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可殺不可辱!”秦川喊道。

“好吧,成全你!”

納蘭英雄舉起刀來了,還沒等再說話,這秦川喊了句:“等等,我還有幾句話說。”

接着,他對着大家慷慨激昂了起來:“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我爲了捍衛龍虎山的尊嚴而死,就是重於泰山。希望大家以後不要記住我,我叫秦川,我死而無憾!張天師,今生有幸成爲你的座下弟子,是我三生有幸,我不能再孝敬您啦!以後您要保重身體。蔓蔓,你我今生無緣,只能來世再成爲夫妻了,我們在天願爲比翼鳥,在地願爲連理枝。……”

……

良久過後……

納蘭英雄實在是着急了,打斷道:“已經說到你姥姥了,是不是接下來就是你大舅二舅三舅了?”

天師說:“你就讓人家說完嘛!”

接下來,這秦川把他家的親戚唸叨了一個遍,天師都睡着了。大家都聽得沒有了興趣。納蘭英雄打了個哈欠說:“我怎麼記得你說過你三姨夫了?要是實在沒有了,我就開始了。”

“我不想死,你羣沒人性的傢伙,堂堂龍虎山,爲什麼就不能救一下我呢?我是龍虎山的弟子啊!”

邦哥這時候已經從睡夢中醒來了,他躺在藤椅裏,睜開眼看看說:“還沒砍呢啊,納蘭小子,你快點的,趕緊完事進行我們的談判!”

這秦川這時候直接喊道:“我錯了,大哥,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納蘭英雄說:“我太瞭解你了,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死。這樣,你先脫褲子,頂着鞋,抽自己五百個大嘴巴再說!”

秦川再也不裝逼了,脫了褲子,頂着鞋。一邊哭着一邊抽自己的大嘴巴,自己還要計數。這五百個大嘴巴打完後,他站了起來,指着納蘭英雄說:“我是不會認輸的,遲早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我勒個去,這句和堂堂正正打一場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我不得不在心裏吃驚起來。總覺得納蘭英雄就夠不要臉的了,沒想到這秦川更不要臉。都這樣了,還裝什麼啊!

納蘭英雄點點頭說:“我都懷疑你是我兒子了。楊兄啊,你要是在就好了,我會向你道歉,我以前真的是太令人討厭了,我現在都想揍以前的我自己一頓,不裝逼能死嗎?我真的是個混蛋啊!”

他一指秦川說:“見一次打一次,你今後最好別讓我碰上你。”

這絕對是和我學的。

刃風一腳就踹這秦川屁股上了,把這小子踹了回來。他腫着臉,站到了娰蔓蔓跟前說:“這小子真的太強了,我輸了不丟人,估計祖師爺都不是這小子的對手。起碼六品真!”

我心說你這點出息吧,這納蘭英雄此時雖然不是大圓滿,但是,也算是魔神轉世覺醒後的九品真了。這是帶着神之技能來的,一般的大圓滿都不是他的對手。

邦哥這時候說:“納蘭小子,說吧,幹嘛來了?”

“帶走我們魔族聖女恩恩,我要帶回傳承閣供養起來。”他說,“這是我們的精神寄託,不可能永遠讓聖女在龍虎山的,畢竟她是魔女,不是人。”

“你說的貌似是有道理,只不過,聖女不想走。據說聖女曾經被魔天嶺的人囚禁了很久,她再也不相信你們了。”邦哥說。“我沒說錯吧!”

“我傳承閣接受遠古大道的監督,另外還有史詩樓也可以監督。我納蘭英雄絕對不會再囚禁聖女恩恩了。”納蘭英雄說,“我說到做到,從今後,我也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一個能和楊兄堂堂正正打一場的人。”

邦哥哈哈笑着說:“我不信任你,你說的天花亂墜沒用,你們幹過的齷蹉事情這輩子也抹不掉了。”

“那麼我就只能用武力抹掉了。”

納蘭英雄一步就走了出來,宗主要上,邦哥用手一攔說:“你也要去自取其辱嗎?難道你沒看到那傻孩子的下場嗎?”

“師叔,您老人家出戰,我於心不忍!”宗主拱手道。

邦哥一步走出去,也沒見什麼動作,腳下的太極圖直接就覆蓋了全場,足足有七十米半徑的大太極圖慢慢旋轉了起來。我這才發現,自己確實差的還太遠了。比起邦哥來,簡直渣渣都不是。要不是靠着金身,靠着內世界,靠着破天九式,真的就是個垃圾!

就算是破天九式,也只是悟透了前面的兩招,第三招一直就沒摸到感覺。

就見邦哥那灰白的頭髮和鬍子都飄動了起來,他一伸手,拇指壓在掌心,四指前伸。手腕一翻,一個太極圖虛影就在這隨手中形成,隨後消散了。

納蘭英雄一伸手就拿出了紫金棍。

而我,則偷偷拽出了土豪金長劍來。我打算偷襲,如果順利,絕對能重傷這納蘭英雄。

邦哥身體蹲下,一伸手說:“小子,來吧!今天你打敗了我,我就封你一個天下無敵。”

他卻又傳音給我說:“楊落,準備好偷襲,你只有一招的機會。”

邦哥和我想的是一樣的。這就叫英雄所見略同!

納蘭英雄搖搖頭說:“那豈不是很孤獨!這天下離不開楊兄,也不能離開你老前輩,更不能少了我納蘭英雄,從今天以後,這天下將會人盡皆知,我納蘭英雄是可以和太極宗師劉前輩齊名的人物,我就是曾經那個被楊兄打了無數大嘴巴的納蘭英雄。我發現,我成功後突然覺得被打嘴巴也是可以值得炫耀的事情,那些都太不重要了。”

他說完後哈哈大笑了起來,猛地奔跑了起來,這雙魚圖裏的能量涌動,突然從地下就竄起了一道道劍光。

大家都驚呼起來。

“這是什麼?”

邦哥喊道:“大地律動,刀光劍影!”

從地面的太極圖虛影了,有無數的光刃撲了出來,直奔納蘭英雄!沒錯,這是大道之一,這根本就不需要耗費真力,如果這能擋住納蘭英雄,那麼就必勝無疑了。

這刀光劍影就像是河水一樣流了出去。 納蘭英雄長棍伸出來,就像是使用劍一樣前伸,棍子頂端的空間被撕裂了,出了一道道裂痕。同時,他身體周圍的氣盾形成,自己就像是一把巨大的劍一樣,直接就插了過去。

這刀光劍影組成的洋流直接就朝着他對衝,但是一接觸這長棍,立即就被這撕裂的空間裂痕絞碎了。納蘭英雄就像是這刀光劍影裏的一條魚一樣在遊動,只是一瞬便穿透了這刀光劍影,到了邦哥面前。

邦哥一拳打出去,一個太極虛影形成,直接打在了這棍子頂端,就聽砰地一聲,這空間裂痕一下就消失了,沒有多大的能量爆炸,可以說力道恰到好處。接着,他一伸手就抓住了棍子,這太極抓手已經運用的爐火純青。把棍子往懷裏一帶,另一隻手抓住棍子的中間,順勢往上一翻,一個轉身,狠狠地就把納蘭英雄砸在了地上,就聽轟隆一聲,納蘭英雄的身體和地面碰撞,地面碎裂。

同時,大地律動的能量直接涌了上來,就像是兩把鎖一樣抱住了納蘭英雄的胸部和腿部。邦哥不遲疑,胳膊一晃,頓時出現了一個太極圖虛影,接着一掄,半空中突然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臂,直接朝着納蘭英雄就砸了下來。納蘭英雄突然瞪圓了眼睛,喊道:“血魔變!”

頓時,身體周圍黑氣瀰漫,就聽哄地一聲,他震碎了大地律動的禁制,身體猛地站了起來。長棍一橫,雙腿猛地一蹬地面,先是地面哄地一聲巨響,這地上的太極雙魚圖閃了兩下,之後就消失了。同時,天空那巨大的手臂也砸了下來,一股魔氣衝上去,就聽轟隆一聲巨響。能量頓時四射出去。

巨大的能量波動,令大家不得不向後退了有十丈的距離,之後用氣盾護體,纔算是沒有遭殃。

這巨大的手臂和太極裏面的九天落劍式很像,只不過,這是重拳,那是巨劍。巨劍有切割的效果,這重拳對付這種身穿內甲的人是最好的選擇。切割對納蘭英雄來說是沒有用的。月陰甲真的是太完美了。

我在後面等待機會,終於,機會要來了。

納蘭英雄發起了反擊,他高高躍起,雙腿分開,長棍豎起,直接就朝着邦哥的頭頂掄了下來。邦哥連續朝着這長棍打了十幾拳,每一拳都會打出一個太極虛影,這十幾拳都不是下的重力。就聽啪啪啪十幾聲脆響後,長棍上的能量加持便被消磨光了,再也沒有空間裂痕的存在。

他雙臂再次抓住了長棍,剛打算甩出去,突然,我看到納蘭英雄撒手了。我知道壞了,這納蘭英雄的反應能力真的是太強了。

我頓時一躍而起,和納蘭英雄一樣的動作,從邦哥身後就衝了出去。

此時的納蘭英雄撒開了棍子,邦哥這一下掄了個空,但是身體的門戶可就大開的,這納蘭英雄一腳就踹了出去,直接就踹在了邦哥的前胸。邦哥身體向後滑了出去,手裏的長棍也撒手了。納蘭英雄一把抓住了長棍。

這時候我也到了,喊了句:“吃我一劍!”

這一劍直接劈了下去,他此時根本就不知道是我,竟然雙手抓着紫金棍來擋。就聽咔嚓一聲,棍子立馬斷成了兩截。他的身體也在這重劍的衝擊下開始一步步後退。我立即收了長劍,腳一點地,身體直接橫着竄了出去。

先是用頭直接頂在了他的胸前,就聽鐺地一聲,這納蘭英雄再次一步步後退。緊接着我又是腳一點地,追過去衝着他的胸前連續打了有三十多拳。這一拳比一拳快,用足了力氣,就聽噼裏啪啦的響聲就像是下雨一樣密集。

胳膊上的力氣用盡了,身體一翻,一腳就踹在了他的臉上。砰地一聲過後,他的身體倒飛出去。我落地喘着氣,看看納蘭英雄。

“神劍!”納蘭英雄來了這麼一句。

他落地的時候離我已經有二十米遠了,他站在那裏看着我。我倆都在喘氣,誰也不說話了。

過了有三十秒左右,師兄弟們纔有人喊了句:“好!”

接着,都開始喊了起來。這裏面有認識我的,有不認識我的,很快大家就交頭接耳都認識我了,知道了我就是楊落,曾經的楊落。那個無敵真人撿去的沒人要的徒弟——楊落。

納蘭英雄的紫金棍斷了,他再也收不進去。只能一手裏一截抓着。我發現,他的胳膊在抖,這明顯是受了內傷的表現,血脈受損引起的。他是多想這時候衝上來啊,但是,他能嗎?

血脈受損,要是強行戰鬥,就會導致血管爆裂,到時候不用我打,他自己就把自己弄死了。不出全力倒是可以,但是他不出全力,能打贏我嗎?

納蘭英雄這時候哈哈笑着說:“楊兄,難道你就不能堂堂正正和我打一場嗎?你什麼時候學會偷襲了?”

我笑着說:“你覺得這裏是擂臺嗎?這不是擂臺賽,這是戰鬥,你是不是腦袋有病?”

他將紫金棍插在了腰裏,捂了下胸口,咳嗽了兩聲說:“楊兄,聖女我是一定要帶走的。我們之間的戰鬥纔剛剛開始,今天就到此爲止,明天,我還會來的。”

他後退幾步,翻身上馬。

馬剛轉身,我就聽身後秦川喊了句:“快滾吧,不自量力的傢伙!”

納蘭英雄回過頭,一揮袖子,一個最簡單的真氣透體就打了出來,速度很快。直接就打在了秦川的左肩上。就聽砰地一聲爆炸。

再看這秦川,一條左胳膊被炸飛了,他的肩膀血肉模糊。這小子根本還沒來得及布氣盾,就這樣被秒了一條胳膊。

這胳膊還沒落地,納蘭英雄一伸手就吸了過去。他抓在手裏,哈哈笑着說:“小子,想要你的玉骨嗎?想要的話,就過來磕三個響頭,我就給你。”

秦川在給自己止血,他滿頭都是冷汗,但是還算是堅強,愣是沒有哼一聲。隨後他看着納蘭英雄說:“把玉骨還我,不然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你這麼多詞都是和誰學的?跪下磕頭就還給你!”

秦川還是不肯。

我說:“你就磕頭吧,剛纔大嘴巴都打了,磕個頭又不少啥,丟人總比丟胳膊強吧!”

他這一遲疑,納蘭英雄不開心了,手上真氣密佈,就聽啪地一聲脆響,直接將這手臂給震碎了。他調轉馬頭哈哈笑着說:“又怕丟臉,又怕丟胳膊,你覺得可能嗎?現在好了,沒機會了。”

秦川也許是沒想到納蘭英雄會這麼狠。他撕心裂肺地哎呀一聲,隨後喊道:“你竟然敢毀了我的玉骨,你等着,我讓我爹來收拾你。”

此話一出,全場都震驚了。大家開始的時候都張大了嘴巴和眼睛,隨後不知道是誰先笑了起來,接着,所有人都笑了。尼瑪,這不是小孩子在打架嗎?打不過就要找大人撐腰!

他真的是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秦川這時候跑出來在我身旁喊道:“那小狗,有本事你別走,再大戰三百回合!”

這小子心真大啊!

納蘭英雄一聽頓時就一拉馬繮,身體嗖地一下就朝着這秦川來了,秦川往我身後躲閃。我直接就閃到了邦哥身旁,說了句:“好有勇氣,我看你們大戰三百回合好了。”

接着,這秦川的臉被無情地打成了豬頭。他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呢,納蘭英雄已經騎着大龍馬走了。

這下,大家沒有一個人敢歡呼勝利的。紛紛目送納蘭英雄和魔族的人們離開。張軍和張靜是最後離開的,離開之前對着我一抱拳。張靜也是微微一笑,轉身走了。

秦川這時候開始給自己療傷,他那豬頭逐漸的消腫,之後他指着我說:“楊落,你竟然見死不救。你還是我們的師兄弟嗎?還能一起玩耍不了?”

“你去送死,我爲什麼要救你?你當我和你一樣是傻逼嗎?”我很無奈地看着他說,“你他媽的是不是電視看多了?覺得你去送死大家都要救你!?這不是電視,你搞清楚沒有?我懶得教育你,你還是自己去體會好了。還是那句話,不作就不會死。你看大家都好好的,就你丟了一條胳膊。”

“丟了一條胳膊怎麼了?楊過楊大俠還丟了一條胳膊呢,照樣小龍女喜歡他,他照樣天下無敵。”

我呵呵笑着說:“不錯,你說的太對了,我就看看現實中誰喜歡你這個殘疾。”

“你這是鄙視殘疾人!”他上綱上線地說道。

我舉着雙手說:“我投降,我說不過你。對了,娰蔓蔓,你願意嫁給這個殘疾嗎?”

娰蔓蔓這時候說了句:“我生是楊落的人,死是楊落的鬼。我一直就是這個信念的。”

她說完看了秦川一眼,轉身走了。

我說:“你看,本來昨天還吃你的醋來着,今天就沒戲了。對了,那些小師妹還有要嫁給這個殘障人士的嗎?”

頓時一片笑聲,一個小丫頭來了句:“你當我傻啊!我可不是小龍女,他也不是楊過。就算他是楊過,我也不會嫁給一個殘疾啊!在一起過一輩子,彆扭不彆扭啊真是的。這小子看電視看傻了吧!”

秦川這時候瞪圓了眼睛說:“太虛僞了,這個世界真的太虛僞了。” 大家紛紛開始“切”,這一聲聲地“切”直接讓他懵了。他喊了句:“我是大英雄啊!我爲了龍虎山已經殘疾了。你們到底怎麼了?你們沒有眼睛的嗎?我這都是爲了龍虎山才殘疾的啊!”

這絕對是在刷存在感,求榮譽呢!

邦哥又問:“這是誰家孩子啊?該送去檢查下是不是腦袋有毛病了。”

張天師拱手道:“祖師爺,您教訓的是。我等下就給他找個心理醫生好好看看。確實是有病。”

接着,所有人都散了。只留下了這個傻不拉幾的秦川。我估計,他很恨我,恨我見死不救之類的,但是我真的不想救他。他自己去作,就要做好死的準備。顯擺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喊道:“一羣虛僞的傢伙!一羣冷血動物,我爲了龍虎山殘疾的,我是大英雄,我是楊過那樣的大英雄。”

我在一旁看着他說:“你是楊過,但是你得找到小龍女願意跟你才行。不過,你這麼有錢,應該還是能找到的,回去成都,找個凡人去過日子吧!”

“俗人怎麼可以和真人結合呢?俗人和真人是有區別的。”他說,“我的伴侶一定要是一個美麗的女真人。”

我說了句:“那得去東北找女真人了。龍虎山這邊沒有女真人。”

“楊落,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我說的是女真人,不是女真族的人。”他右胳膊伸出來,說道:“一條胳膊怎麼了?我照樣能稱霸江湖!”

我再也懶得搭理他了,簡直就是活該啊!一條胳膊了,你還稱霸個屁啊!真當是電視上啊,你一條胳膊怎麼掌握平衡?你和人對戰,人家要是攻擊你的左側,你用什麼防守?人家肆無忌憚的攻擊之下,就算是你高一個等級,有什麼用?

“看電視看太多了,現實中的話,楊過要是能稱霸武林,我直播吃翔十斤。”我不屑地來了這麼一句。隨後說:“江湖這麼大,你見過一條胳膊的高手嗎?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拯救你了孩子。你還是去翻找下,看看有沒有一條胳膊練的武學吧,不過我看夠嗆了。沒有武學是專門爲你這樣的獨臂人設計的,因爲大道自然,你已經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了。你已經有了缺陷啊孩子,不要做夢了。”

“你這是在故意貶低,甚至是嫉妒。”

“你丫是不是瘋了?我憑什麼嫉妒你?”

“我一條胳膊要是今後能打敗納蘭英雄,豈不是更牛逼嗎?”

我實在是聽不去了。一轉身就走了,一邊走一邊說:“小子,我看你還是去找個掃帚,然後掃掃院子比較好,以後不要修煉了。安安靜靜地過完下半輩子,也可以回去大成都,找一批小妞兒給你生一大堆孩子,之後讓你的孩子去找納蘭英雄給你報仇。你,真的算了。”

進了上清宮,就看到幾位大佬圍坐在一起,邦哥見到我後,招手說:“來來,我們商量下明天怎麼辦!”

我湊過去,看到幾位老大正在盯着一幅圖看。這裏面核心就是兩個人。一黑一白兩個標記。外圍是四個人,兩黑兩白的。一共是六個人的一個劍陣。張天師說:“這是小太極劍陣,明天我們只能組成劍陣來對付這納蘭英雄了。這劍陣需要六個人,我,無敵,姜宗主算一個,祖師爺算一個,楊落你算一個,這還差一位。楊落,你覺得誰合適?”

“我覺得師母合適!”

“你師母安心帶孩子呢。”張天師摸摸後腦勺說,“我看就由你師伯廣成子擔此重任吧!”

我嗯了一聲說:“也好。”

師伯在一旁說:“我一定會盡全力的。只是我和諸位比起來,真的是太弱了。”

接着,這一天我們都在演練這小太極劍陣,到了天黑的時候,總算是有了一定的默契,劍陣的威力也發揮了七七八八。

沒想到剛收工回到了師父的小院子裏,小七師弟跑到我的屋子裏告訴我,說外面娰蔓蔓師妹來找我了。我問了句:“她來找我做什麼?”

小七說:“找你談談人生理想什麼的吧!”

於是就起來了,到了院子裏,正看到娰蔓蔓背對着我。我咳嗽了一聲,她便慢慢轉過身來,看着我一翻白眼說:“你爲什麼騙我?”

“我,我騙你什麼了?”我被她嚇了一跳。

“你騙我的感情了,本來以爲你就是一窮屌絲的,誰想到,你竟然這麼有本事,我也問清楚了,你是龍虎山最厲害的弟子了。我們到你面前簡直就是垃圾。你騙我,到底怎麼想的啊?”

我說:“我沒怎麼想啊!我是被秦川用槍逼着來的啊!”

“你胡說,你要是不想,他能逼你來?”娰蔓蔓哼了一聲說:“秦川,太幼稚了。”

我一下想起了師姐來,再用師姐和這娰蔓蔓比較了一下,完全是一百步和五十步的區別啊!難道貴族家的女孩子都有見風使舵的生存本能嗎?是不是預示着這些貴族之所以是貴族,和這個本能有關係呢?

很明顯,這娰蔓蔓很可能就是送太陽來了啊!媽的,總算是有女孩子給我送太陽了,幸福感油然而生!

“好端端一個人,剛到龍虎山就丟了胳膊,這八代單傳,以後怎麼光宗耀祖啊!”我嘆了口氣說。“要是嬴政大帝知道他的子孫這樣,會不會從墳墓裏跳出來啊!”

“他已經覺得光宗耀祖了,爲了龍虎山丟了一條胳膊,值了。”娰蔓蔓說,“這是他自己說的。”

“他那輛輝騰不錯。”我很有跳躍性地說。

娰蔓蔓又白了我一眼,那大眼睛呼扇呼扇的。隨後一笑說:“我要回去上清宮了,好歹我和秦川是一起來的,我去照顧他一下。就是怕你誤會,來和你說一聲的。”

我心說,我誤會什麼呀!你也真的是想多了。

“等他沒事了,我就不搭理他了。”娰蔓蔓抿嘴一笑,之後轉過身就跑掉了。

長長的馬尾辮在她腦袋後晃來晃去,就像是鐘擺一樣。

那廚子師弟小七過來,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對我說:“師兄,這妞兒*。”

我一轉身,直接給了他一個大脖溜說:“做你的飯去!”

吃了飯就躺到了我的屋子裏,屋子裏乾淨舒服,我閉上眼就去看小魔怪。這小魔怪還在那混沌地帶穿梭着。它閉着眼睛,卻不會迷失方向,就像是被一塊磁鐵在牽引着前進一樣。本來我怕他迷路想去告訴他一下方位的,看來是完全的沒必要。

正當我順被收回意識的時候,發現小魔怪慢慢睜開了眼睛,他剛纔似乎是睡着了。這也能睡覺,我不得不佩服小魔怪的本事了。

他似乎是感覺到了我在關注,頓時眼睛一亮,裂開嘴笑了下,之後嘰嘰喳喳說了幾句,我根本也聽不懂。

我只能說:“辛苦了。”

他頓時就嘰嘰喳喳說的更猛了。我笑笑就收回了意識,根本聽不懂,乾着急。剛要睡覺,就聽有人敲窗戶,恩恩在外面說:“楊落,我有話和你說。”

我心說,這麼晚,不會是來送太陽的吧!要是的話,我是不是可以勉強接受呢?魔族的聖女啊,一定是水嗒嗒的舒服啊!

我起來開了門,她就走了進來。之後關上門說:“楊落,我,我想離開這裏了,這裏不屬於我。”

我頓時瞪圓了眼睛說:“是不是納蘭英雄逼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