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君動敕令,下界護法渡衆生,若有不尊令,一照化灰塵,火符即速救吾,燒爲灰燼,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敕。”我並指唸咒。

一陣火光全數將我身上的蝙蝠燒了個精光,我大口喘着粗氣,這些蝙蝠真是夠狠,咬的我手臂上都是傷口。

(本章完) 「原來那次寶寶救的人就是你,難怪……」墨九狸聞言說道。

難怪當時寶寶一定要救紫天,看起來或許也跟紫夜有關係吧,才讓寶寶忍不住想救他!只是當時自己等人都看不到他而已……

「真的是主人救了我?」紫天驚訝的問道。

「沒錯,寶寶是我的女兒,她在閉關,當時我們在浩天大陸的萬獸林歷練……」墨九狸簡單說了一下當時的事情。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謝謝主人和寶寶了,多虧了那時你們救了我,不然我可就慘了!」紫天說道。

「可是你這次又是怎麼回事?」墨九狸看著紫天問道,這傢伙每次都這麼狼狽呢。

「我又被人害了,所以把我給封印在一隻小獸的體內!」紫天有些尷尬的說道。

都怪他自己粗心大意,不然就不會被封印了!

「你跟紫夜什麼關係?」墨九狸看著紫天問道。

「主人,我……」紫天很想說不認識紫夜,可是剛好看到墨九狸的眼神,知道自己不說不行。於是氣呼呼的說道:「我是他弟弟!」

「弟弟?那你們怎麼長得一點也不像啊?」墨九狸有些驚訝的問道。

「我才不想跟他長得像呢!」紫天撇了撇嘴說道。

「那個,那你們是什麼獸?」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獸?我們不是獸啊!」紫天看著墨九狸無語的說道,誰說他們是獸了啊,他們怎麼可能是那麼低級的種族啊!

「啊……不是獸?那是什麼?」 逆天遊戲系統 墨九狸好奇的問道,她一直以為紫夜是一隻神秘強大的獸。

「他跟你說自己是獸的?」紫天看著墨九狸問道。

豪門冷婚 「倒是沒說過,可他是我的第一個契約獸啊!」墨九狸說道,畢竟除了小書之外,紫夜確實是她的第一個契約獸啊。

「主人,我們可不是獸族那麼低級的種族,至於到底是什麼,你還是去問他吧!」紫天看著墨九狸笑著說道。

「額……好吧!」墨九狸倒也沒有繼續追問。

「主人,我暫時還不能留在你身邊,我還有事情需要離開,等我辦完自己的事情,再來找你,反正有他在你身邊,你也不會有危險的!」紫天看著墨九狸說道。

「可是我們有契約,你可以……」墨九狸聞言說道。

「沒事的,我都說了自己不是獸族,所以不會被契約限制距離的!」紫天聞言笑著解釋道。

「那就好,那你去忙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多謝主人!」紫天說道。

「不用!」墨九狸說完帶著紫天出了空間。

「主人,那我走了,忙完了我就回來找你,主人保重!」紫天看著墨九狸說道。

「嗯,保重!」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然後紫夜飛到空中,撕開空間直接離去,墨九狸看著天際打開的裂縫,想到上次寶寶救了紫天後,紫天離開時也是很匆忙,也是這樣離去的……

不過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紫夜是紫天的哥哥,也沒有想到紫夜竟然不是獸族,雖然他們兩個看起來彼此嫌棄,但是紫夜還是救了紫天,看起來他們還真是一對感情很好的兄弟呢…… 小胖子見我身上傷口這麼多,一臉擔心的問江離,“陳蕭都見血了,這要是進去了,還能活嗎?”

我最先並沒懂起小胖子這句話的意思,以爲只是擔心我的傷勢,而事實上,他是在擔心,血腥味濃烈以後,驚動狼妖或者是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江離低沉着臉,一本正經的告訴小胖子,“陳蕭的血倒是對我們有點用,他體內是罕見的純陽之血,只要是陰邪的東西,都怕他的血,說不定還能夠成爲我們進去的一個護身符。”

小胖子竟然也沒多問,好像對於純陽之血也有點了解。

身上雖然被蝙蝠咬的是火辣辣的疼,我心裏還真有點不爽,這些蝙蝠怎麼只咬我一人,小胖子和江離都沒事。

我看了一眼江離,唯唯諾諾的問了句,“師父,這些臭東西怎麼只咬我一個人,你們都在我邊上,還都沒事。”

這話小胖子也愣了一下,連忙煽風點火的說,“唉,還真是,是不是你小子搗騰過蝙蝠窩,這些傢伙記仇,然後盯上你了?”

我無奈的看着小胖子,“就算我搗騰過蝙蝠窩,我住在川渝,離這裏可是遠的很!”

江離並沒正面回答我這個問題,而是一本正經的告訴,“萬物皆分爲陰陽,這些蝙蝠咬你不咬我們,自然也是有原因的,現在不是糾結這些問題的時候,趕緊下墓吧!”

自知自己吃了個啞巴虧,只好乖乖閉上嘴巴,跟着江離準備下墓。

眼前這個大坑洞,一眼望去深不見底,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無法預估裏面到底有多深。雖然這裏和沙漠一樣乾燥,可是洞中的潮溼氣息倒是一點也不減弱。

這個時候,江離突然點燃一張符紙,嘴裏唸咒,手上掐着印,這時候,原本普普通通的符紙赫然燒成一隻火蝴蝶扇着翅膀朝着洞裏飛了進去。

約莫隔了十分鐘,火蝴蝶又從洞子裏竄了出來,一接觸到江離的手指後,瞬間化爲灰燼。

江離告訴我,這個是《逆陰陽》中的法術,用符紙幻化成昆蟲可以探測一些未知的路,如果裏面下去就有危險的話,這個火蝴蝶就回不來了。

江離說,一般不要經常使用這個法術,這個法術是連同着人的精氣神,使用的太過於頻繁的話,會讓人的三把火熄滅,道行不高的人就很容易出事。

原來如此,難怪江離從來沒有教過我這個。

江離輕聲說了句,“跟在我身後。”,

話音一落,江離毫不猶豫的整個人直接跳進的洞坑之中,小胖子說他害怕的很,我就讓他跟在江離身後跳,我最後一個跳。

我原本以爲這個洞會很長,約莫下去沒多久,就平穩的踩到了石板上。

四周漆黑,所以纔看不見到底有多深,我打開手電筒一照,這裏的地形看上去十分複雜,和我們平日裏在川渝所接觸的完全不一樣。

重生之超級仙帝 川渝周圍的墓穴基本上都是入口簡單,裏面複雜,而這裏一進來,就看上去十分複雜,縱橫交錯,眼前是一條懸崖長道,腳下還能看見極其宏偉的岩石洞壁,到處都是洞口,看上去每一條路都很長。

這個樣子還真讓人有點不知所措,一般來說入口不會這麼多的路,只有到了裏面纔會有很多洞口迷惑盜墓的人。

小胖子整個人一臉驚恐的看着江離,“我的天吶,這裏也太大了吧,我以爲還是個狹隘的小道,結果……跟墓穴的中心一樣大。”

江離拿着地圖看了一眼,隔了一會告訴我們,“這裏應該就是墓穴的中心路段,老瞎子給我們的這個地圖就是一條捷徑,而陰司那邊的人,應該是從正常入口進來的。這裏縱橫交錯,通向四方,一個地方錯了,就全盤皆輸,要隨時提高警惕。”

我心裏一沉,這小胖子雖然看上去吊兒郎當,可是他竟然猜的出來這裏是墓穴中心,看來他知道的東西,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多。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況,這裏這麼隱蔽,從地圖上看,沒有兩三天的時間,估計都到不了這個墓穴中心,約莫着就算是那批狼妖來了,估計也還在我們後面。

這裏整個地勢十分崎嶇,一不留神,可能直接從懸崖峭壁掉下去,所以也必須要集中精力,不能有一絲慌神,這個岩石上透着沙石,窸窸窣窣的時不時流入進來,可以猜想,挨着石壁旁邊的入口應該都是通往離危險的入口,沙堆成羣,絕不是正常的。

我們三人小心翼翼的從岩石峭壁上走了下來,整個路段約莫有一千米長,從最高處盤旋走下來。走到最底處可以發現,擡頭一看,頭頂上赫然是一道八卦陣的畫像,隱隱約約讓我覺得這個墓穴和道教有點關係。

老瞎子說陰長生復活的關鍵在這裏,到底是什麼呢,爲什麼陰長生的復活和這裏有關係。

“我怎麼覺得這個地方的所有設置和道教八卦陣型極其相似,只不過更加複雜一些而已。”我喃喃自語。

江離看了一眼四周,微微皺了皺眉頭,極其認真的告訴我,“慈禧當年帶着木匠到了這裏,利用別人的陵墓修建了自己的,她一同帶走了翡翠西瓜,可是她爲什麼選擇這裏下葬自己,應該和這裏的祕密有關係。”

這倒是,沒有一個人願意把自己的墓葬在別人的墓裏,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方式,除非這裏有什麼值得她去這麼做的地方。

小胖子突然蹦出一句話來,“該不會這裏有什麼長生不老藥吧?”

無論是在秦始皇還是慈禧太后,似乎對長生不老藥這種東西也極爲追求,因爲我是跟着江離接觸的都是正一道的一些法術,對於全真道這種煉丹的東西是一點也不瞭解。

只曉得,有關於煉丹的事情,基本上和全真道脫不了干係。

我不免想起,在沙漠中遇到的全真教道徒的屍體,也頗爲有點意思,千里迢迢來到那裏,應該是找陰將軍的,卻莫名其妙毒死在了途中,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事情,被陰將軍毒害,至於是什麼情況,確實就不得而知了。

“滴答——滴答——”積水在頭頂的岩石不斷滴下,滴在中間的石柱上,小胖子見有水,連忙衝了過去,滿臉興奮的準備伸手撈點水來喝。

江離咳嗽兩聲,一本正經的說,“這裏的東西不能吃也不能喝,否則就永遠也別想離開這裏了。”

話音一落,小胖子渾身一顫,連忙收回手,趕緊蹦躂到江離身邊,好奇的問江離爲什麼這麼一說。

江離面無表情,我不禁笑了笑,打趣的說他,“小胖子,你不是見多識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怎麼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凡是下墓,墓裏面的任何東西都不可以吃和喝,否則是出不去的,包括一些墓內原本有的東西,也都不可以隨便拿走,否則都會死在這裏。”

小胖子聳了聳肩膀,“上次在魔鬼城,我不也從椅子上扣下一塊錢幣嘛,也沒見我死。”

我一聽,心裏一陣憤怒,“你丫的還意思說,要不是你手癢,哪裏會有後來那麼多事情!”

小胖子自知理虧,趕緊閉上了嘴巴,連忙跟在江離的身後。

江離手裏拿着羅盤,一手拿着地圖,仔細對照着現在的位置,四周有約莫十六個洞口,每一個洞口的深度都比較深,一旦走錯,就很難回來。

小胖子低着頭,好像看到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一樣,整個人的眼睛瞪的圓溜溜的,“這是啥玩意?”

(本章完) 帝溟寒看完爹娘,又去看了眼在修鍊的寶寶,回來發現墨九狸出去了,邊讓小書把自己也送了出去,出來后看到墨九狸正看著天空發獃,帝溟寒問道:「怎麼了?在看什麼?」

「你猜那隻紫色的小獸是誰?」墨九狸回神問道。

「是誰?難道認識?」帝溟寒聞言好奇的問道。

「是啊,當初我和寶寶剛去浩天大陸時,曾經在萬獸森林中,寶寶救過一個男子,當時我們幾人只有寶寶能看到,我和顧琰幾人都看不到!他就是之前那隻紫色的小獸,而且還是紫夜的弟弟,是不是很驚訝……」墨九狸笑著說道。

「紫夜的弟弟?」帝溟寒也有些詫異的問道,對於墨九狸有一隻強大的本命契約者,他自然知道也見過紫夜,但是他卻看不透紫夜,可以說目前為止紫夜是他見過最強的人。

不過也因為紫夜是墨九狸的本命契約獸,他才會不介意對方比他更強……

但是卻沒有想到紫夜還有弟弟,這讓帝溟寒也是有些吃驚的!

「你也沒想到吧,他確實是紫夜的弟弟叫紫天,不過兩人的感情似乎挺有趣的!而且紫天說他和紫夜不是獸族,我還一直好奇紫夜的本體是什麼獸呢……」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呵呵……難道你一直以為紫夜是魔獸?」帝溟寒聞言笑看著墨九狸問道。

「對啊,難道你早就知道紫夜不獸?」墨九狸見帝溟寒笑了好奇的問道。

「嗯,知道,他那麼強大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獸族的!」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

「可是,我跟紫夜契約的時候,他分明還是一顆蛋!」墨九狸無語的說道,如果當初不是因為紫夜在蛋里,她也不會認為紫夜是獸啊!

「呵呵……那之前紫天不也是小獸被人囚禁在籠子裡面嗎?他是被人封印的,紫夜自然也可能是因為別的原因才會在蛋里的!」帝溟寒笑著解釋道。

「好吧,看起來是我想的太少了,難怪小書都說很多次紫夜不是獸,可是我一直不信!」墨九狸無奈的說道。

我的008男友 「好了,我們走吧!」帝溟寒笑著說道。

「嗯,走吧,對了小鳳出來吧!」墨九狸說完直接把漆黑的小鳳帶了出來。

帝溟寒看到漆黑的跟只烏鴉似的小鳳,嘴角也是忍不住抽搐了下,暗道這七彩鳳凰的口味還挺重,就算不想招搖,也不至於把自己弄的跟只烏鴉似的吧……

「主人,我一定要這個顏色飛么?」小鳳無語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個顏色挺好看的啊,走吧,這樣絕對不會有人認出你是七彩鳳凰的,絕對的安全!」墨九狸笑眯眯的說道。

「好吧!」小鳳無奈的說道。

然後,帶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往凌城的方向飛去,雖然它不知道凌城在那裡,但是空間裡面幾隻老鳳凰是知道的,已經告訴它往那邊飛了……

一個月後

凌城,帝溟寒和墨九狸在凌城外,落了下來,小鳳化為一隻小黑鳥,蹲在墨九狸的肩膀上,反正自己這麼黑著飛了一個月了,小鳳也都習慣了…… 小胖子指着自己腳下的圖案。

我趕緊走到他身旁,蹲下身子一看,小胖子的腳下看上去像是乾坤陣法,實際上,上面是一段文字,可是不像是現在的字跡,完全看不懂。

江離蹲下身一看,眉頭緊鎖,眼裏充滿了一絲異樣的目光,隔了許久纔開口說,“這是鬼谷子的字跡。”

鬼谷子難道也來過這裏?

“師父,這上面寫的到底是什麼呀?”我問江離。

江離陰沉着臉,聲音極其低沉的說,“這是一個驅魔咒的陣法,只有那個時代的他纔會用,看來,鬼谷子在失蹤之前,曾經來過這裏,看來這裏肯定有陰長生復活的關鍵。”

我大概是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當年陰長生去世以後,不僅江離在尋找辦法,鬼谷子也在尋找,只是後來鬼谷子突然失蹤了,也有人說鬼谷子已經死了,所以纔有了後來的衣冠墓。

所以究竟鬼谷子後來到底去了哪裏,只怕也是一個謎團,但是冥冥之中,我總覺得,鬼谷子的失蹤和陰長生有點關係。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表情十分嚴肅,擡頭看着四周,“鬼谷子當年來這裏的時候,應該是有什麼厲害的東西出來,所以他纔會留下這個東西,這裏應該現在是安全的,看來老瞎子是個聰明的人,故意讓我們避開危險的道路,直接走捷徑。”

這句話,江離已經說了幾次了,看樣子,從件事情上來看,江離對老瞎子的做法極其認可。

江離蹲下身子,拿着一旁的碎石頭,在地上畫了一個八卦陣型,緊接着將羅盤放在八卦之中,指針原本搖晃不定,隔了一會,突然停止了下來,箭頭朝着另一邊指去,正好是對着一個洞口。

我正準備朝着那個洞口進去的時候,江離立馬呵斥住了我,“不許動,那裏是死路,我現在是在做排除,把所有的危險路段全部勘測出來,這是利用的陰陽陣法才能做的,我沒動,你們都別私自走動。”

我連忙回到江離身邊。

江離在陣法前,擺弄了近乎半個小時,終於排除了十四條死路,剩下的兩條路都顯示的是生。

這下倒成了難題,兩條路都是生,到底選擇哪一條路呢?

這個時候,江離擡頭問我,“陳蕭,選一條路出來。”

我愣了一下,剩下的這兩條通道,都是挨在一起的,乾爲天,坤爲地,震爲雷,巽爲風,坎爲水,離爲火,艮爲山,兌爲澤。而這裏基本上都是岩石峭壁,還有沙石泥土,對應的

應該是艮,這是從這裏的形態物質上區分。

如果按照正常的死路來看的話,本來應該是坤路,可是坤路一開始就被視爲死路了,所以只有艮爲山這個方向是唯一可以同往裏面的路。

我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洞口,“這裏。”

江離倒也沒說我值得錯沒錯,而是極其信賴的表情說,“那就走這條路。”

小胖子一聽,整個人的臉色慘白的很,“陳蕭萬一說錯了呢,那我們不都得死在這裏。”

江離卻不以爲然的說,“他不會錯的。”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江離這麼肯定認爲我不會錯,我也只不過是憑着直覺和八卦的一些認識,才選擇了這條路。

還沒回過神來,江離已經朝着我指的那條路走了進去,我和小胖子也趕緊跟在他的身後。

這條洞口十分長,可是人卻不能直着身子,大概高度只有一米五的樣子,所以必須彎腰行走,這樣的走法是非常勞累的。

走了約莫三百米的樣子,眼前赫然出現一個分叉路口,分岔路口分別在左、中、右,三個方向。

江離又對我說,“你覺得是那條路?”

我整個人都懵逼了,江離該不會是讓我來賭吧?我哪裏知道是哪條路,選擇這個洞口的時候我都不敢確定自己選的正不正確,一路上沒出事,都算是幸運了。

這下江離又讓我做選擇了,小胖子一聽整個人都快蹦起來了,連忙對着江離說,“這使不得啊,你總不能讓陳蕭一個人做決定,他要是選錯了,我們不都要跟着陪葬啊!”

江離不以爲然的對着小胖子說,“怕的話,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江離這般自信的讓我來選擇,連我也有點覺得不可思議,江離這是怎麼了,竟然都不怕我選錯了嗎?

我腦海裏回憶起了之前地圖的樣子,從中心路段走的話,應該要往右邊才能走到墓室的方向,所以我毫不猶豫的選擇的是右邊,“右邊。”

江離倒也沒說啥,又朝着右邊的路口走了進去。小胖子渾身哆嗦,別提有多膽小了,我跟在江離的身後,走了約莫五百米後,眼前赫然一亮,四周亮堂堂的,定眼一看,周圍竟然都是點着長明燈。

據說能讓長明燈這樣千百年來不熄滅的原因,是因爲用了一種魚油,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但總覺得老祖宗們做出來的墓穴,真有幾分讓人佩服的地方。

我這才收起手電筒,放回了自己的揹包中。



周點滿了長明燈,而眼前赫然是幾尊石像威嚴聳立在面前,完全擋住了石像後面的東西,這些石像一共有三座,每座石像約莫高兩米,寬三米,像一堵牆,隔絕了後面。

小胖子定眼一看,嘴裏不禁呢喃,“哎呀我去,這不是三官大帝的石像嗎!”

“三官大帝?”我一臉好奇。

小胖子一臉鄙視的看着我說,“陳蕭你是個道士,居然不知道三官大帝!三官大帝分別是天官、地官、水官。亦稱“三官”,又稱“三元”,爲道教較早供祀的神靈。一說天官爲唐堯,地官爲虞舜,水官爲大禹。在道教神系中,有幾位出現時間比三清尊神還早,且神階很高的尊神,天、地、水三官就是其中之一,其是道教最早敬奉的神靈。”

小胖子告訴我,天官名爲上元一品賜福天官紫微大帝,隸屬玉清境。天官由青黃白三氣結成,總主諸天帝王。每逢正月十五日,即下人間,校定人之罪福。故稱天官賜福。

地官名爲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清虛大帝,隸屬上清境。地官由元洞混靈之氣和極黃之精結成,總主五帝五嶽諸地神仙。每逢七月十五日,即來人間,校戒罪福,爲人赦罪。釋放幽冥業滿之靈。

心裏嘀咕着,七月十五,不是中元節的時候嗎,那這個人肯定和陰司有點關係。

小胖子繼續說,水官名爲下元三品解厄水官洞陰大帝,隸屬太清境。水官由風澤之氣和晨浩之精結成,總主水中諸大神仙。每逢十月十五日,即來人間,校戒罪福,爲人消災減厄、解冤釋結。

小胖子滿臉興奮的說,“這三尊神像擺在這裏,實在有點奇怪,這些都是道教供奉的神靈,怎麼會在墓穴之中,實在有點奇怪。”

剛纔小胖子在跟我解釋三官大帝的時候,江離都沒有說話,在旁邊靜靜的打量着這三個石像,這個時候江離一本正經的說,“這三個石像應該是用在鎮壓邪氣,應該石像後面有非常陰邪的東西在裏面,纔會請三官來鎮壓。”

這麼一說,我心裏倒有些害怕了,能請三官大帝來鎮壓,那邪物怕是有點厲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