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莫拉特,我現在有個難題,我想把這個袋子紮緊,可是我的手不夠用,你能幫忙嗎?”

和老劉想象中不同,奧莫拉特並沒有伸手幫着老劉紮緊袋口,而是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夾子,夾在袋口上。

“神使大人,這下你就可以把他扎的很緊了,這個小夾子還是奧莫拉特自己做的,就送給您了。”

靠!天才兒童啊,這麼小小年紀就能想到這麼好的辦法來解決自己的難題,比起那些只知道練鬥氣打鐵的矮人來不知要聰明多少倍啊。而且人家孩子是給你一個解決的辦法,而不是幫下忙就算了,這不就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嗎!這種人才一定要培養,要好好培養。

“奧莫拉特,你今年多大了?”

“神使大人,我今年66歲了,再有四年就可以喝酒了,您送我的美酒我都藏起來了。”

“奧莫拉特,我想讓你去跟着格雷特學習,你想不想去?”

“當然想了,神使大人!您說的是真的嗎!”

老劉拍了拍奧莫拉特的頭,從戒指裏取出一顆子彈來塞給奧莫拉特。

“快去吧,把這個給格雷特,就說我讓你去的,等有時間我會去看你的。”

奧莫拉特抑制不住喜悅的心情,興奮的給老劉深鞠一躬,就跑去實驗室的方向了。這個孩子從小就和別的孩子不同,總是喜歡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而且父母都在人類世界開武器店也沒人管他,所以經常是別人嘲笑的對象,但是經過老劉的推薦,小奧莫拉特在終於在哥布林的指點和自己的努力,成爲繼加布林之後的另一個鍊金奇蹟,他的名字也永遠的刻在矮人族的史書之上,世代受到矮人們的傳頌。

拿着手裏這個異界版的燕尾夾,老劉把他夾緊在口袋嘴兒上,果然很輕鬆的就把彈藥袋紮緊了。拿着硬邦邦的彈藥袋,老劉把它塞進精靈火槍裏,在地上頓了一下,就對着幾米外的岩石牆壁,射出了這把精靈火槍五千年來的第一發子彈。

嘭!嘩啦!

彈丸深深的嵌進石壁之內,炸裂開的範圍足有腦袋大小,成片的岩石隨着這一槍從石壁上脫落。驚喜的老劉開始檢查槍膛,除了殘留的一點布片以外,絲毫沒有損壞,看來裝藥量和彈丸的大小都沒有問題,剩下的就是把這種彈藥袋量化生產在分發給精靈火槍手了。

“神使大人,這就是精靈火槍的威力嗎?”

一羣扛着布口袋的矮人老頭終於來了,巨大的槍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而當他們走到近前一探究竟的時候,比神使大人當初那把神器步槍更震撼的一幕出現了。神使大人的神器畢竟只有一把,可是這種精靈火槍可是有上萬把啊!如果每個矮人都能使用這麼厲害的武器,那麼還有什麼人能抵擋得住矮人族的進攻啊!

“是啊,現在就差你們的彈丸了,等到一切都準備好,我們的火槍隊就可以在戰場上大顯神威了。”

“嘿嘿,神使大人,這次您可是要請我們喝酒嘍,我們一共做了一萬多個您要的彈丸哦。”

“哈哈哈哈!好,今天的酒隨便你們喝,而且等下我還有好事情要宣佈,都跟我到大餐廳去吧!”

重生之悠然空間 ,而最笨最慢的婦女也都完成了大半。看到這些婦女手中飛快的針腳,讓老劉想起了當初靠着給人做手工養活自己的母親,母親雖然有一臺縫紉機,但是給那些衣服釘釦子時還是要用手工縫製,細小的縫針在母親手裏就如同長了眼睛一樣,無論多小的扣眼兒,都會準確無誤的被母親穿過,直到後來自己可以養家了,母親才放下縫針,享受了幾年的清閒。想到這,老劉的眼角溼潤了,他偷偷的揉了揉眼睛。

“神使大人,我完成了!”


一個年輕的矮人女子抱着一堆彈藥袋打斷了老劉的回憶,她的臉上此刻充滿了自豪,只因她在這一刻找到了自己的價值。老劉從彈藥袋裏抽出幾個細細的檢查着,細密的針腳很勻稱,好像是母親用縫紉機縫製的一樣。就在這時,另一個女子也抱着一堆彈藥袋來給老劉檢查,老劉同樣接過來幾個仔細的查看……出乎老劉的意外,沒有一個女子因爲頭五名的產生而放棄自己的比賽,最後所有的婦女都抱着自己的彈藥袋來給老劉檢查,心情激動的老劉抱着懷裏的彈藥袋跳上桌子,宣佈他剛剛作出的決定。

“我宣佈這次比賽所有人都是第一名!每人在月末都可以多領取一百金幣!而且我決定以後這些彈藥袋的製作,就以任務的形式發放下去,任何想製作的人,都可以到現在的裁縫處領取任務,至於其他的規矩,就由現在負責裁縫工作的婦女來自行制定,大家說好不好!”

人羣沉默了一陣後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作爲世世代代都要靠男人養活的矮人婦女,終於在那些有限的工作之外又找到了一個可以賺外快的途徑。

“大家安靜一下聽我繼續說,現在還有兩件重要的工作等着我們,而且由於我們的人手不足,這些工作暫時還是要婦女們來完成。但是我沒有時間來重新分配人手,所以就請大家先留下一半的人手來解決第一個問題,就是彈藥袋的灌裝。我這裏有做好的幾個彈藥袋,大家可以打開來看一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想今天就先灌裝五千個,剩下的工作的我明天會找一個人來安排,如果沒有問題大家就到我這裏來領取鋼珠和爆炸粉末,剩下的人等會兒跟我去鍛造區組裝精靈火炮的炮彈。”

“神使大人,您倒是給我們劉一點工作啊,金幣都給女人們賺光了。我們現在回家都沒有地位了。”

一個矮人老頭終於忍不住了,向老劉吐露了自己的心聲,可是他並沒有如期的遭到其他老頭的嘲笑,看來這些老頭的地位普遍都下降了不少。

“這個嗎,是不可能滴,誰讓你們都會火焰鬥氣了,萬一那個不小心引爆了爆炸粉末,這地下城不是毀了嗎。都安心喝酒吧,回頭我派一個給你們分配工作的人來,只要你們聽他的話,一定有機會賺外快的,要知道他可是一個老頭子哦。”

老劉在婦女們的嘲笑聲中,迅速的擺平了這些矮人老頭,並且爲馬爾斯迪的上任打下了一定的基礎。看到有些老太太已經開始灌裝彈藥袋了,老劉也不囉嗦什麼,帶着剩下的人灌裝炮彈去了。直到晚飯時間,老劉才如願以償的拿到了五千多個彈藥袋和一百多枚炮彈,推辭掉格雷斯的挽留後,老劉又匆匆地返回了荒原。

荒原的夜幕剛剛降臨,遠處強盜總部的燈火雖然微弱,但是也足夠引導老劉前進的腳步了。想到這些矮人青年們在戰鬥中的場景,老劉的腳步又快了一些。不過好像忘記給戰士們做一些彈藥包了,只能等着明天再說吧,現在老劉更擔心強盜總部的孩子們,那些強盜雖然已經歸順了自己,但是老劉對這些人渣還是不放心。

“站住!下面的是誰,再過來放箭啦!哎呦!”

在瞭望塔裏對老劉喊話的強盜突然就被人用石子砸了一下腦袋,疼的直咧嘴。爬起來正想開口罵人,就見一個會飛的小小女孩子正拿着一塊石子盯着自己。

“哎呦媽呦,祖先在上,我這就開門,主人您別生氣,我沒看清是您啊!”

謝爾蓋回到強盜總部之後,就怕老劉回來的晚,特意找了一個眼尖會說話的強盜來看門,結果還是出了岔子,被紅用石子打了頭才認出是老劉。


“主人您回來了,我馬上就吩咐人開飯。”

“嗯,這些孩子沒給你添什麼麻煩吧?”

“主人這是哪裏話,就算天天都來也不麻煩,而且我那些手下也都很好奇,能讓主人親自訓練的戰士到底會有多厲害,大家還都想着能見識一下呢。” 謝爾蓋的話說的很圓滑,不過老劉還是聽出了話裏的意思,謝爾蓋無非是想讓老劉徹底的鎮服一下那些強盜們。他們和謝爾蓋不一樣,強盜裏面沒有人知道老劉的真正實力和身份,所以在私下裏一定有不少微詞。

很快,飯菜就端上來了 ,無非就是麪包和烤肉,在這荒原苦寒之地這也就是謝爾蓋能拿出來最好的食物了。老劉從戒指裏又取出一些水果來叫人去清洗,他知道奧莉薇婭不吃肉食,所以隨身帶了許多種類的水果。

“主人您看我這地方也沒什麼像樣的特產,連水果都要你自己帶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這樣說就見外了,你們也是我的手下,沒能照顧好你們的生活我也是有責任的。以後等他們的訓練一結束,我就會陸續把人派到他們各自的崗位上去,到時你也跟着我吧,就不用在守着這荒原受苦了。”

“那是最好了,我真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再次回到人類世界啊,不過主人您原來不是打算讓我們繼續呆在這裏麻痹教會嗎?我們都走的話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了,最晚十五天之後我會帶着你們去參加一些活動,這之前抓緊訓練吧,我希望所有的人都有機會和我一起去見證那個歷史時刻,而且我想你大概已經猜到是什麼事情了吧。”

謝爾蓋身爲光明教會的耳目,不可能不知道菲爾姆斯帝國這次出兵的事情,可是這傢伙現在卻隻字未提,老劉當然會懷疑他了。可能這是謝爾蓋最後的觀望了,在戰鬥中,這些始終舉棋不定的強盜們也該有個明確的態度了。不然已經暴露的老劉可不會在對他們的生死有所顧忌了,直接殺掉一絕後患拉倒。

“主人,我……”

“謝爾蓋,你不必多說了,我始終沒有指望着誰會不爲了一點好處就跟隨我。要知道就算是親兄弟也要明算賬的,更何況我們並不是親人。我還是那句話,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但是一旦選定了,就要爲自己的選擇付出相應的代價。”

雖然晚餐上老劉拿出了葡萄酒給謝爾蓋倒了一杯,但是謝爾蓋卻一點興致都沒有。他們這些被流放的人,始終都沒有切實的歸屬感,甚至隨時都處於危機之中。這也是讓他們變得狡猾不講義氣的主要原因,經歷過被人遺棄的他們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樣爲了什麼理想去奮鬥,他們想要的只有真實的保障,說白了就是金幣。

“好了,都吃好了,馬上給我出去集合啦,今天晚上在荒原露營,動作快點!”

“主人您這是幹什麼呀,都來了就在我這住一晚吧。”

“謝爾蓋你也曾經是正規軍,這些孩子十幾天後就要上戰場了,你說我還有多少時間來訓練他們呢?好了,都別愣着啦,馬上集合。”

孩子們雖然有些不樂意,但是誰也不敢違抗神使大人的命令,紛紛扛起武器跑出去集合了。

“明天一早我會進行體力和隊列訓練,下午有實彈射擊的訓練,如果想來的話就帶人來吧。”

“主人我給您帶路。”

謝爾蓋一直把老劉衆人送到最初相見的地方,才起身返回,對於老劉的話,他反覆想了無數遍,最後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等着明天帶人來看看所謂的實彈射擊是個什麼效果了。

清晨,奧莉薇婭被一陣細小的聲音驚醒,她睜開眼睛就看見老劉正在忙着做早餐。這個神之使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明明對待孩子們那麼嚴厲,可是卻會爲他們做這些連普通男人都不會做的事情,還有他神奇的鍛造技能,和那些威力強大的武器,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着奧莉薇婭。

“哦,醒啦!快來幫忙。我自己弄不完。”

最後連阿黛兒都被叫醒,加入到製作早餐的行列裏,在阿黛兒施展了她那急速的劍法之後,老劉的肉和蔬菜又一次變成了細小的碎塊掉進鍋中。

“哇!你看神使夫人好厲害啊!”

“那是鬥氣啦,我們女孩子學不會的,可是真的好厲害啊!”

老劉瞅了瞅一羣探頭探腦的小矮人們,又露出兇相來。

“看什麼看,還不快去洗漱一下準備開飯,今天的早餐誰再來不及吃完,就給我餓着,這回誰求情也不行!”

見還有些懶傢伙在睡,老劉乾脆掏出一個彈藥袋塞進火槍裏,朝天打了一槍。 [娛樂圈]少女終成王 ,紛紛起來洗漱去了。吃飽了早飯,老劉讓阿黛兒和奧莉薇婭看着小矮人們訓練隊形和體力,自己又跑回去辦事了。這次他的目標是馬爾斯迪,有這麼一個能力超強的大管家不用,老是靠自己親自去佈置任務,真是太浪費了。

“劉易斯大人您來了。”

這次剛達學乖了,他甚至打聽到老劉的名字,就等着老劉什麼時候來好獻獻殷勤,結果才過了一天就用到了。老劉對於這個來歷不明的獸人倒是沒什麼壞印象,和剛達打了個招呼就進到連鎖店裏找馬爾斯迪去了。

“看看,多好的主人啊,可是他那個老婆真是太兇了,可惜了呀!”

剛達自言自語的說着阿黛兒的壞話,不過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他不想讓那個兇悍的老闆娘聽見,要不自己又該捱揍了。

話說這兩天彼得和威廉姆都在爲了軍隊的事情而忙碌,連鎖店裏就只有昆頓在看着,馬爾斯迪在王宮幫不上忙,就跑來給昆頓打下手。沒事的時候就在僱傭工人的地方替老劉物色工匠,但是馬爾斯迪的眼光太高,始終沒什麼人能入他法眼。早上有一個商會來和昆頓談生意,是一筆一百套制式裝備的大買賣,無事可做的馬爾斯迪本着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在邊上聽昆頓談生意。

“昆頓大人,您的裝備怎麼越來越貴啦,原來還是八千一套,爲什麼漲到一萬金幣啦,我的錢只有八十萬啦,您能不能看在以前的交情上,給便宜點吧。”

“這個是不可能的啦,你知道現在已經是動亂年代了,平時的那些鋼鐵啊食物啊什麼的都漲價了,我總不能賠錢賣吧。而且我這個一萬金幣的價格和你們在菲爾德蘭帝國買到的那些裝備比只是貴了一點而已,可我的裝備比他們那些垃圾貨好了不是一點半點,而且我們還有售後維修,光着一樣你們就賺翻了。我敢肯定,你這八十套裝備買回去,肯定賺不止這個數。”

昆頓說完伸出兩根手指來,在商會代表的眼前晃動着。

“最多這樣,裝備你買回去,賣不到我說的這個價,你再給我退回來。這樣我也就是最大限度了,你要知道這店鋪可不是我一個人的啊老弟。”

“既然昆頓大人話都說到這份上,我就聽您的,就按着您那個價位試一下。不過您老也知道我只不過是跑腿的,萬一有什麼事情,您可一定要保函我點兒啊!”

“呵呵,你放心,我給你家老闆寫封信你帶給他,保證裏面沒你什麼事,放心回去等着升官吧。”

“那就太感謝您啦,有您的信,我家老闆肯定會照辦的。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先去拿裝備啦,我的人還都在後門等着呢,告辭了!”

昆頓送走了商會代表,喝了一點杯中酒,對馬爾斯迪說:

“老管家,我做生意的本領可是靠着這幾十年的信譽來的,你學不會的。”

“是啊昆頓大人,您的信譽那可是世界公認的,我這只是閒着無聊看熱鬧罷了。都一大把年紀了,哪還有什麼心思再學什麼啊。”

“我看你這一兩天就會有事做了,你還是先安心的待一段吧,不然以後再想休息恐怕就難嘍。”

“我就是這勞碌命了,一天不幹點什麼反而難受的厲害,不過我還真希望也能替小公主和駙馬他們分擔一點,在我眼裏他們還都是孩子啊,不放心啊!”

說曹操曹操到,馬爾斯迪正在這無聊呢,老劉就風風火火的進來了,昆頓一拍馬爾斯迪的肩膀,自己找地方喝酒去了。

“馬爾斯迪叔叔,我來請您幫忙啦……

給馬爾斯迪交代了工作之後,老劉興高采烈的跑回了荒原,終於可以安心的訓練小矮人了,能不高興嗎。這段時間老劉盡是兩頭忙,搞得家有嬌妻都沒時間疼愛,還要牽累着阿黛兒和奧莉薇婭跟着自己吃苦受罪。等到老劉從傳送陣一出來,眼前出現的可不止自己帶來的那些小矮人啦,謝爾蓋把強盜們也都給帶來,跟着小矮人們一起訓練體力呢。

“好了,都先停下吧,休息一下準備吃飯,養足精神下午進行實彈射擊。”

隨着老劉一句令下,小矮人們和強盜分別聚集成幾堆在一起閒聊,有幾個好奇的強盜則是在小矮人的身邊套近乎,想先看一下這些奇怪的武器。一千多人的伙食可是不小的數量,老劉手頭的餐具和爐竈明顯的不夠用了,謝爾蓋看來是早有準備,他從空間戒指裏取出大堆的肉食分發下去,強盜們就紛紛開始籠火製作烤肉。午餐吃了很久才結束,裏面強盜們都把烤好的肉分給小矮人們,一定是謝爾蓋提前都交代好了的,想套套關係。

“謝爾蓋,這附近有沒有大一點的石山之類的?等下實彈射擊的時候我需要一個靶子。”

“嘶~~哈!則個虎近有一個獅山。”

謝爾蓋現在可是正在遭受着極大的痛苦,剛剛老劉在吃烤肉的時候,抹了一些辣椒麪在上面,結果謝爾蓋和兩女都眼巴巴的看着老劉。和當初的阿福一樣,都以爲是什麼好吃的呢,老劉最後極爲捨不得的分給三人一點,現在除了阿黛兒和老劉吃的不亦樂乎,謝爾蓋和奧莉薇婭都辣的猛喝涼水。卑鄙的老劉也沒告訴他倆,吃辣椒不能喝水,結果現在辣的兩人嘴都腫了。性急的謝爾蓋更是連舌頭都大了,這不連說話都說不清楚嘍。


“老公,這個辣椒真好吃,太刺激了。”

“好,等回頭老公找個好地方多種一點,到時每天都有的吃了。”

走在荒原之上,看着身後的千人隊伍和周圍的蒼涼景色,老劉不禁有一種自豪的感覺,好像自己一個率軍出征的將軍。走了不遠老劉就看見一個高出地面很多的石山,謝爾蓋在一邊連忙說道:

“主人,就是這裏啦,這附近就這麼一個稍大一點的石堆。”

“精靈火炮手火槍手跑步前進,目標石堆!”


要說誰最急着看這些武器的威力,那就非老劉莫屬了。對於其他人來說看熱鬧的成分居多,可是這些火炮火槍的威力可是直接關係到矮人族的未來呀。而且大戰在即,如果不能打出老劉想要的效果來,那他可就真傻了。很快部隊就在石堆前集合了,老劉指着一塊大青石對謝爾蓋說到:

“用你最強的攻擊,給我狠狠的打一下看看。”

謝爾蓋知道這是老劉想要個參照,也不客氣,上來就使出了自己的絕招神之刺。這個雖然是聖級的技能,但是謝爾蓋勉強還是能用,只不過用了之後要脫力好久。不過謝爾蓋也想看看能讓老劉如此看重的武器,到底能有個什麼效果。謝爾蓋的神之刺並沒有當初在皇宮裏遇到的聖級那麼流暢,之見謝爾蓋憋得臉都快綠了,才化作一道白光,刺向面前的青石。白光的尖端刺青石將近二尺才停住,周邊的岩石都被外溢的鬥氣給氣化了,形成一個錐形的深坑。而力竭的謝爾蓋也一屁股坐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低落。

“嗯,不錯,比阿黛爾厲害多了,這是聖級的技能吧?”

謝爾蓋大口喘着,從戒指裏拿出一塊魔晶恢復這消耗一空鬥氣。看着自己的全力一擊,心裏還是頗爲得意的。雖然自己只有八級的徽章,但是就剛剛這一擊,比起那些初入聖級的老傢伙也差不到哪裏去。

“是的主人,這是鬥氣技能裏最高級的一個了,不過我是出來的和人家真正的聖級可是沒法比啊。”

“我看未必,前幾天我也捱了這麼一下,可是我感覺那個聖級不如你厲害,至少我沒被扎出這麼大個洞來。下面到了實驗我的新武器的時間了,謝爾蓋你看好了,給這些武器的攻擊力做個準確的評價,它們的攻擊力都比你這一下小的多,想必有你來評價會很合適。”

“是的主人,謝爾蓋會給出準確的評價的。”

謝爾蓋回完老劉的話,就靜靜的等着老劉實驗武器。只見老劉從戒指裏倒出一些布口袋,不過都很小,只有三指粗細,每一個都扎的緊緊的,也看不出裏面裝的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