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中,他好似再次見到了萊拉。

五千萬年後的萊拉,就在這個時代,遇見了她。

在楚河的眼中,那個萊拉的面容,還是如以前一樣的漂亮,有著驚人的魅力,超越凡俗的氣勢。

不過,她整個人好似完完全全都變了。

除了容貌,再無一絲與先前相似的地方。

在她的眼中,楚河似乎看到了憎恨的目光,那目光令楚河都感覺心驚膽寒,那是凝聚了五千萬年的憎恨。

縱使修為提升到了現在這種程度,但是,在夢中,楚河感覺,僅僅一個眼神之下,自己便手腳毫無抵抗被地打敗了!

接著,在敗了之後,那個人影,對自己露出了嘲弄似的微笑,然後,慢慢地接近了自己。

當她的手漸漸伸向自己的臉時,感受著那手指中傳來的冰涼的那一刻,楚河突然醒了過來。

「萊拉……」

不知道睡了多久,此時,神色茫然地喃喃的自語了一聲,楚河突然做起了身子,眼神在一陣閃爍中,忽然露出了一陣堅定的目光。

「現在,你真的成為了我心中的噩夢!雖然是我對不起你,不過,就算是如此,如果真的再次見到你的話,我也不會被你打敗,我要讓你知道,你永遠都不會打敗我,永遠都不會!」

腦海中閃爍著如此的念頭,回想起夢中的場景,楚河此時終於坐不住了。他走出屋子裡,在北界王星上,將修行室安置在地面上,又開始了刻苦的修行。

「實力,我要實力,登上巔峰不被任何人打敗的實力!」

揮灑著汗水中的人影,心中只有這樣一個念頭。

而在另一個屋子裡的界王,透過能力看到屋子裡楚河那努力的身影,眼神中的光芒則是越來越亮。.. 「這小子,自從回來之後竟然比以前更加努力的修鍊了,以前的他就已經很瘋狂了,但是,相比現在,這傢伙竟然更加的瘋狂了,簡直就像是不要命了。看來,在他那回過去的那段時日里,定然還有他沒有告訴我的事件發生呢?真是不坦率的傢伙!縱使是我這個老頭子又能怎麼樣呢,不過,也好,既然你有你的想法,那我也希望你能更好的努力下去。」



北界王果然不愧是存貨了無數萬年的人物,此時,稍微一思考,便推測出了楚河之所以努力的一點願意。

不過,就算他在怎麼聰明,也絕對會想不對,楚河在遙遠的過去,拯救了比他這個身為銀河系的管理者,界王還要大的界王神。如果他真的知道的話,一定會驚訝的臉下包都掉下來。

「不過,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一個老師弟子的期望吧!」

此時,北界王一臉微笑著在心中暗暗地感嘆道。

……………………………………………………….

時光流逝,光陰如梭。

時間每時每刻都在緩緩地消失在過去的長河中。

自從有了上次的那番經歷后,楚河在每一天的修鍊程度上,都加強了各種的訓練強度。

每種訓練的程度,都在過去的基礎上,加強了五倍的訓練量以及難度。

要知道,原先楚河所進行的修行量度就已經很刻苦了,此時,增強了五倍之後,幾乎已經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限度了。

即便他是擁有者遠古賽亞人的體質,但是,這種強度的訓練,也已經隱隱的有些接近於他現在所能達到的極限了。

不過,楚河已經下定了決心。

對於他來說,一點決定了的事情,縱使是刀山火海,縱使是千難萬險,他也會堅定不移,絕不回頭,勇往直前的走下去。

不在乎自己的身體是否會因為承受不住極限壓力而崩潰,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力是否因此而透支,對於楚河來說,現在的他,只在乎自己到底能夠獲得多強的力量。

無限的追逐力量,那股不斷變強的野心,在他的心中,彷彿燃燒著汽油的火焰,不滿的蔓延。

在這種方式的影響下,楚河的實力,此時,以一種飛速的方式不斷的提升起來。

三個月後,在北銀河北界王星上。

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正在交談著,兩人周圍,時光機正靜靜地在一旁擺放著。

這熟悉的一幕,彷彿場景回放,又出現在在了那片土地上。

「楚河,你真的決定,又要再去一次嗎?」

北界王望著眼前的楚河,苦口婆心的勸道。

「…….嗯,是的,當然要去!一定要去」

點了點頭,楚河看著北界王臉上還是一副不放心的樣子,心中微微一嘆,於是,他繼續耐心的說道:「不是說好不擔心了嗎,怎麼您老還是這麼啰嗦,放心,這次又不是回到五千萬年前,而是去五千年前,時間的跨度有了天差地別的界限,而且,有了上次穿梭時空的經驗,而起,現在我準備的能源又十分的豐富,已經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啊!」

說的這裡,楚河臉上露出了自信滿滿,意氣風發的神情,顯然,對於此次之行,他是十拿九穩。

看到楚河那堅定不移的眼神,了解到楚河現在擁有的實力,北界王此時也知道自己說不過楚河了,心中微微一嘆,便點了點頭,說道;「好吧,你去吧,不過,這一次一定不要向上一次那樣待那麼久,記得早點回來啊!」

「嘿嘿,怎麼,我不在的時候你不是很想我了!」

楚河看著北界王,忽然嬉笑一聲,說道。

「哼,誰想你了,我只是不想北銀河失去一個好不容易才出現的潛力無限的高手,畢竟,以後的你還要為我們北銀河撐門面呢,如果因為這種事兒夭折了的話,那我北界王豈不是會被人恥笑所管轄的地界中再也沒有高手嗎!」

北界王輕哼一聲,嘴角一撇,用一種不屑的口吻說道。

「哈哈哈,這點你大可以放心,即便我真的沒了,這北銀河的高手,在我之後也會如雨後春筍般的不斷冒出,到時候界王大人您只要偷笑就可以了!」

聽到北界王的話,楚河大笑著說道。

「你小子,這時候了還開玩笑,好了,記得早去早回,不要太讓人擔心了~」

北界王收住臉上的神情,此時,神色嚴肅的叮囑道。

「好好好,記得了,那麼,我走了,界王大人,您老多多保重!」

看到北界王的神色,楚河也正經了起來,緩緩地說道。

「路上小心!」

在北界王的註釋下,此時,楚河進入到了時光機器中去。

時光機器在這段時間中被楚河已經改善的更加的完備,比之上次出行時,在不少細節的設置上又做了更多的完善。

即便是這次真的再次的設定錯了時間,這一次,楚河也可以在時空穿梭中,將時間調整過來,不至於像上次那樣,不能修改時間的設置。

不過,這也只是為了萬無一失而已,對於楚河來說,犯過一次的錯誤,怎麼可能再讓自己犯上第二遍。

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他就真的該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找塊豆腐撞死自己了。

雖然因為上一次的那場經歷,給自己留下了一次記憶上的傷痛,但是,楚河還是決定,要去一趟五年前的那個時代,將生命之樹獲得。

畢竟,那是他原本的目的,怎麼可能因為害怕風險而退縮呢?

熟悉的架勢上時光機器,將設置時間調整到了五千年前,仔細又了一遍后,楚河神色認真的按下了確認按鈕,開始了第二次的時空穿梭之行。

時光機器又一次載著楚河出現在了時空隧道中,這一次,見到這片時空隧道,楚河心中已經完全的平靜了,彷彿已經見怪不怪一樣,絲毫沒有驚訝之色。

因為這一次所要去的年月相比上次所需要跨越的時空距離近了許多,所以,在楚河的感覺中,大躍僅僅過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隧道的通口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嘿,果然,相比上一次,這一次所需要的能源也少了許多,竟然還剩餘了這麼多的能源,枉費我還擔心了一陣呢,現在看來,真是多餘的擔心!」

看著內部設置上的各種顯示數據,楚河微笑著自語道。.. 穿過了那時空隧道通口,在剎那間,感受著天地間的一陣變幻,下一刻,時光機器便出現在了一片蒼茫的星空中。

星空無限,浩渺無盡!

楚河的時光機器雖然主要功能是穿梭空間,但是,為了能夠讓它的功能更加的全面,所以,楚河也讓其具有在宇宙航行的功能。

所以,縱使是身處在宇宙星空中,也不會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反而有種如魚得水,遊刃有餘的感覺。

從時光機內通過屏幕望著眼前這片蒼茫的天地,浩瀚的星空,楚河的臉上突然湧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終於,來到這裡了,五千年前的時代,五千年的北銀河!」

「我,楚河,來了!」

北銀河浩瀚無盡,星系繁多,縱橫不知多少距離,其中所存在的大小星球如就天上的繁星,數不勝數,一般人如果想要在這樣的一個星系中尋找一個陌生的星球,那簡直就如大海撈針般的一樣困難。

可以說,如果你沒有頭緒的話,就算你找上一百年,也有可能什麼都找尋不到。

但是,楚河來此之前,可是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這種問題他不可能沒有想過。

早在來之前,他就從北界王手中將北銀河的各個行星分布圖記在了了他的腦海中,可以說,只要是在這北銀河所管轄的範圍內存在的星球,那行星的分布圖中必然會應有盡有。

所以說,有了界王的幫助,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他完全可以依靠著地圖任意的行走,不至於像在先前那個時代,兩眼一抹黑的胡亂走動。

「讓我想想,我記得,那個亞蘭特星球的具體方位!」

一邊仔細的回憶著,楚河一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此時,在他的腦海中,一副龐大如巨大畫卷般的星空地圖緩緩地浮現了出來。

那巨大的星空圖上閃爍著無數的光點,有大有小,密密麻麻,排列分佈參差不一,各個光點之間的距離也是或長或短,看上去似乎毫無規律。

而這毫無規律的星空圖,便是北界王耗費了無數萬年,才完成的北銀河各大星系分布圖。

女主人美路子野 這是北界王直接用念力傳入到楚河的腦海中去的,如果真的將其畫入紙張中去的話,恐怕多少的紙張都會不夠用。

不需要一點一點從這星空圖上去尋找,按照北界王所高所的方法,楚河將亞蘭特星球的星座表輸入到了腦海中的星空圖上,下一刻,在自己的腦海中,那星空圖上無數光點在一陣閃爍中,忽然不斷地暗淡下來,很快地,幾乎所有的光點全部的滅了下來,變成了一片漆黑的景象,唯獨剩下一個光點,在不斷的閃亮。

看著這個獨一無二的閃爍的光點,楚河的目光中頓時閃爍出了比這光點中更為璀璨的光芒。

「…..就是這裡了,這個閃爍中的光點所顯示的方位,應該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亞蘭特星球」

實在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輕輕鬆鬆地就能夠想要去的地點方位,此刻,楚河的心中很是開心。

看著坐標的顯示,楚河估計了一下,這亞蘭特星球大概距離他現在的位置越有四億公里,在東南方向,

這個距離看似很遠,但是,對於楚河來說,卻完全地不是問題。

對於擁有瞬間移動技能的他來說,不要說是四億公里,即便是四十億,四百億,甚至是四千億的距離,也不是問題,只要不是遇到特殊的異次元空間,在一界空間中,他便可以任意的馳騁穿梭,沒有任何的阻礙。

既然具體的方位已經知曉,楚河也不在猶豫。

此時,他從時光機中走了出來,將時光機收入到膠囊之後,便靜靜地停駐在了宇宙空間中去。

普通人在宇宙空間中是無法生存再去的,即便是賽亞人,也沒有在宇宙空間中生存的體質。

但是,楚河在界王的指導下,卻學會了在宇宙空間中生存的特殊技巧,雖然只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間,但是,這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望著眼前浩渺無邊的宇宙空間,楚河目光一閃,瞬間移動發動,身影一閃之下,便跨越著無盡的距離,向著東南方向瞬移而去。

………………………………

又是一片陌生的星空,

而在這片星空中,一顆閃爍著綠色光暈的星球,正在虛空中靜靜的懸浮。

這顆星球雖然不是很大,只有月球般的大小,但是,不知為何,在這顆星球上,卻蘊含著一股濃濃的滄桑的氣息。

彷彿在亘古之間,這顆星球便已經存在了下去,在那股綠色的光暈的環繞下,方圓數百里內,一股股濃郁的生機之氣在不斷地瀰漫。

好似在這股生機的影響下,四周的虛空,也有了一絲絲莫名的活力。

忽然,就在這片奇異星球虛空處,一個身影從緩緩地閃現而來。

這個身影,不用說了,自然就是剛才瞬移后的楚河。

剛一來到了這一片虛空,楚河的目光忽然一閃,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突然有了一道生命能量注入進去,好似突然給自己的身體鍍上了一次保護膜。

在楚河的感覺中,自己的身體,在這一刻,好似即便是不用施展界王教授給他的技巧,他現在也可以憑自己的身體在這片空間中存活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

心中微微一愣,此時,稍微低了一下頭,在星空中,楚河便看到了那散發著無盡綠色光暈氣息的星球。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這,這星球,沒錯,按照界王所說的,有著獨一無二生命氣息的綠色光暈,這…….這裡就是我想要尋找的亞蘭特星球,那麼,我想要找的仙豆的起源,生命之樹也就存在於這個星球中了!」

在看到這顆星球的瞬間,楚河心中念頭百轉,下一刻,他目光一亮,臉上忽然閃過一絲激動的色彩。

「終於,終於見到了這個地方!」

想到以後自己將會有了一種比仙豆還要好的無限體力恢復工具,楚河的心便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的身體緩緩地從虛空中飄下,緩緩地穿過那片綠色的光暈,慢慢地降落到了那顆星球上去。.. 在不斷降落的過程中,楚河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越是接近那腳下的地面,那散發出來的生命能量就越發的強烈,就好似整個人都籠罩在一片生命之光中沐浴著源源不斷地生命之氣。

似乎突然有了這麼一種感覺,在這個星球上,就算是兩個人在進行殊死決鬥,無論身體承受了再大的傷勢,只要還有一口氣,下一刻,在這些生命能量的影響下,也會完全復原。

感受到這一切的楚河,心中在為這棵星球的神奇暗暗驚訝之後,不禁對這一切的源頭,那種叫做生命之樹的樹種越發的感興趣了起來。

「只要能夠得到這生命之樹,那麼,這一切的功效,就都會屬於我了!」

越想,心中越是興奮,懷著一棵熱切的心情,楚河來到地面上之後,便開始尋找那生命之樹了。

按照北界王所說,生命之樹在這亞蘭特星球上有很多棵,幾乎遍布整個星球,但是,楚河在降落到這棵星球后所見卻不是如此。

起碼在他方圓數百里之內,在他視野可見範圍之內,他並沒有見到一棵帶有強烈生命氣息的樹種。

「界王這傢伙不會是在騙我吧,哪裡有很多棵啊,已經搜尋了這麼多的地方,只有一些普通的植物而已,雖然上面的生命氣息比其他的星球要多,但是,明顯的就不是我想要的那個!」

找尋無果后,楚河不禁暗暗埋怨起了界王。

其實,楚河不知道,在這之前,生命之樹的確是遍布整個星球,不過,由於這些樹的功效意外的被人得知后,就有許多的人前來,將其移植拿走,久而九州,這些樹種就越來越少。

如今,到了楚河所在的這個時間,這個星球上的樹種,其實已經不足一百棵了。

「算了,還是靠自己尋找吧,既然這棵星球上能夠感受到如此濃郁的生命之氣,那麼,必然就會有散發生命之氣的源頭,生命之樹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做好了!」

喃喃中的楚河,此時,忽然盤膝而坐,雙目中忽然閃過一道亮光,然後,只見他忽然閉上眼睛,下一刻,精神外放之下,他瞬間就將自己的氣息融合與這棵星球上面的氣息交融起來,不斷地感受著天地之間的氣。

以楚河現在的修為來說,讓自己的氣息來探知一個星球上所存在生物的氣息來說,不過是小意思而已,所以說,很快地,他便睜開了眼睛,緩緩地站起了身子。

「……我感覺到了,好濃郁的生命能量,好似整個星球上的生命能量都匯聚在哪裡一樣,幾乎是整個星球生命能量的總和!」

一邊說著,楚河一邊望著星球處的一處方向,喃喃地說道;「就在那個方向,在這個星球我現在所在腳下的近乎於中心的位置,那就是生命之氣散發最濃郁的地方,我想,哪裡應該就是生命之樹所存在的地方了!」

目光中光芒閃爍之下,楚河神色毫不猶豫,身體瞬間騰空飛起。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如呼嘯的利箭,直接化成了一道流光,如同閃電般的疾馳而去。

此時,整個虛空中除了他留下的道道殘影,便再無任何痕迹。

諸天金手指 在這樣的飛行速度下,在片刻間,他便接近到了這亞蘭特星球中心的地界中心範圍。

在逐漸接近中,楚河原本平靜的神色忽然一變,他的眼神瞬間閃亮了起來。

因為,此時,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有別於先前看到的一棵棵樹木。

眼前所見的,是不同於一般樹木大小,並且閃爍著綠色光暈的樹,這些樹每一棵都有將近數十米之高,枝葉形似傘狀,繁盛茂密,散發著濃郁的生命之氣、

見到這一幕,楚河心中頓時一動,回想起北界王對這生命之樹的描述,在加上自己心中的判斷,楚河心中頓時肯定,眼前所見的這些樹木,便是他這次所要尋找的生命之樹。

靜靜地打量著眼前的這些生命之樹,楚河一邊靠近,一邊停在一棵樹的枝幹面前。

仰起頭來,望著著眼前這近在咫尺的樹木,感受著那樹榦上傳來的澎湃的生命氣息,不僅感嘆起來;

「濃郁的生命之氣就在這些樹木的枝葉上下不斷的散發,這強烈的生命能量,真是太驚人了,果然不愧是仙豆的起源,光是靠近就能令人感受著身體各部分技能都逐漸進入了最佳的狀態!,看樣子,這次真的是沒有白來!」

微微沉默了片刻,看著眼前這些樹木,楚河目光閃爍了起來。

「這麼多的樹種,難道都帶回去嗎,如果都拿走的話,實在是太麻煩了,而且也沒有必要,還是選擇一棵帶走吧,起碼讓以後有受傷的人還可以繼續在此地療傷!」

「那麼,選擇那棵呢,看這些樹都差不多的樣子,要不隨便拿走一棵?」

目光在這些樹木上一邊掃射,楚河一邊捏著自己的下巴,一邊思考了起來。

「如果要挑選的話,那麼,一定是要選一棵最好的,不然,這一趟來的豈不是沒有價值!」

如此考慮的楚河,目光一閃,便落在了那一棵棵生命之樹上。

「既然是生命之樹,那麼,好的就應該存在於大量的生命之氣,這樣的話,那我就選擇一個存在生命之氣最多的吧!」

一邊想著,楚河一邊屏氣凝神,靜心感覺起了周圍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