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倒飛的過程中,阿斯法看見葉陽一個縱身飛躍,踐踏在了自己的胸口,並且指尖出現了一枚黑光閃爍的符印,看見這枚符印,阿斯法的臉色頓時慘白,驚叫道:「人類,你要幹什麼,你想奴役我,做夢!我是太古冥族,太古冥族的人就算是死也不會被你奴役的。」

「你想死,由不得你。」

葉陽兩指一點,神魂印記演化而出的符印點在了阿斯法的眉心,就看見阿斯法身體一個抽搐,臉上的表情由猙獰變為平靜,最後屈膝在虛空中,對葉陽恭恭敬敬道:「主人。」 一頭奪生死境界的太古冥族,就這樣被葉陽煉化了。

傳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居然有人能夠奴役冥界中最為邪惡的種族,太古冥族,而且奴役的人,修為比太古冥族還要低兩個境界。

「阿斯法,不知道你有沒有冥獄水晶?」

將阿斯法奴役后,葉陽滿臉淡漠的看著眼前這頭太古冥族道。

「回主人,屬下的確有冥獄水晶,不過冥獄水晶十分稀有,屬下也很少,只有十來顆。」

阿斯法滿臉恭敬,被葉陽種下了神魂印記,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知道一旦反抗,靈魂都要消散,會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何況他連生死都不能自已,又怎麼能反抗,種下神魂印記之後,根本不可能對主人有任何非分的念頭。

在說話之間,阿斯法手一甩,甩出了十餘顆黑漆漆如寶石般的水晶。

這些水晶大約有雞蛋大小,晶瑩剔透,真的宛如寶石,可惜上面有著令人發瘋的氣息,別說普通人,就連高手也不想觸碰,這些水晶不是他物,正是冥獄水晶。

「這就是冥獄水晶?」

葉陽手一抓,將十餘顆寶石般的冥獄水晶抓在手裡,真氣還沒運轉,冥冥中他就產生了感覺,覺得融合了大量的這種水晶,自己的神魔之軀,絕對能夠更進一步。

「好,不愧是冥獄水晶,果然對神魔之體有大用。」葉陽心中一動,將冥獄水晶收好,然後又道:「阿斯法,你知不知道哪裡有大量的冥獄水晶?」

「群島大會上有。」阿斯法道:「這十餘顆冥獄水晶,還是屬下在群島大會上和其他島主進行交易,參加比武贏來的,整個冥獄海什麼地方冥獄水晶最多,就是群島大會舉行期間,萬魔島上最多。萬魔島,是群島大會舉辦之地,主人如果需要冥獄水晶,可以偷偷潛入萬魔島,不過萬魔島上有長生境的老妖怪坐鎮,主人一旦暴露,等於羊入虎群,再也沒有脫身的可能。」

「萬魔島?好,就去萬魔島一趟。」葉陽毫不遲疑的點點頭,滿不在乎的道:「阿斯法,不是有你么,有你在我還需要潛入萬魔島?以你為的身份,難道不能替我偽裝一個身份,讓我光明正大的進入萬魔島,去參加那什麼群島大會?」

「主人是人類,冥獄海是人類的禁地,萬魔島更是禁地中的禁地,主人想大搖大擺的進入萬魔島,恐怕不可能。」

阿斯法搖了搖頭,卻看見葉陽全身上下,突然咔咔咔出現了一片片龍鱗,這些龍鱗覆蓋在葉陽臉頰上,使得葉陽的面孔看起來異常猙獰,猙獰且幽冷,加上他惡魔戰袍加持在身,使得他看不出任何人類形態,完完全全變成了一頭變異的龍形怪物。

一條猙獰的龍尾,也從葉陽的尾部刺了出來,約有三米長,一個抽打,就能將奪混沌境界的人活活抽死。

是龍神鎧甲的終極形態。

葉陽好久也沒有使用過這門護身鎧甲了,主要是沒有人能逼迫出他使用這門鎧甲,而遇見他不能戰勝的人,就算使用龍神鎧甲,也沒有絲毫用處,遠沒有惡魔之翼來得快,說走就走。

加上現在凝練出神魔之體,龍神鎧甲的用武之地更加稀少,不過關鍵時刻用來隱匿身份還是不錯的。

本來前段時間在不老神林里破壞奪天黨的成員搶奪精靈們的生命之泉,他就想用龍神鎧甲偽裝自己,但他想了想認為南宮月見過自己的龍神鎧甲,覺得自己就算再偽裝,還是會被南宮月識破,於是什麼偽裝的手段也沒有使用,就那樣大搖大擺的擊殺了奪天黨的成員。

不過眼下不一樣了,他要到有各種恐怖怪物聚集的萬魔島,完全不用擔心自己會暴露,一是因為經過九轉龍神訣的氣息偽裝,他可以將身上的血脈偽裝成冥界的種族,加上還有阿斯法做掩護,暴露的可能性極低。

「主人,你居然能偽裝成冥界的人?」阿斯法大吃一驚,隨後滿臉的欣喜,「主人只要讓外人看不出主人是人類,屬下幫主人偽裝一個身份,讓主人大搖大擺的進入萬魔島,簡直要多輕鬆有多輕鬆。主人要去萬魔島,還需要一個名字。」

「阿斯金,我的名字叫阿斯金。」葉陽心中一動,想起了自己在屍鬼山脈里跌落進天魔屍度,在天魔屍度里的偽裝。

當時他在天魔屍度那個地獄里,偽裝成一頭名叫阿斯金的變異惡魔,騙過了所有人。

這次他又使用這個名字,要前往冥獄海最恐怖的島嶼,萬魔島!

萬魔島,就算是平時也要比鎮魔海的鎮魔淵恐怖萬倍,何況眼下是冥獄海群島大會進行期間,各方島嶼的島主都聚集在萬魔島上,高手無數,強者更是多如牛毛,對人類來說是真正的人間地獄。

不過葉陽並沒有任何懼怕,在阿斯法的帶領下,一路飛掠,經過五天五夜,終於來到了萬魔島。

看著視線里出現的島嶼,葉陽心中暗暗吃驚。

出現在他視線里的島嶼大的恐怖,上面千瘡百孔,到處都是險境,中心區域更是有一個巨大的角斗場,此刻正有密密麻麻的妖魔在角斗場周圍圍觀,在觀看角斗場裡面發生的戰鬥。


冥獄海的群島大會,各個島主可以進行各種交易,資源上的交易,修為上的交流,武道上的切磋……

每種交易,都離不開財寶二字。

冥獄海通用的東西有很多,元石,鎮魔石,九幽石……

最通用最受歡迎的,還是冥獄水晶。

原因無他,只因冥獄水晶無論是妖還是魔,都能隨意使用,不像鎮魔石,不像九幽石,只能惡魔和妖族這一個種族的人使用。

元石在這裡的價格最低,因為偌大個冥獄海,敢在這裡出現的人類少之又少,元石在這裡很難流通。

「主人,到了,萬魔島到了,等會兒在島上,還恕屬下無禮,直接叫主人的名字,避免他人看出異樣。」阿斯法恭恭敬敬的道。

「叫我阿斯金就可以了,走吧。」葉陽身軀一動,朝著前方的萬魔島降落。

「來者何人。」

剛一靠近萬魔島,就有一聲大喝響起,一頭頭身披鎧甲的怪物,出現了。

是萬魔島的侍衛,把守四周,進行巡邏。

這些侍衛,修為清一色都達到了奪生死的境界,把葉陽都嚇了一跳。

侍衛都是奪生死的境界,那裡面的人修為會達到什麼程度?

「主人,別看這些巡邏的人有奪生死的境界,這些人是用各種丹藥強行把境界提升上來的,根本不能和我們這種自己突破的人相提並論。」

阿斯法似乎看出了葉陽眼裡的吃驚,暗中對葉陽傳音,進行解釋道:「萬魔島上面,幾乎所有島主的修為,都達到了奪生死的境界,這其中有強有弱,大致分為普通,一般,精英,天才,妖孽,逆天五個級別。屬下的修為,在同境界里只能算一般,比屬下厲害的人大有人在,那些逆天的人,更是擁有堪比長生境的能力,主人等會兒遇見這種人,要小心行事,千萬不能將其觸怒,否則一旦上了角斗場,那主人的下場就十分危險了。」

「逆天的奪生死境界,能有多逆天?」

葉陽心中冷笑,他倒要看看這些萬魔島上的妖魔,到底有多逆天,難道還能比自己逆天不成?

「來者何人?」

就在萬魔島巡邏的數十頭妖魔發出大喝時,阿斯法一邊向葉陽解釋,一邊飛掠而出,「是我,我是阿斯法。」

「阿斯法,原來是你,你不是輸了十顆冥獄水晶,狼狽離開了么,怎麼又回來了?難道不甘心?」

這些巡邏的妖魔看見來人是阿斯法,盡皆鬆了口氣,但是看見跟在阿斯法身後陌生的葉陽,又皺起了眉頭,「阿斯法,此人是誰?」

「這是我邀請來的助力,助我一臂之力。」阿斯法淡淡的道:「群島大會,人人都能邀請幫手,阿斯金,便是我邀請來的幫手。」

「原來是幫手。」幾頭巡邏的妖魔隨意掃視了葉陽一眼,感受到葉陽身上那強烈的冥界氣息,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冷冷一笑:「群島大會還有五天才會結束,這個時候還敢上角斗場的人,無一不是同境界里的天才,阿斯法,你和你的這個幫手,可要好自為之啊,不要輸了財又輸了面子。」

「哼,這個用不著你們管。」阿斯法冷哼一聲,臉色顯得有些陰冷,頭也不回的對葉陽道:「阿斯金,我們走吧。」

葉陽點點頭,在這十幾頭妖魔虎視眈眈的目光下,登上了萬魔島。


「阿斯法,你不是一個島的島主么,怎麼連一些侍衛都可以不給你好臉色?」

在前往角斗場的途中,葉陽把目光看向了臉色難看的阿斯法。

「這些侍衛是萬魔島的侍衛,目中再無人,我們這些島主也拿他們沒辦法。」阿斯法咬了咬牙,拳頭一緊,「不過總有一天,我會讓這些侍衛見到我就跪下行禮,區區侍衛也敢給我臉色,真是找死。」 「會有這一天的,只要你跟著我,好好為我辦事,總有你揚眉吐氣的一天。」

葉陽看了眼阿斯法,並沒有理會此人野心勃勃的內心,跟著此人一路前進,終於來到了人山人海的角斗場外。

「主人,在這裡可以進行各種交易,不過得到冥獄水晶最快的方式,還是上角斗場進行挑戰。」

阿斯法盯著人群,對葉陽暗暗傳音。

葉陽從阿斯法這裡,也明白了群島大會的規則。

「咦,這不是阿斯法嗎,怎麼又來了?」

突然,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葉陽循聲一望,只見一頭渾身碧綠,好似青銅的惡魔正滿臉嘲弄的盯著阿斯法。


是一頭奪生死境界的青銅燃燒惡魔。

葉陽估算了一下這頭惡魔身上的氣息,覺得這頭青銅燃燒惡魔,應該是同境界里的精英。


這點從阿斯法那難看的臉色就能看出來。

不過他並不在意,要看看此人和阿斯法有什麼恩怨。

「布曼森。」阿斯法看著這頭青銅燃燒惡魔的出現,拳頭頓時一緊,對葉陽暗暗傳音道:「主人,我之前本來有二十餘顆冥獄水晶,有十顆就是輸給了此人,此人名叫布曼森,是一頭青銅燃燒惡魔,同境界里的精英,本來之前我就要擊敗他了,卻沒想到還是被他險勝了一籌。他眼下出現在我面前,是想向我耀武揚威呢。」

「哦?」葉陽聞言,目光一閃,淡淡的看著這頭青銅燃燒惡魔,道:「你叫布曼森?我勸你還是滾遠點,否則我會讓你體會一下什麼是這個世界上最難以忍受的痛苦。」

「大膽,你是誰,竟敢這麼跟我說話?」

青銅燃燒惡魔布曼森聽見葉陽的話,頓時大怒,但又冷靜下來,覺得葉陽身上的氣息捉摸不定,不好招惹,和阿斯法一同出現,很有可能是阿斯法找來的幫手,要找自己報仇雪恨。

瞬息之間,他便想明白了一切, 毒妃威武:冷王獨寵妻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是阿斯法找來的幫手吧,這麼口無遮掩,大言不慚,小心到時候丟財又丟命。」

「沒錯,阿斯金的確是我找來的幫手。」阿斯法喝道:「布曼森,我就是想來找你報仇,你敢不敢應戰?你不想丟臉,我勸你還是把之前的冥獄水晶還給我,否則到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可不要怪我。」


「阿斯法,看來你對你這個幫手,很有信心?」

青銅燃燒惡魔布曼森冷冷一笑,突然大手一抓,帶著滔天的魔氣抓向了葉陽,「我就看看,你這個幫手到底有什麼本事,有沒有資格跟我上角斗場比試?」

嗚嗚嗚,發瘋的魔氣夾雜著熾熱的氣息,形成了一條條魔焰火龍,向葉陽絞殺而來。

「就你也想跟我上角斗場?你身上那點冥獄水晶,我還看不上。」

葉陽什麼也沒做,手掌只一抓,真氣長線帶著滔天的冥界邪氣,穿過無窮的魔焰火龍,將後方的青銅燃燒惡魔布曼森抓在了手裡,隨後提著脖子擒拿到了面前,面無表情的道:「布曼森,把你身上的冥獄水晶交出來吧。」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這樣輕鬆就被你鎮壓?」

青銅燃燒惡魔布曼森滿臉的不可置信,艱難的搖著頭想要掙扎,但是葉陽的真氣手臂如巨鉗,幾乎讓他動彈不得,最後他只能大吼道:「阿斯金,你不是說看不上我身上這點冥獄水晶么?快把我放了,沒有到角斗場,你沒有資格對我動手。」

「剛才似乎是你先對我動手的,現在反而怪我不講規矩對你動手?」葉陽冷冷一笑,「我管他什麼規矩,快把身上的冥獄水晶交出來,蚊子再小也是肉,再廢話一句,信不信我立馬讓你變成一具屍體?」

「別,別殺我, 萬水千山總是情 。」

青銅燃燒惡魔布曼森滿臉驚恐,知道葉陽並不是在開玩笑,因為自從登上萬魔島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生死,就已經被別人掌控在手裡了,而只要登上角斗場,生死更是不論。

王者榮耀之極限進化系統 ,一同八十餘顆,加上葉陽身上的冥獄水晶,總共一百來顆。

「阿斯金,我把冥獄水晶給你了,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布曼森唯唯諾諾的道。

「這是自然。」葉陽把冥獄水晶接在手裡,看也沒看布曼森,一把將其扔在地上,布曼森眼裡閃過了極為怨毒的屈辱神色,但是看也不敢再看葉陽一眼,狼狽的遠離了角斗場。

「爽,真是爽。」阿斯法滿臉的痛快,「多謝主人幫我出了這口惡氣。」

「此人是誰,居然一下擊敗了同境界里的精英布曼森,難道他是同境界里的天才?」

見到葉陽擊敗了布曼森,聚集在角斗場近前的人都發出了驚奇的聲音,「此人跟著阿斯法一同前來,是阿斯法的幫手。」

「阿斯金,什麼時候我們冥獄海有這樣一個強大的人物了,難道是近段時間才崛起來的高手?」

「這種高手怎麼會成為阿斯法那個廢物的幫手?」

「快看,阿斯法和那個阿斯金往角斗場走來了,難不成他們是想上角斗場挑戰?」

「沒錯,我們就是想上角斗場挑戰。」

見到眾人遞來的驚奇目光,阿斯法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淡淡的道:「不知道現在的擂主是誰,累積了多少冥獄水晶?」

「現在的擂主是奧康納,總共累積了三百冥獄水晶。」

「一號區域的擂主是奧康納,二號區域的擂主是安德烈,三號區域的擂主是埃德加,四號區域的擂主是凱門特,五號區域的擂主是內維爾。每個區域累積的冥獄水晶,分別是三百,兩千,八千,六萬,十萬。五號區域的角斗場,累積的冥獄水晶已經達到了十萬!」

有人為阿斯法解釋道,有人則是嘲笑道:「阿斯法,你想上角斗場挑戰,能拿得出足夠的冥獄水晶么?你就算把你的那座島賣了,恐怕也不值十萬冥獄水晶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