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殺一通之後,她淡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敵人,面帶不屑之色,沉聲道:“我本不想殺人,都是你們逼我的!就像那個人一樣,逼我做不想做的事,最後將我遺棄!但現在,你們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裏!”

我也不敢耽誤,利用隱身術,急忙佈下七星陣,將西施籠罩其中。隱身術有時間限制,我不得不抓緊一分一秒的時間!

值得慶幸的是,西施將這裏的積雪給化沒了,我才得以成功靠近他們。不然的話,積雪那麼厚,我肯定會留下自己的腳印。

正是看到積雪消失,我才選擇這一招偷襲的方法,而隱身術正好能派上用場!

不多時,七星陣順利佈下,而隱身術的時間也到了。於是乎,我的身影驟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竟把他們嚇了一跳!

西施見我突然出現,眉頭微皺,饒有興趣地問道:“沒看出來,你倒是有幾分能耐,竟然可以悄無聲息地靠近而不被我發現!”

“過獎過獎”,我不由一笑,接着說道:“我窺探過他的記憶,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情!”

我用手指了指夫差,爲了不讓其他人知道兩人的身份,我沒有指名道姓。這樣的話,會避免很多麻煩!

聽我這麼一說,西施好奇地問道:“你能窺探別人的記憶?”

“事到如今,我沒有理由騙你!更何況,我也不是你的對手,騙你對我沒好處!你雖爲旱魃,但不是邪惡之物,若是我們能夠和解,對你我都有利!”我試圖勸她,但心裏也知道這是幾乎不可能的。

“和解?”西施微微一愣,冷笑道:“小子,你看看你身後那些死人,你覺得他們會跟我和解嗎?從你們決定毀滅我的那一刻起,這仇怨就已經註定了!不過,我不會殺你,一個能夠窺探別人記憶的人,太有趣了。”

我的臉色一暗,衝她說道:“既然如此,就算不是你的對手,我也要奮力一戰!七星陣,起!”

隨着我一聲大喝,西施的腳下驟然浮現北斗七星的陣法,將其籠罩在內。與此同時,我衝齊長老他們吼道:“齊長老,你們趕快離開這裏,我替你們抵擋片刻。別說那麼多廢話,讓你們走就趕緊走!” 可是,我們等了許久,卻沒看到一個人影。

“越王勾踐,你利用我成就了你的千古威名,完成你的宏圖霸業!可在我眼裏,你就是卑鄙無恥的小人!如今滄海變桑田,你卻不敢出來見我嗎?”

西施的情緒有些失控,我不知道失控的旱魃會變成什麼樣。但此時的西施,似乎處於瘋狂的邊緣。

透過她的記憶,我清楚地知道,當年她幫助勾踐滅了吳國之後,被勾踐拋棄。勾踐命令自己的士兵,將她投入江中,想將其置於死地!

那種恨與心碎,非親身經歷者難以理解!

越王劍的橫空降臨,徹底激起了她的痛苦回憶,對於勾踐,她除了恨,還是恨!

就在西施即將失控之時,一道青色人影從越王劍中飛出。

看到這個人影,西施頓時愣住了,她喃喃自語道:“勾踐,你終於肯出來見我了嗎?”

我兩眼注視着面前的這道人影,立刻做出了自己的判斷。他不是鬼魂,換句話說,他不是越王勾踐!

“施夷光,我不是越王勾踐,只是他隨身所帶寶劍的劍魂!你切莫將我當作越王,他早已入了輪迴,與這後世再無瓜葛!”

聽完他的話,我暗道一聲果然如此!吳王夫差的鬼魂徘徊人世尚且情有可原,越王勾踐的靈魂必然早已進入六道輪迴。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劍魂這種特殊的生命體竟然真的存在。

和夫差的古劍不同,夫差是死後依附在自己的寶劍上,而越王劍是真正產生了劍魂,擁有了自己的意識!

妖惑六界 西施的臉色微微一變,隨之清醒了過來。眼前的這道身影雖然和勾踐一模一樣,但後者說話的語調和勾踐完全不同。

漸漸的,她的臉色變得冷冽起來,看了劍魂一眼,大笑道:“好一個與後世之人再無瓜葛!勾踐,我真是瞎了眼,竟然相信你的承諾!”

因爲劍魂的一句話,西施的情緒失控,她手執古劍,沖天而去。她的身影立即化作滿天虛影,一襲紅衣的她,在這白雪皚皚的雪山上空,淒涼獨舞!

只是,她的劍舞卻讓四周的雪峯接連崩塌,那震耳欲聾的聲音仿若爲她的起舞伴奏,讓人震撼不已。

“勾踐,我這一生只爲你舞,可你就是如此對我的嗎?”西施怒吼不已,奮力劈出一道劍芒。頃刻間,一座雪峯被削了山頭,轟隆倒塌。

夫差看着陷入瘋狂的西施,眼神十分落寞,他深深嘆息道:“也只有提到他,你的臉色纔會有起伏變化。可惜的是,他卻騙了你,深深地傷害了你!”

接着,他雙手捏印,狠狠地打向地面,然後我便驚訝地看到,他身前的地面迅速裂開,濃郁的死氣噴涌而出。緊接着,一排排死靈從中走出,走得非常整齊有利。

“這就是夫差煉製的死靈大軍嗎?要不是事先了解了一點,我還以爲這是陰兵借道呢!”看着那些死靈,我不由驚訝地說道。

夫差召喚出自己的死靈大軍之後,沒有多餘的動作,身影懸浮在他們的身體上方,然後雙眼緊閉,似乎在施展某種術法。

這些死靈大軍都具有實體,只是渾身散發出無盡死氣。說實話,看到他們出現,我本能地以爲他們會對我動手。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我目瞪口呆。

只見夫差的身下迅速凝結成一個陣法,那些死靈處於陣法之中,隨着陣法的運轉,那些死靈接連倒下,仿若被人抽走了全部的力量一般。

一團團黑氣迅速飛向夫差,融入他的體內。直到此時我才明白,夫差吞噬死靈的力量修復自己的魂體。

“好一個吳王夫差,這一招果然夠狠!”我暗恨不已,怎麼都想不到夫差竟然如此喪心病狂!

夫差一邊吞噬死靈的力量,一邊輕笑道:“春秋戰國時期,天下混戰,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兩千多年來,朝代更迭,戰爭從未停歇過,我想要收集死靈,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小陰陽,這裏的很多死靈都是近幾十年煉製而成的,畢竟,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的人以千萬計,我煉製百萬死靈,又有何難?”

聽到他的解釋,我竟無法反駁,尤其是他最後說的話,就是事實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死亡之人以千萬爲單位計數,夫差藉此煉製百萬死靈大軍,根本不在話下。

“世間之事,果然有因就有果啊,而且,還有諸多意想不到的意外發生!”我感嘆不已,根本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另一邊,越王劍的劍魂也沖天而起,他手執越王劍,和西施打在了一起,似乎想讓西施平靜下來。

只是,他的出現,卻讓西施更加暴怒,兩者打的非常激烈,根本不去在意是否會給周圍的環境帶來毀滅性的破壞。

高空上,劍芒閃爍,劍氣縱橫,越王劍魂和西施打得難解難分,甚至攪動了天際風雲,猶如兩位天神在戰鬥一般。

所幸,看到這一幕的人不多,不然的話,肯定又會流傳出不同版本的故事。

“西施,你還是收手吧。越王已死,你何必一直放不下呢?說起來,要不是夫差極力保護你,你早就死在我的手裏了。畢竟,夫差冒天下之大不韙,將你煉成絕世兇物,早日將你毀滅,纔是上上之選!”

聞言,西施冷笑不已:“哼,你雖然不是勾踐,但你的行事作風和他倒是如出一轍啊!哼,想毀滅我,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了!”

兩人針鋒相對,一點都不示弱,戰況異常激烈和兇險。我站在地上看着他們倆,心裏竟有些後怕。

“他們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人類能夠理解的範圍了,尤其是旱魃夷光,更讓人害怕。我怎麼都想不到,擁有靈魂和意識的旱魃會強大到這個地步!”

對於西施,我心裏替她委屈,但我不是勾踐,無法理解一個帝王的取捨。如西施所說,越王勾踐給她的承諾,一件都沒實現,反而還命人將她投入江中。

“這下該如何是好啊?”我暗歎不已,沒有想出合適的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 雪山上空,西施和越王劍魂激戰正酣,正打得難解難分。

地面上,夫差吞噬死靈的力量,自己的傷勢也在迅速好轉!

一旦夫差恢復實力,他一定加入戰局,幫助西施對抗越王劍魂。到那時,越王劍魂以一敵二,必定落入下風,甚至有極大的可能落敗!

而那樣的結果,正是我極力避免的!越王劍魂的突然出現,替我牽制住了西施,因爲從招式上看,兩者處於勢均力敵的狀態,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我心裏清楚,繼續糾纏下去,落敗的只能是越王劍魂!所以,我不得不盡快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威脅。

說起來,歷史上也曾出現過旱魃,更有大能之人將關二爺請出來將其滅殺。但旱魃夷光卻是個異數,她有自己的意識和靈魂,更可以在天上飛。

正是因爲考慮到這些,我才放棄了請關二爺來幫忙的計劃。畢竟,之前爲了滅殺扶桑鬼王,我將關二爺請上來過。

夫差的魂體藉由無盡死靈的力量已經恢復了八九成,他急忙停止吞噬,身影一閃便沖天而去。今天的天氣對他來說十分有利,所以他可以在大白天現身。

他雖沖天而去,但也沒忘記我的存在。他讓那些死靈齊齊攻向我,要將我徹底清除掉。戰鬥一觸即發,我有打神鞭在手,怎麼會怕這麼死靈?

夫差加入戰圈,和西施一起對抗越王劍魂。頃刻間,越王劍魂頹勢盡顯,面對鬼王夫差和旱魃夷光,他的力量終於還是差了許多。

或許是因爲越王劍魂的樣子和勾踐一模一樣,夫差只要出手,便無所顧忌,意圖將後者徹底毀滅。他沒有忘記當年被滅國的恥辱,更不恥勾踐的陰謀。

“你只是一道劍魂,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夫差冷笑,根本沒把劍魂放在眼裏。

西施俏臉冰寒,看了看眼前的劍魂,同樣想將之毀掉。似乎只有這麼做,她纔有種親手報仇的感覺。

“既然勾踐已不在,就由你這道劍魂替主受過吧!”西施一聲冷哼,再度攻向劍魂。夫差的古劍在她的手中發揮出了巨大的威力,讓她可以獨戰劍魂。

從始至終,越王劍魂都沒說話,對他來說,阻止夫差和西施作惡就是他的唯一使命。

看着三人的戰鬥,我不由擔憂不已。照這個情形發展下去,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劍魂落敗是遲早的事情。

可就在我想不出解決問題的辦法之時,之前逃離此地的齊雲觀弟子竟然跑了回來。一個個大喊着慌忙逃竄,似乎被什麼人追殺。

見狀,我大驚不已,一邊對抗死靈,一邊大喊道:“你們怎麼回來了?你們齊長老人呢?”

還沒等有人回答我,我就看到齊長老從遠處飛了過來,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摔成了重傷。

一看是齊長老,我立刻問道:“長老,你們這是怎麼了,難道遇到其他的敵人了?”

齊長老微微點頭,正要說話,徐進的身影也飛了過來。只不過他的樣子比較慘,胳膊被扭斷,一張臉也被打成了豬頭,看樣子連話都說不了了。

我立刻從死靈的包圍中抽身而去,迅速來到他們的身前,急忙問道:“齊長老,你們這是怎麼了,被誰給打成這個樣子?” 突然的異變超出了夫差的意料,少了西施的配合,他一個人對戰越王劍魂,顯得有些吃力!

而且,看到西施被綁住,他也無心再戰,急忙落到地上,飛到西施的身旁。

“夷光,你怎麼樣,受傷了嗎?”夫差急忙問道,直覺告訴他,綁住西施的長鞭非比尋常。

西施搖搖頭,冷笑道:“不用擔心,只是一根長鞭而已?”話音一落,她便試着將之震開。但讓她非常意外的是,任憑她怎麼用力,都無法掙脫長鞭!

見狀,她臉色不由一變,冷冷地看向我,低喝道:“趕快將我鬆開,不然的話,你知道夫差會做什麼!”

說完,她看了看夫差,而後者頓時會意,立刻威脅道:“小陰陽,你趕快放了她,不然的話,我馬上釋放所有死靈大軍!如果你們敢傷她,我要所有人爲她陪葬!你不要以爲我只把死靈軍團放在此處,天南海北都有我的據點!你好好掂量掂量,不要跟我其耍花樣!”

“夫差,你不用擔心!這很長鞭只能將我綁住而已,無法傷害我!只不過,照這個情形來看,我們會被天下人追殺!既然這樣,我們還不如主動出擊,讓整個天下因爲我們而顫抖!”

“夷光,你想讓我怎麼做?只要是你的決定,我都照做!”夫差迴應道,他心裏非常明白,事情已經鬧到這個地步,根本無法善了了!

聞言,西施冷笑一聲:“夫差,將你的所有死靈軍團釋放出來吧!”

夫差臉色一怔,然後大笑道:“孤王就等你這句話呢,我說過,我要給你一個錦繡江山!”

話音一落,他立刻施法,準備釋放出自己的全部死靈大軍!與此同時,隨着他施法的進行,我們腳下的地面瞬間震顫起來。緊接着,數不盡的死靈軍團從雪山底下蜂擁而出。

夫差雖爲帝王,但也懂帶兵打仗之道。他不可能同時操控百萬死靈,那樣不太現實。他將自己的死靈分成了二十個軍團,每個軍團中挑選一個最強的死靈充當他的助手。

因此,對於夫差來說,他只需要控制二十個死靈就可以間接控制所有死靈!

此時此刻,從我們所在雪山的地底涌出來的死靈,只是二十個軍團中的一個!

另外,夫差只是嘴上說百萬死靈,實際上,何止百萬?

不說全部,就說出現在我眼前的死靈軍團,其死靈數量就不亞於十萬!要是算上其他十九個軍團,數量會達到何等驚人的程度?

看到這一幕,我怎麼都沒有想到西施和夫差竟然如此果斷,完全不給我商量的時間和機會!

我當然知道心兒使出的長鞭威脅不了西施,但我沒想到她竟然如此決絕,一言不合就讓夫差釋放死靈大軍,根本就不開玩笑!

我和齊長老他們頓時傻眼了,按理說,心兒將西施綁住,夫差和我們會有一個談判的過程。可誰能想到,西施的一句話,直接省去了這個過程。

因此,面對突然出現的死靈軍團,我和齊長老對視一眼,徹底沒了辦法!

但事已至此,我們除了拼死抵抗,沒有更好的選擇。

“既然我掙脫不了這個長鞭,那麼殺了它的主人,應該就能解決這個麻煩了吧……”西施冷笑不已,兩眼釋放出森冷的殺意!

聞言,夫差頓時明白了西施的打算!他立即控制此處的軍團包圍上來,將我和心兒他們緊緊包圍。

面對數量衆多的死靈,心兒的臉色變得很嚴肅。她急忙收回綁住西施的長鞭,率先衝入死靈大軍之中。

見狀,我沒有任何猶豫,緊緊地跟在心兒的身後。與此同時,越王劍魂發出一聲低吼,瞬間殺入敵陣之中,頃刻間便清掃了一大片!

只是,死靈的數量太多了,而且之前的大戰,他也消耗了太多的力量。此時還能夠殺敵,實屬不易。

至於齊長老,他立即召集倖存的弟子們,團結所有人的力量進行防禦。畢竟,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法主動出擊。

對他們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殺敵,而是活下去!

心兒收回長鞭,西施隨即重獲自由身!她和夫差迅速升空,淡漠地俯視着我們和死靈之間的戰鬥!

不過,當他倆看到越王劍魂大殺四方之時,心裏沒來由得惱火不已。

西施發出一聲冷哼,隨之加入戰場,她沒讓夫差一起跟來,而讓他一心一意地操控所有的死靈大軍。

西施從天而降,直接和越王劍魂來了一次直接的對抗。一擊之下,高下立判,越王劍魂已經不是西施的對手了。

西施不由冷笑,沉聲道:“勾踐既已身死,他的寶劍也不該繼手續留在世上了。今天,就讓我親手瞭解你,算是和勾踐做一次了斷!”

話音一落,西施起身而上,整個人的氣勢攀升到了頂峯,誓要將越王劍魂連同越王劍一起毀。如此,西施才能稍稍釋懷,緩解心中的仇恨。

我和心兒並肩作戰,雖然毫髮未損,但體力和靈力消耗太大。尤其是心兒,她本就不宜多使用自己的力量。此時此刻爲了我,她毫不吝惜自己的力量,奮勇殺敵。以她的實力,她大可直接飛走,不理這些破事。

但她知道,我不可能袖手旁觀!因此,爲了幫助我,她才一直沒有離去,一直在堅持,幫助我擊殺死靈。

但是,死靈數量太多了,就算把我和心兒累死,就算那些死靈站着不動讓我們殺,也要很長時間。可現在,敵衆我寡,完全沒有可比性。

“心兒,你去將夫差擒住,只要我們將他控制,這些死靈就好辦了!”我急忙對心兒說道,希望她能去解決夫差。

她點點頭,回頭看了我一眼,沉聲道:“小跟班,那你自己小心點。不要給我死了,不然的話,我下地府也要將你撈回來!”

我衝她一笑,輕聲道:“心兒,我會沒事的。反倒是你,那夫差並不好對付,你可要小心了。”

心兒點點頭,立即沖天而起,飛向夫差所在的位置。看着心兒的身影,我突然一驚,似乎抓住了什麼。

“心兒剛纔說下地府撈我?我真是太笨了,對付這些死靈,地府的那些鬼差纔是最專業的啊!” 心兒的一句話點醒了我,對付這些死靈,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請地府鬼差幫忙。但是,以我的身份請不了太多鬼差,請一兩個熟悉的鬼差倒是可以辦到。

可問題是,我沒有真正地下過地府,除了陰神黑白無常之外,其他的鬼差,我一個都不認識。

“黑白無常兩位大哥,地府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你們兩個怎麼去奈何橋熬孟婆湯了呢?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你們幫忙啊!”我苦笑不已,關鍵時刻,他倆總要掉鏈子。

心兒已經和夫差交戰,而越王劍魂在與西施的對戰中也處於下方,落敗只是遲早的問題。見狀,我心裏焦急不已,卻突然靈光一動,想到了一個辦法。

“既然黑白無常請不上來,那我就將閻王爺請上來吧!”說完,我自己都難以相信爲什麼會如此膽大包天,但我還是迅速做了這個決定。

一念及此,我急忙衝向齊長老他所在的位置,對他說道:“齊長老,你們先擋一會兒,我要請神!”

話音一落,我便盤膝坐下,請閻王爺上來可不是鬧着玩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何想到將他請上來,但此時情況危機,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閻王爺,希望你大人有大量,聽到我的請求,還請現身相見吧!”我心裏暗歎,對於能否將他請上來,心裏沒有一點底氣。

見我施法,齊長老的心裏驚訝不已,對於請神,他當然知道。他也請過神,只不過都是一些小仙小神,請的最多的就是地府鬼差,而且還是自己的祖宗先輩。

“這個年輕人,似乎有些不簡單啊!徐進的仇,我們齊雲觀要掂量掂量了啊。只是,徐進的大伯會輕易放棄報仇嗎?”齊長老的心裏非常糾結,他當然想替徐進報仇,因爲他必須要對門派有個交代。

我一心請神,自然想不到齊長老的心裏竟有這樣的打算。我拋出一切雜念,以最虔誠的姿態默唸請神咒:

“天靈靈,地靈靈,拜請仙佛菩薩衆神明。弟子趙青歌於此雪山之巔,以三柱清香,化作百千萬億香雲,叩請地府閻羅王到此坐鎮。十方世界,上下虛空,無所不在,無虛不現身,恭請聖駕速速降臨坐鎮,神兵火急如律令!”

完整地默唸一遍之後,我並沒有收到一絲迴應,但我一點都不氣餒。畢竟,閻羅王可不是那麼好請的!

緊接着,我再次默唸請神咒,就這樣,我不知嘗試了多少遍,卻一直堅持不懈,非要將閻羅王給請出來不可。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齊長老他們的力量越來越弱,撐起的防禦結界也瀕臨崩潰的邊緣。但齊長老知道,此時不是計較個人恩怨的時候,而且他也想看看自己面前的年輕人,究竟會請來哪尊大神?

至於我,依舊默唸請神咒,一遍又一遍,我自己都記不清了。不由得,我有些失去了耐心,竟然暗罵道:“地府都是死人嗎,怎麼沒一個人回答我?” “下地府去找你?”我一愣,驚訝地問道:“閻王爺,我沒死的話,怎麼下去找你啊?”

閻王爺一聽,衝我翻了翻白眼,冷哼道:“臭小子,別跟我裝,你身爲陰陽師,難道沒聽過走陰嗎?這樣吧,我給你一塊陰差令,只要你靈魂出竅,陰差令便會將你帶到鬼門關,你穿過鬼門關就可以來閻羅殿找我了!”

話音一落,我的手裏便多了一塊古樸的黑色令牌。當然,這陰差令只有開了天眼的人才能看到。

我看了看手裏的陰差令,二話不說,直接將其丟進了我的空間戒指裏。閻王爺眼神一變,隨即恢復如常,對我說道:“臭小子,我的條件和要求你也知道了。那麼現在,我便履行我的承諾,借你五萬陰差!”

說完,他大手一招,手裏頓時出現一道官印,漆黑如墨,但卻散發出驚人的氣勢。緊接着,他操控那道官印蓋向地面,嘴裏唸唸有詞道:“悠悠冥界,萬鬼之家,地府閻羅,令出法隨!陰兵現,人鬼驚,神兵火急如律令!”

說完,官印釋放出悠悠黑芒,印向四面八方。緊接着我便看到,黑芒落地之處瞬間出現一道時空之門,再接着,一列列整齊有序的隊伍從中走出。

他們雖然陰氣深重,但卻沒有絲毫邪惡的氣息,這一點,和夫差煉製的死靈大軍有本質上的區別。不僅如此,他們非常有紀律性,明顯有組織有紀律,遠非夫差的死靈大軍可以媲美。

看着那些從時空之門走出來的陰兵,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急忙拜謝道:“小子多謝閻王爺的幫忙,日後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小子一定盡力而爲。”

“別跟我說好聽的,本閻羅需要你一個凡人幫什麼忙?這五萬陰差只能借你用一次,但是,我剛纔給你的陰差令,你可以隨時隨地使用,但數量只有一萬。”

聞言,我不由大笑,難以置信地看着閻王爺說道:“也就是說,我可以使用陰差令隨時召喚一萬陰兵爲我所用?”

閻王爺點點頭,沉聲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你要記得,你每使用一次,就要付給他們酬勞!不然的話,他們來找我索要工資的話,我就要請你下去喝喝茶,聊聊人生了!小子,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我點點頭,不由苦笑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道理我知道。閻王爺,這五萬陰差,還請你來發號施令,將我們眼前的死靈大軍徹底毀滅吧!”

閻王爺既然履行他的諾言,親自召集五萬陰差來幫助我剿滅死靈軍團,我也不能扭扭捏捏,猶豫不決。再者說,請陰差來幫忙,也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給予他們報酬,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閻羅王微微沉吟,隨即騰空而起,親自發號施令,排兵佈陣,圍剿吳王夫差的死靈大軍。就這樣,堂堂地府閻羅王,竟然替我這個小陰陽師斬妖除魔!

至於齊長老他們,在閻羅王一出現的時候,就被嚇得說不出來了。他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地府閻君,滿臉呆滯,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這個小夥子,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啊?地府閻君都被他請出來了,看來,徐進的仇,我們是報不了了啊!”齊長老感嘆不已,深深地自己看到的場景所震撼。在他看來,不能輕易替徐進報仇了。

五萬陰差剛剛出現,閻羅王便將他們投放到戰場,一時間,一場屬於死靈間的戰鬥驟然爆發。但結果可想而知,五萬陰差受過訓練,他們手裏的武器也都是專門剋制死靈的利器。

因此,大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夫差召喚出來的這個死靈軍團便瀕臨覆滅的邊緣。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正與心兒大戰的夫差不由驚訝不已。

他早就注意到了閻羅王的身影,但一直不敢靠近。畢竟,他身爲鬼魂,怎敢靠近地府閻君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