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意思,整天和你在一起被人追殺。 大街上一片混亂,寒風颳過,數道黑色的身影橫空殺來,他們各個強大無比,周身殺氣瀰漫,眼中通紅如血,喉嚨中發出野獸一般的吼聲,恐怖滲人,手中雪亮的刀鋒散發着懾人的寒光,風嘯天二人急速的後退,選擇避其鋒芒,想衝出街道,擺脫他們。

“嗖”的一聲,前方一道犀利的黑芒衝來,直取風嘯天的眉心,這是絕世的必殺,來人想將風嘯天一擊必殺。

風嘯天全身汗毛根根倒立,右腳猛地踏在大地上,生生的將堅硬的青石板瞬間踏碎,亂石激射,煙塵沖天,掩蓋着自己的身影,他猛地將身子後仰,躲過了這必殺的一擊。

黑色的長矛帶着破空聲劃過風嘯天的頭皮,斬下一縷黑髮,碰的一聲,穩穩地插在大地之上,發出輕微的顫抖,風嘯天急速轉身穩住了身子,看着被斬下的一縷黑髮心中驚寒,背後冷汗直冒,他擡頭看着煙塵後邊的一道身影,眼中電光閃爍。

這時,霸無天也衝了上來,黝黑色的長棍緊緊地立在身後,看見那根黑色的戰矛緊張的問道,“兄弟,你沒事吧!”

風嘯天顧不得多說,猛地吼道,“背靠背”,兩人迅速地背貼着背。

一片黑雲飄來,籠罩着整片大地,瞬間周圍狂風大起,氣溫驟降,風嘯天心中一驚,感覺到彷彿一頭兇獸衝來,他雙眼死死地盯着那道黑色的身影,手中三尺青鋒劍一側,劍芒一閃,伴隨着嗡嗡的劍鳴,這是寶器預警,傳說只有寶器通靈才能發出這樣的劍鳴,也就說明主人有兇險。

黑影從煙塵瀰漫的街道中了走了出來,他全身籠罩着黑色的戰甲,戰甲猙獰恐怖,頭上戴着古老的頭盔,兩隻暗紅色的雙眼中爆發出恐怖的光芒,周身黑色的殺氣環繞,手中持着一杆黑色的戰矛,整個人彷彿從地獄中走來,他戰意沖天,猛地將手中的戰矛刺入大地,以黑甲人周身十丈內的大地猛地凹了下去,化成三丈深的黑窟窿,場中只剩下黑甲人站的地方完好無損,形成了一個獨立的石柱。

風嘯天兩人急速後退,心中凜冽,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敵人,一矛就造成這等恐怖的威勢,接下來必將有一場恐怖的生死大戰。

黑甲人一步跨出,帶着一股迫人的威壓,瞬間到了巨坑的前邊,他陰森的眼眸冷冷的掃視着風嘯天二人。

霸無天看着黑甲人舔了舔嘴脣,一臉興奮的看着這個強大的敵人,將手中的黑鐵巨棒擡了起來,指着黑甲人說道,“居然來了個大傢伙,兄弟這傢伙交給我了,後邊的雜魚給你了”

“不要亂動,這傢伙非常的強大”風嘯天想上前阻止他,可是他早已衝了上去,霸無天黑髮飄揚,氣勢強大,手中黑鐵巨棒揚起,幻化無數道的黑色巨棒,帶着一股泰山壓頂之勢朝着黑甲人猛地砸去。

黑甲人眼中兇光四射,殺意漸濃,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手中的黑色的戰矛朝天輕輕一刺,空間大片大片的破裂,形成一片真空黑帶絞殺一切。

“退”風嘯天見勢不妙朝着霸無天大吼一聲,可是戰矛化成一條黑色的大龍沖天而起,纏着了他的巨棒,破碎的空間在逐漸的擴散,眼看着就要將他吞噬,這時霸無天果斷的鬆開了手中的黑鐵巨棒,猛地一用力,巨棒化作一道黑芒衝向了黑甲人。


“咚”

黑鐵巨棒被黑色戰矛挑飛,穩穩地落在大地上,發出金屬的摩擦聲,霸無天急速的退後到風嘯天的身邊,惡狠狠地說道,“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般恐怖|”。

“你去對付後邊的那些人”風嘯天淡淡的說了一句,霸無天沒有多說,五指如鉤,猛地一吸,原本掉落在地上的黑鐵巨棒瞬間被吸了到了手掌上,巨棒一揮帶着呼呼的風聲殺向身後的那羣黑影,場中只剩下黑甲人和風嘯天二人,他們倆冷冷的注視着對方,並沒有動手,只是強大的氣勢不斷的凝聚。

黑甲人眼光冰冷,舉着手中的戰矛衝殺而來,他的速度太快了,速度快到了極致,沒有人看見他是怎麼出手的,只看着一道道黑色的殘影劃過,空間一陣動盪,瞬間他已到達風嘯天的身前,手中黑色的戰矛殺意沖天,攪動天地間的風雲,攜無上之威殺向風嘯天人。

風嘯天揮劍格擋,同時急速的衝了殺來,口中低聲怒吼,眼中殺意瀰漫,青色的劍芒閃動,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迎上了黑色戰矛。

“嘭”“嘭”“嘭”

兩人速度快到了極點,場中只剩下一道道黑色殘影,瞬間就交鋒了數十招,場中飛沙走石,劍氣呼嘯,矛影沖天,地上堅硬的青石板都被掀飛,化成漫天的碎石紛紛揚下。

遠處所有觀戰的人都驚住了,這是怎樣的一場大戰,他們根本就看不見場中的情況,只是大戰造成恐怖的破壞力讓他們心驚。

風嘯天手中戰劍揮舞,青冥劍訣連連揮出,劍影滿天,化作道道璀璨的流星紛紛而落,矛影四海,吞噬天地。風嘯天的的速度達到了極致,疾風之速,可是無論他怎樣攻擊都沒有讓黑甲人絲毫的受傷,風嘯天是越戰越心驚,這黑甲人也太恐怖了吧!這等實力就算初入先天境的強者也沒有這般恐怖,居然能夠勾動天地間的能量來大戰。


“蓬”風嘯天急速的後退躲過這猛烈地一擊,但手臂還是被黑甲人刺穿,嫣紅的血花濺起,他面沉如水,雖然被黑甲人刺傷,但依然不懼,他急速煉化丹田內的龍精之血,全身真氣快速的涌動,眼眸如電,大步邁出再次衝了上去,手中戰劍連連揮動,強大的劍氣縱橫在整片天地間,猛地劈向黑甲人。

黑甲人依然不動,彷彿九幽冥地衝出的冥神,他猛地揮動戰矛速度極快,瞬間將整片天空攪亂,強大的劍氣紛紛進入這片黑洞中,黑甲人登天而上,他每走一步,天地都猛地震動,天空中的黑雲翻騰,化成數條黑色的戰龍環繞在他的周身,無盡的威壓從他的身上擴散出來,他在醞釀,準備驚天的一擊。

風嘯天急速退後,看着天空中那道恐怖的身影,眼中光芒閃爍不定,右手一揮,赤紅色的仙劍凝我在手中,此劍正是風嘯天從兇獸火焰鳥身上得來的本命寶劍,他一直沒有用,但是今天沒有辦法了,不得不用。

“咦,好劍,這把劍我收了。”黑甲人看着風嘯天拿出的寶劍猛地一驚,隨口說道。

風嘯天左手青鋒劍,右手赤色仙劍,周身真氣快速涌動, 愛情嫁到 ,他眸中電芒閃爍,黑髮濃密,狂亂舞動,冷冷的說道。

“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命來拿”風嘯天雙劍沖天,強大的劍氣盪開,直殺黑甲人。

第二更完成,希望大家收藏一下!謝謝 青鋒劍化成數百道青色劍芒沖天上,刺穿天上的那片烏雲,赤紅色的仙劍,光芒吞吐,劍氣縱橫,烈火環繞,一劍斬出,天地間一片通紅,火光沖天,化成數十丈的紅色巨劍攪動天上的風雲,直接將空中的黑雲刺穿。這一劍太恐怖了,像是秉承天地的意志,攜着無上神威壓碎虛空,璀璨光亮,風嘯天沖天而起,直殺黑甲人。

“嗡~~嗡”

天地間一片顫動,空間大片大片的破碎,遠處所有觀戰的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怎樣的一劍,它的威力也太恐怖了,居然將空間都破碎。

黑甲人猛地大聲喝道,亂髮飛舞,舉着手中的黑色戰矛猛地轉動,戰矛形成一個一丈大的黑色漩渦,漩渦急速將天上的黑雲全部吸了進來,化成一條黑色的戰矛貫穿天地,彷彿九天的瀑布倒掛而下,和巨大的劍芒撞在了一起。

“轟”

頓時,天地間一震,爆發無數道恐怖的光芒,光芒強盛照亮了整片天空,強大的氣浪朝着四周一波一波的盪漾開來,劍氣縱橫,無盡烈火熊熊燃燒,鋪天蓋地。

遠處所有的觀戰者看到這一幕都遠遠地躲了開來,一些躲的慢的人都被這股強大的能量震飛,口中鮮血吐出,他們心中驚呼,這是怎樣的一種恐怖的力量,光着氣浪就將人震飛,亂石紛飛,房屋倒塌,巨樹折斷,到處是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

疾風之速展開,急速的後退,可是強大的衝擊波速度太快了,將周圍的一切掀飛,風嘯天手中長劍揮動,朝着大地猛地斬去,轟的斬開一道巨大的窟窿,猛地竄了進去,強大的衝擊波將周圍夷爲平地,大地削除三尺深,巨大的窟窿都被埋葬。

一切平靜之後,場中只剩下黑甲人獨自站在那裏,他手中戰矛向天,黑色的戰甲破碎,嫣紅的鮮血涓涓的涌出染紅了他的身體,古銅色的頭盔被斬落一塊,凌亂的頭髮飛舞,遮住了他的面容。


站在遠處的霸無天看見場中只剩下黑甲人一人,並無風嘯天的蹤影,心中猛地跳動,手中黑鐵巨棒緊緊地抓着,全身青筋暴起,怒吼一聲,“還我兄弟命來”。 朝着黑甲人急速殺來,他快速拋開周圍的數十個黑衣人,身子一晃,朝着黑甲人所在的方向急速的奔去,他的速度太快了,完全飆升到極點,真個人化成一道長虹,瞬間到達黑甲人的面前,猛地揮棒朝着黑甲人的頭部轟去,暴怒的霸無天已經將力量完全爆發開來,能量飆升到極致。

黑甲人眼中精光一閃,濃密的青發隨風舞動,手中戰矛快速的擋在胸前。

“碰”

強大的金屬碰撞,霸無天一上來就是生死搏殺,一招將黑甲人轟飛數十米遠,倒飛的黑甲人將大地都劃出一道深深地溝壑,他猛地揮動手中戰矛刺入大地,纔將身子穩穩地站住,擡起頭來,眼中精光閃爍,嘴角一絲嫣紅的鮮血溢出。

“轟”

大地猛地一陣,亂石飛濺,一道身影沖天而求,他手持兩柄戰劍,一青一赤交響映輝在他的身周身,形成無數的劍氣將他護在裏邊,激射的碎石斬成粉末,他穩穩地落在地上,全身暗金色的真氣盪漾,此時就如從天而降的劍仙,披靡世間,有一種唯我獨尊的氣勢,他立身於天地間,整個人就像一柄戰劍,鋒芒畢露,順眼望穿蒼茫大地,衆生皆服。

霸無天嘿嘿一笑,大聲吼道,“兄弟我還以爲你死了那!”

“龍肉,鳳翅都沒吃到怎麼能這麼快就掛掉了。”風嘯天微微的笑道,此時完全與之前不同,真個人全身散發着一種飄逸,給人一種此人根本就不存在於世間的感覺。

“兄弟,你突破了”霸無天一臉不可思議的打量着風嘯天,驚訝的問道。

風嘯天只是微微的一笑,並沒說什麼,手中赤紅色的長劍指着遠處的黑甲人,嘴角露出了一個冷酷的笑容,“兄弟,我讓把那幾個雜魚解決了,到現在你都沒解決掉,看來你得多多努力嘍!”

霸無天愁眉苦臉的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前些日子吃壞了肚子,到現在都還沒好”。

“好了,你先幫我看着這傢伙,我先幫你把那邊的幾個傢伙解決掉”還沒說完,人已經飛出,在遺留下一道暗金色的氣芒劃過,環繞在周身,兩柄長劍直指向天,對着衝來的數名黑影人猛地衝了過去,突破後的風嘯天就如猛虎撲入羊羣,手中戰劍揮舞,一陣橫掃。

所有人都駭人,這少年也太生猛了,一人一劍大戰黑影人,不落下風,劍光閃爍,劍氣縱橫,身上有不少的血跡,這些都不是自己的,而是敵人的,他全身戰意沖天,沐浴在鮮血中。

“噗”

鮮血飛濺,一道黑影被風嘯天攔腰斬斷,他轉身揮劍,劍氣揮灑自如,血雨紛飛如落花,將他染成一個血人,他大步邁出,全身暗金色的真氣涌動,青色的劍芒吞吐不定,而後他拼命搏殺,殺段冷酷,將數道黑影斬殺於此。

屍體縱橫,滾落一街,鮮血染紅了整條街道,全部都是斷肢殘體,沒有一個是完好無損的。人們都心驚,這是怎樣的一個少年,他的強大和他身上那股恐怖的殺意,剛纔那一戰也太強悍了,所有的人都如稻草人一般,不堪一擊,全部被斬殺。

風嘯天黑色的長髮飄動,他沉着臉,冷冷的盯着遠處那道黑色的身影,周身殺意恐怖如海,將整片街道淹沒。

“現在,該到你了。”

只是冰冷的說了一句,唰的一聲,從原地消失了,他的速度快到了極點,空中只留下一道狂風,捲起道道殘破的落葉,彷彿一顆流星劃破蒼穹,瞬間到了黑甲人的近前,赤紅色的戰劍揮動,劃出一道絢爛的劍芒。

黑甲人手中的戰矛快速地划動,變幻出奇異的招式,引動周圍空氣中的能量波動,他腳下堅硬的青石板裂開一道道粗大的裂縫,戰矛揮動,幻化出無數道矛影,擊向天空。

“碰”“碰”

轉眼間,兩人已經交手數百個回合,他們的速度非常的快,周圍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到他們是怎樣出手的,赤紅色的長劍帶着一股熾熱的劍氣,盪漾在整個空氣中。

風嘯天越戰越勇,他就如龍歸大海,虎嘯山林,大地黑甲人沒有返還的機會。風嘯天眼中精光閃過,一劍劈出,崩開黑色的戰矛,腳底一閃藉此機會和黑甲人拉近了距離,他手中戰劍大開大合,赤色仙劍烈火環繞,燦爛耀眼。

“噗”一道血花飛出,黑甲人那堅硬的戰甲被硬生生斬碎,露出裏邊白色的長衫,風嘯天急速跨出,一步到了黑甲人的面前,左手中的青鋒劍一揮,碰的一聲,將黑甲人的頭盔挑飛,露出一張絕色的容顏,風嘯天完全呆住了。 風嘯天一驚,居然是個女子,不過瞬間便恢復了往常的冷漠,右手中的赤色戰劍迴轉,劍氣動盪,霞光沖天,彷彿一顆流星從天而將。

“當”

一股震天的聲音響起,震耳欲聾,彷彿九天降下的神雷,讓人們的耳膜都微微的振動,黑色的戰矛被劈飛向高天,風嘯天毫不留情,接着飛起一腳,猛地揣在女子的胸前。

“噗”鮮血飛濺,黑甲女子被狠狠地踹飛,她猶如斷了線的風箏拋向遠處掉落在地上,濺起一片塵土,大地都被砸出一下巨大的坑,周圍的石頭裂出巨大的裂縫蔓延向遠方。風嘯天急速逼近,赤紅色的仙劍閃過,斬落黑甲女子的一絲青發,抵住她那潔白的脖頸,劍光閃動,與此同時,黑色的戰矛直插大地上,發出嗡嗡的清響。

“怎麼是個女的?”霸無天走了過來,看着倒在地上的黑甲女子微微的一愣說道。

黑甲女子青絲飛舞,面膚雪白,如白玉雕成,嘴角掛着一絲淺淺的鮮血,目光冰冷的看着這個少年。

風嘯天仔細的搜尋自己的記憶,希望能夠找到於此女子相關的信息,可是腦海中根本就沒有有關她的一絲東西,那麼就只剩下一種答案,她是被派來的殺手。

“是誰派你來的?”風嘯天目光冰冷,平靜的注視着這個美麗的女子,希望能夠找出答案。

“兄弟,兄弟,溫柔點,必定是個女的,”霸無天一如過去,根本就沒把剛纔的事情當回事。

風嘯天神色淡然,轉過頭來眼神冰冷的看了霸無天一眼,這貨還是這般不靠譜。

這時,黑甲女子全身黑色的煞氣涌動環繞在周身,彷彿從九幽冥走出,一股怨氣沖天,將天上的太陽都變得黯淡無光,她嘴角冷冷的說道,“小兔崽子,你給我等着,總有一天姑奶奶會宰了你”說完化成點點光雨飄散在空中。

風嘯天向前邁出一步,手中赤色仙劍一閃,一道劍光衝起激射在地上,碰的一聲,將大地都都擊穿了一道黝黑的深洞,風嘯天看着滿天的光雨微微的一愣,眼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外化身,聚氣化靈,這可是傳說中的大神通,風嘯天沒有想到,今天他居然親眼看到了。

“居然是暗黑一族的”霸無天滿臉不敢相信,一臉驚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說道。

風嘯天心中駭然,臉色漆黑如鍋底,“暗黑一族,傳說中來自於地獄的種族”。

“就是這個種族,這是一個強大的種族,傳說他們體內流淌着惡魔的血液,本身更是強大無敵,天生可操控黑暗,絕對的恐怖,曾經最強大的時候,可敢遇仙人一戰,”霸無天將自己知道的全部說了出來。

風嘯天聽後心中顫動,背後冷汗直冒,這個種族也太恐怖了,今天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惹上這個種族,風嘯天實在是搞不懂。

他擡起頭來看着遠處的天空,漆黑的烏雲化成一個巨大的巨臉,好像朝着風嘯天在微笑,他猛地打了一個寒戰,再一看只是一片烏雲什麼都沒有。收起了手中的戰劍,與霸無天商量了一下,決定趕緊離開此地,一旦到了夜晚,這絕對就是他們的天下,所以風嘯天二人不敢多留,二人化作兩道光芒急速遠遁,他們兩在山中走了大約一天一夜,終於來到了一座城池。

北蒼城,大荒林的西北部一座黑岩石鑄成的城池,高大雄偉,氣勢不凡,彷彿一頭巨大的怪物蟄伏,橫斷數座山嶺。

風嘯天兩人走到城門前,城牆上雕刻着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北蒼城”,每個字金光閃閃,氣勢如虹,渾然天成。

“好強的氣勢”風嘯天從這幾個字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威壓,微微的心驚。

“像這樣的大城,每個城中都有一位大能者坐鎮,自然城牆上的字就由他們來寫,這也是一種實力的代表,”霸無天解釋道,他身軀高達魁梧,站在那裏就像一座小山。

“恩~~”風嘯天沉思了一下,招了招手,朝着城內走去,城門巨大,黑色的大鐵門上雕刻着兩隻巨大的麒麟頭像,城內人口繁多,路上車水馬龍,街道兩旁各種的店鋪,叫賣聲絡繹不絕。

北蒼城中人口越聚越多,不是從天邊數道光影閃掠而來,他們都是實力強大之人,要不是都是先天強者或者手中有飛行類的寶物。

風嘯天二人走在大街之上,遙望着這座繁華的城市,朝着城市的中心走去

“這北蒼城真是大啊!居然有這麼多人,比我的家鄉皓月城都多了好幾倍,“風嘯天看着街上人來人往的人羣心中感慨的說道。

“哎~~~兄弟,你要記住,你也是吃過熊爪,喝過虎湯的人,不要老是要這看這麼小的地方”風嘯天一聽,別和說吃過熊爪和虎湯的事,說起來我就上氣。

“你們聽說了嗎,這次據說白龍門的少門主前來,那可一個絕世的天才少年”旁邊的一個人說道。

“白龍門那可是方圓百里之內最強的門派,門內就光傳奇境的高手就好幾十位,聽說這白龍門乃是上古異種白龍的一個分支,他們雖爲人身,但體內卻流淌着龍的血脈,萬年來,雖然血脈已經不純,但那可是真真正正的霸主,就連北蒼城的城主見了他都得退避三尺。”一箇中年男子,他背後揹着一柄長劍誇誇說道。

“這算什麼,這次霸劍門的少門主也要前來,我可聽說你,那個少門主今年才十六歲,卻已經進入先天境,曾經傳言他在練氣境時就可以力戰先天境高手,這次進入先天境界,那更是的了得”一個白髮老頭,他滿頭銀色的長髮披肩,滿臉黃色的色斑皺紋,牙齒都老的有些發黃,他擠進人羣滿臉笑意的說道。

“是他,黃老仙”人羣中有人呼道,所有人紛紛倒退,對着老頭恭敬地行李,老頭微微的擺了擺手,對着人羣滿口黃牙的說道,“一定低調,低調”。

風嘯天也是心中駭然,看着周圍的人對老頭恭敬有加,這個老頭實力絕對的恐怖,別看他外表這般的老,其實他的實力非常的恐怖。

這些人都在紛紛的議論着這些絕世的少年。 北蒼城的街道上人們看見黃老仙紛紛的後退,恭敬地拜見,他只是擡頭掃視了一下人羣苦澀的搖了搖頭,朝着遠方走去,他的身影顯得那麼滄桑,那麼悲涼。

“這是一尊實力強大的傳奇境高手,傳說他已經活了九百年之久,經歷數個朝代的更換,曾經伴隨着第一代城主征戰四方,建立了無上赫赫的功勳,他曾經最輝煌的時候獨自一人在大荒山中斬殺過數頭兇猛的獸王,一天之內攻下了三座城池,那時的他英姿勃發,氣衝宇內,讓一個個強大的敵人紛紛後退,除了第一代城主之外無人能敵。”一個人娓娓的道出了老人的過去,所有人驚訝,心中震撼無比,他們看着那道遠去的身影,眼中露出了敬畏之色,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白髮老頭,居然有這般輝煌的過去,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哎~~~可惜,昔年的百戰神將黃徵,只因愛了一個不該愛的人~~~~~才變成了這樣。”人們心中驚訝,原來黃老仙叫黃徵,紛紛追問。

一個拄着柺杖的青衣老頭,他滿臉皺紋,白色的鬍鬚拉大到胸前,他已經活了上百歲,道出了黃老仙過去“曾經的黃徵英姿勃發,氣衝宇內~~~~~~那一次黃徵外出打獵,救了一位女子,女子美貌如天仙,空靈清秀,黃徵非常的喜愛,將她帶了回去,細心的照顧,妥善保護,免她痛,免她哭,免她四下流離,日子久了,兩人便生出感情。

有一次第一代城主前去找黃征討論征戰大計,看見這位女子,驚爲天人,回去後夜夜難眠,他手下一個叫煞兵的人妒忌黃徵的才能,給城主出了個計謀,後來出征,煞兵用計想將黃徵謀殺,可是誰知黃徵並沒有死,他流浪了數年,在紅塵中磨礪,不僅戰力恢復,更勝以往,便回去找城主討個說法,可是誰知,回去後知道了真像,女子乃是城主的仇人,他進宮後用計殺了城主,女子也被萬箭穿身,煞兵成了城主。

黃徵無盡的哀傷,一怒之下,滄海翻騰,風雲鉅變,他獨自一人手持戰戈殺進城中將煞兵斬殺,後來黃徵黯然神傷,蹲在女子的墳前三天三夜,頭髮全部白了,數年之後陀螺國攻打中州,路過北蒼城,敵軍強大視如猛虎,北蒼城沒有修士能夠阻擋,黃徵橫空殺出一路橫掃,將陀螺過百萬大軍擊退,黃徵獨自一人殺進敵營,可是沒想到的是那個女子並沒有死,她是陀螺國的奸細,此時的黃徵完全明白了一切,他無比的悲傷,滿心的悽愴。

女子在黃徵的面前自盡,黃徵獨自一人手中抱着女子殺出了敵營,但自己也受了重傷,記憶全失,在這座城中瘋瘋癲癲的活了數百年,只因城中葬着一個心愛的人,每當這座城面臨空前的危機時,老人總會變得清醒,於危難中拯救這座城,也可以說,是這位老人守住了這座城,又因爲他活的時間很久,所以人稱黃老仙。

老人說完之後微微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水,長長的嘆息,周圍所有的人都紛紛唏噓不已,腦中回想着夕陽下着位老人的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