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到!”

孟落日趕忙規規矩矩的站在了旁邊,貌似在剛纔說話聊天的時候,他和妲己已經是同坐在一張石桌的旁邊了,幸虧在宮中沒有其他的人注意到,否則,不知不覺中,孟落日已經是犯下了殺身的大錯。

紂王大步的走了進來,雖然已經是年過六旬了,但是在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還是讓人感到吃驚。

妲己看到了紂王,臉上明顯的露出了慌亂的神色,一邊用手挽着衣角,一邊怯生生的施禮。

沒有孟落日想象中的那種好色的急不可待的樣子,紂王依舊是冷着一張臉,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回頭看了孟落日一眼,沉聲說道:

“我今天在妲己的宮裏休息,其他人退避吧!”

“是!”

衆人答應了一聲退了出去。孟落日和妲己聊天還沒有盡興呢,可是紂王已經發話了,他自然也不好說什麼。

看着紂王攜着妲己的手走進了宮闈深處,孟落日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感到酸酸的:

“你丫的糟老頭子,真是老黃牛吃嫩草啊!”

可是人家是大王,他也是有氣沒地方發,看到其他人都離開了,自己走又不情願,就慢慢的在花園中散步。

好在孟落日現在也是這個宮裏的總管,還沒有人干涉到他。

最愛陽光下的你 有人通報他到了吃飯的時間了,孟落日也只是搖了搖頭,一點食慾都沒有,在他的腦海中,依舊盤旋着妲己的音容笑貌:

“他媽的,難道哥是一見鍾情了?”

一邊走着,他一邊在心裏想着:

“可是妲己是紂王的妃子啊,我能怎麼樣?難不成還要搶親?開什麼玩笑,搶大王的親?那好像應該稱之爲找死吧?”

一種無助的情緒在孟落日的心頭升起。全部的心思都在深宮中的妲己身上,以至於他已經忘記了,土豪金和馬前卒已經回到了他們的住所,正在等着他回去呢。

夜,靜悄悄的。

深宮中只能聽到蛐蛐兒百無聊賴的叫聲。讓孟落日的心裏更加的煩躁。

忽然在宮闈的深處,傳來了一聲女子的尖叫聲:

“不要碰我,你要幹什麼啊?”

喊聲中帶着焦慮和惶恐,以至於孟落日瞬間就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大步的向王宮深處衝去……

(本章完) 第2783章

夜晨熙體內中的是毒,真的是他們凌華宗的毒,也是他們凌華宗長老以上知道的毒,而且此毒只會在拍賣會上拍賣,並不是會在其餘地方出售的!

但是,以著夜來城的資本,在拍賣會上買的到這毒也是不難的,不過讓董長老三人氣憤的是,夜來城的人竟然想栽贓陷害他們!

他們今天剛到夜無城,原本就沒打算在夜無城逗留,只是想在夜無城休息一晚,明早就離開的!

可是夜晨熙卻是在這個時候中毒了,怕是明早不等他們離開,夜晨熙就會毒發,到時候中的卻是他們凌華宗的毒,這簡直就是陷害他們凌華宗於不義啊!

試想一下,夜無城的城主曾經還幫助過董長老,這一次董長老等人來到夜無城也是為了回報當初.夜星辰的幫助,可是卻被發覺夜星辰的獨子被他們凌華宗的毒給毒殺了!

到時候世人還不的都在背後辱罵他們凌華宗忘恩負義,陰險惡毒啊!

董長老三人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夜星辰回過神來也憤怒無比,不過想到什麼,看著董長老小心的問道:「董長老,那晨熙的毒能解嗎?」

聞言,董長老三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們心裡實在是生氣啊,夜來城的人分明就是在背後陰他們啊!

但是,讓他們鬱悶的就是,夜晨熙體內所中的毒,他們身上沒有解藥啊!

不僅沒有解藥,就算是馬上幫助夜晨熙煉製解藥也不行,因為解藥所需要的一種藥材,他們身上沒有啊,別說他們身上沒有了,就連他們凌華宗暫時也沒有,這才是三人臉色越發難看的原因……

如果就這樣等到天微亮的時候,讓夜晨熙死了的話,他們凌華宗的名聲就完了!

夜星辰看到董長老三人的臉色,心裡咯噔一下,有種不好的預感,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董長老,幾位長老,難道晨熙的毒……真的沒有辦法解毒嗎?」

「夜城主,不是我們不想幫著解毒,而是我們身上沒有這種毒藥的解藥,就算是找到解藥所需要的藥材,煉製解藥的時間最快也要2天的時間,而你兒子這毒,天不亮就會毒發!

一旦毒發之後,必須在10個時辰之內,否則他就會變成一灘血水,但是這毒的解藥十分難以煉製,就連藥材也十分難尋,當初這毒我們凌華宗也只在幾個拍賣行出售過的,所以別說是董長老和我們幾人了,就是我們凌華宗的宗主來了,也是無可奈何啊……」其中一位老者聞言,有些抱歉的看著夜星辰說道。

聞言,夜晨熙忍不住倒退幾步,夜星辰也瞬間呆住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夜星河,我當初真不該放過你啊!」夜星辰仰天.怒吼道。

如果當初不是他仁慈,如果當初不是他婦人之仁,夜城不會被一分為二,晨熙也不會落得這個下場!

「爹,你保重身體!」夜晨熙清楚當初的事情,所以回神之後看著怒火攻心的夜星辰擔心的說道。 銷魂情人 因爲得到了紂王的授意,在深宮中其他的下人都沒有什麼反應。

在孟落日衝到了門口的時候,還有兩個侍官攔住了他:

“總管大人,您有什麼事兒麼?”

“你們沒聽到喊聲麼?”

“聽到了,是妲己娘娘啊,怎麼了?”

看到這兩個傢伙的反應,孟落日一陣的火大,一把將其中的一個侍官推開,另外一個人被孟落日的舉動嚇了一跳,當他發現孟落日想要向深宮中闖的時候,連忙攔在了他的面前,剛張嘴想要說什麼,孟落日已經一巴掌扇了過去,一聲清脆的響聲,加上那個侍官的一聲慘叫。孟落日已經從他的身上跳了過去。

聲音就是從厚重的木門之後傳出來的,在門上,還雕刻着精美的圖案。

孟落日可沒有心思欣賞這些,一腳將門踢開。正好看到了妲己雲鬢散亂,身上的衣服也被撕開,只剩下了貼身的褻衣包裹着誘人的軀體。

而紂王還在撕扯着妲己身上殘留的衣服。門口忽然發出的響聲把紂王嚇了一跳,轉身看去,正看到孟落日呆呆的站在門口,看着妲己若隱若現的玲瓏曲線。

紂王不由得勃然大怒:

“大膽,居然敢擅闖深宮!”

喝罷,隨手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個茶杯丟向了孟落日。

孟落日猛的閃身躲開,茶杯中的茶水濺了他一頭一臉。

網紅西點店的老闆娘 在他的心中本來對這個老頭子就沒有更多的好感,何況現在這老爺子還試圖老牛吃嫩草呢。

無名之火從孟落日的心頭升起,他早就忘記了面前的這個人是赫赫有名的商紂王,揮動着拳頭劈頭蓋臉的打了過去。

紂王也不甘示弱,雖然早就已經是過了耳順的年紀,但是風采依舊不減當年。一雙鐵掌揮動起來虎虎生風。

躲在牀上抓着散亂的衣服遮擋着自己身體的妲己已經被眼前的情景嚇壞了,他吃驚的看着在房間中打鬥的兩個人,本來今天晚上她已經做好了失身的準備,可是沒想到這個孟落

日能夠殺進來。

宮門外喊聲大作,紂王在自己的寢宮中居然受到別人的攻擊,這讓所有的人都感到出人意料。

門口立刻圍了十個人過來,但是沒有紂王的命令,他們還真的不敢擅闖。

在演武場孟落日的落馬完全是有意爲之,他的真本事可不止於此,尤其是他完全從實用角度出發的搏擊本領,可是紂王的喝多花架子的招式管用的多,沒過多達一會兒,紂王已經是大汗淋漓。

“快,救駕!”

紂王一聲大喊,門口呼啦一下涌進來了十幾個人,在這些人的後面還有武士提着兵刃正在向裏面衝。

孟落日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連忙身手去拉坐在牀上瑟瑟發抖的妲己。想要帶着她一起跑。

蘇妲己猛的甩了下手腕,驚恐的喊道:

“你要做什麼?!”

孟落日哪有時間和她解釋,這個時候,在他的身後已經是惡風響動,兩把寶劍擦着他的後背刺空了。

孟落日一個漂亮的背摔,放倒了其中的一個攻擊自己的衛士,同時隨手抄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寶劍,縱身躍到了桌子上,擡腳踢開了窗戶,跳了出去。

整個後宮中已經喊殺聲一片。好在晚上沒有什麼月色,周圍一片的昏暗。孟落日儘量跳着沒有光亮的地方,逃出了後宮。

“抓!一定要抓住他!”

紂王氣的渾身發抖,黃飛虎和孟落日等人比武的時候,他也看到了,當時還覺得這個孟落日膽子小的讓人感到好笑,所以纔沒有經過什麼太多的調查,就扔給了他一個管理後宮的閒職。沒想到就是在他眼中膽小的讓人感到好笑的傢伙,竟然幹出了敢劫王妃的大事兒。

經過了孟落日的這次鬧騰,紂王什麼心思都沒有了,瞪了一眼蜷縮在牀頭的妲己,低聲的喝到:

“打入冷宮!”

然後大步的走了出去。

逃出了王宮,孟落日的心裏才踏實了一點,聽到身後人聲鼎沸,知道王宮中一定正四處抓他,這

個時候,他的頭腦也算是清醒了下來:

“妹的,這下闖大禍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裏可是大商朝的都城啊。冷靜下來的孟落日感到一陣的頭大。

連忙抄小路跑向了自己的住所,畢竟還有兩個哥們在這裏住着呢。

當他到了門口之後,不由得一陣叫苦,他們的住所已經被士兵裏三層外三層的給包圍住了,甭說大活人,估計就是一隻蒼蠅想要飛進去都困難。

商紂王在自己王妃的住所被人攻擊,這個臉可真是丟大了,不把孟落日置於死地,他纔不會甘心呢。

土豪金今天非常的高興,和孟落日一樣,他根本沒有注意到紂王給他封了什麼官兒,只是他和黃飛虎聊的非常開心,兩個人頗有一點惺惺相惜,英雄相見恨晚的感覺。

黃飛虎還是第一次敗得如此的乾脆,備上了酒席和土豪金邊喝邊聊。

三杯酒下肚,土豪金的話匣子可就打開了,滔滔不絕的和黃飛虎講起了有關自己對武學上的認識。

別看黃飛虎是名將,而且本領也不弱,但是和土豪金比起來,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兒。一時間,這傢伙茅塞頓開,儼然已經把土豪金當成了是自己的老師一般了。

要不是土豪金堅持說另外兩個兄弟還等着自己,一定要回去的話,估計黃飛虎還真的會把土豪金留在自己的府上,兩個人徹夜長談。

可是前腳土豪金剛剛離開,後腳紂王的命令就到了:

“圍剿孟落日、土豪金、馬前卒三人,如有違抗,格殺勿論!”

掬花拂塵 聽到了紂王措辭嚴厲的命令,黃飛虎吃驚了好一會兒,白天先是打敗了自己的高手,然後是封官進爵,怎麼這一天還沒到頭呢,就成了罪大惡極的罪犯了?

何況把他們三個帶到了朝歌的,可是他黃飛虎,如果三個人真的是犯下了足以滅九族的大過,估計自己這個介紹人也難辭其咎。

想到這裏,黃飛虎連忙頂盔摜甲,帶着士兵衝向了孟落日等人的住所……

(本章完) 第2784章

董長老幾人心中也是十分憤怒,又無可奈何,對於夜來城城主夜星河一家,也被董長老等人給恨上了!

夜晨熙身上中的是凌華宗的毒,可是他們卻根本解不了,傳出去不管怎麼樣,最後敗壞的都是他們凌華宗的名譽!

夜來城的人該死!

如果不是他們出來是帶弟子歷練的,如果不是他們這一次的人少,他們直接就去滅了夜來城,讓他們知道算計凌華宗的代價!

看著夜星辰被夜晨熙扶著走了出去,董長老三人只能輕嘆一聲,紛紛回到屋內!

而夜星辰回去之後,那裡有什麼心情休息啊!

於是直接起來,命護衛到城中張貼告示,尋醫解毒,只要有人能在明晚之前,解毒的人,任何條件他們夜無城的人都答應!

墨九狸一大早起來吃早餐的時候,就已經聽聞了,夜星辰張貼告示的事情,直接在夜無城內和夜來城傳開了!

「主人,凌華宗的人,天亮就離開了夜無城的城主府了!」亦翎不知道從那裡鑽回墨九狸的懷裡說道。

「走了?這麼快?」墨九狸聞言微微有些詫異的問道。

他還以為凌華宗的人,會直接跟夜來城的人杠上呢,沒有想到凌華宗的人就這麼走了!

「主人,因為他們昨晚從知道消息后,那個董長老三人就一直在研究辦法解毒,但是他們身上沒有藥材,就算有藥材,也沒辦法煉製出解藥!

三個人最後是一邊將夜來城等人都給恨死了,一邊又不想到時候解不開葉晨曦的毒,讓城內的百姓對凌華宗詬病!所以最後他們選擇直接離開城主府,以趕路為由!

走的時候,贈送給了夜星辰不少的丹藥和毒藥,也對夜星辰說了為難之處,夜星辰也知道事情不能怪凌華宗,所以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我跟著凌華宗的人出城后,其中董長老帶著一個另外一個凌華宗的長老,潛入了夜來城城主府內,在夜來城的井水裡面下了毒,又給夜星辰發了消息,然後凌華宗的人才徹底離開!」亦翎昨晚潛入夜無城的城主的書房送信后,回來沒多久就又去城主府看戲了,所以她才什麼都知道!

聽完亦翎的話,墨九狸對於凌華宗等人的做法,倒是完全理解了,原本墨九狸以為凌華宗的那些人,怎麼也會在等到今天夜來城的人來時,質問對方,之後再離開的,沒有想到對方走的這麼快!

看起來對方把凌華宗的名譽,果然看得十分重要啊!

哪怕明知道夜婉婷等人是在陷害他們凌華宗,但是這裡畢竟不是繁華之地,消息相對來說還是很閉塞的,等到夜晨熙死了,就算眾人覺得是凌華宗的人下毒的!

就算消息會傳出去,但是這事情畢竟沒有凌華宗的人參與,久而久之也就被人遺忘了,到時候凌華宗的人,完全可以不承認,表示不知情,毒藥出自凌華宗,可卻不一定是凌華宗的人下毒,畢竟那毒藥是拍賣的,自然有跡可查了…… 土豪金剛剛回到住所,看到馬前卒正悠閒的坐在小桌子的旁邊品茶,這傢伙今天和比干勾搭上了,心裏正美着呢,看到土豪金也是紅光滿面的樣子,連忙招了招手。

還沒等兩個人說兩句今天的見聞,忽然就聽到了在他們住所的外面一陣的吵鬧聲傳來,人喊馬嘶的,聽起來很熱鬧。

春天見 “咚咚咚!”

重重的砸門聲伴隨着粗野的喊聲在門口響起,倆個人都很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慢悠悠的走到了院子裏。

大門轟的一聲禁不住衆人的錘砸,直接倒塌了,無數的士兵衝了進來,在士兵手中的火把跳動的光芒的掩映下,鎧甲熠熠放光。

爲首的大將,正是在白天的時候,還和土豪金推杯換盞的黃飛虎。

此時土豪金的酒已經醒的差不多了,因此重新恢復了惜字如金的樣子,只是手裏緊緊的抓着鐵棍,愣愣的看着黃飛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馬前卒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然後衝着黃飛虎呵呵一笑:

“黃將軍,發生了什麼事情麼?”

在和黃飛虎說話的時候,他的小眼睛躍過了矮牆向外看去,只見在他們住所的周圍,已經被火把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火把的範圍蔓延出很遠,也不知道他們的住所被官兵圍了多少層了,看來今天就算他們長了翅膀都難以飛出去。

“孟落日大鬧王宮,大王命令我等速速拿你們歸案。”

黃飛虎冷着一張臉,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聽到了黃飛虎的話,土豪金和馬前卒都傻眼了,怎麼也沒想到孟落日怎麼會閒的沒事兒幹,大鬧王宮玩。

不過,對於紂王的殘暴早就已經是深入人心,如果被抓到了王宮裏,估計不死也要脫層皮。想到這裏,土豪金和馬前卒連忙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看到兩個人好像有試圖反抗的意思。黃飛虎衝着身後的士兵喊道:

“把整個宅院都圍起來!”

站在他身後的那些士兵愣了一下,本來他們已經將這個小小的院子圍的裏三層外三層了,還要圍什麼啊?

但是既然黃將軍已經有了命令,他們也只好照辦,人頭攢動,都選擇比較合適的位置,自然而然的和黃飛虎拉開了距離。

黃飛虎縱馬來到了土豪金的面前,放低了聲音:

“你們已經被嚴密的包圍了,沒有辦法逃出去的,負責抓你們的,可不只是我一個人,帝都的很多大將都帶着兵馬在周圍呢,如果你們反抗了,恐怕就連最後那一點回旋的餘地都沒有了,把孟落日交出來吧,我能夠幫助你們說項,好歹我也是王親國戚。”

馬前卒愣了一下,不知道黃飛虎怎麼和王親國戚聯繫上了,隨即想到在紂王的王妃中還真是有一個黃娘娘。

不過隨即馬前卒的面色也陰冷了下來,只是儘量將說話的聲音壓低:

“哼,甭說現在孟落日不在這裏,就是他真的在這裏,你們覺得我會把他交出去麼?”

“唉,他沒在這裏更好,你們兩個不要抵抗,和我一起去王宮,我儘量找人幫你們說項,但是真的動手翻臉了,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馬前卒有有些猶豫,眼看着對方人多勢衆,而且早就有所準備,貌似他們想要突圍出去可能性幾乎爲零。他轉身看了看土豪金,眼神徵詢着這個悶葫蘆的意見。

土豪金倒也光棍,甕聲甕氣的說道:

“好漢不吃眼前虧,算了,我們和你去王宮。”

雖然馬前卒的心裏依舊是惴惴的,不過事到如今也沒有其他的辦法,黃飛虎和土豪金兩個人總算是有那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所以沒有給兩個人用上什麼刑具。一大羣士兵簇擁着他們向王宮的方向走去。

孟落日就躲在暗處,眼看着土豪金和馬前卒被黃飛虎帶走了,心急如焚。可是如果這個時候他跳出來,估計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思量再三,他還是藉着夜幕的掩護,向城門的方向跑去。

王宮中燈火輝煌,所有守衛在這裏的士兵都精神抖擻,王宮中出現了這麼大的事情,每個人恐怕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帝辛現在正是心情不爽的時候,如果在這個時候誰犯了什麼小錯誤,都很有可能被無限的放大。

很快,黃飛虎帶着土豪金和馬前卒就來到了朝堂之上,看到紂王坐在上面的座位上,面沉似水,也許在這個時候,他張張嘴巴,就有可能人頭落地。

土豪金和馬前卒兩個人站在下面,立而不跪。弄得周圍的衆人都感到疑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牛逼的犯人,貌似其他人在這個時候,早就已經跪地求饒,磕頭如同小雞吃米了。

“大膽刁民見了本王竟然不跪!”

帝辛大聲的呵斥道,在帝辛身邊的一個大臣也啞着嗓子喊道:

“還不快快跪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