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麼美麗的小小村莊

我看到淡淡飄動的雲兒

印在花衣上

我唱着媽媽唱着的歌謠


牡丹兒繡在金匾上

我哼着爸爸哼過的曲調

綠綠的草原上牧牛羊

環繞着扇動銀翅的蝶啊

追回那遙遠古老的時光

傳誦着自由勇敢的鳥啊

一直不停唱

……

優雅的許願,優雅的歌聲,這畫面彷彿似曾相識,這歌聲也隱約可以在記憶的某個角落找到。我癡癡地看着她,專注而緊張。專注是因爲完全陶醉於她的琴聲歌聲中,緊張是因爲害怕她真得像夢中那樣長出天使的翅膀,就這樣飛走。

不知道在外面站立了多久,許願給孩子們上完課發現了我,走過來說:“你躲在外面幹什麼?”

我有點不好意思,撓撓頭說:“噢,我……我來聽課。”

許願嫣然一笑,“我纔不收你這個學生。”

我不解地問:“爲什麼?我小學的時候怎麼說也是個少先隊員,品行優良、勤奮好學,你爲什麼不收我?”

她咯咯一笑:“如果收了你,那不是每天都要對牛彈琴?不喜歡!”

我眨眨眼睛:“我……我有那麼笨麼?”

她一噘嘴:“我說有就有。”

我點點頭投降:“對!”

她得意地轉身走進客廳,這時候孩子們已經離去了。我挪到丫頭身邊,一臉誠懇地說:“層兒,昨天我……我沒想騙你來着。”

本來還一臉倔強的丫頭立刻溫柔地看着我,臉上寫着淡淡的憂鬱,但很快又對我綻出一個燦爛的微笑說:“不用解釋,我明白!”

看着她溫婉可人的樣子,我一陣心猿意馬,忍不住要去抱她,她卻機警地躲開了,邊躲邊嗔道:“別忘了你還在試用期呢!從現在開始,我們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我不滿地抗議:“你也太霸道了吧?什麼時候我才能轉正啊?”

丫頭一歪頭說:“那要看你的表現。”

我一臉邪惡地威脅道:“好,那我就先把生米煮成熟飯。”說完一個箭步衝上去,把她撲倒在沙發上。

“啊~”她一聲驚呼,已被我結結實實地壓在身下。


看着身下滿臉通紅的許願,我忍不住要去吻她的香脣。她一邊躲閃着我的追吻,一邊奮力推我。

“放……放開……”她含糊不清的語音更加讓我情不自禁,我忘情地吻着這個世上最美麗的女孩兒。

作爲一個正常的男人,我身體的某部位有了顯著的變化。我立刻鬆開丫頭,坐了起來。

她張開一直微閉的雙眸,滿臉紅暈地看着我問:“怎麼了?”

我笑着搖搖頭,總不能告訴她再像剛纔那樣繼續下去,我有可能會控制不住自己吧?許願是個純真善良且傳統的女孩子,我不想傷害她。

她彷彿明白了我的心思,也依偎着我坐起來,體貼地說:“今天李姐就要走了吧?去送送人家吧。”

我微笑道:“她下午才走呢,到時候咱們一起去。”

……

下午我們趕到車站的時候,李文娜還沒到。等了大約十分鐘,才見她拖着兩個行李包從一輛出租車裏出來。

我趕緊上去幫忙。

“李姐,一路順風,”許願上前祝福道。

李文娜笑了笑,說道:“謝謝你們,我要走了,希望你們美滿幸福。”

我說:“希望我們大家都平安如意。”

李文娜點點頭,最後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和我們告別。就在她轉身的一瞬間,突然一陣乾嘔。許願趕緊上前扶住她,“李姐,你沒事兒吧?”

我也上前問道:“身體不舒服麼?”

她目光有點慌亂地搖搖頭,解釋道:“可能……可能是剛纔那出租車,讓我有點暈車,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們回去吧,我走了。”

李文娜就這樣離開了,看着她逐漸消失的背影,我頗有感慨,她的過去,她的墮落以及她和我的點點滴滴,都似乎隨着她的離去而成爲歷史,成爲記憶的一部分。

許願到我身邊主動挽住我的胳膊,依偎着我,說道:“有時間多去看看李姐吧。”

我看着眼前這個善解人意的可人兒,伸開手臂把她攬在懷裏……

新的一週開始了,這個週末我們就將在主場迎來新賽季的首場比賽,大家的訓練熱情都很高,尤其是老大,狀態好的幾乎令人生畏。老丁這幾天的心情也很不錯,有老大這柄尖刀,他的壓力明顯少了許多。

另一方面,隨着我給老楊退還了所有的詐騙金額,另外還主動幫他交了兩萬元的罰款,使整個案子陡然加快了進程,進入了最後的庭審階段。

站在被告席上的老楊自始至終都低着頭,我和許願還有楊曉旭坐在一起,聽着律師以及陪審團的辯論和陳述。

因爲案件早已定性,被告也已供認不諱,所以整個庭審很快就進入了量刑程序。

審判長問道:“被告還有沒有要陳述的?”

老楊這才擡起頭,茫然地說:“我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我沒能給孩子一個溫暖的家,也沒能幫他完成他的心願,我覺得十分內疚,我很後悔自己做的那些荒唐的事情,但是已經晚了,現在我只有一個心願,希望我的兒子能夠原諒他的父親,原諒那個父親的愚昧和無知,原諒那個父親的貪得無厭和利慾薰心……”說到這裏,老楊已經泣不成聲。

楊曉旭也已經淚流滿面,緊緊咬着下脣。

老楊陳述完畢後,審判長最後宣佈:“被告人楊天林,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詐騙他人現金、實物,摺合人民幣六十九萬元,主動歸還六十七萬三千八百四十六元整,並主動繳納罰款兩萬元人民幣,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這個時候楊曉旭緊張地握着我的手,我安慰道:“沒事兒的,放心吧。”

審判長繼續道:“被告人楊天林犯有詐騙罪,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立即執刑。”

我們都吁了口氣,想必這已經是在法律範圍內能夠做出的最輕的處罰了。宣判之後,法警把楊天林押下法庭,當他們經過我們身邊時,老楊忽然轉過頭來對我說:“我慶幸自己當初把賭注押在你身上,不然我一定已經一敗塗地,至少現在,我沒有輸,謝謝。”

我點頭微笑,老楊又看向曉旭,但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嘆了口氣,然後跟着那兩名法警上了囚車。

我們一起跟了出去,老楊在囚車的後面,透過鐵窗看着我們,那眼神無助而又彷徨。

“爸,我沒有怪你,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父親,我會努力的,努力成爲你的驕傲,你放心吧,”楊曉旭對着已經開動的囚車喊着。

不知道老楊有沒有聽到楊曉旭的話,但我想他一定是欣慰的,一定會繼續對人生充滿了希望。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這些事情無疑都讓人異常沮喪,但老楊父子這溫情的一幕卻像一幅世間最美的圖畫一樣,鐫刻在每個人的心裏,一如這含情脈脈的春天,讓人充滿了希望。

…… 等了兩年多,屬於我的新賽季終於到來了。

也許對於球迷來說,這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個賽季,但對我來說,意義深遠。從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呆在俱樂部,即便久久得不到認可和賞識,即便時光消磨了自己的意志和鬥志,但相信我們二線隊每個人心裏都憋着一口氣,誰都不會輕言放棄!

能夠穿着球衣走進體育場,能夠和隊友們站在國旗下齊唱國歌,能夠在綠茵場上盡情的馳騁,這是一個機遇,更是一份榮耀,一份屬於球員自己的榮耀。只有自己切身經歷過,只有自己真得把汗水揮灑在這球場上,那一刻,我纔是一個球員,一個真正的球員,一個完整的球員!

比賽的前一天,當老丁通知我和老大做好首發準備的時候,老大哭了!爲這一天,他已經等了太久,已經付出了太多。我拍着他因爲激動而微微聳動的肩,說:“屬於我們的時刻,來了!”

那天晚上,許諾兄妹一起請我吃飯,許諾祝我在新賽季能有優異表現,許願則關切地希望我只要別受傷就好。看着丫頭柔情似水的眸子,我在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層兒成爲我的妻子。

聯賽的首場比賽,我們坐鎮主場迎來海城黃浦隊。這場比賽,意義重大,既是我們新賽季的首場比賽,又是兩隊歷史上的第20次交手,此前雙方各勝十場,20場比賽竟然沒有一場平局。這場比賽還有一個看點,老金自從在我們俱樂部辭職後,就去了黃浦隊任教。這也是老金首次率隊面對舊東家。

不知道是不是在辭職那次事件上,雙方產生了比較大的恩怨,老金竟然誇下海口:不贏球,他就去跳黃浦江!一時間,輿論的關注以及雙方球迷的罵戰讓這場比賽充滿了硝煙的味道。

這天下午,6萬座席的主場幾乎座無虛席。從海城來的專車送來了1000多名球迷爲黃埔隊助陣。爲了安全起見,海城球迷被安排在兩個區塊看球,和我們的球迷隔離開來。

一走進體育場,就感受到濃烈的刺激神經的挑鬥氣氛。看臺上到處是我們必勝的大幅標語。“金XX,跳黃浦江吧!”一些不文明但卻刺激眼球的標語也出現在看臺上。

我往12區看去,那裏有一個美麗的女孩兒,在微笑着爲我祝福。

老大激動地說:“這是我們的第一場職業比賽,一定要贏!”

我有點緊張地說:“不僅要贏,還要進球!”

比賽在裁判的哨聲中開始了,老大和外援路易斯搭檔前鋒,我打右邊前衛。兩個隊的實力本來不分伯仲,但因爲我們主場作戰,球迷的助威聲震耳欲聾,激起了我們無限的戰鬥慾望,因此一開場就向黃埔隊發起了潮水般的進攻。

在頂住了我們前十五分鐘的進攻後,黃埔隊開始反擊,對方左路的外援一直利用我身後的空當向我們的禁區發起衝擊,造成了幾次險情。我不得不投入巨大的精力和我們的右邊後衛一起協防他。

不得不說,我們的中場還是比較年輕,在對方老到的防守面前,老大和路易斯根本得不到中場有效的支持。好不容易老大從對方後衛腳下拼得皮球,並創造了一個讓路易斯單刀面對門將的機會,但卻讓對方門將截了下來。

屢次進攻爲果,讓我們有些急躁,我在中場得球后,瞄準老大一個長傳,球不偏不倚地越過對方兩名後衛到了老大腳下,這時對方的門將因爲剛剛對球路的判斷失誤,貿然出擊,結果不僅沒有夠到皮球,還讓老大直接面對空門。

一瞬間,整個球場鴉雀無聲,幾萬人的目光都定格在老大的右腳上,我們也停下了腳步,就等老大射空門了。

這時,對方的一個後衛突然急衝過來,一個兇狠的剷球,把剛剛擺出射門姿勢的老大掀翻在地。日!點球啊!我們大喊着往對方禁區裏跑。但是主裁判卻擺擺手,示意比賽繼續進行。暈!這裁判吹假球也太明目張膽了吧?我們衝上去和裁判理論,數萬人開始齊呼“黑哨”!

但沒有用,對方大難不死的守門員趕緊將球解圍。這時候我們還都聚集在前場,他們左路的那個傢伙得球后一路狂奔已經殺進我們的禁區,隊長邱建東向來脾氣火爆,比賽開始後就一直罵裁判是黑哨,這次吹掉我們的點球,滿腔憤怒的他也一個滑鏟將那個外援剷倒在我們禁區。

這其實也是個點球,但主裁判迫於壓力,竟也沒敢吹哨。

比賽繼續進行。

隨着**味漸濃,隊員們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不時有人被黃牌警告。正當大家以爲上半場將以平局收場的時候,機警的老大在中場斷掉對方的傳球,然後一路帶球狂奔。對方的防守球員沒想到老大在比賽行將結束的時候還能有如此充沛的體能,都傻了眼。頃刻間,老大已經突破到黃埔隊的禁區,他們的後衛一起衝了過來,但老大一個變向就把他們甩在身後。他們的守門員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見老大已經一腳怒射,皮球呼嘯着直掛球門死角!1:0!

全場觀衆沸騰了,我興奮得跑過去抱住老大。他跑到角旗附近振臂高呼,這纔是老大,這纔是那個激情四射才華橫溢的老大!他爲這一天已經等了太久!

我們1:0結束了上半場,在更衣室中場休息的時候,老丁很高興地表揚了我們的拼搏精神,要我們在下半場再接再厲。

老大自信地表示,這場比賽一定要來個帽子戲法。隊友們都紛紛表示支持,只有邱建東一個人坐在旁邊悶聲不語。

下半場開始了,老大那個進球大大提高了我們的士氣,大家紛紛把球傳給他,而老大也沒有辜負大家的信任,每次突破和傳球都給對方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比賽進行到第65分鐘,老大又一次突破成功,眼看就要直插禁區,這時黃埔隊的後衛在背後一個兇狠剷斷,再次將老大放倒。這次惡意犯規也讓老大倒地不起,隊醫們擡着擔架進來,簡單出了一下示意老丁換人。

老大受傷離場,而主裁判卻隊犯規人員沒有一點表示,體育場內又響起了“黑哨”的罵聲。

這個突發性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激勵了我們的鬥志,最起碼激勵了外援路易斯的鬥志,這個整場沒有什麼表現的外援利用對方後衛的一次失誤,頭球破門。2:0!

勝券在握,正當我們跑過去和路易斯歡慶進球的時候,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主裁判突然吹響了黃埔隊中場開球的哨聲,我們基本上還都在對方的半區慶祝,黃埔隊前鋒已經帶球直面門將。我們的門將反應不及,皮球直奔球門右下角。這也創造了足球比籃球更快的進球紀錄。

我們都圍過去抗議,但主裁判卻示意進球有效!

“操!你個鳥裁判!”邱建東衝過去推搡着他,嘴裏還罵罵咧咧的。

主裁判毫不猶豫地向邱建東出示了紅牌。

比賽的天平立刻傾斜,失去老大和後防中堅的邱建東讓我們變得慌亂起來。而對方則抓住時機向我們發起了瘋狂的反撲。老丁急忙換人,加強防守,但是無奈,裁判幫了他們太多,比賽臨結束前,對方的外援又在我們的禁區前任意球得分,2:2!

一場到手的勝利就這麼付諸東流,然而,惡夢還沒有結束,加時的最後一分鐘,對方一個明顯的假摔竟然獲得了點球。這讓我們羣情激昂,門將帶頭離場,放棄比賽。大家都懶得去和裁判爭論了,跟着門將往場下走去。一時間整個賽場一片混亂,叫罵聲不絕於耳。

還沒走到場邊,老丁已經迎住我們,勸我們回去比賽。

“丁指導,這球沒法踢了!”大家都不願意再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