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牧一對四艱難搏鬥之時,來到城門下的步戰兵,在把城門處暗洞裡面的士兵清理完畢后,已經轟擊城門不短時間了。可惜城門只是出現了數道淺淺的划痕,其他的,就沒有了!

城門太堅固了,單憑他們手中的武器,只是雞蛋碰石頭的嘗試而已。

「大家閃開吧,讓我們領主大人來破門!」一個騎著黑色巨狼的玩家對正瘋狂砍城門的玩家高聲道,語氣中充瀰漫一種叫做驕傲的味道。

其實也怪不得他驕傲,因為他是黑狼騎士。玩家圈子中赫赫有名的超級騎兵,加入其中,就值得他眾人崇拜。

他的聲音落下后,人群就分出一條路,一位器宇軒昂,氣度不凡的玩家走了上來。

來者,赫然就是趙七胤。

那些普通玩家沒有與趙七胤寒暄,只是緊緊盯著他,畢竟,這位氣勢凌人的玩家,可是超級領主,高攀不上啊!

若是林牧在此,也許會有不同的境遇。

趙七胤也沒有理會旁邊的普通玩家,直接走到城門前,拿出一個黑色的陶罐,陶罐內流淌著一股稠濃的黑色液體。

然後他又拿出一支巨大的黑色符筆。

利索地用黑色符筆沾了沾陶罐內的黑色稠濃稠濃,趙七胤如同畫家一般,開始在城門上繪畫。

繪畫?現在可是戰爭時刻,你踏馬的在城門上畫畫?一時間,普通玩家心中閃過無數只草泥馬。

這個超級領主,雖然不是畫家,可其繪畫的筆跡,卻顯得頗為蒼勁有力,頗有大家風範,還行吧……

然而,還未等這些普通玩家欣賞完趙七胤的筆跡,一陣刺耳的呲呲聲從筆跡中傳來。

玩家們赫然發現,堅固無比的城門被腐蝕了!

城門,要破了!!

……

……

「力劈華山!」林牧一聲怒吼,豎直大刀,然後猛地一砍,瀰漫著深青色龍元力的大刀,化作閃電,狠狠劈在那位玄階初段的武將身上。

「噗!!」林牧所謂的力劈華山之擊,擊破這位玄階武將的內力護罩,狠狠砍在他的肩膀上,一道狹長的刀傷口伴隨一聲刺耳之聲后出現。

林牧在被群毆的情況下,終於找准機會,尋到突破點,擊傷了玄階初段的武將。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牧耳邊傳來系統的提示: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由於你統御玩家聯盟攻破最後一座要塞的城牆,獲得一次隨機神賜機會。」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由於你獲得的神賜機會是隨機的,目前已隨機刷新完畢。請注意查看。」

林牧聽到系統提示后,微微一怔,城破了?淪陷了?隨機神賜機會?

隨機刷新?刷新什麼了?怎麼沒有提示?

思量間,其他三位玄階巔峰武將繼續群毆林牧。

少了一位玄階武將的騷擾后,林牧輕鬆了不少。

在戰鬥間,沒有管其他的林牧,迅速把全身的物品查看了一遍,最後查看到自己身上戴著的天階寶鎧,原來,所謂的神賜機會,竟然只是是把這件天階寶甲的第5個屬性【龍源庇護】給刷新了而已!

纏夫成癮,嬌妻滾滾來 【龍源庇護】:因使用特殊材料鑄造,鎧甲先天擁有此屬性。佩戴主人若是有奇異龍源之力,可激發此屬性。激發后,可形成一道龍源庇護護罩,庇護護罩持續時間和強度根據主人奇異龍源之力的多寡來決定。 竹馬我們回家 目前庇護護罩持續時間為兩個時辰,恢復(冷卻)時間為一天,強度為天階。

原本林牧還未穿戴它時,持續時間是一分鐘,庇護強度是地階,冷卻時間沒有的。可擁有十三龍運的他穿戴上后,持續時間和強度等等都變成上面的屬性,牛掰無比。

神賜神賜,原本以為有多高大上,原來只是刷新一個技能的冷卻時間而已。

不好不壞吧!林牧心中嘀咕一聲。 嘀咕一聲后,林牧繼續投入戰鬥,至於為什麼會有淪陷的獎勵,林牧暫時放棄去追究。目前,是應對這三位玄階巔峰的武將的關鍵時刻。

林牧的目的也非常明確,剪除龍且的羽翼,繼而群毆他。

那樣才有機會屠之。

不要看林牧能1V4,其實,也只是保持不敗。沒有血紋龍神槍在手,他想要擊殺其中一位玄階巔峰武將,基本是沒可能的。

至於之前的反擊,只因那位武將實力稍弱一點,讓黃階武將的林牧可以找到破綻,順之擊退而已。

在林牧聽到系統提示之時,其他三位藍都軍團千夫長也是渾身一顫,彷彿感應到什麼了。

「怎麼回事?現在異人軍團也才剛剛開始攻城,怎麼可能有異人突破防線,進入城內了?縣城級別的城牆與城門,這麼容易就被擊破了?我們最後一座要塞的城牆因為特殊原因加固過,可問題隨之而來,天地規則限定我們必須抵禦住敵人的入侵,一個異人都不可放進城,不然,就代表城池淪陷一次,敵軍會獲得天地賞賜的,從而增強底蘊啊!」

三位千夫長大驚失色,迅速瞥了一眼城牆其他戰場,三人心中陡然冒起一陣駭然,此時,精銳士兵已經與敵軍陷入了拉鋸戰,而不是如期的碾壓戰。這個情況,就不妙了!

「用地階狂力符!快!老德,你去殲滅那些異人,這裡有我們倆就行了。」突然,一位千夫長暴喝一聲。

時不待人啊!可不能讓異人在城牆上站穩跟腳。

一位千夫長聞言,點點頭,繼而抽槍而回,毅然轉身離去,去擊殺那些普通異人士兵。

林牧對於一位玄階武將的離去,也無可奈何,彷彿兩位玄階巔峰武將和三位玄階巔峰武將圍毆他,都是一樣。

不過,聽他們之言,好像要使用底牌了。

一下刻,林牧手中的大刀與敵人長槍一碰撞,一股洶湧的力量沿著大刀湧來,讓林牧的身體不禁猛然一晃,蹭蹭數步方穩住身形。

林牧眼中閃過一絲驚色,這地階的符篆,果然厲害。

玄階武將加持符篆后,竟然比之前強悍了一倍!!不過,應該還是玄階層次的戰力。

戰鬥時間雖然不長,可林牧也已經把自己的戰力與這些古之國將的戰力有了明確的認識。

有各種奇遇加身的他,在不使用高階防護罩的情況下,能在玄階這個層次上落於不敗之地。

思量間,兩位玄階巔峰武將又擎槍而來,林牧猛地一橫刀,抵禦一柄槍的攻勢,至於另外一柄,林牧稍稍一錯身,繼而用瀰漫著龍元力的右臂狠狠一拽。

本想向後一拉扯,橫擲而出,讓其身形踉蹌。可惜,事與願違,林牧握著長槍的虎口,突然湧出一股雄渾之力,震的虎口有陣陣撕裂之感。

無奈的林牧,冷哼一聲,快速放手,旋即猛地一踏,與兩人錯身而過,身軀帶著一連串殘芒,躲過一波攻勢。

此時的他,已是陷入下下風了!

不過,戰鬥仍然繼續,林牧可不是隨意放棄之人。

可惜,血紋龍神槍不在,不然,使用其他底牌加持后,能逐一擊破的。

此時,若是沒有變數,可能他要落敗了。

彷彿是有如天助般,在林牧錯身而開后,一股奇異的感覺陡然從心底升騰而起,彷彿……有東西,要過來了!

剎那間,一道耀眼的白光從林牧身旁一丈處爆裂開來,繼而,十個身影陡然出現在其中。

「定位傳送符?異人怎麼會有這樣的道具?!」見識不凡的千夫長,驚駭道。

林牧眉梢一抖,看清楚這十個人是誰了。

為首的赫然就是姜承龍和烈火戰神!

兩位玄階武將雖然突遇驚變,可他們的目標,仍然是林牧。

揮舞長槍的節奏,隨著符篆使用后,陡然加快了數倍。

即便城牆失守,也要擊斃林牧。為了這個目的,他們已有必死決心。

姜承龍等人一出現,沒有解釋什麼,快速環顧一周,對場中情況稍稍了解后,都緊緊瞥了一眼林牧,目露熱切之色。

姜承龍對林牧喊道:「林牧,你這傢伙不厚道啊!竟然都攻上了城牆,綠火神弓手的情況,一點消息都不透露給我們!甚至還說綠火箭矢沒有多少庫存!」

語氣中,有抱怨,有無奈。

林牧聞言,嘴角微微一抽,不過卻沒有回答姜承龍的意思,直接回應道:「姜兄,不要多說了,現在我被圍毆,來幫忙,先佔據城牆再說其他,事後必給大家一個交代!」

姜承龍雖然說著話語,可腳下的功夫卻沒有停,直接奔襲去旁邊不遠處的對坑戰場。

局勢,十分明朗,就是把守軍趕下城牆即可!

不過,在間隙之中,姜承龍又喊道:「對了,剛剛傳來消息,龍且竟然公布了一個消息!關於你的哦!」

「哦,龍且公布消息?」林牧聞言,心中猛地一抖。

難道龍且還是把懸賞榜給公布出來了?

林牧對於反叛軍背叛的原因,可是十分清楚,那份獎勵,實在太誘人了。

之前龍且沒有全面公開,那是因為想反叛軍能在關鍵時刻反咬一口,起到鼎定乾坤之用。

林牧也沒有敢把這些消息傳播出去,因為他也怕。

果然,怕什麼就來什麼,姜承龍下一句就讓林牧面露驚色。

「龍且公開了一份懸賞榜。榜首,就是你!」

「要知道,林牧你小子現在,可是香饃饃啊!身價值天階武器,地階寶鎧,各種地階道具!」

「現在,你可是移動的超級寶藏啊!」

「外界因為這份懸賞榜,都瘋狂不已了!用蠢蠢欲動來形容都不為過了!」

姜承龍語速頗快地把信息情報說給林牧聽。

隨著姜承龍的話語,林牧臉上的驚色逐漸濃郁。

他最怕的,就是這個情況。

不過,隨著反叛軍明朗化,城牆被破,城池淪陷,龍且肯定會把這些信息公告出來,讓聯軍窩裡斗!

到時候,終極boss可不是一個了。而是兩個!

古之神將龍且和超級移動寶藏林牧! 林牧最擔憂的情況出現了!

他成為終極boss了!成為人人想擊殺的帶寶boss了。

若是領主玩家有遠見,會聯合起來對抗林牧。擊殺林牧后,再去擊殺龍且。

亦或者是先擊殺龍且,然後再尋機會幹掉林牧。

甚至,更兇殘點,更無恥點,如司馬鎮那般,聯合龍且,去擊殺林牧!

種種可能都會發生。

血色荒原戰役進行到這裡,吸引領主玩家如此奮不顧身的,就是因為龍且身上的超級掉落!

現在,林牧的死也代表著這樣的掉落。

在領主玩家眼中,林牧必死!

戰鬥間,林牧眼角撇向遠處戰場,發現最糟糕的情況沒有出現。聯軍還是悍不畏死地攻擊著城牆上的守軍。

陣型殘亂的綠火神弓手,仍然悍不畏死地配合一些普通弓箭手來拋射箭矢,各種擊殺情況頻繁發生。

守軍經過數波箭矢雨後,儲存頗少的石盾,早已消耗一空了。

他們都開始用武器格擋箭矢了。

而進攻方的弓箭手和盾兵,也傷亡慘重。大片大片的火焦狼藉戰場遍布第一戰線,滿目瘡痍!

而在這個時候,內城的城牆涌道上,突然湧出一群玩家,開始從後面攻打守軍士兵了。

雙面夾擊!

至此,城牆算是淪陷了!

只不過,林牧卻沒有絲毫的喜悅,在玩家徹底佔據城牆后,也許就是翻臉之時了。那個時候,他也許會孤立無援!

老實說,若不是身上有太多重要的東西,背負太多,他都願意伸頭給龍且殺了。

現在,他不能死,哪怕一次都不能死!

林牧眼神逐漸變得銳利,一股煞氣不由自主地從心底升騰而起。整個人看起來頗顯鋒利,如同煞氣騰騰的殺槍一般。

「城門被誰破了?」氣息鼓盪的林牧抓住一個空隙,掠過身形,高聲問道。

「被趙七胤那傢伙用詭異的畫畫給破了!」

「聽說那小子破了城牆后,還獲得系統獎勵呢!」姜承龍沒有藏私回應道。

對於林牧,他也是眼熱不已。不過,現在不是最佳時刻。

姜承龍他使用那份來之不易的超級符篆,傳送到林牧身邊,就是想要一舉雙得!

重生豪門大小姐 他的野心,可不小,他……想要擊殺林牧,然後又擊殺龍且!!

獨攬兩份超級掉落!

林牧聞言,不著痕迹看了一眼姜承龍,眼眸閃過一絲異色。

唉,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姜承龍雖然熱情仍然沒有褪去,可他的目的,林牧用腳指頭想都能知道。

他不傳去趙七胤身邊,而是選擇他身邊,肯定是心懷不軌之意。

「不過,你們想要擊殺我,還要經歷一份超級苦難呢!本來想只是對付龍且的,現在,心懷不軌的你們,也要經歷一番海嘯摧殘了!」林牧心底暗暗道。

本來,那個布局,在啟動后,會預早點點提醒玩家的,現在,他準備不把那個布局的消息傳給任何一個玩家了!

戰役的最後,就當一名孤膽英雄吧!

煞氣升騰的林牧,戰鬥風格有了變化,顯得更瘋狂,更強橫了,一時間,使用狂化符篆的兩位武將,竟然被稍稍壓制了一下。

林牧以破綻換敵人傷情,不斷用身上的天階寶鎧去迎擊敵人的槍擊,然後尋找敵人破綻,換傷害。

無賴般的打法,確實讓林牧稍稍找回了風頭。

這段城牆上,隨著姜承龍等強力後援出現后,開始佔據上風,越來越多的囚籠砸了上來,玩家的數量漸漸增多。

一對二的戰鬥,讓林牧忘記了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突然,林牧聽到一聲蒼茫的鼓聲,繼而,兩位又佔據上風,彷彿隨時能擊殺林牧的玄階武將,身形猛地一頓,繼而,兩人對視一眼,咬咬鋼牙,怒吼一聲:「兄弟們,撤退!撤退!退守要塞城主府!!」

隨著蒼茫鼓聲的響起,所有守軍身上都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紅光,他們的速度陡然增加一倍!

不過,即便速度大增,守軍都沒有留戀戰鬥,他們退守了。

虎口傳來陣陣疼痛之感的林牧聽到守軍撤退,沒有追擊,稍稍放下大刀后,心中念頭涌動,一連串指令在心頭閃動。

他在傳訊,傳訊給早已埋伏好的傀儡人處!

「【大地空冥獸】,是時候醒過來了,盛大的血宴,已為你準備好了!」林牧眯著眼睛,煞氣騰騰地低聲自語道。

目光緊緊盯著城牆內頗顯陡峭的地面,彷彿那裡有無數超級巨獸潛伏一般。

嬌弱男神你走開 繞路專門選擇這座佇立在山峰上的要塞位最後作戰地點,可是有深意的!

中央要塞有兩座,東城和西城。

不管是林牧去哪個要塞,那裡就是最後的戰場。西城,被林牧特意給弄成為第九座被攻陷的要塞。

而特殊的東城,就是龍且駐守的最後戰場!

其實,在龍且的預計中,玩家會選擇中央西城為最後的作戰地點,因為西城是盤踞在四通八達的平原上,易攻難守!

龍且原本也是準備布置重兵於西城中。可後來異人傳來消息,林牧本人親自集齊大量兵力來攻打東城!

背負重寶的林牧既然親身來襲,那麼就滿足他的願望,龍且迅速把兵力重新布置了一番,至此,東城成為了最後一座要塞。

……

守軍撤退了,可如潮水般的玩家,沒有窮寇莫追的覺悟,一直追著尾巴打,總想能擊殺一名守軍。

一時間,洶湧澎湃的戰場氣息,慢慢從滿目瘡痍的城牆,轉到了城內本是冷清無比的街道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