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洞傾斜着盤旋向下,不知通向何處,有一絲絲的黑色遊氣,蛛絲一樣飄上來。

葉知秋知道這黑色蛛絲是魔氣,擡手發天雷破,將之驅散。

黑白無常繼續探路,小心翼翼向前。

一路上,並沒有遇到阻攔和抵抗,格外的安靜。

葉知秋覺得奇怪,問道:“雪兒,難道屍魔跑了嗎,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

“不會的,他一定在某個地方,等待最後的決戰。這裏是他的老巢,他絕對不會放棄。”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讓黑白無常加速先前。

又盤旋了幾圈,眼前豁然開朗,一個寬敞的地宮,出現在眼前。

地宮面積約有五丈方圓,中間的地面上,有一個原形的池子,池子裏黑氣蒸騰。

但是整個地宮裏不見鬼影,空蕩蕩的。

柳雪用手一指那個池子:“那個池子就是亂八卦演魔陣!”

葉知秋看看四周,緩緩走近去看。

池子的面積不太大,直徑大約五尺左右。

池面上就是黑色的煙氣在轉動,隱約可見異形八卦符,在池子內沿浮動閃現。

因爲池面山黑氣濃郁且盤旋不定,所以看不見池底。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個池子很深。

葉知秋看了兩眼,又覺得心慌意亂,心旌搖動,急忙轉頭不敢再看,說道:“雪兒,這演魔陣還有很大威力,誘人入魔。”

黑白無常更是不敢看,側目看着一邊。

柳雪掃了一眼,也不敢多看,對葉知秋說道:“知秋,試着攻擊一下演魔陣,看看怎麼樣。”

“好,神光急照,天心正法!”葉知秋微微側身,一道天雷破劈向池面。

嘭地一聲響,池面上的黑色煙氣被天雷破稍稍驅散。

“哈哈哈……”

一聲大笑,無數魔靈從化魔池的黑霧中衝出來,漂浮在空中,瞬間充斥了整個地宮,包圍了葉知秋和柳雪,也封住了他們的退路。

屍魔的聲音在魔靈叢中大笑:“玄女娘娘真給面子,居然不請自來,直達魔窟深處!早知道如此,我又何必遠赴茅山,去綁架柳煙?”

柳雪祭出無極符,放出光芒,將自己和葉知秋罩住,說道:“屍魔,你得意的太早了,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我們也不會深入虎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不下來,你恐怕要做一輩子的縮頭烏龜了。”葉知秋也抽出赤元劍,嚴陣以待。

“死到臨頭,還在嘴硬?佈陣!”屍魔的聲音大喝。

地宮裏的魔靈,立刻轉動起來,並且發出桀桀怪笑。

屍魔藏在魔靈的陣法中,也是白色的虛影,竟然難以辨認。

“金丹瀉地,撒豆成兵!”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神光急照,天心正法!”

葉知秋呼喝連連,使出渾身修爲,向着四周的魔靈發起攻擊。

黑白無常也揮起拘魂索,轉着圈廝殺。

柳雪藉着無極符的防護,繼續走近化魔陣,仔細查看,忽然說道:

“知秋,我現在才明白,魔靈們的陣法,根本不是屍魔指揮的,而是根據化魔陣的魔氣流轉運動的。攻擊魔靈沒有用,打破這個化魔陣,他們不攻自破!”

屍魔的聲音哈哈大笑:“娘娘明白了也沒用,因爲你們根本不可能打破化魔陣!”

葉知秋一邊抵抗魔靈們的攻擊,一邊靠近柳雪,問道:“雪兒,怎麼才能打破化魔陣,你說!”

“你先頂住,等我看看。”柳雪說道。

“可是我們兄弟頂不住了,頭痛欲裂,感覺要入魔!”黑無常大叫。

真特麼沒用!

葉知秋心裏罵了一句,飛出兩張紙符,叫道:“那你們先退,我給你們開路!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赤元劍錚的一聲響,向着通道口射去,將魔陣撕開。

黑白無常一點也不客氣,嗖地一下,跟着赤元劍向外衝去。

因爲魂魄之身沒有本體,全靠意念維持。而鬼魂在魔陣之中,抵抗力遠不如有血有肉的大活人。黑白無常能夠撐到現在,也算很本事了。

屍魔的目標不是黑白無常,看見他們逃出,也不追擊,只管繼續運轉魔陣,困住葉知秋和柳雪。

葉知秋收回赤元劍,對柳雪說道:“雪兒,如果找不到化魔陣的破綻,我們也退吧。剛纔赤元劍開路,送走了黑白無常,我們應該也可以脫身。”

從目前來看,魔陣的威力的確有所減弱,大約是魔氣泄露的緣故,所以葉知秋有自信殺出去。

“不着急,反正這個魔陣困不住我們,先看看再說。”柳雪圍着化魔陣走了一圈,忽然說道:“化魔池的坤卦,好像偏弱一點,知秋,我們追着坤卦進攻!”

葉知秋忙着抵抗魔陣,根本就不能分心尋找坤卦的所在,叫道:“我騰不出手啊!”

那些異形八卦,是在化魔池的黑氣中盤旋轉動的,而且時隱時現,不易捕捉。

讓葉知秋一邊對敵,一邊去追尋化魔池中飄渺變化的坤卦,難度太大。

“那好,你繼續頂住,我來!”柳雪一揮手,無極符脫手飛去,嗖嗖轉動着,射向化魔池中漂浮閃現的坤卦。

屍魔似乎有些緊張了,吼道:“收縮陣法,將他們逼進化魔池,送他們成魔!” 魔靈們一起施壓,旋轉着,桀桀怪笑着,向中間聚攏。

葉知秋頓時感覺到壓力巨大,身不由己,向着化魔池退去。

柳雪還在追擊坤卦,叫道:“知鞦韆萬頂住,不能掉下去!”

“可是……我真的頂不住了!”葉知秋一聲大叫,腳步再退,已經退到了化魔池的邊緣。

“玄天無極,開!”柳雪一聲大喝,極盡所有的力量,催動無極符的威力,繼續切割坤卦。

可是那些異形八卦,都是漂浮之氣組成的符文,被無極符切過,又迅速成形,讓柳雪沒有着力的地方。

葉知秋此刻已經被逼到化魔池的邊緣,兀自苦苦支撐,身形搖擺不定。

屍魔忽然現身,從魔靈隊伍出現,揮手打出一串細碎的亮光:“下去吧葉知秋!”

那些亮光飛來,迅速變成白色的人影,攜帶着一股魔力,勢如潮頭巨浪。

葉知秋終於頂不住,向後一個踉蹌,跌向深不見底的化魔池!

柳雪大吃一驚,隨後追着葉知秋,縱身跳向化魔池,口中大喝:“六返玄天,飛符撞星,玄天無極,開!”

真的是靈光一閃,柳雪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急難之時,會想到這段咒語!

無極符隨心而動,嘭地一下放大,爆發出耀眼的黃光。

化魔池中的黑氣,被全部震散,噴上地宮。

但是,葉知秋和柳雪,卻也看見了一股黑色的水流,迎頭衝來。

“知秋!”柳雪一伸手,扯住了葉知秋的胳膊。

“雪兒,前面有黑水,不知道什麼東西!”葉知秋一反手,抱住了柳雪的腰,同時催動赤元劍,向前開路。

“不管是什麼東西,我們都躲不開了,向前。”柳雪一咬牙,無極符迎着池底噴來的黑水射去。

眼前一黑,葉知秋和柳雪,同時被黑水吞噬。

好在無極符有威力,逼迫得黑水不能上前,葉知秋和柳雪,也有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空間。

在無極符的保護下,葉知秋和柳雪抱在一起,緩緩下降。

似乎在一個通道里,緩緩下降。

葉知秋正要說話,卻發現眼前稍微一亮,身邊的黑水沒有了,換成了清水。

而且身邊的空間也陡然變大,似乎從一個垂直通道中,掉進了地下河裏。

但是身邊暗流洶涌,裹帶着葉知秋和柳雪,旋轉而去。

“知秋,定住身形,不能隨波逐浪。”柳雪叫道。

葉知秋急忙沉住氣,雙腳生根,站在水底。

柳雪的雙腳也踩到了水下的實地,左右打量,蹙眉道:“原來這萬人坑的下面,還是一個地下河……”

“面積很大,不見邊際,不像是地下河,倒像是個地下湖泊……”葉知秋也四處打量,又道:“雪兒,我們掉進化魔池,然後又掉落地下水流中,難道那個化魔池,還有傳送作用?”

“化魔池裏面的魔氣,應該已經被我的無極符,完全驅散了。我覺得,化魔池算是破了,所以我們纔會掉下來。”柳雪說道。

“化魔池破了嗎?可是屍魔還在上面,他會不會追下來,或者在上面對付蘭國雄夫婦?”葉知秋又問。

柳雪微微一笑,說道:

“你忘了,魔陣的運轉,完全藉助化魔池的魔氣。化魔池已破,屍魔還能有什麼伎倆?不管他是來追殺我們,還是去對付蘭國雄等人,都是死路一條。失去了化魔陣的加持,屍魔和那些低級的魔靈,沒有多少道行。”

葉知秋這才放心,連連點頭。

柳雪拉着葉知秋的手,在水下緩緩行走,繼續查看。

葉知秋回頭看,說道:“我們向回走,找到掉下來的地方,或許可以原路返回。”

“不着急,這地下水域,和上面的化魔池,說不定有關係,我們找找再說。”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和柳雪一起查看。

反正目前比較安全,不需要急着出去。

水下也是一片漆黑,雖然無極符有淡淡的光芒,但是照不遠。

葉知秋二人正在搜尋,卻忽然聽見右側有轟隆隆的聲音傳來,就像火車一樣!

同時,可以感覺到闢水空間之外,水流受到衝擊,激盪洶涌。

“好奇怪,像是火車的聲音……”柳雪皺眉,側耳來聽。

“水下火車?”葉知秋忽然想到了岳父大人柳正良以前研究的‘龍馬沉棺’。

正在驚疑的時候,前方几丈外的水流中,有一團黑影急速掠過,就像飛馳而去的火車頭!

“追過去看看!”葉知秋急忙向前,去看究竟。

可是那水下怪物的速度很快,已經跑遠,轟隆隆的聲音正在遠去。

來到怪物經過的地方,柳雪低頭一看,失聲叫道:“鐵軌,地下有鐵軌!”

“啊,難道真的是水下火車?”葉知秋一愣。

水底的地面上,的確有金屬軌道。

但是並非鐵軌,而是青銅軌道。

軌道的走向,呈現圓弧趨勢。軌道表面,摩擦的錚明瓦亮。

用手摩挲上去,可以感覺到那種平滑,像是機器打磨過一般。

很明顯,這條鐵軌一直在使用,上面的光滑明亮,就是車軲轆經常唉上面滾動造成的。

相對於現代的鐵軌來說,眼前的青銅軌道,顯得稍微袖珍一些,規模略小。

“簡直不可思議,水下竟然有鐵軌,有車輛通過!”葉知秋驚奇不已,看着鐵軌延伸的方向,說道:“雪兒,我們順着鐵軌走,看看這鐵路通向什麼地方。”

柳雪較爲細心,測量了一下鐵軌的寬度,說道:

“秦始皇統一華夏以後,規定車同軌書同文,車軸長度統一爲六尺。秦代一尺,相當於今天的二十三釐米,六尺即相當於現在的一米三八……這條軌道,寬度只有一米二,似乎是秦代以前的製造,恐怕有幾千年的歷史了。”

水下的火車,幾千年前的鐵軌,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可是這一切,又真真切切地擺在眼前,令人不得不相信。

葉知秋點頭:“我們追上那火車頭,或許可以揭開謎底。”

柳雪利用無極符,在鐵軌上留下印記,這才和葉知秋一起,順着鐵軌,向火車頭駛去的方向追蹤。「第三更」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下月五號中午,估計有個小爆發。求月票,求推薦票。

「本章完」 葉知秋一邊走,一邊記着步數。

走到一百步的時候,葉知秋停下來,俯身貼耳在鐵軌上聽了聽,說道:“雪兒,鐵軌已經感覺不到震動,說明那輛車停止了,或者開遠了?”

“估計已經開到港州北站了,正在下客。可惜我們沒趕上,要不,此刻可以在港州街頭上散步。”柳雪笑道。

“說不定還有下一班的火車。”葉知秋噗地一笑。

兩人說說笑笑,沿着水下的軌道,一直向前走。

柳雪時不時地回望,說道:“這鐵道似乎是一個完美的原形,我注意看了,弧度很均勻。”

“原形軌道?莫非是兒童玩具火車,周而復始地兜圈子?”葉知秋說道。

“誰家的兒童,會在地下水域裏玩火車?而且,這火車和鐵軌的造價可不小啊,恐怕是玉皇大帝的兒子,才能玩得起。”柳雪說道。

“這樣的佈置,肯定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就是不明白,這樣的佈置,有什麼作用?和上面的化魔陣,又有什麼關係?”葉知秋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是古時候,哪個神仙閒着蛋痛,所以搞了這麼一個機關來玩?

走了三百步左右,柳雪忽然用手一指:“前面有個黑乎乎的東西,似乎是我們看到的火車頭!”

葉知秋順着雪兒的手指看過去,果然看見前方的水流裏,有一個黑乎乎的龐然大物。

兩人順着鐵軌,小心翼翼地走近,一輛青銅馬車,出現在眼前!

“龍馬沉棺!”葉知秋吃驚地叫道。

當初在雙樓裏,岳父柳正良就製造過龍馬沉棺的模型,並且在後院裏做了一個水池,用來試驗。

只可惜,岳父大人的水下馬車,從來就沒有開動過。

葉知秋還取笑老丈人,說人家是龍馬拉棺,而老丈人設計的,是‘草泥馬’拉棺。

沒想到,世上竟然真的有龍馬沉棺的存在。

銅馬車上有車廂,有雙銅馬拉車。

銅馬的四蹄踩着碗口大的圓環,圓環剛好扣在軌道上,和火車的設計,簡直一模一樣!

但是此刻,銅馬車卻安安靜靜地停在這裏,右側靠着水中的山壁。

柳雪和葉知秋反覆打量,沒發現馬車上有人或者妖物,這才放心,仔細檢查馬車的車廂。

車廂的側邊窗戶是敞開的,只有一尺見方,可以容一個小孩子爬進去。

從車窗可以看見,車廂裏面放着一個銅製方盤。

方盤上面,放着一枚大印和和一黑一白兩顆圓球。

大印和葉知秋已經破碎的南陽開國印差不多大,圓球只有乒乓球那麼大,上面都隱隱有光。

方盤上面也有軌道,兩枚圓球正在圍繞着大印轉動,悄無聲息……

在這寂靜的水下,這一切,都顯得無比的怪異。

葉知秋推了推馬車,卻紋絲不動,像是焊死在軌道上一般。

柳雪沉吟道:“我醒來以後,在雙樓裏也看到了老爸做的馬車模型。老爸說,那是一種墓葬方式。將死者放進馬車裏,再將馬車推進水中。水壓的力量會觸動馬車機關,將死者帶進深水區,可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