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華的王座之上端坐着一位身披黑色戰甲,頭戴刻有龍形花紋面具,只圈出一對深邃眸子的霸氣男子。

下手堂中剛纔還一副威風八面的樂正文含,正欠身低頭,保持着絕對的恭敬之態,彷彿正在聆聽着什麼。

突然正在默默注視着對方的黑甲男子,眼中驟然閃過一道精光,看向了身前一處虛空之處。


而就在其視線所到之時,樂正華奕那微胖的身形便突兀的顯現了出來。

“怎麼回事?!”

“啊!戰神冕下恕罪!屬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屬下剛剛進入五長老房間……”

因爲洛凡從發動攻擊到結束的時間太短,而且自始至終都沒有顯露出身形,根本就沒有讓胖管家反應過來,便已經激發了印記的自動傳送功能,所以胖管家的莫名其妙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過胖管家畢竟是尊級強者,能被家族無比重視賜予無價的護身印記,其能力自然不低,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這瞬間被傳送到自家戰神面前的事實,頓時便讓其反應了過來。

聽到王座上那位黑甲戰神威嚴無匹的問話之聲後,當即伏地跪倒,強壓下心中的驚懼,條理分明的如實回答起來。

“大膽鼠輩!哪裏逃!!”

可是,還沒有等其將一句話說完,一道響徹天地的怒吼之聲,便猛然炸響了起來。

屋中的樂正文含震驚了!胖管家震驚了!

因爲這道聲音不是面前的黑甲戰神所發,而是從頭頂之上的第三層傳出來的,他們二人作爲家族之中不多的知情人之一,自然知道禁地三層樓,一層一戰神的祕聞。

能引發家族實力最強,資格最老的第一戰神怒吼,對方的實力可想而知,他們怎麼能不震驚?!

離幻境最近的樂正家族族人們震驚了!

雖然他們並不知道禁地中所謂有三戰神,但是卻明白禁地中除了族長等少數核心人員能進入外,終年生活在其中的只有那神祕莫測的家族守護神,而這道充滿無盡威嚴的陌生之音,其主人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整個戰龍城的居民們震驚了!

這道攜天地之威的聲音,讓實力低微的他們在腦中轟鳴的同時,心中頓生無盡的恐懼,無數的平民甚至直接就被這強者的怒吼之聲,嚇的當即顫抖的俯身跪了下去。

當然作爲始作俑者的洛凡自然不會震驚了,經過這片刻的緩衝,速度快如閃電的他,已經衝出了樂正家的府邸範圍,離那城中的傳送門也不過兩次閃身的距離罷了。

就在怒吼聲在戰龍城上空炸響的同時,三道身穿同樣款式黑色戰鎧,面帶黑色龍形圖案的身影,便從樂正家中心位置沖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着洛凡衝了過去。


“尼瑪!還真是看得起本公子呀!居然一下子出動三位半神,我勒個去!”

在感覺到身後那瞬間出現的三道恐怖氣息後,洛凡便也再無顧忌,靈魂感知和星力驟然爆發,一次急閃之下便已抵達傳送門跟前。

洛凡哪還管是傳送的終點是哪裏,心念一動間,幾枚將級獸核便向着傳送門的鑲嵌位置飛了過去。

而此刻,雙方之間的距離足有十里之遙,這在正常情況下就算對方的速度再快,相信也絕對是追擊不及了。

不過洛凡可沒有一點的懈怠之心,反而將心神提到了最高點,正所謂行百里,九十爲半,洛凡可沒有忘記,此時後面那三道氣息的主人可是堂堂的半神級強者。

雖然洛凡並沒有真正的和半神級強者生死搏殺過,但就他對自己手段的瞭解,也能猜到半神級強者的能力是絕對不能按常理來衡量的,只要沒有真正的脫離對方的感知範圍,那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果然,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那近在咫尺的傳送門消失了!

幻像攻擊!

不僅如此,就在洛凡眼前的景象變成無盡黑暗的同時,周身空間中驟然還出現了密如暴雨的尖銳勁風之聲! 魂力衝擊!

沒有絲毫猶豫,魂海中那血色魂力瞬間便以洛凡爲中心,向在四周那無盡的黑暗幻象迸射而出。


“給我開!”

隨着心底的一聲怒吼之聲,受到無比強勢的屬性魂力衝擊的黑暗幻象,便彷彿積雪遇驕陽一般,頓時消退而去。

袖箭,飛刀,毒針,荊棘球,無色絲網……百米之內的空間,完全被這漫天的各式暗器所充斥。

啊!……

鮮血飈飛,殘肢滿地,在這道不知道由多少人異口同聲發出的慘叫聲中,原本那人頭攢動,最爲繁華的中心廣場,直接便在這密不透風無差別暗器攻擊之下,變成了無比血腥的人間地獄。

轟!

原本那近在咫尺,因嵌入獸核而處於激活狀態的傳送門,在對方絕對重點的“照顧”之下,轟響之間光華盡失,徹底爆裂開來。

“這是……尼瑪!扭曲!”

瞬間恢復視線的洛凡待看清此刻周身的環境後,向來波瀾不驚的臉色驟然鉅變。

此刻,洛凡哪有心情去理會那半神一怒,伏屍遍地的無情狠厲,見到通過傳送門逃跑無望,瞬間反應過來後,一邊在慢放之境下,控制着處在化影狀態下的身體閃電般詭異的扭曲,儘量避開身體的要害部位。

一邊隕刀閃現,驅動體內星核內的固態星力全力運轉,顯出身形急速揮刀的同時,便直接化作一抹流光,向着前方那被密集暗器所籠罩的虛空,決然衝了上去!

叮!叮!……

由於隕刀的無光特性,和那快到絕對肉眼難辯的恐怖刀速,洛凡的面前就好像突然出現了一道無形的刀牆一樣,無數攜帶着破風之聲的各式暗器一接觸到刀牆,直接就被彈飛了。

雖然刀牆無匹,但是不要忘了這漫天的暗器也是由半神級強者發出的,能被眼神長在頭頂的半神級強者,當成攻擊手段的技能自然不會就被洛凡這樣輕易的破解了。

漫天的暗器之雨,每一枚暗器都蘊含着恐怖的力道,而在這強大力道的作用之下,其飆射的速度可謂是電光火石,不僅如此,更重要的是隕刀只有一把,而暗器卻是無數枚從四面八方同時而至!

噗!噗!……

瞬間洛凡就彷彿一塊早已腐朽的破布一般,被打了一個千瘡百孔,血花乍現,原本一塵不染的白色公子服,頓時變了一件糟爛的血衣!

不過雖然洛凡此刻的樣子猛的看起來好像要多慘有多慘,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其實大部分的傷口,都集中在了隕刀不及的背部,其次就是四肢,而他的頭部竟然神奇的只有幾道輕微的擦傷而已。

嘶!……

身體各處突如其來的強烈疼痛之感,瞬間便一起衝進了洛凡的大腦,饒是對疼痛幾乎都已經快麻木的洛凡,也忍不住眼前一黑,猛咬着舌尖,暗暗吸了一口冷氣。

嗖!

既然身形暴露,再無顧忌的洛凡全速之下瞬間便透“雨”而出,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便向着遠方的天際飛頓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別看洛凡此時的速度不減,其實現在他的雙腿早就已經失去了知覺,全是憑着那尊級星核的飛行能力而已,如果這要是換成沒有突破尊級以前,他早就因行動不便而成爲對方待宰的魚肉了。

“追!”

隨着天空中那再次怒吼的威嚴之聲,急閃而至的三道黑色流光,瞬間便同洛凡那血色流光一樣,消失在了下面那無數戰龍城居民的視線之中。

事情說起來慢,其實從黑暗幻象出現,到洛凡衝進密不透風的暗器之雨,急遁而去,只不過是剎那間的時間罷了。

一路急馳,呼吸之間, 你是我的絕色老公

不過對於此刻魂力爆發速度全開的洛凡來說,因爲有着屬性魂力那絕對超越正常半神的感知之力,所以再也沒有了第一次突遭變故,應變不及的狼狽之相了。

除了開始一次新添了幾道擦傷之外,而剛剛那次暗器連他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可惡!大陸上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變態的傢伙!明明只有尊級的實力,卻擁有着完全不下半神級強的靈魂強度,更恐怖的是居然根本無視我族迷幻結界的影響!這要是等他突破了半神級……不行!此人說什麼也不能留!”

“相信前面這個傢伙的詭異你們也看到了,既然此人敢深入族中行兇,那這次我們也別管什麼半神間的約定了,就算是追到天邊也要將其誅之!”

看着那速度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的血色身影,三道黑光之中的樂正家第一戰神,心中殺機頓起,直接便暗中對向邊的另兩位家族戰神傳音下達了絕殺命令。

“是,第一戰神!”

聽到家族中這位至高存在的傳音,正想着按雙方這樣的速度追擊下去越界問題的,另外兩位樂正世家黑甲半神,當即心中大定,瞬間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前面的傢伙,本戰神不管是你哪家的天才後輩,既然今日你敢闖入我樂正家行兇,公然挑釁,那本戰神以樂正世家的名譽向你保證,就算你逃回家族,也必將迎接我樂正家三位戰神的無盡怒火!哼!”


“嗯?三位戰神的無盡怒火?我勒了去!這樣就急於拼命了呀!尼瑪!老子不發威,你們還真當本族長好欺負不成?!”

片刻之後,正全速逃命的洛凡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的威脅之聲後,當即就怒了。

原來洛凡見對方在兩次攻擊後,就再也沒有出手,只是這樣默默的緊追,還以爲他們是見到攻擊對自己無效,而選擇就這樣把他趕出戰龍域範圍了事呢。

而洛凡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爲一來雖然他自己受傷,但是就此時雙方的速度而言,他相信身後那三位半神不會不明白,只要他的速度不減,這樣追下去根本就沒有追上的可能。

二來,在雙方這樣恐怖的速度之下,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飛出他們樂正世家的戰龍域範圍,而在那超級世家貌合神離的情況下,一旦飛到其他超級世家的地盤上,其主人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這可以說是很容易就想到的一個問題。

而到時先不說會不會引發大戰,至少趁亂混入人羣之中,隱匿逃跑肯定問題不大,再退一步,就算是無法躲過對方的感知,對方三人要是不想和當地的霸主世家撕破臉的話,也不會做出當初在戰龍城中時,那大打出手,完全無視其他人性命的狠厲事情。

畢竟到那時可不是他們自己的地盤了,這樣做的後果有多麼嚴重,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想到。

洛凡也就是在這樣的想法之下,才一直打不還手的,因爲他認爲那樣做除了暴露自己的底牌,白白浪費靈魂之力外,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拿這些魂力用於逃脫之後的治傷之用,所以他纔會一直衝着中心域,那和樂正家絕對不對路的獨孤世家方向飛去,爲的就是讓後面那三個尾巴知難而退。

可洛凡沒想到對方殺他之心竟然如此的決絕,什麼承受三位戰神的怒火,還不就是在告訴他,就算是他逃進獨孤世家的地盤,他們也會以自爆這一大殺器相威脅,讓對方在自己的地盤中投鼠忌器,從而把自己交出去嗎?

要知道其實洛凡現在比樂正家更遭獨孤家記恨,他這招禍水東引,扯起獨孤世家這張虎皮嚇唬後面三人的做法,完全就是虛張聲勢而已。

因此,在見到原來從一開始對方就已經下了絕殺之心後,洛凡先前的隱忍可以說就變成他自己想當然的找虐了,白捱了半天打,他怎麼能不怒?!

半神級靈魂感知何其恐怖,雖然洛凡從始至終也沒有時間回頭觀看,但在那直接覆蓋方圓百里的感知之下,他瞬間便把目標鎖定在了中間那道發出威脅音的黑色流光之上。

靈魂衝擊!

在保持着速度不減的情況下,心神一動,一股澎湃的血色魂力,直接忽視了雙方之間那幾十里的距離,瞬間便沒入了緊追在後方,那位居中的樂正家黑甲半神級強者腦中。

而原本做爲第一個發現洛凡身形,以毫釐之差飛在最前方的第一戰神,那一雙精光四射的眸子便神采盡去,頓時轉變成了詭異的猩紅之色。

殺意魂力入腦,失神之下,第一戰神那化爲流光高速飛行的身影,瞬間便是一頓,在慣性的作用下,直接便斜斜的向着地面墜落了下去。

不過一來兩人之間的距離不近,二來對方畢竟在怎麼說也是貨真價實的半神級強者,靈魂強度又和洛凡一樣,所以雖然這次洛凡爲了達到最佳的攻擊效果,一次動用了四分之一的屬性魂力攻擊。

但對方受到殺意影響後,還是僅僅失神了半秒時間,便恢復了過來穩住了下落之勢,重新追了上來。 “純粹的靈魂攻擊?!而且還是帶有殺意的靈魂之力,這怎麼可能!”

本來對洛凡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跑到家族內院,在他們三位半神級強者眼皮子底下行兇,而感到顏面無存,殺意大漲的樂正家第一戰神,在恢復過來後徹底震驚了!

不過在剎那的震驚過後,其身上的殺機不僅沒有因受到攻擊倍增,反而詭異的閃現出了無比興奮的神采!

並且還在全速追擊的同時,再次的向左右兩邊那兩位家族戰神傳音,直接把必殺的命令,改成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洛凡活捉。

原來衆所周知,靈魂攻擊因爲其發動無形,又具無視任何的肉體防禦,即發即中向來都是大陸上最爲詭祕的攻擊方式。

可是限於靈魂之力直接關係體力和外界的星力調動,並且恢復起來太過緩慢,對付低級或同級對手,還不如直接用少量的魂力調動星力作戰來的划算。

而靈魂的防禦力又與靈魂強度成正比,正常情況下星修等級越高,則靈魂強度越高,所以如果要是對付比自己等級高的對手,魂力離體攻擊又完全沒有意義。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直以來雖然大家都知道靈魂攻擊的詭祕與強大,但還是重星修,而輕魂修,畢竟星修有太多的外界資源可以借用,只要星力級別上去了,那靈魂強度自然也就跟着上去了,誰還會捨近求遠。

而達到尊級以上的強者們,就算星力已經達到了飽和,還要去感悟意境與融合領域,就算是成爲了最爲巔峯的半神,在肉體幾乎不死的情況下,靈魂之力又成了關係他們性命的唯一短板,更加沒有人去研究那動不動就損失大量靈魂魂力的攻擊之法了。

最多也就是退而求其次,通過靈魂共振形成具有探察或是迷幻效果的結界,用以輔助罷了。

而洛凡剛纔的靈魂衝擊又是什麼?

那就是洛凡既然在這樣逃跑不及的情況下,還敢肆意的使用這種不可思議的純粹靈魂攻擊,說明洛凡不僅已經成功的使原本無屬性的靈魂之力附帶上了殺意,而且很大可能已經掌握了某種能快速恢復靈魂之力的密法或途徑!

不然的話根本就無法解釋洛凡那明明只有尊級星修實力,卻擁有絕對半神級靈魂強度的事實!

而已經達到當世巔峯,進無可進的半神級強者,終年閉關潛修爲的是什麼?還不就是保持着魂海的充盈狀態,絞盡腦汁的想怎麼彌補靈魂之力這塊唯一致命的短板嗎?!

所以作爲活了幾百年的樂正家第一位半神級強者,第一戰神憑藉着他那恐怖的天賦及頭腦,冷靜下來想到剛纔那帶有殺意的魂力攻擊後,透過現象看本質,瞬間便想到了一個讓他想不興奮都難的可能。

而此刻洛凡在攻擊過後,見對方中標經過那短暫的失神,已經順利的將中間那作爲箭頭的第一戰神搞到最後,便沒有再次出手。

畢竟洛凡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靈魂衝擊雖然強大,但就他現在的真正修爲而言,在面對根本無法破防的半神級強者來說,最多的也就是利用這點效果趁機逃跑罷了。

洛凡剛纔之所以出手,雖然和因心中的憤怒而引發他那睚眥必報的性格有關,但最重要的其實是從暴露到現在,中間的第一戰神不僅是反應和追擊速度最快的,而且從三位追擊他的陣型來看,無比顯示着其在三人之中的領頭地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