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套我穿着了哈!”蘇藝欣有點尷尬,褲子上的一大片血跡,正好蘇毅豪的外套夠大,能遮住,不然她可就丟死人了!

蘇毅豪一副不捨的樣子,“好吧!看在你可能又幫我選了一個靠譜的投資項目,這外套你就披着吧!”

蘇藝欣笑眯眯的樣子,正好服務生已經把東西都打包好,遞給他們。

“我送你回家吧!”

“不了不了,我這個褲子,算了,還是不坐你車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就行!”

“沒事!走吧!”蘇毅豪拉着蘇藝欣準備到停車場時,突然覺得胳膊被人拎了一下。

等蘇毅豪回過頭時,就看到,葉景墨大手一揮,將披在蘇藝欣身上的外套扯下來,扔給蘇毅豪!

“九哥,你幹嘛!”蘇藝欣下意識的用手擋在屁股後,就算她再不要臉,這麼多人瞬間盯着她看的時候,她也難堪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葉總裁管的稍微寬了點兒吧!”蘇毅豪的瞳孔裏頓時發出了一股寒氣,比海邊的風還讓人瑟瑟發抖。

wWW•ттκan•co

蘇藝欣轉身就往馬路上跑,葉景墨這才注意到,蘇藝欣的褲子上,尷尬的蹭上的血跡,就算他是大直男,也明白是怎麼回事!自己剛剛爲什麼這麼衝動!

真是太不理智了,誰讓他遠遠的就看到這丫頭在跟別的男人吃飯,還有說有笑的這麼開心,居然還披着別的男人的外套,墨爺就是吃醋了!不爽!

葉景墨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跑上前追蘇藝欣,剛把外套披到她身上,就被她任性的甩掉。

蘇毅豪雙手提着的東西,直接回歸垃圾桶,看着兩個人鬧彆扭的樣子,心裏的某個位置,居然還在冷笑。


“丫頭,對不起,你別生我氣了!我不知道!”

葉景墨邊走邊解釋,凡是從他們身邊經過的人,都用着極度異樣的眼光看向蘇藝欣。

“你走開!葉景墨!我討厭你!你還嫌我丟人丟的不夠嗎?你走啊!我不想見到你!”

蘇藝欣擡手就攔下一輛出租車!一頭鑽了進去!

葉景墨看着開遠的出租車,四處張望了一下,他有些懊惱,自己都這把年齡了,怎麼還像個毛頭小子一樣,做事情這麼衝動不理智呢!

隨後,葉景墨也攔下一輛出租車,跟在蘇藝欣車後。

蘇藝欣付了車費準備下車時,司機有些不悅,“小姑娘啊!多給二十洗車墊子吧!你看你把我坐墊弄的!嘖嘖……”

蘇藝欣不好意思的低着頭,又給他掃過去20!下車以後,還不好意思的道了歉。

她進了電梯,就在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突然一雙手,擠在中間的縫隙裏!將電梯門活生生地撥開!

“你來幹嘛!看我出醜出的還不夠嗎?還要追過來看嗎?”

蘇藝欣委屈的抱着雙肘,別過臉去,不想看到葉景墨!

“對不起,我剛剛,剛剛是我太着急了,你別生我氣了好不好?誰讓你跟那個埃利森在一起的!”

葉景墨又脫下外套,披在蘇藝欣的身上。

蘇藝欣氣急敗壞的看着他,“我就跟蘇毅豪在一起怎麼了?你至於對我那麼兇嗎?我就是你祕書!又不是籤賣身契賣給你了!”

電梯抵達6樓,她奪門而出,不想讓葉景墨跟着她!

就在她正準備關上房門的時候,葉景墨的大手已經提前擋住了!

“你走開!你又不是沒有家!幹嘛跟着我上來!”

“丫頭!我們談談好不好?”

“沒什麼好談的!”

“啊……手,手斷了!”葉景墨這麼精明的人,一招苦肉計,就讓蘇藝欣亂了手腳!

看到這丫頭擔心的神情,葉景墨藉此機會將門開的大了些,隨後整個身子進到了屋子裏!

蘇藝欣嘆了口氣,感覺自己又上當了!她白了一眼葉景墨,就跑進了房間。

換下褲子,才知道,真是糗大了!以後堅決不去那家餐廳吃飯了!

她從房間出來,被葉景墨嚇了一大跳,他筆直的站在房間門口。

“你要嚇死我嗎?”她手裏拿着剛剛換下來的褲子,準備去衛生間洗乾淨!

葉景墨盯着她也不說話,看着她進了衛生間,他依在衛生間門口。

許久才從嘴巴里吐出幾個字來,“你!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埃利森?”

蘇藝欣洗褲子的動作,突然停在那裏,隔了幾秒鐘,她擡起頭,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對啊!我就喜歡蘇毅豪!他長的帥!還是個混血,年輕!又有錢!請我吃大餐!還不會刁難我!我就是……唔……”

話還沒說完,雙脣就被眼前這個人狠狠的吸吮住,蘇藝欣瞪大了眼睛,感覺不能呼吸,這個人,這個吻住她雙脣的人是,是九哥嗎?

他的大手,一隻環住她的腰,一隻按在她腦袋後面。

她下意識的用沾滿泡沫的雙手推開他,可是越是掙扎,他抱的越緊。

蘇藝欣能感受到此刻屋子裏,兩個交錯的心跳,節奏快到,像按下了加速鍵一樣。


這一吻,從激烈變的柔和,最後變成安撫,葉景墨捧住她的臉,看着那被自己吻紅的雙脣,內心涌出一股成就感。 蘇藝欣死死的低着頭,甚至有點委屈!這可是她的初吻!怎麼就在衛生間上演了呢!自己毫無防備!

“藝欣,你聽着!我喜歡你!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就是喜歡你!不對!是愛!”

他將她逼到牆角,兩隻手扶在牆上,給她留的空間很小,她擡起頭,正好撞見了他深情的雙眸!

蘇藝欣紅了眼圈,他們都是一樣,不約而同的在不知不覺的生活中,喜歡上了彼此!可是……

“你,我!可,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要表達什麼,事實上,葉景墨並沒有給她機會,讓她表達什麼!

她再次低下頭,剛剛的一吻就像做夢一樣,讓她覺得天旋地轉的!

“你聽聽我這個老人家的心臟!我也是第一次跟人表白,沒什麼經驗!”她抱住蘇藝欣,讓她的小腦袋貼近他的胸口,摸着她的小腦袋安撫她。

此刻的蘇藝欣心裏暖暖的,再也顧得之前自己那些凌亂的想法!她兩隻手抱住他的腰,笑眯眯的擡頭看着他!

“九哥,你今天,哈哈……是不是吃醋了?”回想起來,蘇藝欣才明白過來。

“對!就是吃醋了!誰讓你說他年輕,他長的帥的!你好好說!到底是我帥,還是他帥!”

葉景墨將她從懷裏拉開,眼睛裏滿滿的都是認真,惹得蘇藝欣憋不住想笑。

“你帥!你最帥了!”

“這還差不多!我幫你洗,你去休息吧!”說着,葉景墨就把襯衫袖子挽了上去!

“不要不要!”蘇藝欣纔不忍心讓他動手呢!連忙從他手裏搶過來!

她已經洗的差不多了,再用洗衣機洗一下就行了!

葉景墨看着她的小樣子,又從她身後抱住了她。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她融入進自己的身體裏!

兩個人依偎在沙發上,蘇藝欣的小腦袋靠着他的胳膊上,雙手還挽住葉景墨的手臂。

第一次這麼正大光明,無所顧忌的兩個人,享受着此刻幸福的時光。

“九哥,你……剛剛說喜歡我是,真的嗎?”蘇藝欣咬着嘴脣,說完話以後,能明顯的感覺到,兩邊的臉頰開始發熱了。

“你覺得,我像在騙你嗎?”

“可是,我,我哪裏好,我以爲,只有我可能喜歡你,你怎麼,怎麼可能喜歡我嘛!”

“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你的優點讓你散發光芒,你的缺點在我眼裏,都很可愛!我只要你無憂無慮的待在我身邊就行!別總是想着怎麼離開我,也別總是說,你不該留在我身邊!我需要你,你對我很重要!”

葉景墨的話語在她心間縈繞,她覺得心裏麻酥酥的,這大概就是愛吧!

心中的某個位置,像吃了蜜一樣,甜甜的!就像當初那塊兒抹茶味的月餅,甜的恰到好處!

自己真的可以無憂無慮的待在他身邊了嗎?他們現在算是正式在一起了嗎?

“那,那別人怎麼辦?”她指的別人自然是慕瑾,而聽進葉景墨的耳朵裏,覺得她說的應該是那個埃利森。

葉景墨用大手使勁的在她的腦袋上推了一下,“別人?你心裏還有別的人?”

“不是啊!我心裏只有你,可是你心裏……”可是你心裏,就不一定了!她嘟着嘴,眼神告訴他,她指的是什麼意思。

“我心裏只有你!一直都只有你!笨蛋!只是,以前,我,畢竟,爲人師表!你還是個孩子!我總不能!”真是拿她沒辦法,要他說的多明白,她纔會懂啊!

蘇藝欣嘻嘻一笑,接着倚在他的胳膊上,心裏偷着樂呢!

看着丫頭好像在嘲笑他的意思,葉景墨覺得自己好像在她面前連以前的威嚴都沒了!

他將兩隻手,偷偷移到她的咯吱窩,手指像精靈一樣在她腋下游走的。

蘇藝欣最怕癢了,一邊痛不欲生的笑,一邊還在一個勁兒的反抗,“哈哈……九哥,九哥,我……啊啊啊……錯了!啊哈……”


“知道我厲害了吧!”

“嗯嗯……哈哈……九哥,放了我吧!我,我錯了……啊哈……”

蘇藝欣倒在沙發上,眼角笑的都是眼淚,葉景墨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漸漸將臉移到她面前,兩個人鼻子裏呼吸瀕進。

她開始認真的看着葉景墨的雙眸,她知道他要幹嘛,她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她下意識的閉緊眼睛。

那一吻沒有來臨,蘇藝欣睜開一隻眼睛,就看葉景墨正饒有興趣的盯着她看,眼神曖昧,嘴角透着玩味!

這讓蘇藝欣的臉頰又一熱,自己真的丟死人了!她氣急敗壞的推開葉景墨,隨後坐直身子,捂着臉,懊惱的都要把五官揪成包子了。

葉景墨突然將大手按在她腦後,這一吻終於開始了,又一次讓蘇藝欣毫無防備。

只是這次,她也在笨拙的迴應他,兩個人就像一堆乾柴一樣,被心裏的一團熱火點燃,葉景墨的手漸漸向下遊走。

蘇藝欣一下子就僵住了,身下一股熱流涌出,她握住葉景墨的那隻手。

葉景墨忍不住笑了,他這點自控力還是有的!況且非常時期!“我知道!”

一吻結束,葉景墨一個公主抱將她抱起,向臥室走去,“你好好休息,明天就搬回藍海灣住!”

蘇藝欣雙手環住葉景墨的脖子,一個勁兒的搖頭,“不,我自己又不是沒有家!”

太瞭解這丫頭了,就是這樣,倔強的要命,他也沒辦法,只能依着她,“好吧!那,我住哪?”

“你,你,你回家啊!你又不是沒有家!”

蘇藝欣被葉景墨抱回牀上,扯過被子,不好意思的別過眼神,看向其他地方,說實話,她還沒準備好。

“行!那我回家了?”葉景墨試探的問道,事實上,他早就打算好了!

“嗯,你路上注意安全!”

葉景墨汗顏,真是被這丫頭弄得啞口無言,只能苦笑的點點頭!

簡單的告別了之後,葉景墨在她頭上印下一吻,便離開了!走之前還不忘幫她,把門窗鎖好。

葉景墨在樓下站了很久,直到看着她房間裏的燈都關掉以後,他才離開。 第二天一大早,蘇藝欣就被一聲又一聲的裝修聲吵的睡不着了,吱吱呀呀的電鑽,鑽的都牙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