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魅修漆黑的眸子注視著滿臉算計的小丫頭,淡淡地說了句:「漓兒,這點錢對於我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知道這個鬼丫頭腦子裡想的事情,絕對不會這樣簡單,他靜靜地等著她的下文。

果不其然,在他的話音落下后,小丫頭立刻開口說道:「可是,我會心疼。結婚後,你的錢不就是我的錢的嗎?!這樣浪費,我會心疼的……」

儘管對自己說出的這番話,噁心的不得了,但是,為了能夠讓夜魅修不起疑心,殷漓只好忍耐著內心的厭煩,違心地向他表現出一絲親密。

殷漓的話,夜魅修聽了的確很高興。

但是,他心裡卻非常明白,這個小東西說這番話絕對是違心的,不過是拋磚引玉,為她下面的話做鋪墊用的。

沒有拆穿小丫頭,他故意逗引著她,說道:「可是,漓兒,咱們動用著私人飛機,大老遠的已經來了,總不能因為捨不得這點小錢,不領證,再大老遠地趕去M國領證吧……」

在聽完夜魅修這番話后,殷漓貌似很認真地想了想,隨後,說出了自己早已經設計好的圈套:「那要不然這樣吧,如果,一百年婚約,也是2000磅的話,那咱們就在這裡把結婚證領了,如果超過2000磅,那你就先安排人放了楊洋……」

看到小東西終於露出了狐狸的尾巴,夜魅修微微笑了一下,毫不猶豫地回答:「好」

見夜魅修未加思索,便脫口答應了下來,殷漓原本已經被堵塞的沒有了縫隙的心,頓時,大大開啟了一扇門。

一年都需要26000元,100年,想要26000元是根本不可能的

唯恐夜魅修會反悔,她急忙開口把事情敲定了下來。

「那可不許反悔啊……」

說完,不再給夜魅修多做思考的時間,殷漓立刻伸出手去,又在100年的按鍵上按了下去,隨後,盯視著屏幕上的顯示,滿心歡喜地等待著好消息的出現。

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100年期的結婚證,工本費僅為50便士——0.5鎊,摺合人民幣6塊多錢。

「這怎麼可能,準是系統出了故障。」

殷漓頓時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上面的數字,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看到小東西迫不及待地去按觸屏上,那讓他期待已久的數字,夜魅修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濃濃地笑意。

接下來的會發生什麼,他不用走過去看,只要從小丫頭臉上神情,便已經知道了接過。

站直身體,他緩步走到殷漓的身邊,抬手從西裝上衣的口袋裡掏出墨色皮夾,從裡面拿出信用卡,放進讀卡器中,付了0.5磅的費用。

很快,百年期的結婚證書呈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只是一頁薄薄的粉紅色紙片,上面寫著這樣幾行文字:「尊敬的先生、太太:

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對右手、右腿對左腿、左眼對右眼、右腦對左腦究竟應該享有怎樣的權利,究竟應該承擔怎樣的義務。其實他們本就是一個整體,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樂而快樂。

最後,讓這張粉紅色的小紙帶去我對你們百年婚姻的美好祝願!祝你們幸福!

都柏林首席法官」

揣著那張薄薄的粉紅色紙片。

看完粉紅色紙片上寫的內容,夜魅修狂狷俊美的臉上,如沐春風般,露出了喜悅地神色。

與他相反,殷漓卻像是貓被踩到了尾巴般蹲在地上,失聲痛哭了起來。

倆人反差極大的神色,頓時,把辦事大廳的工作人員弄得滿頭霧水。

看到工作人員臉上的詫異,夜魅修連忙含笑地對他解釋了一句:「我太太是喜極而泣……」

工作人員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了理解的笑容,隨後,送上了一句祝福的話語。

看到工作人員不疑有他,夜魅修沒敢再耽擱,急忙彎下腰,伸出結實有力的手臂將蹲在地上痛哭流涕,已經舉步維艱的小丫頭抱在了懷裡,大步朝著辦事大廳門外走去。

等候在大門外的保鏢,在看到夜魅修滿臉喜悅地抱著殷漓走出辦事大廳門口后,連忙跑步上前,伸手打開打開加長版奢華勞斯萊斯幻影的後排車門。

在看到夜魅修抱著殷漓坐進車裡后,他立刻幫他們管好了車門。 「去機場」

坐進車裡,夜魅修朝著坐在駕駛室座椅上的司機吩咐了一句,隨後,便拉下了車廂與前排的隔音板。

接到了指令,司機立刻發動了車子,很快,長長的車隊便駛離了辦事大廳門口,飛快地朝著私人飛機場駛去……

海城

Y.M公司辦公大樓

「叮」的一聲,電梯在頂層停了下來。

電梯門打開,身穿著雪白羊絨大衣,臉上畫著精緻妝容的沐雨,腳上踩著高跟鞋,從裡面款款走出來,朝著秘書室走去。

前兩天,在仁和博愛醫院體檢被殷漓打了一頓后,沐雨便請了病假,滿心以為夜魅修會回老宅看她。

可是,眼巴巴地等了兩天,別說是夜魅修的人影,就連個電話也沒有等到。

夜魅修的薄情,她再一次領教了。

知道自己再等下去,也等不到這個薄情男人回來看她,相反,減少了她這個礙眼的,倒是給這個薄情的男人提供了更加便利條件去追回那個賤女人。

現在那個賤女人雖然表面上裝出一副還在恨著夜魅修,沒有要與他重歸與好的意思,但是,誰知道骨子裡想的是什麼,興許玩的是欲擒故眾的把戲,也未可知。

沐雨知道,一旦夜魅修把那個女人重新追到手,那麼,她想要再把這個男人奪回來可就難了。

於是,沐雨只好打起精神,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一大早坐著車,又來到了公司。

來到辦公室門口,聽到辦公室里傳來女人說話的聲音。

沐雨停下腳步,側耳偷聽了一下,聽到辦公室里並沒有人提到她的名字。

她這才放心地抬手推開房門,邁步走了進去。

看到在自己辦公桌後面的桌子前,幾個早到的女秘書正圍在那裡,對著桌子上的報紙,不知在津津樂道地談論些什麼。

一向與這些人不睦。前兩天,自己被殷漓那個賤女人打,這幾個人都在跟前看著,卻沒有人肯上前幫忙,對此,沐雨的心裡對她們更是充滿了敵視。

邁步走到自己辦公桌前,沐雨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打開櫃門,將手包放了進去,隨後,伸手打開了電腦。

看到沐雨走進辦公室,那幾個女秘書相視著互相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一絲壞笑。

其中一個跟沐雨最為不對付的女秘書故意大聲說道:「天啊,這個簡直太幸福,太浪漫了,太讓人羨慕了。一百年的婚約,boss真是太痴情了……」

站在旁邊的那個女秘書,眼角的餘光在看到沐雨猛然回頭,朝著她們這邊看來后,立刻隨聲附和道:「哎,你們發現沒有這個照片上的Emily,好像就是那天在醫院的殷小姐嗎?」

「是啊,好像是那個……嘿嘿」

女秘書地談論和鬨笑聲,讓沐雨的腦袋「嗡嗡」作響,整個人都驚呆了。

但很快,她便像是瘋癲了一般,站起身,大步朝著幾個人衝過去,伸手將她們扒開,一把將桌上的報紙抓了起來。

狹長的丹鳳眼難以置信地朝著那張報紙望去,然而,眼前的事實,卻已經由不得她不信了。

報紙的整個版面,刊登著一個內容《百年婚約——萬億富豪夜魅修昨日與服裝設計界新秀Emily在愛爾蘭簽下百年婚約》

百年婚約?!

沐雨整個人像是被雷擊中了一般,渾身僵硬著,完全無法動彈。

而在標題的下方,刊登著的照片,更是深深地刺痛了她眼球。

照片上,身穿著黑色羊絨大衣的夜魅修,狂狷俊美的臉上展露出了發自內心,露著整齊潔白牙齒的開心笑容,在他的懷裡,抱著喜極而泣女人,正是殷漓。

在他們的背後,是那個有著神秘色彩的都柏林市政府機關辦公大樓……

怎麼會這樣?

這怎麼可能?

那個賤女人不是一直非常痛恨夜魅修嗎?

矯情,原來這個賤女人果真玩得是欲擒故縱的把戲。

是自己太大意了,如果這兩天自己不請假的話,那麼這些事情興許就不會發生了。

沐雨儘管恨得咬牙切齒,卻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楊宅

裝修奢華的客廳里,身穿著深咖啡色棉睡袍的楊錦軒,臉上帶著老花鏡靠坐在沙發上,眉頭微蹙地看著手裡的報紙,刊登著的那則佔據了整個版面,標題為:《百年婚約——萬億富豪夜魅修昨日與服裝設計界新秀Emily在愛爾蘭簽下百年婚約》的報道。

億萬富豪夜魅修

楊錦軒對照著這個名字,看了看標題下方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子不僅有著一副刀削斧刻,英俊非凡的面孔,而且,在他俊美的外表下,毫不掩飾地流露著一股常人所無法比擬的霸氣。

這個年輕男子,他並不是很熟,只是在酒會上見過幾次面,知道他是海城Y.M公司位於曼哈頓總部的大老闆,身價殷實不菲。

而他懷裡抱著的那個流淚哭泣的女孩子,楊錦軒是認識的。

之前,他曾經在詩詩雜誌社出版的雜誌封面上看到過這個女孩子和楊洋的合影。

如果,不是後來妻子出言提醒,他已經根本認不出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就是小的時候,楊洋曾經帶到家裡來玩的那個瘦小的女孩——殷子正的女兒,殷漓。

然而,讓楊錦軒更沒有想到的是,這次解了楊氏公司燃眉之急的景老闆,提出的條件中,要求殷漓嫁給的「三哥」,竟然就是Y.M公司的大老闆夜魅修。

女皇升職記 當時,在聽到景老闆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楊錦軒是猶豫的。

楊氏公司的命運和兒子的清白,都維繫在了這個女孩子身上,他又何嘗不希望能夠以此擺脫眼前的困境。

可是,兒子喜歡這個女孩子,作為父親,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如果,他用犧牲這個女孩子,來換回了公司的安穩和兒子的清白,那麼,兒子出來后,勢必很快便會知道內幕。

到那時,不但他這張老臉沒地兒放了,兒子和他的關係,恐怕也要徹底地完了。

為了穩妥起見,他隱瞞下這件事情,讓葉詩詩悄悄混進看守所,去探聽了一下兒子的口風。

果不其然,葉詩詩給他帶回來的信息,與他猜想的是一樣。

兒子寧願坐牢,也不答應他用殷漓去做交換。

這也是他直到限期最後一天,都沒有給景老闆答覆的原因。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妻子和岳母不知怎麼得知了消息,竟然跑到那個女孩子的設計室,上演了一通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

當他得知這件事情后,儘管覺得妻子和岳母這樣逼迫那個女孩子實在有些過了,但是,他卻沒有出言責備妻子。

他和妻子都已經年近六旬,膝下只有楊洋這麼一個兒子。

作為一個男人,在大是大非前,他能夠看得明白,想的開些。

但是,妻子作為一個母親,卻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

她疼愛兒子的心情,他是可以理解的。

雖然,她這樣地做法,他知道有些不妥,但是,他卻實在無法出言加以責備……

然而,讓楊錦軒內心裡非常感動的是,殷漓這個女孩子竟然獨自將整件事情都抗了起來。

她竟然避開了景老闆,直接去找了夜魅修。

前天,是他回復景老闆的最後一天。

面對著岳母的指責,妻子的哭鬧……

他咬著牙既沒有給殷漓打電話,向她施加壓力,也沒有再給景老闆打電話。

已經窮途末路,昨天,就在他已經做好了申請破產的準備時,忽然,接到了景老闆打來的電話。

不僅同意融資楊氏公司,並且,願意想辦法幫助楊洋脫困。

當時,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的這一切是真的。

直到公司財務主管給他打來電話,告訴他,公司里已經收到了景老闆打來的第一筆款項后,他才恍然醒過味兒來,知道自己剛才在電話里聽到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不僅如此,在傍晚的時候,他又接到了看守所打來的電話,說那個一口咬定楊洋指使他防火的男子,已經承認,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編造出來的……

已經久經沙場,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幾十年的他,自然明白這裡面的奧妙。

只是,他當時並沒有想清楚,對方在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時,怎麼會突然改變了決定。

直到楊洋從殷漓那裡回來,他才獲悉,這個女孩子犧牲了自己的幸福,保全了他們……

女人是水做成的。

之前,夜魅修對這句話的理解,只是停留在女人的溫柔體貼上。

然而,在與殷漓簽下百年婚約后,看到小丫頭淚水磅礴,絲毫沒有間歇後,終於深深體會到了這一句話的真實涵義,並非如此。

在辦事大廳刷完卡,完成了他與小丫頭的終身大事,夜魅修激動的心情,興奮的無以復加。

重生學霸逆襲錄 看到小丫頭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哇哇」哭個不停,引起了辦事大廳工作人員的注目,他連忙抱起她大步走出辦事大廳,坐著車子一路飛馳,朝著飛機場趕去。 注視著工作人員離開的背影,夜魅修鷹隼般的眸子微微眯縫了一下,隨後,關上了房門。

伸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他撥通了閔睿的電話。

電話在響過兩聲后,立刻被接聽了起來,閔睿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過來:「boss,您找我有什麼吩咐?」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去查一下門口那家中餐廳,中午過來送餐的年輕男子,年齡大約二十二、三歲,平頭,身高1米八左右」

剛才,他在走回到房間,彎腰從茶几上拿錢夾的時候,眼角的餘光正巧看到那個送餐的年輕男子,伸著脖子,目光鬼鬼祟祟地朝著房間里掃視,這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覺。

雖然說樓里已經配備全方位的安防措施,但是,接下來的時間,他一旦去公司上班,那麼,家裡就只有小丫頭和保姆兩個人,他必須要謹慎小心一些。

「是,boss,我現在就去查」

電話另一端,閔睿在聽完夜魅修的吩咐后,立刻意識到這個男子,肯定做出了什麼令boss生疑的事情了。

撂下電話,夜魅修走到茶几前,伸手拎著餐盒,沿著樓梯朝著三樓卧室走去。

來到卧室門口,夜魅修伸手推開房門,邁步走進了房間。

看到大牀上,小丫頭興許是哭累了,已經合著眼睛睡著了。

站在房門口,夜魅修目光里透出了一絲猶豫。

重生僞蘿 想要把小丫頭喊起來吃午飯,可是,又擔心小丫頭醒來后,又是一通哭鬧。

思慮再三,夜魅修最終還是決定把小丫頭喊起來。

從愛爾蘭領完結婚證書到現在,小丫頭粒米未進。

再這樣下去,小東西的身體肯定要吃不消了。

重生之軍閥生涯 來到大牀邊,夜魅修抬手將手裡拎著的餐盒放在了牀頭柜上,隨後,輕輕在牀邊坐了下來。

看到小丫頭合著眼睛靜靜地睡著,白皙的小臉上還掛著淚痕,夜魅修微微嘆了口氣,伸出粗糲的大手,用指肚輕輕給小丫頭抹去了眼角還掛著的淚珠,隨後,用手背緩緩磨蹭著她光潔的小臉,低聲輕喚道:「漓兒,醒醒,該吃中午飯了」

看到小丫頭跟自己耍性子,不耐煩地伸出手去拉扯被子,想要將頭蒙住。

夜魅修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寵溺的微笑。

側過身子,他伸手將小丫頭從牀上抱起來,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拽過被子將小丫頭的身子包裹好,一邊伸手將食盒打開,一邊低聲誘哄道:「乖,先吃飯。吃晚飯再睡」

說完,夜魅修用勺子將食盒中的菜舀了米飯中,稍稍攪拌了一下,隨後,舀了一小勺混合好的飯菜,遞到了小丫頭的嘴邊。

這兩天,由於情緒不好,儘管沒有吃飯,殷漓也沒有感到飢餓。

然而,當夜魅修將中餐館送來的飯菜攪拌好,用小勺舀著遞到她嘴邊的時候,誘人的飯香立刻撲鼻而來,她才感到肚子的確有些餓了。

看到小丫頭沒有拒絕,張開櫻紅的小嘴將小勺里的飯含進了嘴裡,夜魅修心裡一陣高興,連忙又從食盒中舀了一小勺攪拌好的飯菜。

「我自己吃」

然而,殷漓伸手想要拿過勺子自己吃飯的動作,卻被夜魅修用手擋開了。

好不容易盼到小東西不哭不鬧,不耍小脾氣了,他又怎麼能夠放棄享此時此刻受溫軟在懷的甜蜜愜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