,孫悟飯目光一閃,全身的氣瞬間爆發了出來。

轟然爆發的力量瞬間把已經有了敗勢的魔閃光再一次的增強,提升到了和此時的龜派氣功能夠相抗衡的地步。

瞬間,龜派氣功波和魔閃光的對抗彷彿在一次的回到了原點一樣,又一次的不分上下了。

不過,此時的兩人,都是以特殊的方法激發著身體的潛力而爆發出來強大的力量,所以,他們的力量,都是無法長久的,

在不斷地消耗著身體的能量的同時,兩人的氣,再彼此的對抗中,不斷地影響著他們的身體的機能。

很能明顯的可以感覺到的,在激發了三倍界王拳之後,孫悟空已經消耗著大量的體力,身體的損耗,已經到了一種很是嚴重的程度。

對於現在的孫悟空來說,這種力量,已經到了他身體能夠承受的極限了。

而孫悟飯也是如此,雖然他的身體的潛力很高,但是,畢竟他現在只是一個小孩子,這種激發體內力量的方法,也對他的身體損耗是很大的。

而且,他們現在還在以極強的力量對抗著,所以,對他們兩個身體的損耗,更是相當的嚴重。

很快地,他們就發現,在提升數倍力量之後,他們對於氣的掌控,竟然隱隱的有些控制不住了。

這種情況的發現,讓他們心裡有些慌亂了起來。

要知道,對於他們這種習武之人來說,身體對氣的掌控,是很重要的,如果這種掌控力減弱,甚至控制不住的話,無論對他們自己,還是對別人,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的。.. 兩人之間的力量對抗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但是,由於身體的反噬,孫悟空和孫悟飯這對父子,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氣了。

在這種情況下,龜派氣功和魔山光的對抗,所激射而出的能量光焰,就好似脫韁的野馬,四散飛裂。

由於對氣的控制的減弱,孫悟空和孫悟飯的力量不斷的外泄,無數的氣不斷地流竄,一道道能量餘波向著四面轟炸而來。

轟轟轟!

大地之上轟鳴不斷,能量飛彈四散而來,就彷彿天空之上有無數的轟炸機在瘋狂地向地面轟炸一樣。

這股能量的餘波讓在場觀看的比克,克林,天津飯等人紛紛叫苦不堪。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凡人面對神仙,力量的層次差距是巨大的。

就算僅僅是百分之一的力量,即便是他們力量外泄出來的一小波能量,都不是他們這群人能夠承受的。

被一點能量光波轟到身體,便很有可能直接和這個世界說再見。

好在眾人身手皆不弱,對氣的感知程度都很高,無數能量餘波並沒有誤傷眾人,但是,大地卻遭了秧,地面被無數能量波轟炸成了大小不一的坑洞,猶如一個個溝壑,讓人心驚。

悟飯,我們要快點停手,不然,這個地球,都要被我們給破壞了啊。

看到自己的氣和悟飯的氣肆意的飛散破壞者大地,感受到自己那狂亂不聽自己使喚的氣在體內不斷地流竄,孫悟空的心中焦急了起來。

他有些著急的對孫悟飯大聲的呼喊了起來。

孫悟飯此時也是心中慌亂一片,力量的失控,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此時的他,腦袋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聽到此時孫悟空的呼喊,孫悟飯不由更加的著急了起來,此時,他的眼角,甚至有一絲髮紅,隱隱的,似乎有種想要哭出來的衝動。

雖然有著出色的戰鬥天賦,但是,此時的孫悟飯,到底還是一個小孩子。

這種事情,他確實不知道如何的處理。

「這。。。。。。這應該怎麼辦啊。悟空和悟飯的力量好像已經不受控制了,再這樣下去,他們都會被自己的力量反噬的。」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沒錯,這種力量的對撞,一個掌握不好,控制不住的話,地球也可能會毀滅的。」

「一定要阻止他們兩個,可是,要如何阻止,以我們這微小的力量嗎?」

克林,樂平憂心忡忡,他們生怕地球真的會毀滅,神色大驚。

「悟飯,不要怕,我來救你!」

看到此時孫悟空和孫悟飯兩人都身處險境的地步,比克此時也不管什麼輸贏了,他焦急的看著孫悟飯,神色之中,透露著關心和自責。

此時的比克,已經深深地後悔了。

他後悔讓如此年幼的孫悟飯強行激發身體的潛力,弄到現在這個地步。

如果悟飯真有什麼不測,他可能會後悔一輩子。

「悟飯,我來救你,你等著。」

比克目光一閃,神色中閃過堅定,他飛身一躍,便向著孫悟空和孫悟飯對波的地方飛去。

但是,此時的孫悟空和孫悟飯在力量失控之下,力量的控制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了。

在他們的對波範圍十米之內,直接化成了一道能量風暴。

這股能量風暴內部,十分的狂猛,是孫悟空和孫悟飯氣的對撞而形成的,猶如罡風一樣,撕裂著一切。

比克心中擔心孫悟飯的安慰,此時,竟然要硬闖這片混亂的能量風暴。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剛一走進這片能量風暴,比克的臉色扭曲中,一聲痛呼聲就從他的口中傳來。

無數的罡風,好似化成了一個個鋒利的細小的刀片,不斷地在比克的肌肉上劃過。

以比克的身體的堅韌程度,直接就被這片能量風暴里的罡風劃出了無數大大小小的傷口。

紫色的血液瞬間從無數大大小小的傷口裡噴射出來,在一瞬間,比克就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撕裂般的痛苦頓時瀰漫全身,比克強忍著身體上的巨大的痛苦,還想要繼續前進。

「比克叔叔,不要啊!」

看到比克因為想要救自己卻變得傷痕纍纍的場景,孫悟飯的眼眶直接紅了,淚水不斷地湧出,他嗚咽著,不斷地哭喊起來。

孫悟空見到比克為了救悟飯,把自己的生命置之不顧,神色中也滿是感動之色。

在做的眾人也是被比克這種想要救人的行為所震撼,紛紛為他加油起來,

但是,比克的力量畢竟還是太弱了,雖然心中抱著一種很大的救人的心念,但是,在這片能量風暴中,他卻是寸步難行。

一陣能量罡風襲卷之下,比克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直接卷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此時的比克,全身上下被血染濕,他不顧疼痛,想要繼續爬起,但是,身上卻傳來一陣無力感。

「悟飯,悟飯。。。。。。」

他目光中露出深深地無力感,不斷地呼喊這這個名字。

他剛想要繼續爬起,卻突然發現,一隻大手突然扶在了他的肩膀上,將他的身體給按住了。

比克突然回頭望去,就見到了楚河那帶著淡淡微笑的面容。

「你退下吧,讓我來!」

在比克的愕然中,他剛想要出聲,下一刻,他的嘴就被楚河用手給捂住了。

接著,比克就感覺嘴裡好像有什麼東西一樣,他咔嚓一咬,便知道了,那是仙豆,瞬間,他身上所受的全部傷害,被恢復了過來。

「你,你要出手了嗎?」

再次感受到自己充滿活力的身體,比克看了楚河一眼,遲疑了片刻,問道。

楚河沒有回答比克的話,他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閑庭信步般向著能量風暴中心的二人而去。

「楚河,小心啊,你可不要受傷啊!」

「楚河叔叔,不要過來了。」

親眼見到比克剛才硬闖這片能量風波的慘狀,孫悟空見到楚河也要如此,不由十分的擔心。

他一臉焦急之色,大聲的對楚河喊道。

孫悟飯心底善良,也很怕楚河受傷,神色帶著一絲絲擔心。

克林,樂平等人也是想要勸阻。

在他們的認知當中,就連比克這麼強的人都受傷了,雖然楚河也很強,但是,面對這種威力的能量,恐怕也討不了好吧。

作為朋友,他們不想看到楚河也受傷。.. 雖然楚河的這些朋友很是擔心楚河,但是,楚河本人的臉色卻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的神色始終是帶著一絲雲淡風輕般的平靜。

彷彿一切的一切都已成竹在胸。

這種淡淡的平靜此時被眾人看在眼裡,使得他們的心中不由多了一分期待。

如果是楚河出手的話,應該可以吧?

他們心中有些猶豫的想著!

而就在他們思索的時候,楚河已經來到了能量風暴前。

此時的他,只要穿過這片能量風暴,便能夠接近身處中央位置的孫悟空和孫悟飯兩父子。

但是,說來簡單,要穿過這片能量風暴,卻是極其的困難。

比克剛才已經親身示範了一次,隻身闖入這片能量風暴的下場,是多麼的凄慘。

而比克在眾人中,已經算是很強的人了,就連他都承受不住,可見有多麼的兇險。

實力稍微差一點,就有可能性命不保。

遠處的比克望著這片能量風暴,回想起先前自己所遭受的非人的痛苦,他的神色中不由閃過一絲痛苦之色。

之間的經歷彷彿還歷歷在目,身體上好像還在隱隱的作痛,他對這片地方已經有了深深地忌憚。

他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楚河,神色中帶著几絲緊張,他想要看看,楚河是用什麼方法進到裡面去。

而令比克驚訝的是,楚河沒有使用出任何特別的方法,他就那麼一步一步的就這樣走了進去。

沒錯,就這麼走了進去。

就好像在自己家裡的後花園里散步那麼簡單。

完全沒有一絲很難的樣子。

那給比克帶來極大痛苦能量風暴,那差點把比克撕裂的無盡罡風,在楚河進到裡面之後,都彷彿失去了作用。

罡風好似化成了毛毛細雨,落在楚河的身上,沒有發生任何的反應。

那給比克帶來完全痛苦的領域,在楚河的面前看來,就好似自家的後花園。

楚河就這麼毫髮無傷的來到了中心位置。

這一幕,讓比克以及在場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好厲害啊。在我們看來這種恐怖的能量,怎麼在楚河身上,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啊。」

「悟空,悟飯有救了,真是太好了。」

「我就知道,楚河在,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他已經不是人了~」

楚河就這樣沒有出手,便直接得到了所有人的驚嘆。

在比克的設想中,楚河應該要花費一些功夫來破解這些能量,但是,被他視弱洪水猛獸的力量,在楚河面前,卻沒有任何作用。

想到之前還在為楚河擔心,比克頓時臉上燥熱了起來,自己真的是想得太多了,太過於坐井觀天了。

總是以自己的認知去判斷別人,卻不知,兩人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自己的力量,在對方的眼中看來,是多麼的幼稚可笑。

來到了孫悟空和孫悟飯對波的中心,看到兩人那控制不住而四散飛射的氣形成的能量團,楚河微微一笑,他目光一閃,直接伸出一隻手。

手掌微微的抬起,楚河低聲一喝,就見空氣微微一震,一股層層波紋樣的氣在空氣中瀰漫,擴散。

波紋四散之下,猶如音波在空中激蕩,直接將中心位置的能量團震散,音波擴散之下,兩人的氣直接被那重重地音波的力量給集散了。

身處中心的二人,此時,只感覺那宣洩而出的狂暴的力量,頓時消失無蹤了。

他們的氣,終於恢復了平靜,不再像先前那樣難以控制。

此時的他們,因為身體的體力消耗過大,超出了自己的極限,已經完全的體力不支了。

楚河僅僅只是一個出手,邊解決了他們所有的危機。

氣喘吁吁的看著迎面而來的楚河,孫悟空對著楚河咧嘴一笑,說道;楚河,又被你救了啊。

一邊說著,孫悟空一邊來到了孫悟飯身前,將孫悟飯拉到楚河的面前,摸著孫悟飯的腦袋,說道;「悟飯,要不是楚河出聲,後果就不堪設想了,還不謝過你楚河叔叔。」

「謝謝,楚河叔叔。」

見識到了楚河那通天般的手段,孫悟飯很是乖巧。

他抬起小小的腦袋嗎,大大的眼睛裡面,滿是崇拜的目光,感激的說道。

「你這個小鬼,可比你爸年輕的時候厲害多了,真是了不起啊!」

楚河看到孫悟飯乖巧的樣子,臉上也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他也伸出手,一邊摸著孫悟飯的頭髮,一邊微笑著說道。

「悟空啊,你這個兒子,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已經被他給超越了啊。以後可要抓緊修鍊啊~!」楚河打趣道。

「哈哈,悟飯能夠超越我,我很高興,這都要多謝比克的教導了,看來,當初讓悟飯去和比克修行,是正確的。」

孫悟空目光一閃,很是欣慰的說道。

「不,我這隻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如果當初悟飯跟著楚河去修行的話,那麼,成就肯定會在高十倍,不,百倍也說不定呢?」

此時,比克突然走上前來,他目光複雜的看了楚河一眼,忽然開口說道。

他目光凝視著楚河,神色之中,露出一絲拜服。

「楚河的力量,才是最強的,比我不知道強多少倍,應該說,是我耽誤了悟飯!」

「楚河,才應該是他最好的老師,我現在才知道,我的力量,太弱了。」

微微嘆息了一聲,比克悠悠的說道。

「不,你確實是最適合悟飯的老師,我雖然力量比你強,但是,其實並不擅長教別人。」

聞言,楚河啞然一笑,搖了搖頭,說道。

「悟飯跟著你確實學到了很多,你才是最讓悟飯滿意的那個老師,對不對啊,悟飯?」

楚河此時把目光落在孫悟飯身上,一邊說著,他一邊拉著孫悟飯的手,來到比克面前。

「嗯,比克叔叔,對我很好,雖然很嚴厲,但我很喜歡他!」

孫悟飯仰著頭,看著比克,用很是尊敬的語氣,一臉認真的說道。.. 「謝謝你,悟飯,你能這麼看我,我真的很開心。」

聞言,比克的神色中露出一絲複雜之色,忽然他俯下身子,一把將孫悟飯環抱在胸前,神情之中,帶著一絲感動。

「也非常謝謝你,楚河,多謝你救了悟飯!」

此時,比克再次看向楚河時目光十分的柔和,再也沒有向前的那種敵意了。

他凝視了楚河片刻,忽然洒然一笑,神情中彷彿露出一種解脫之意。

「我的父親,輸給你,確實不冤,我想,我應該放棄報仇了。」

「放棄報仇?你倒是很明智嗎,不過,我想知道,為什麼?你不是一向很驕傲的嗎?」楚河看著比克,淡淡的說道。

「沒有什麼為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我找到了比報仇更有意思的事。」比克低著頭,看著懷中的孫悟飯一眼,嘆息了一聲說道。

你指的是教悟飯嗎,悟飯的確是個天才,你的這個這個選擇,對你來說,是正確的。

楚河淡淡的看了比克一眼,緩緩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