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還剩百分之十五左右的空缺!”我說道。

“沒問題!”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薛陽沒有任何猶豫的應道:“我這就讓助理去聯繫東海集團的人,百分之十五股份的空缺,我來填補!”

說完,薛陽便掛斷了電話。

僅僅兩通電話,不足三分鐘的時間,我就把吳鵬這羣股東出走所留下的股份空缺,徹底填補了,而且,如果環宇集團,食爲天,還有如意集團對東海集團注入資金,那局面可就不單單是填補股權那麼簡單了,包括以後的項目和工程,都會由這幾大財團合力的拓展和開發!

總而言之,僅僅三分鐘的時間,我便利用了我的人脈,徹底改變了東海集團的劣勢,甚至是將劣勢,變成了優勢,如果發展順利,東海集團將會成爲西市獨一無二的商界巨無霸,畢竟各大財團聯合在一起,組成了一個集團,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以吳鵬爲首的股東們目瞪口呆,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只是不可思議,甚至是一臉驚恐的看着我……再說張儒,他也沒想到結局會突然急轉直上,把最初的爛攤子,變成了一個充滿了光明的超級財團……甚至包括王恆等擁護汪如海的股東,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整個會議室,唯一沒有出現表情變化的,也就只有陳助理的那張撲克臉了,或者說,沈嵐已經將一切都告訴了她,所以她纔沒有任何的驚訝。

至於吳鵬和王恆那兩派的人馬,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和盧員外,以及薛陽的關係,更不願意相信,那兩位商界和江湖的巨無霸級的人物,會對我言聽計從!

總的還說,吳鵬這次還是太輕敵了,這廝好像根本就沒瞧得起我……

書歸正傳。

“吳總,你們可以走了!”望着吳鵬好像吞了一隻蒼蠅似的吃癟表情,我的臉上幾乎是下意識的露出了李東標誌性的賤笑。

我下了逐客令,可吳鵬卻沒有動,甚至於,他身邊的那羣股東們,已經悄無聲息的朝着會議桌的方向移動了起來!

前一刻還是爛攤子的東海集團,轉眼之間就變成了整個西市資源最雄厚,人脈最廣泛,前景最光明的超級財團,只要是有點腦子的商人,都會嗅到一股濃濃的商機,相比於跟隨吳鵬脫離東海集團,貌似按住他們手上的那些股份,更加實際一點…… 前一刻還人去樓空的會議桌,此刻竟然坐滿了人,先前打算跟隨吳鵬一起離去股東們,紛紛坐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這還不算完,剛纔對我惡言相向的這羣商界精英,此時乾脆就換了一副嘴臉,開始奉承起了我!

“楚先生手段通天,二少爺得楚先生相助,東海集團一定會飛黃騰達的!”

“什麼二少爺,那可是我們東海集團的的總裁,汪總!”

“說的沒錯,咱們東海集團這次是要成爲西市商界龍頭的節奏了!”

我無語的望着這羣恬不知恥的股東們,這劇情轉變的太快,甚至快的讓我都有些接受不了,原來,這羣商界精英的臉皮可以這麼厚……

不過,對付這種見風使舵的精英,哥們我自然也有準備……

“各位股東不打算從東海集團撤資了?”我的臉上掛着淡笑,目光一一掃過了會議桌上的衆人。

“楚先生這是什麼話?我們都是東海集團的元老,自然要與東海集團共進退!”

“剛纔我只是覺得會議室裏有點悶,想出去透透氣而已。”

“說的對,會議室太悶了,應該開開窗,透透氣!”

這羣股東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和我打起了太極,完全沒有人再去理會站在會議室門口的吳鵬了。

“各位都是東海集團的元老,這話不假,可現在東海集團的股權分配已經滿了,而且,東海集團如今已經是今非昔比了,股權價格自然會上漲一些……”我似笑非笑的望着那羣股東,“各位如果想重新加入東海集團,勢必要付出一些代價,我楚風向來不喜歡拐彎抹角,一句話,每百分之一的股份,增加五百萬華夏幣,也就是說,在座的各位如果誰擁有百分之二的股份,又想要重新加入東海集團,那就要先支付給汪總一千萬華夏幣,是去是留,你們自己選擇!”

不是有那麼一句網絡流行語嗎?

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現在,我和汪如海,以及東海集團,就是這個狀態!

東海集團的股份已經被張儒,盧員外和薛陽每人百分之十五的比例瓜分完畢了,這些老股東已經被踢出局了,如果他們想回到東海集團,那好辦,給錢!

哥們我這竹槓敲的就是如此明顯,而且還得讓他們一邊難受,一邊笑嘻嘻的把錢送上來,沒辦法,誰讓東海集團搖身一變,變成了有機會成爲西市商界龍頭的超級財團了呢?

哥們我有這個坐地起價的資本!

聽了我的這番言論之後,頓時,會議室內的氣氛也變得微妙了起來……

以王恆爲首的“保皇派”股東們,一個個抿嘴偷笑,簡單的一個舉動,就省了幾千萬華夏幣,尤其是王恆,這傢伙直接省了七千五百萬華夏幣!

而且,隨着東海集團的擴大和新資金的注入,王恆之前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也會水漲船高,這筆買賣,王恆可是最大的受益者,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沒有王恆的支持,我也不可能掌控東海集團的絕對話語權,更不可能逼的吳鵬狗急跳牆!

再說陳助理和張儒等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着臉不紅氣不喘,坐地起價,狂敲竹槓的我,好像剛認識我似的,哥們我其實也就把二叔的一些皮毛拿出來試試水而已……

最後的吳鵬,沒必要提他了,這傢伙的臉現在都已經變成綠色了,而且,據我觀察,這貨貌似還動了重回東海集團的念頭……

這不,就在那羣股東們私下議論紛紛的時候,吳鵬也從門口的位置,走回到了我下首的座位…… 吳鵬走回到了我下首的位置,但他並沒有坐下,只是不斷的搓着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最後,吳鵬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似的,換上了衣服討好的笑容,恭恭敬敬的對我說道:“楚先生,我也是跟着老汪總打天下的東海集團元老,咱們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希望東海集團能夠再進一步,楚先生您看,我是不是也可以重新回到東海集團?”

我沒有搭理吳鵬,甚至連看都懶得去看他一眼,只是自顧自的扭頭對陳助理說道:“陳助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言罷,我轉身便朝着會議室的門外走了過去。

這時候,有些慌亂的吳鵬立刻高聲喊了起來,“楚先生,您看我的股份……”

“對了!”我猛的一轉身,硬生生的把吳鵬的後半句話給嗆了回去,隨後,我對陳助理笑道:“那個吳鵬,如果想重新回到東海集團,每股給他算一千萬華夏幣,他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那就收他兩億五千萬華夏幣好了!”

扔下這句話,我淡淡的撇了一眼臉已經被我抽成了豬頭似的的吳鵬,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會議室……

吳鵬是這次股東撤資的罪魁禍首,哥們我本着“究其黨首,寬其黨羽”的雷霆手段,一邊光明正大的收拾吳鵬,一邊爲汪如海收攏一下人心,對於其他股東,哥們我既往不咎,但對於吳鵬,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兩億五千萬華夏幣,別說吳鵬了,就是讓薛陽拿出這麼多錢,也不可能!

當然,這出大戲最絕的一部分並不是我如何修理吳鵬,也不是我如何收攏人心,而是,哥們我幫汪如海削了股東們一大筆錢,而且這羣股東還得感恩戴德的謝謝我,有意思吧?

離開會議室,張儒和李東他們也追上了我的腳步。

“老弟,你這手玩的真是漂亮,哥哥我佩服!”張儒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這下子,東海集團絕對會在短時間之內,成爲西市經濟體的龍頭企業,哥哥我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轉眼之間就翻了一倍!”

“大哥,西市不是我的目標,也不是你的目標,但這裏作爲我們的後援基地,卻是比西鎮更加適合,對吧?”我看了張儒一眼,別有深意的說道。

萬族之劫 張儒聞言,先是一愣,旋即便舉起了雙手,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很顯然,我的話,張儒已經聽明白了!

我停下了腳步,望着張儒,隨後,我緩緩的擡起了手,將張儒雙手上其中之一的大拇指按了下去,言道:“可以等今天晚上收拾了張心他們之後,大哥在爲我雙手豎起大拇指……”

“好!”張儒意氣風發的低吼了一聲,看得出,他很興奮。

“晚上的談判,只有張心和張誠兩兄弟出席嗎?”我看似隨口的問了張儒一句。

“怎麼可能呢?”張儒撇了撇嘴道:“眼鏡蛇,田剛,刀疤許這三個傢伙也會出席,這羣人現在已經達成了同盟,說不定,還有一些其他小勢力的老闆也會出席,爲張誠他們壯聲勢呢!”

“叫來一羣螞蟻,有用嗎?”我神祕的笑了起來,“不過,今天晚上的談判,註定會是一場徹底改變西市格局的盛會……”

說完這句話,我便自顧自的走進了電梯…… 東海集團的善後之事,交給陳助理來處理,我很放心,畢竟陳助理是跟着沈嵐打天下的狠角色,我相信她能完美的處理好東海集團的一切事宜。

現在,只等汪如海從空明寺回來,便可以着手準備東海集團和蓮花集團合併的事情了,不過,這些都已經和我沒關係了,答應沈嵐的事,我已經做到了!

離開了東海集團之後,我便和張儒分開了,張儒去哪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和李東返回了醫院,不過,我前腳剛剛走進張銘等人的大病房,後腳,病房的門便再次被推了開……

推開病房門的人,是一名身材纖瘦,穿着時尚,年紀與我相仿的男青年,而且這傢伙長的還很帥,尤其是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慵懶氣息,好像任何事對於他來說,都無所謂似的,更是將他襯托的更加神祕。

這不,來來往往的護士妹妹都對這神祕的男青年指指點點,竊竊私語,哥們我住了這麼久的院,也沒見過哪個護士妹妹主動找我搭訕的,看來,這個社會還真是一個看臉的社會……

щщщ◆ ttkan◆ CO

書歸正傳。

那名青年推開了病房的門之後,慵懶的目光一一掃過了張銘,嚴雷,李東,黃毛,機械師,甚至是躺在病牀上的影子,最後,他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輕描淡寫的說道“楚風?”

“我是楚風,你是……”我皺着眉頭,好奇的反問了那青年一句,至於我爲什麼會好奇,會皺眉,是因爲……我竟然有一種看不透他的感覺。

“我叫石乾坤!”名喚石乾坤的青年耍酷似的甩了甩遮住了一隻眼睛的黑髮,“是靈兒妹妹讓我來找你的,她還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石乾坤一邊說着,一邊從懷中掏出了一方煙盒大小的錦盒,然後便邁着休閒的步伐,走到了我的身邊,將錦盒遞到了我的眼前。

靈兒妹妹?

是李靈兒?

我並沒有伸手去接石乾坤遞過來的錦盒,而是故作輕鬆的看了他一眼,隨口問道:“李大小姐說,她的朋友會先去帝都燕京辦些事情,然後纔會來給我送禮物,大概要半個月之後纔會到西市吧?”

我故意將李靈兒和我說的那些話真假混淆的編在了一起,目的,就是爲了試探一下石乾坤,到底是不是李靈兒說的那位朋友!

石乾坤聞言,先是愣了愣,隨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楚風,你也太小心了吧?靈兒應該和你說,三兩天之後,我會來給你送藥,因爲我要去石市,順便路過西市,所以纔會答應她,而不是你所說的什麼禮物,也不是半個月之後,更不是燕京……”

聽了石乾坤的話,我那顆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這傢伙還真是李靈兒口中的那位朋友!

沒辦法,出來混,就應該謹慎一些,俗話說,小心駛得萬年船,別看我現在表面上風風光光,可暗地裏,卻是危機四伏,白家的出世,白天虹的隱匿,還有上一次和白莫言決戰,我破壞了圈子裏的規矩,那些圈子裏的術人都有可能找上我,所以,也不由的我不小心謹慎!

“石兄弟,一場誤會,別見怪,畢竟你出現的時間和李大小姐描述的時間有差異……”我的臉上露出了放鬆的笑容,旋即便接過了石乾坤遞過來的錦盒,將其打開之後,一顆赤色的藥丸也是映入了我的眼中,隨之,一股濃郁的清香也是撲鼻而來。 石乾坤無所謂的擺了擺手,旋即便自顧自的坐到了椅子上,“我這人隨意慣了,也沒什麼時間觀念,本來我的確打算過幾天再來的,可是,我又突然想來了……對了,我聽靈兒妹妹說,你的朋友被夢魘陰靈所傷?”

我一邊朝着石乾坤點了點頭,一邊拿着錦盒朝着影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榮耀之萌新王者 直到此時,病房裏的衆人也終於搞明白怎麼回事了,看樣子,我手上拿着的那顆丹藥,就是治療影子的靈丹了!

不由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手中的丹藥,以及影子的身上,一時間,病房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似的,靜的出奇……

“我在幾年前倒是遇見過一隻夢魘陰靈,這種鬼魂善於夢中殺人,其實原理很簡單,它只是用天賦鬼法將人的靈魂拘謹或者封印起來,然後纔可以爲所欲爲,你的朋友,應該是靈魂被封印了,所以纔會變成如今的樣子!”石乾坤好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般,看來,他倒是完全沒有將夢魘陰靈這種特異的鬼魂放在眼裏!

我聞言,不由的向石乾坤投去了好奇的目光,下意識的出言問道:“你也是圈子裏的人?”

“我?應該算是圈子裏的人吧!”石乾坤雙手一攤,無所謂的繼續說道:“靈兒妹妹的丹藥裏面,應該是加了凝聚靈魂的符紋之類的道術,對你朋友的病,肯定會有效果的!”

這石乾坤就像是個話癆一樣,喋喋不休的絮叨個沒完,“還有,楚風,我聽說前陣子西市有人接連破壞了圈子裏的規則,而且其中一人,就是你……你膽子還蠻大的!”

我有些無語的看了石乾坤一眼,這傢伙還真沒眼界,難道他沒發現病房裏的衆人都等着我給影子喂藥了嗎?這傢伙竟然還喋喋不休的和我聊起天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石乾坤也是受了李靈兒之託,來爲影子送藥,於情於理,我都不能表現的太冷漠。

“我這人不懂什麼圈子裏的規矩,我只知道,有些底線,是不容他人觸碰的!”我隨口的回了石乾坤一句。

言罷,我便從錦盒之中,將丹藥拿了出來,這時候,李東和機械師也分別出現在了影子的左右兩側,爲了配合我喂藥,二人也小心翼翼的將影子的嘴掰了開。

“你這人還蠻有趣的!”石乾坤依舊自顧自的說道:“不過,我看你的樣子,你好像還不知道,圈子裏已經有人出面,幫你把所有事都擺平了吧?”

石乾坤話音剛落,我那隻捏着丹藥的手,也僵硬的懸在了半空中……

猛的一回頭,我驚訝的脫口而出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圈子裏的某位長輩出面,已經擺平了你觸碰規矩的這件事,應該沒有圈子裏的術人會來找你麻煩了,只不過,你下次最好注意點,龍虎山那羣牛鼻子可是古板刻薄的很,而且,通過這件事,他們已經盯上你了,雖然這次的事被擺平了,但下次,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石乾坤將雙手背在了腦後,一臉的悠閒。

可是,聽了這番話的我,就沒有石乾坤那麼悠閒了,此時,我的內心是無比震撼的!

圈子裏竟然有長輩出面幫我擺平那件事?

雖然我不是圈子裏的人,但我從李靈兒三番幾次的嚴肅和猶豫中,猜出一些端倪,觸犯了圈子裏的規矩,可不是那麼輕鬆就能擺平的事情,身爲李家傳人的李靈兒,沒有這個能力……

那麼,無數問題也就隨之而來了……

誰幫我擺平了圈子裏的人?這人和我又是什麼關係?會不會是二叔?

疑問很多,但是,我卻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那位長輩的影響力,在圈子裏一定非常的巨大! 我現在可是滿肚子的疑問,不過,正當我想再追問石乾坤一番的時候,石乾坤卻突然站起了身,懶洋洋的活動了一下脖子,又朝着我露出了神祕的慵懶笑容……

“好了,我要走了,不過,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見面的!”石乾坤笑了笑,話鋒一轉,又說一句摸不着頭腦的話,“你最近氣運正旺,可謂是事事順心,但鴻運之中卻隱約夾雜着一絲戾氣和厄運……小心一些!”

話音還未落地,石乾坤突然一個閃身,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轉眼間消失在了病房之內……

病房內的衆人目瞪口呆的凝視着石乾坤之前坐過的位置,一個個大眼瞪小眼,臉上皆寫滿了震撼!

“一羣沒見過市面的小鬼!”這時候,老江湖張銘出聲了,“那小子的身手雖然很不錯,但他還不能打破大自然的平衡,他的速度沒那麼快,只不過,他用了一些符咒而已,直白的說,他用了某種障眼法,才使得他的速度看起來奇快無比!”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整個病房,恐怕也只有張銘能看透石乾坤的手段了!

不過,這並不妨礙衆人心中的震撼,包括我在內!

說實話,我做不到石乾坤那種地步,現在,我倒是越來越好奇石乾坤的身份了……敢稱呼刁蠻任性的李靈兒爲靈兒妹妹,而且又是圈子裏的人,身手又相當了得,甚至還他媽會占卜算命……姓石……忽的,一個古老的世家,浮上了我的腦中!

沒錯!

就是李張石白四大世家其中之一的石家!

石家,乃是石敢當的後人,現居東山省泰山一帶,善於捉鬼,更精於占卜天文和命相……貌似,也只有石家的傳人,才符合石乾坤所展露出來的一切了!

看來,四大世家的傳人,沒有一個是吃素的,那麼,同樣身爲四大世家傳人的白天虹呢?

我對白天虹,真的是越來越好奇了!

石乾坤的突然出現和離去,只是一段插曲,我並沒有忘記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我小心翼翼的將丹藥放入了影子的口中,然後李東和機械師則是用龍軍的特殊推拿手法,強行將那枚丹藥讓影子嚥了下去,之後,我們所有人都圍在了影子的身邊,屏氣凝神的注視着影子,靜靜的等待着奇蹟出現的那一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影子的眼皮毫無徵兆的跳了跳!

緊接着,我們所有人都期待的一幕,也是充滿了奇蹟的一幕,出現了……影子微微的睜開了雙眼,又動了動手指,清澈的眼神一一掃過了我們衆人的臉,就好像是剛睡醒那般,有些意外的對我們說道:“我記得我在食爲天遇見鬼了……還有銘叔……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是你們救了我?”

影子的聲音很沙啞,這是因爲他的聲帶很久都沒有發出過聲音的原因。

“銘叔沒事!大家都沒事!”我強壓下的心中那股猶如洪流般的喜悅,緩緩的朝着影子伸出了雙手,“影子,歡迎你歸隊!” 病房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凝視着影子那張寫滿了疲憊的臉……

植物人能起死回生嗎?

可以,但機率卻要小到那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

然而,由於被夢魘陰靈所傷,這才變成了植物人的影子,卻奇蹟般的甦醒了過來!

如此震撼的一幕,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別說李東,機械師和黃毛這種普通人了,就連見過大世面的張銘,都不由的愣在當場!

“你們怎麼用這種眼神看我?還有你們的表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影子茫然的環顧着四周那一道道異樣的目光,最後,將眼瞳中的焦距彙集到了我的身上,“小風爺,能和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還有強子呢?這傢伙跑哪去了?”

“你還是問李東他們吧!”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和影子解釋這些事情,最重要的是,有關於強子的事,我是真的有些難以啓齒,“晚上有一場談判,我需要提前做些準備,你們先聊!”

丟下了這句話,我便離開了這間大病房,返回到了我自己的病房。

躺在病牀上,我的大腦也開始飛速的運轉了起來……

眼鏡蛇,田剛,刀疤許,這三個傢伙我必須要除掉,不然的話,有這三根攪屎棍在,西市也不可能真正的成爲我的後援基地,至於張誠……這種貨色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如果張家繼續把張誠留在西市,那就是自掘墳墓。

而張心,我完全不用理會他,他如果想一直留在西市陪張誠和我耗下去,那就隨他,西市可不是張心這種外來人能混得開的地方,尤其是超級財團,新的東海集團成立之後,西市的老牌財團算是真正的凝聚在了一起,體系之外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什麼發展的機會了,蛋糕一共就這麼大,怎麼可能夠分呢?

歸根結底,我現在的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除掉眼鏡蛇,刀疤許和田剛,而怎麼能一口氣解決掉這三根攪屎棍,我的確要好好想一想……

整整一下午,除了晚飯時間之外,我都是在病房裏度過的,因爲我已經想到了一個能將那三根攪屎棍一網打盡的計劃,只不過,我還需要各方面的人來配合我才行……我現在突然發現,我越來越像一個手無束雞之力的文弱書生,雖然我面對各大高手的圍攻,但怎奈何,哥們手裏有槍……

值得一提的是,李東來給我送晚飯的時候,倒是和我說起了影子,雖然影子有些難以相信強子就是內鬼,但他還是接受了事實,除此之外,影子的身體機能一切都好,而且他也很快就從強子的死所帶給他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他已經準備好隨時接受新的任務了。

不知不覺間,時鐘的指針已經走到了晚上八點半的位置了,而這時候,張儒的電話也隨之打了過來。

“老弟,我在醫院樓下等你!”

“好!”

掛斷了和張儒的通話,我的臉上又一次的浮上了自信的笑容。

重生迷醉香江 談判?

沒問題,小爺我今天就讓那三根攪屎棍見識見識,什麼叫談笑間,強弩灰飛煙滅! 然而,我這次和張儒去談判,並沒有讓李東等人隨行,因爲我這次的計劃裏,並沒有他們的戲份,搞不好,李東等人的出現,還會壞了我的計劃,所以,把他們留在醫院是最好的選擇。

賓利車內。

毒狼一言不發的負責開車,而我和張儒則是坐在了後排座椅上。

“老弟,有把握嗎?”張儒的臉上雖然非常平靜,但他的眼神中,卻是閃爍着不確定。

“大哥見過我去打沒把握的仗嗎?”我淡笑了一聲。

“那倒是!”聽了我的話,張儒這才心滿意足的向後靠了靠身體,“需要大哥怎麼配合你?”

“一會談判的時候,你和毒狼一句話都不要說,記住,不管對方說什麼,都不要反駁,能吃飯就多吃點,能喝酒也多喝點,總之,不能說話!”我神祕莫測的對着張儒和毒狼說了起來。

“不能說話?”張儒怔怔的看了我一眼,又指了指開車的毒狼,道:“他本來也不喜歡說話,這對他來說沒什麼難度,但是……張心那傢伙和二伯一個脾氣,從小喜歡踩我,難道這次談判,我就一言不發的讓他踩?”

“張心想踩你,就讓他踩好了!”我無所謂的雙手一攤,“以大哥的隱忍程度,這點小傷害,應該不算什麼纔對!”

“我聽你的!”張儒無奈的擺了擺手。

其實,不管一個人的隱忍程度達到何等地步,被人踩的感覺終究不太舒服,尤其是張儒這種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這可是涉及到臉面的問題,不論是江湖還是商界,出來混,一是求財,而是要臉……能夠做到司馬懿那種程度,恐怕世上還真沒有幾個人!

就在我和張儒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之際,毒狼駕駛着賓利,也緩緩的開進了海宴漁村的停車場內。

這是我第二次來海宴漁村,只不過,第一次來的時候,是中午,而這次是晚上!

海宴漁村的夜晚,人氣要比中午的時候更加火爆,燈火通明的莊園就像是一座不夜城,我人還站在停車場裏的時候,便已經能聽到四面八方觥籌交錯的聲音了!

“那幾個傢伙約我們在哪見面?”我問向張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