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問:“需要我說出來嗎?”

葉澄一邊打開不透明光幕一邊苦笑:“不了,謝謝,還是讓我再想想吧。” 惡魔少董別玩我 也許還能想起來一些和那位大美人相關的事情。

連續兩次出戰讓葉澄有點不太舒服,正好她現在對於如何做戰鬥報告還不瞭解,指揮中心特批她不必報告直接休息。被基地的軍人領着送到房間門口,葉澄道了謝,剛擡手準備開門,旁邊忽然竄出一個紅髮青年:“喂。”

這人出現得太突然,把葉澄嚇了一大跳,連退三步才停住。

焚鍾見她看自己的眼神是全然陌生而戒備的,心裏的滋味複雜極了。

他偷偷拜託元帥留桫欏他們說一會兒話,自己在做完報告以後跑過來等葉澄,終於被他逮到葉澄單獨行動的機會。不是爲別的什麼,只想當面對葉澄說句對不起。

“葉澄……對不起,之前我……”焚鍾低頭,真不知道爲什麼面對再可怕的敵人都不會怯懦的自己在葉澄面前恨不得轉身就跑,“我當時腦子一熱就開槍了,害你……”

“沒關係反正我什麼也想不起來了。”葉澄迅速打斷他,指指他背後大步走過來的楊御,“他好像很生氣……打架不好吧,我幫你攔着他?”

焚鍾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就是楊御。他是在企圖幹掉對方的親爹的時候誤傷了對方的女朋友,楊御就算現在拔劍出來砍死他都算他活該!

“多謝,下次說。”焚鍾實在不想當着新人類的面跟一個初代打起來,擡腳就走,雖然沒用跑的,但離開的速度不比楊御慢。

其實不必葉澄攔着,楊御見焚鍾自己走了也就沒追過去,在葉澄身旁站定,“你先休息,我給你做點東西吃。”

葉澄點頭,指指焚鍾離開的方向:“那個……”

楊御一手按在牆上,低頭看着她的眼睛:“你一定要在自己的未婚夫面前問別的男人?考慮下我的心情吧。”

這話一語雙關,葉澄聽懂了,慌亂地移開視線:“那我先去休息,你也剛下戰場,不要麻煩了……”

楊御另一隻手扳過她的臉,一個字都沒說,直接吻過去。

走廊盡頭的電梯口,桫欏手裏端着熱騰騰的湯,靜靜看着這一幕。

作者有話要說:小劇場:

土豆豆:不準靠近我家的小葉子聽到沒有!= =+

大美人:就要就要你管不着我哼╭(╯^╰)╮

土豪:粉蛋都快跟我去做報告!你們倆看不見我是怎麼着!(娃娃臉矮冬瓜)

倆:……還真是。

傲世帝妃:爺你太囂張 土豪:=皿=+ 一吻結束,楊御趁葉澄腦子還在發暈,握着她的手腕在門前裝置上一晃,開門將她輕輕送進去:“去睡吧。”

葉澄於是就這麼暈暈乎乎進了門,一頭扎進被子裏不想動了。但趴了一陣,她還是因爲呼吸不暢轉回來,揉了揉眉心,按開亞空間環,動手翻找裏面的信息。

不管怎麼說,過去的葉澄和現在的葉澄畢竟是同一個人,許多習慣完全一致,包括整理自己信息的習慣。

先前她忙着學習,學習間隙又忙着補眠,一點私人時間都沒有。這時候空閒時間太難得,她需要好好了解一下關於她的事情。

葉澄早年一直在聯合國生活,後來去了同盟,用的還是之前那個亞空間環,她所有關於自己的資料都在這裏。

翻了沒一會兒,她就從自己已經被聯合國凍結的的資產條目中找到了之前見過的人的相關信息:最早收到的奴隸是楊御,那個銀髮美人叫桫欏,桫欏有兩個孩子銀杏和水杉,紅頭髮的是焚鍾。

她在星界學院機甲戰鬥系特別班就讀,最後的學歷是高中肄業,理由絕密。

許許多多破碎的信息串聯起來,讓葉澄的腦子在一片混沌中漸漸梳理出了另一個自己的過往。

單人間裏的溫度適宜,光線昏暗,葉澄看着看着,感覺眼皮沉重起來,於是便這麼迷迷糊糊睡過去。

再醒來時葉澄感覺整個人都舒服許多,還未睜眼就知道爲什麼,伸手準確地握住覆在額前的手:“桫欏,辛苦你了。”隨後坐起身,伸了個懶腰。

她睡的時候沒有脫衣服,但這時發現自己只穿着襯衣,軍裝則搭在一旁的椅背上,臉不由微微一紅。

這事兒桫欏以前不是沒幹過。特別班訓練非常辛苦,很多時候都超出葉澄的體能極限。葉澄那時候逮着時間就拼命補眠,經常不脫外衣就這麼躺上牀,都是桫欏悄無聲息給她脫掉衣服蓋好被子的。

桫欏曾經做這種事情做了二十多年,早已熟能生巧,照顧葉澄那麼久,還從未驚動過她一次。

雖然知道桫欏是爲自己好,葉澄絕不會對這種行爲產生厭惡感,但畢竟她沒有拒絕楊御的求婚,如果再給桫欏希望,那太對不起他了。

“桫欏……”葉澄這句話沒有說完,因爲下一刻,桫欏忽然攬過她,用吻堵住了她的話。

這是他們倆之間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吻,纏綿至極,哀傷至極。

楊御由於經歷問題,從未有過這方面的經驗,做出的行爲純屬本能,還帶點按捺不住的侵略意味。但桫欏可不一樣,他曾經就是被當做牀上用品培養長大的,在這方面的熟練度足夠把楊御那處男甩出星系!

隨着這一吻的深入,葉澄全身都軟了,更加沒力氣推開桫欏。她一開始還有閒心想桫欏的力氣可真不像個森羅族,現在腦子完全是一團漿糊,除了被動接受什麼都不會想了。

不知道這一吻持續了多久,葉澄這同樣沒經驗的人居然被引導着學會了換氣,半點也沒憋着。如果不是桫欏主動放開她,她事後甚至覺得自己搞不好真的會稀裏糊塗就這麼被他拿下。

等葉澄回過神,她已經由桫欏服侍着穿好軍裝,連軍靴的帶子也系出完美的蝴蝶結,然後手裏還捧了一碗溫度適宜的湯。桫欏沒有看她,而是靜靜望着地板,神色是毫不掩飾的悲傷。

……等等,剛剛被“強迫”……好吧,被“誘惑”的人明明是她吧?爲什麼到頭來搞得好像她纔是把人享用完了就隨手扔到一邊的無良禽獸?

“二十分鐘後,我們需要到指揮部會議室開會。”桫欏依舊沒與她目光相觸,“先把湯喝掉,開完會再吃飯。”

葉澄一時也想不出接什麼話,只好乖乖捧着湯碗喝湯。

湯的香味濃郁,口感絕妙,一嘗就知道熬的火候掌握得極好,絕不可能是軍部大食堂的量產食物。葉澄一邊喝一邊回想着夢中記起來的零碎片段,心頭的感覺更是複雜難言。

等葉澄的湯碗變得底朝天,桫欏接過湯碗收起來,終於對上葉澄的視線:“比起現在,我卑鄙的希望你還是之前的狀態。”

那樣他至少還有辦法麻痹自己的意識,而不是清醒地看着葉澄眼中更加清醒的態度。

他知道,自己對葉澄來說是一個家人,可以全心全意託付信賴的家人,而從頭到尾都不在愛人的位置上。

“我先過去了。”他站起來。

“桫欏!”葉澄按下亞空間環,鎖定房門,“我想跟你談一談……”

桫欏連頭也沒回,步伐平穩地走到門口:“你覺得我在你說完之前能不能從這裏出去?”

“……”她覺得,能。

“等等,我只是想……”

“葉澄,”桫欏打斷她,“去看看你給孩子們拍的第九十二段視頻。”然後他拿出黑色立方體展開幽綠色的操作界面,手指飛快地在上面輸入了一串信息,緊接着葉澄剛鎖定的房門就開了,前後不到三十秒。

“……”葉澄目瞪口呆,這是新人類軍事基地的一級駕駛員臥室的密碼鎖!你有沒有考慮過乾脆征服宇宙?!天才什麼的太外掛了!

桫欏一言不發離開,葉澄呆了好一會兒才捧着心口默默哀嘆自己這個魚脣的凡人究竟怎麼會弄出這麼多桃花。見還有時間,她便按桫欏說的打開亞空間環,從裏面找出自己給他的兩個孩子拍的第九十二段視頻。

這段視頻的拍攝時間是午後,院子裏陽光燦爛,已經開朗許多的孩子們趴在桌上跟幼教機器人玩耍,桫欏守在一旁。 想把我說給你看 那天葉澄應該在放假,因爲她穿着便裝,把視角設定好之後自己也加入了畫面之中。

視頻裏的葉澄是扎着頭髮的,耳垂上的綠色樹葉狀耳釘清晰可見。她端着花草茶和小點心過來,也坐到桌旁,一起聽幼教機器人講故事。

幼教機器人發現了桌上擺的點心和花草茶,走過來分析一番,就地取材引導般說道:“小朋友們,我們也用花草做一點可愛的東西吧!”

銀杏和水杉都睜大眼仔細聽,因爲幼教機器人這時候總會教他們做一些新奇有趣的手工。

“在院子裏採集一點漂亮的材料吧,花朵和草莖都可以!”

倆孩子一溜煙下了桌子,在院子裏一陣翻找。

森羅族和動植物相處都很融洽,有他們在的地方,植物長勢往往非常不錯。孩子們不想傷害正在生長的花,倒是從草地上找到不少自然掉落的飽滿花朵,又撿了一些草莖,一起拿回來。

幼教機器人看材料齊全了,就連接到網絡上,找來一些簡單易學的視頻,教孩子們製作小巧的植物飾品。

孩子們做手工的時候,葉澄和桫欏就在一旁安靜地喝茶看。葉澄偶爾還抽空拿點心分別喂兩個忙得眼睛都不眨的孩子們。

不一會兒,兄妹倆做的首飾新鮮出爐,立即歡天喜地獻寶,舉着要葉澄姐姐和爸爸來戴。

桫欏低頭,讓銀杏和水杉一人給他插了一朵髮飾,不過他的頭髮太順滑了,沒有特別夾子的髮飾掛不住,只好拿髮梢輕輕繫着。

全能跨界王 葉澄也得到了一枚花朵戒指和花朵手環,高興地把倆孩子都摟過來摸摸腦袋,又餵了兩塊點心。

“主人,”那時候桫欏還是這麼稱呼葉澄的,“森羅族、禮物、留心。”

相處這麼久,對桫欏那種破碎的話葉澄已經能聽懂很大一部分,但這句實在太零碎,她聽不懂。看桫欏端起茶去續熱水,葉澄沒有追着問,而是自己打開亞空間環查詢相關信息。

視頻到這裏就結束了,葉澄從視頻的拍攝角度看不到她自己查到了什麼,也想不起來,便通過亞空間環查詢那幾個關鍵詞。

原來……在森羅族的傳統中,送給戀慕的人由植物製作或是有植物外觀的禮物,就等於求婚!

葉澄懵了,這才知道她從駕駛艙出來的時候桫欏爲什麼特意給她看那枚綠色耳釘。

楊御剛纔跟迪恩談了點事情,去會議室那邊晃了一下沒發現葉澄,看時間差不多了,趕緊過來找她。桫欏剛纔離開的時候沒有關門,楊御剛到門口,見葉澄愣愣坐在牀邊,又聞到空氣中的食物香味,立即明白過來,也沒等葉澄說話就徑自進門。

葉澄聽到腳步聲才發現楊御來了,想到剛纔的事情有點心虛,按掉亞空間環的頁面站起來:“去開會吧?”

楊御默不作聲,就這麼盯着她,葉澄更心虛了,頭都不敢擡,想從旁邊繞過去:“走吧,時間不多……”話音未落,她被楊御用力摟住!

他動作幅度太大,葉澄嚇得小小驚叫了一聲,還下意識掙了一下,但沒掙開。

楊御緊緊摟着葉澄,幾乎將葉澄整個人圈進懷中。他的空間墜被夾在兩人之間,發出的聲音有點悶,透着濃濃的失落:“我到底什麼時候給你留下了這麼可怕的印象?我不會傷害你……”聲音越來越小,他低頭,將腦袋埋入葉澄的肩窩,“但也別傷害我好嗎……”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

關於機甲的顏色

小葉子:女媧的顏色是藍白色,有水和天空的感覺,像生命起源的顏色。神農是墨綠色,果然很符合森羅族的意象,然後是伏羲……黑白色的……奶牛?斑馬?

伏羲:……

土豆豆:形狀不接近吧,而且你不覺得它更像一種很有名的動物嗎?

小葉子(冥思苦想,亮燈):胖達!

伏羲:……= =+我只是黑白色而已! 我的次元聊天室 是按照八卦的顏色來確定的!胖什麼達! 此次會議的議題全部圍繞如何應對變異次元獸而展開,三方各自派出專家組代表、軍部指揮官和諸神機甲的駕駛員們參加。駕駛員當中既有迪恩這種隱性國家最高領導人,也有雷斯特這種軍銜極高的前線指揮官,他們的意見比較重要。像葉澄這樣沒權沒勢記憶還不全的,當然不需要發言,全程負責聽聽有什麼分配給她的獨立任務就行。

葉澄留意了一下,十二位駕駛員當中包括她在內一共只有三位女性,三個國家正好一國一個。葉澄的年紀在她們當中排最末,也是所有駕駛員當中最年輕的一位。

聯合國唯一一個女性諸神機甲駕駛員是出身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的尼雅中校,葉澄對她的印象隨着相處時間的增加漸漸多起來。

尼雅被05號該隱承認,似乎身體也被該隱改造過,的確非常像各種藝術作品裏的吸血鬼,皮膚蒼白得猶如封凍萬年的雪原,嘴脣卻又像抹了鮮血一般紅,如果葉澄沒記錯,她應該還在那之後變得非常嗜睡。

會議中聯合國方面的多數問題都被她的長官雷斯特將軍擋下了,她則微微低垂着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打瞌睡。不過一來她確實沒有什麼要說的,二來大家也都知道她的體質特殊,所以都視而不見。

初代人類帝國的女性駕駛員則是安安,她跟薩拉丁一樣長着一張娃娃臉,瞧着比葉澄小,實際卻年長她一歲。安安是天生的空茫級,從小跟在皇帝阿特雷亞身邊長大,獲得的封號也是初代人類帝國公主專屬的。

葉澄和她接觸很少,但不妨礙葉澄感覺得到安安對初代人之外的所有人都還抱着看下等人的態度。作爲老牌強國的大貴族,她有這種心態不算稀奇。在葉澄看來初代這些大貴族多多少少都有這些習慣,只是有些人不張揚有些人不掩飾,除了楊御。

別看安安長得一臉無害,平日裏說話做事也很正常,可她一上戰場,給人的感覺就是人格分裂了。

她的諸神機甲是北歐神話裏的火神洛基,她的作戰模式也跟文藝作品中的反派洛基非常類似,基本所過之處會將一切敵人都焚燒殆盡。跟她出任務如果想要按照研究所的要求,冰凍住變異次元獸樣本進行調查,還得搶在她前頭,否則連灰都採集不到。

這次會議冗長而細緻,開了兩小時後才宣佈暫時休會給大家時間去補充能量,半小時後接着開。

會議一完,葉澄還沒來得及站起來,楊御和桫欏就同時到達她身旁,說出的話都是一個意思。

“我做了飯,還在保鮮箱裏,走吧。”

“一起吃飯好嗎,葉澄?”

……頭好大。

葉澄在心裏微微一嘆,隨後起身對桫欏點點頭:“謝謝。”她沒有多說,而是把戴着戒指的那隻手遞到楊御手裏。

桫欏也沒有糾纏,他不會在衆目睽睽之下給葉澄任何難堪,只是在葉澄與他擦肩而過的時候輕聲道:“那麼下次再一起吧,我等你。”

楊御的手藝沒話說。葉澄之前喝過湯,過了這麼久肚子剛好餓了,跟楊御也沒必要客氣,捧起碗就開始橫掃飯桌。

今天的會議其實也沒楊御什麼事,他在初代人類帝國根本沒有實權,不論政治還是軍事領域,作用都不如其他四個人大,所以他在記錄的間隙一直在觀察葉澄。

葉澄在開會的時候經常左看看又看看,然後沉思,目光十分清醒,楊御知道她的記憶正在一點點恢復。

本來她的腦子已經沒什麼問題,記憶丟失只因爲兩段記憶接不上。出現這種情形是由於神蹟艦羣中的永生意識隨着諸神機甲的覺醒而分散,最後其中的異生空間完全失效,但在場所有諸神機甲的駕駛員和他們的諸神機甲都已經產生共鳴,連通着曾經來自於神蹟艦羣的永生意識,無形中可以幫助她恢復一段記憶。

楊御相信只要葉澄一直生活在這羣人之中,那麼未來縱使她一再失去記憶,恢復的速度也會越來越快。

換言之,在十二天之中,葉澄傾向他的時間會越來越多。

葉澄以前雖然是隻小蝸牛,但在很多事情上的處理從來都不會優柔寡斷,從她最早敢應下安德烈亞斯的請求,直接跟隔壁星球的最高政治領導人凱拉爾德交涉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來。

她在短短几小時之內處理完一系列事件,把桫欏和孩子們救回去安頓好。事後葉澄見桫欏和孩子們都平安無事就放心了,沒有去關注之前他們的狀況。不過楊御很清楚,桫欏不吃不喝七天多,要不是暴雨給他提供了水源,他可能已經沒了。後來他還用自己的血給兩個孩子續命,可以說在最後的那段時間裏連意識都不清醒。如果葉澄再晚那麼兩三個小時,桫欏就死定了。

經過特別班一年多的教導,葉澄的行事風格更是帶了不少屬於軍人的果決。儘管她沒有透露過感情問題,可是楊御又不傻。他年僅八歲就獨自在異鄉以奴隸這種卑微至極的身份活下來,跟葉澄相處那麼久,早已看出了她對自己和對桫欏的不同感情。

當然了,桫欏對葉澄的感情他也隱約有了察覺,所以纔在離開葉澄之前當着桫欏的面給了葉澄一個宣誓所有權的吻。

桫欏也是聰明人,之後一直像家人般照顧着葉澄。

只是感情這種事,誰也沒法下個定論,桫欏的智商再高,也不可能命令自己一直壓抑這種感情,而且葉澄出現記憶缺失的症狀也給了桫欏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便出現了現在這種局面。

楊御只擔心葉澄記憶輪迴的前幾天之中她的心理狀況,想要再像這第一次記憶輪迴的頭四天一樣把葉澄圈在他身邊,讓她的面前只有他,顯然不可能了。

這頓飯吃得很快也很安靜,葉澄幫着收了碗筷,和楊御邊走向會議室邊說:“下次輪到我做給你吃了。”

楊御扭頭瞧了她一眼,笑笑,忽然掀起她的軍帽,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再把軍帽給她戴回去,挪正。

葉澄:“……”你還敢再幼稚一點嗎親?

跟飯前比起來,飯後的會議議題更加清晰明確。也有不少是他們這些一線戰鬥人員可以插嘴的了。

“變異次元獸的出現頻率還在上升。”專家組代表公佈最新統計數據,“比起‘純白第一星事件’之前的確有所減緩,但是我們武裝單位的平均實彈配置最高只能提升到25%,這樣也僅僅能達到以極大犧牲來防禦它們的目的,最樂觀估計,這種情形最多還能持續兩年,兩年之後,所有人類居住範圍將全面陷入它們的襲擊之中,那時星系行政中心級以外的星球將再也無力自保。解決方式是集中居住防守反擊,或者徹底消滅它們。”

“不能等出現那麼大的傷亡,而且混居不現實。”克林議長一陣見血,“說最短時間。”

三方合作是合作,血海深仇可還沒消除,幾百億初代和幾百億新人類再加上十億多的混血,要怎麼擠在一起?勢力分配?資源分配?這根本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專家組代表直白道:“最短我們只有一百七十多天的時間,就這樣,也是以一些防禦力量薄弱星球的全面淪陷爲代價。”

部分私人小行星、礦產資源開採行星、開墾面積少的農業星球和利用率不高的工業星球是第一批被捨棄的目標,武裝力量不可能爲它們分散,軍隊需要保護絕大多數人的生命財產安全。

克林議長環視一週:“一百七十天……一百天之內,我希望統一戰線可以找出變異次元獸的襲擊原因,並且解決掉它們。我們沒有時間再拖。超過一百天後,我相信諸位都明白,我們必須要立即開始將所有普通星球上的居民往星系行政中心級星球集中了。”

這是一個浩大得令人恐懼的工程,初代人對此感觸最深。他們的首府純白第一星被毀以後,新一顆首府純白初始星還是個完全未開墾的星球,目前連基礎民生設施都沒弄好,無法發揮一個國家級行政中心應有的作用,更別提其它。

所以他們實際能使用的時間,比一百天還要短!

“下一個議題:結合目前三個國家全面開放的星圖和變異次元獸前後出現過的地點,確定它們最有可能的巢穴位置究竟在哪裏。開始投票,或者自提。”頓了頓,克林議長一一掃過十二個諸神機甲駕駛員,“我們將從提名第一的地點開始,主動出擊尋找它們的巢穴。”

這個問題從統一戰線成立之前就已經在各方討論過。誰都想早點找出這些破壞力極強的東西的老巢,因爲諸神機甲們足夠強,只要找準那個能夠消滅它們的點,一刀捅過去就萬事大吉了。

可就是這個點,誰也無法確定在哪兒。

宇宙範圍太大,每天都有星球在被發現和遺棄。人類的力量不是無止境的,一定時期之內,人口的發展和遷移都有一個相應的限度,那些資源被開採完畢、居住地環境惡化的星球,當然沒必要繼續留守。

每個人面前的屏幕都在實時統計投票信息,隨着結束時間到,統計結果也公佈出來了。

第一位——羣星墓場。 這個結果一點也不出乎大家的意料,超過98%的選票投給了這裏。

會襲擊人類和其它動物的異獸一直都存在,但像變異次元獸這種攻擊性極強、破壞性極大、能夠使用元素能量並且可以吸收一定程度能量,再轉化爲自己攻擊能源進行反制攻擊的異獸最早也只出現在百餘年前,跟新人類與初代人類最初交好的時間一致。

那片宇宙區域在著名的“深紅第九星系戰役”之後變得詭異起來,內部生物都發生不同程度變異,包括一些人類,近段時間變異次元獸也越發強大;羣星墓場出身的人壽命不長,攻擊性也非常強,對這些情況葉澄和薩拉丁都予以了肯定……

只是有一點非常奇怪。

來自羣星墓場的那些人們在加入同盟進行登記的時候,都被問過他們各自知道的情況。由於羣星墓場內部環境很可怕,人們每一次進行宇宙航行都是在以命相搏。九成以上的人在進行稍遠距離宇宙航行途中死亡,僅存的那不到一成的人,卻從未在航行中見過變異次元獸!

這與實際情況有衝突,假如變異次元獸真的來自羣星墓場,至少也會在裏面留下蛛絲馬跡,沒道理那些在羣星墓場內成功進行航行的人們全都沒見過它們。

要知道變異次元獸是可以進行宇宙活動的,雖然它們的壽命似乎不是很長,超過一定時間或者在吸收能量並再度釋放過後就會死亡。

這樣看來,應該還有部分情報是現在人們未能得知的,而這部分情報也許就是找到變異次元獸巢穴——甚至於它們出現的原因的關鍵!

大家得出相對一致的結論,卻無法輕鬆起來,因爲根據葉澄曾經交給同盟的報告中的情況來看,羣星墓場內部的情形太過兇險,即使是諸神機甲們進去,在面對極端宇宙情況的時候很可能也只剩自保之力,而無法進行消滅變異次元獸的任務。

何況羣星墓場的範圍極大,誰知道變異次元獸的老巢究竟在什麼位置?那種環境裏想要一點點進行地毯式搜索,找準它們的老巢位置,純屬天方夜譚。

會議進行到這裏,又只能草草結束。克林議長散會前宣佈將召集專家學者和部分軍人再針對羣星墓場進行一次深度研究,確定是否將在下週派諸神機甲進去搜索變異次元獸。

由路西法的解體和女媧曾經受損的情形就可以知道,諸神機甲在失去神蹟艦羣之後,再也不是那種可以百分百保護駕駛員的存在。不論是諸神機甲還是它們的駕駛員,都珍貴異常,絕不可以讓他們再出現任何損傷和死亡。

此外就是葉澄的事了。由於葉澄的記憶出現問題,她的戰鬥力也相應減弱,這對戰局來說非常不利。女媧的能力很特殊,除了針對空間的一系列的擬態神蹟和普通能力之外,戰鬥力也很強勁,前提是葉澄處於巔峯時期。

這個巔峯時期指的是她在元素能量再也不受壓制、變爲十三階空茫級,同時接收了部分來自新人類聯合國戰神雷斯特的身體素質,並且自身對戰鬥技巧的掌握和運用十分熟練的狀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