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刀和古帝殿老主人,乃是古帝,而古帝,正是在無數年前,號召其餘三帝聯手大戰邪帝之人,正是因爲那場大戰,導致邪帝殿這多年來,一直龜縮不出。

若是邪帝殿列了一個追殺榜單的話,那麼毫無疑問,古帝,以及古帝的所有一切,都將是這追殺榜上的第一位!

還真是有幸,蒼天還真是眷顧,現在的自己,不但是因爲母親被邪帝殿所惦記,自此後,只怕更會因爲天刀和古帝殿,讓邪帝殿的人,在沒抓住自己之前,一直寢食難安吧?

所以,不管付出怎樣代價,今天,都不能讓邪妄活着離開!

訂閱有木有,貴賓票有木沒有?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鐺!”

高空之上,陡然響徹出一道刺耳的金鐵撞擊聲音,一雙雙的目光注視之下,倆道攻擊,仿若天外隕石一般,轟然相撞。

在那撞擊聲音當中,一**的能量漣漪,頓時瘋狂的四散開來,這方天空,只是一瞬過後,徹底陷入到混亂中。

空間頓時極度扭曲下來,那模樣,令得人擔心是否空間都會猛然間爆裂開來。而就在如此的狀態下,整個天際,似乎都被那些混亂的能量漣漪所覆蓋。

一時間,天空之上狂風呼嘯,雲層急翻滾,那般驚天動地的異象,令得所有觀望之人,無不是膽戰心驚。

無論是孫偉黃雨和念晨,還是天劍門那些沒死之人,皆是快的向着更遠處奔掠開去,他們知道,如果被這些能量漣漪所波及到,那下場,絕計不止一個死字可以形容的。

遙遠處,看着半空中的辰夜,孫偉突然輕嘆了聲:“一直以爲,他比我們強,可起碼強的很限,終我之力,還能夠跟上他的步伐,可眼下看來,這是不可能的。”

黃雨也是點着頭說道:“當天那擂臺一戰,別說辰夜施展出今天的攻擊,哪怕是與孫濤大戰時的攻擊,柳寒月和方淵鑠只怕早就死了。”

聽着二人的感慨,念晨卻是凝聲說道:“他有今天這一切,來的實在太辛苦,沒有人,即便是我,都不清楚,在擁有今天的成就同時,他所吃的苦,受的罪,究竟是比之無間之烈,還是遠越了地獄。”

一番話,說的孫偉和黃雨皆是更加的感嘆,邪妄方纔就說過,辰夜年少之時,他的根基,被邪妄親自廢掉。

沒了根基,已與廢人一般無二,在衆人的知曉中,這樣的人,已不可能繼續武道之路,可辰夜硬生生的走到了今天。

雖然不清楚,他是獲得了怎樣的際遇,可想來,縱然際遇滔天,那些困苦,始終是辰夜要獨自面對的。

真不知道,他是怎樣做,才能承受得下來?

想必,是信念在支撐吧?孫偉想到自己,這些年來的堅持與不放棄,何嘗不是有黃雨在等着他?如若不是,自己怎麼也堅持不下去吧?

“比起辰夜,我要幸福多了。”一念至此,孫偉突然輕挽着黃雨那顯得不足一握蠻腰,依戀着說道。

“所以,我才願意爲他付出,儘管我和他之間,已有着一條無法用肉眼看見的天塹!”

念晨正容道!

滔天的能量漣漪,在飛快的散中,裏面所蘊涵着的強大破壞力,直接令得下方山脈之中的樹木,在一道道劈里啪啦的聲響中,盡數斷裂,驚起無數躲藏在其中的妖獸猛獸。

甚至,一些高聳的山峯,在這道能量的波及下,徑直爆裂,山峯倒塌,最後帶起無數巨石,轟隆隆的從山峯砸落而下,如石流般淹沒了地面的同時,一時間,煙塵也瀰漫了整個天際。

這片天劍門所在山脈,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最爲混亂的打壓當中。

在這片刻之後,出現一聲悶響,旋即,白色刀芒在衝破那鐵索大網的時候,似力已用竭,轉瞬消失不見,天刀與辰夜,雙雙向着地面上暴退而回,看過去,這一人一刀,顯然狀態都是大受損害。

尤其辰夜,寒日射月箭第三式的施展,已叫他傷勢不輕,現在天刀被擊退,連帶着他的傷,更是嚴重了一些。

當天辰夜力玄八重境界的時候,刀靈說過,以前者當時的實力,天刀能揮出來的威力,皇玄五重左右。

如今辰夜達到了力玄巔峯層次,天刀威力自是增大一些,然而,對手始終是皇玄八重境界的高手,單憑天刀,還無法對邪妄構成直接的性命威脅。

不過,那鐵索大網的兇猛攻擊,也是被天刀強行的破掉。

受此強力的一擊,邪妄也是連連後退了百米之遠,他身上散出來的邪氣,減弱了許多,叫人知道,他的狀態,已不復巔峯。

在暴退之時,辰夜眼瞳森寒無比,雙手揮動,天地洪荒塔,直接化成擎天之柱,朝向邪妄狠狠鎮壓過去。

與此同時,秦新月身影閃掠而來,手中長劍一揮,一道足有十數丈龐大的凌厲劍罡,同樣是狠狠的對着邪妄暴射而去。

在她看來,這是辰夜給她製造出來的最佳時機,若是不能把握住,便愧對了辰夜和念晨對他們一家人所做的所有事情。

可秦新月沒有想到,在辰夜這裏,這些都還遠遠不夠!

望着天地洪荒塔和秦新月牽制下,受了傷的邪妄已身處下風后,但仍然攻守有度,不說短時間中會落敗,看那情形,單憑秦新月和天地洪荒塔,這一人一塔如果不拿命來拼搏,勢必無法留得下邪妄。

皇玄八重高手,可不是易於之輩,更不是阿貓阿狗!

所以,辰夜猙獰的一笑,似自言自語,卻又將聲音,清晰的傳到了邪妄的耳中。

那般凜冽,令得邪妄,都是心神微微一顫,當下,他的攻擊,更見凌厲!

“我說過,今天,無論我付出怎樣代價,都要將你留下的我一定可以做到!”

最後幾個字,似乎堅定了辰夜的信心,一剎之後,赫然,一股似有若無的強大氣息,正慢慢的在漂浮涌動着而這氣息,並不屬於他辰夜!

就在片刻之後,這氣息,不在虛無縹緲,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已經可以清晰的感應到。

“天刀,將你力量,借於我吧!”

得到天刀之初,刀靈還未曾清醒之前,天刀對辰夜最大的幫助,就是辰夜可以將屬於天刀的能量,灌注於自己身體當中,從而獲得遠自己修爲的力量。

但隨着刀靈甦醒後,這個方式,辰夜已經很多年沒有使用了,沒那個必要!

如今,不得不用!

辰夜本身,無法揮出天刀巔峯時期的力量,可他相信,借用這些力量,他就一定可以做的更加瘋狂!

“主人”

“借給我吧!以我如今的肉身強悍度,足以承受下那反噬帶來的麻煩。”辰夜淡淡說着,那口氣,卻是不容商量。

刀靈輕嘆,卻不能拒絕,默然片刻後,其本身意識緩緩的消散開去,而這個時候,辰夜體內所涌盪開來的氣息,越來越盛到最後,似乎他所在的虛空,已被他所掌控。

可也在這個時候,肉眼可見,一抹蒼白之色,迅自辰夜頭上出現,他的一縷黑,便在片刻之後,迅轉化成了白。

並且,越來越多的黑色長,也在如此這般,快無比的變化着數秒鐘時間,辰夜彷彿經歷了他人生的一輩子,已是滿頭白。

辰夜的雙眸,此刻充滿猙獰與兇戾!

當他身前方,那一頭龐大的足有數百丈大小的黑龍現出之後,那兇戾之意越加濃烈,瞬間過後,辰夜身影,竟是直接的沒入到了那頭黑龍當中。

“吼!”

龍怒之聲,響徹天地!

方圓百里之地,但凡有妖獸或是猛獸存在地方,此時此刻,有人看見的話,所有獸內,盡皆如乖順小貓般匍匐在地!

無上劍體,乃是兵中帝君,而真龍,便是萬獸至尊!

那一條黑色真龍,蜿蜒盤旋於天地之間,從遠處看去,猶若一座巍峨大山,所不同的是,自這大山當中,有着驚天的殺意,源源不斷的蔓延出來,一時間,包括念晨在內,所有見到的人,無不是心頭更寒。

“辰夜他,真的和你一樣,是從偏遠的世俗世界中走出來的嗎?有朝一日,我也一定要去大華皇朝看看,到底那裏是如何的山清水秀,怎麼會出現你們這樣的人來?”

孫偉情不自禁的喃喃着,那抹震撼,無以復加!

伴隨着自黑龍中散出來的,並不屬於辰夜的氣息,越加濃烈之時,龍怒之聲,就更加震徹天地,到的最後,那咆哮着的龍怒,幾乎已無處不在!

黑龍的黑芒,過了不久後,悄然的開始散去,連帶着黑龍身軀,都在漸漸透明下來,最終,凝聚成辰夜身影,漂浮於高空之中。

辰夜還是辰夜,可所有看着他的人都能夠察覺到,現在的辰夜,與之前的他,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

人身,龍魂!

“吼!”

年輕人仰天長嘯,但那吼聲,都如龍怒!

怒聲落下,年輕人淡淡的笑了聲,笑容中,有着猙獰與瘋狂的意味:“邪妄,今天,就先將你加諸在我身體上的痛苦,如數奉還給你!”

“刀來!”

白光閃掠而來,化做天刀,躺於辰夜手心上,而話音陡厲之時,辰夜整個人,此時此刻,都如那天刀一般,渾身上下,散着足以改變風勢的破滅氣息。

現在,辰夜即天刀,天刀即他本身!

下一剎,辰夜輕輕的擡起手臂,他的手臂上,已是出現了裂縫,有着絲絲的鮮血滲透出來,很顯然,儘管他肉身強悍度增加不少,可也抵不住借用天刀力量與人身龍魂雙重施展後的反噬。

不過這些,都已不在辰夜的關注當中,迴盪在他腦海中的唯一念頭,就是留下邪妄,除此之外,別無所想!

“破滅刀!”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破滅刀!”

年輕人化爲光電,閃掠而出,其手中之刀,朝向遠處邪氣滔天之人,怒斬而去!

“轟!”

數百丈刀芒,自九天之上落下,宛若銀河落九天,那一股霸道的破滅之力,幾乎斬盡了空間中一切的物質,甚至連這空間,都彷彿被斬成了倆半!

一擊震退秦新月,邪妄身影暴退,依靠着自身強大修爲,擺脫了天地洪荒塔的鎖定之後,這才面色凝重的看着那破空追擊而來的刀芒!

邪妄已經以爲,他已不在小覷這個年輕人,可他現自己依然錯了。

方纔那一刀,明顯已是這個年輕人的極限,自己在強行將其震散之後,年輕人已然重傷,怎可能,繼續施展出更爲強大的一擊來?

而這一擊,明顯已經讓邪妄感覺到了危險!

或許,單憑這個,還無法令自己有性命之危,然而,在這一擊過後,那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皇玄高手,以及那奇怪的鐵塔

一想到此處,邪妄之心,陡然沉到谷底,在臉色極度凝重的同時,他的雙手飛快揮動,自他體內,頓時,有着更加濃郁的邪氣暴涌而出,旋即,便是與邪妄周身之外的邪氣相融合。

“嗡嗡!”

龐大的邪氣雲層,陡然波動了起來,然後以肉眼可見的度收縮凝聚,短短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中,那瀰漫整個天際的邪氣,便是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懸浮在邪妄身前,一隻無比巨大的遮天手掌!

“邪帝之怒!”

邪妄陡然厲喝,手掌緊握之時,那泛着驚人邪氣的遮天手掌,便是怒拍出去!

“轟!”

這個天地,都是因爲這一掌,而劇烈的翻滾了起來,與此同時,清晰可見在邪妄的臉龐上,顯露出一絲慘白,顯然,對他而言,這一掌的施展,消耗都是極爲之大。

而仔細看那手掌,竟然完美無暇的若一尊藝術品,表面之上的顏色灰得深邃,一眼看去,幾乎有種連心神都是要被吸扯而進的感覺。

不但是心神,辰夜都覺得,自己一身的鮮血,彷彿都要被硬生生的牽扯而出似的。

事實上也是如此!

在那遮天手掌劃過天際的時候,地面上,所有有傷在身的天劍門之人,他們無可抗拒,體內鮮血,竟是化成一道血箭,生生的被手掌吸入其中,而那些人,則是直接的化成了一具可怕的乾屍。

而那些早已死了的人,更爲乾脆,鮮血如箭,直接融進了高空中的手掌內。

這一剎開始,那灰色手掌,已成血紅之掌,濃烈血腥味道覆蓋了邪氣,感應起來,更加xiéè更加可怕

念晨三人退的更加之遠,而念晨儘管重傷,可有天道之力守護,倒是沒有被吸走鮮血,可見到這慘烈的一幕,念晨終於懂了,或許正是這份殘忍,才導致了無數年之前,古帝聯合其他三位大帝,以及整個天下的生靈,都要與邪帝殿一戰的原因吧?

李承勳和薛凱眼盯盯的看着自己鮮血被吸盡,生機在快消散,他們無神的眼瞳中,頓時涌現出無窮無盡的恨意來。

如非是他們,自己這天劍門,今日,又怎會落得個滅門下場,甚至連一個活口都送不出去?

可他們卻是忘記了,一切,如果不是他們有着與本身實力所不符的野心,根本不可能生這些事情,當然,在邪妄找上天劍門的時候,包括李承勳和薛凱在內,自然無法抗拒。

這便是悲哀,是實力不如人的悲哀!

武道之路看似絢麗多彩,可實際上,這一路,都是由白骨與鮮血鋪就而成,半點僥倖也不會存在!

現在整個山脈,觀衆已經爲數不多,在有限的關注下,高空之上,那一刀一掌,以誓要破開這方天地之勢,轟隆隆的撞擊在了一起。

一道道幾乎百丈龐大的能量波紋,宛如實質一般的從撞擊之處擴散而出,在這種可怕的能量漣漪擴散下,原本就已經不在堅固的天空,此時,更爲慘烈。

而那下方的天劍門的所有,在頃刻間,化爲烏有,哪怕是李承勳等人重生,恐怕都分辨不出來,這裏,就是他們曾經生活了多年的山脈。

當那波無法形容的混亂,達到最爲慘烈的時候,秦新月閃電般的出現在辰夜身邊,帶着他,阻擋了那傾瀉而來的能量衝擊後,立即遠遠的遁走。

邪妄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向他而去的能量衝擊波,由他獨自一人全數接收,那般的猛烈,即使他身爲皇玄八重高手,在被波及到後,一道悶哼聲頓時傳出,旋即拖着踉蹌的身軀急退開去。

“這是唯一的機會!”

儘管有秦新月幫忙,這一次撞擊中,辰夜並未繼續受太大重創,可身體中傳來的虛弱,已叫辰夜知道,以人身龍魂的變化,來將天刀之力揮到了可以揮的極致,現在的他,已是強弩之末!

然而,絕不能讓邪妄活着離開這裏。

秦新月顯然明白辰夜心中所想,在邪妄被強大的能量衝擊波給震退的時候,她的身影,已是化爲光電暴射而出,手中長劍,揮毫出數十丈凌厲劍罡,筆直的對着後者狠辣的射去。

“該死的!”

邪妄心頭已有着慌亂之意浮現,他現在的狀態,可不會是秦新月的對手,而他,已經不想留在這裏,於是身形再度急退,手臂一抖,再度鐵索掠出,去阻擋着後者攻擊,讓他更容易的離開。

“你跑不掉的!”

看着遠處,那急逃竄的邪妄,辰夜那雙快要張不開的眼睛中,再度寒芒暴掠而出,旋即屈指輕彈,古帝殿無聲無息,呼吸之後,出現在邪妄頭頂上。

璀璨紫色光芒,頓時將他所在地,死死的禁錮下來。

如今的邪妄也算是重傷在身,還沒有那麼容易突破掉古帝殿的束縛,便也在這個時候,秦新月破開邪妄的阻攔攻擊,一掠之下,出現紫芒之外。

在古帝殿籠罩之下,邪妄猶若甕中之鱉,他衝不出去,更加不是秦新月的對手

“我是邪帝殿之人,你若敢殺我,天下之大,必定不會有你容身之處!”

見秦新月攻擊越加凜冽毫不留情,邪妄色厲內茬的喝道,他知道,這句話對辰夜不會有半點用處,雙方之間,已是你死我活之狀,但對其他人,那就未必了。

秦新月目光冷冷的掃過邪妄,眼中浮現淡淡的譏諷之意,淡淡道:“不好意思,你邪帝殿的名聲,在此之前,我還從未聽過,所以殺你,我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jiànrén!”

邪妄終於怒聲喝道:“本座修爲遠在你之上,你若逼人太甚,自爆之下,本座就不信,這東西能夠護得住你。本座看你,與那小子之間,也無太深關係,何苦爲了別的人,得罪我邪帝殿不說,並還連累了自己性命?”

秦新月眼中譏諷之意越來越盛,然後一劍暴刺而出,趁着邪妄狀態與心神都不在平常時,劍罡暴灑,再度重創了邪妄。

遠處的辰夜,此刻,終於也是鬆了口氣,再次屈指一彈,天地洪荒塔迎風暴漲,強大的吸力如潮水般,覆蓋上了邪妄,旋即一聲厲喝:“煉!”

重傷之下,就算邪妄的修爲,都是無法抵擋住這股吸力,他的身子,便是緩慢的向着天地洪荒塔中而去。

“小子,本座就算是死,你也休想稱心如意!”

邪妄眼神中,露出兇狠目光,在那放聲大笑中,一道死亡氣息,陡然漂浮出現,剎那後,淡淡黑色火焰,也是自其體內緩緩而現。

“想要自爆?沒那麼容易!”

當年北望山,邪妄是當事之人,所知道的,無疑要遠在邪鷲之上,活抓了他,辰夜就能夠得到太多關於母親現狀的消息,怎能容他如此而去。

辰夜心神迅沉入天地洪荒塔中,自得到它到現在,辰夜知道後者神祕莫測,縱然只是一道分身,都是有着無法瞭解完整的信息。

所以,辰夜從不曾與天地洪荒塔真正的溝通過,因爲現在所存在着的器靈,相對來說,並不適合與之有什麼聯繫。

因爲刀靈說過,找到了天地洪荒塔本體後,在進行煉化,那才能完美。

可到如今,辰夜已經顧不得這些了,當心神進入到天地洪荒塔後,立即出現在器靈所在地方,旋即,一道道的意念,不斷的傳送過去。

很快,從器靈處,就有着一道信息飛快傳了回來!

不管如何,辰夜現在都是這尊天地洪荒塔的主人,因爲天刀和古帝殿在,是否煉化,已不那麼要緊,因此,對於辰夜的意思,器靈並不抗拒,反而十分配合。

消化了那道信息後,辰夜目光爲之一寒,身影快而動,數秒之後,便是出現在天地洪荒塔下方。

“辰夜,你做什麼?”秦新月及念晨三人,驚聲大喝。

辰夜度太快,而且來的太出人意料,以至於秦新月就在附近,都沒能拉住辰夜,便是這一剎之後,他已經掠進了邪妄自爆的空間中,便是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他的氣息,再也無法被人感應到。

“辰夜!”

念晨悲喝,她知道,辰夜有太多理由,要活捉了邪妄,可爲什麼要用這般的拼命方式?

念晨她們不明白,那正在自爆中的邪妄同樣不明白,不過沒關係,雖然無法將辰夜抓回,得不到邪帝殿所要的,可以這小子的天賦和潛力,遲早會是禍害,現在一起死,總也是個好的結局。

都沒有看見,在此刻已經滔天的黑炎中,隱約一道影子,似乎,悄無聲息的掠進了天地洪荒塔中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滔天黑炎,迴旋半空之上,一股股強烈的毀滅力量,伴隨着死亡氣息,盡情散

沒有人會相信,在這種情形下,會生什麼奇蹟,念晨她們更加想不通,爲什麼,在最後關頭,辰夜會有那麼驚人之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