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被妖氣侵體,你這樣會傷到她的!”

“斬妖除魔就要不擇手段!”鍾無期大聲說。

“斬妖除魔是爲了保護凡人,你這樣卻是傷害凡人。”張謙針鋒相對。

鍾無期恨恨地一甩手:“哼!”

“你們跟我來。”張謙對那幾個女生說。

他想把這些女生護送出這個遊樂場,當然了這麼做的主要目的是親自去查看一下許雯的情況。走在路上的時候他開始回想,胡楊是怎麼會被妖氣侵體的呢?

被妖氣侵體的話肯定會有什麼怪異表現的,而她全程都…不對!張謙突然眼睛一亮,胡楊之前曾莫名其妙的突然消失了一小會兒,應該就是在那段時間被妖氣侵入的。

而他又回想到了之前突然消失的魏成……八成那傢伙也是被妖氣侵體了。

…先去看一看許雯的情況吧,其餘的事稍後再說。

來到大門口,許雯和貓皇正待在車那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鍾無期一見到貓皇立刻如臨大敵:“貓妖!”

“那是我朋友!”張謙不悅的說。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帶着這幾個女生走到車前,對許雯說:“小雯,你們趕緊開車離開這,越遠越好,老貓,你一定注意保護她。花木蘭,你也一起跟着保護她!”

“遵命!”花木蘭一抱拳。

“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貓皇問。

“狐妖!”張謙說。

“狐妖?”貓皇轉了轉眼睛:“有點意思,要不朕跟你一塊去見識見識吧。”

“算了,”張謙擺擺手:“狐妖的幻術有點厲害,花木蘭和趙雲分身都扛不住。”

“……行,那我們走了,有事電話聯繫。”

幾個女生全程呆呆的看着貓皇,對於張謙的這隻小奶貓她們這一路都喜歡的不得了,都曾經抱過或者摸過它,卻沒想到…這居然是個妖精!

這個世界是腫麼了?

汽車緩緩地開走了,很快就剩下了一個背影,這時候幾個人影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是那幾個男生回來了。

“車怎麼開走了?”一個男生驚叫道。

“怎麼回事?爲什麼開走了?”

“爲什麼沒等我們?”

張謙和鍾無期轉身看着這四男一女。

“張謙,這是怎麼回事?”魏成走過來大聲問。

“對,這怎麼回事?”

“這裏太危險,我就讓她們先離開了。”張謙抱着膀子說。

“那爲什麼不等我們?”魏成眉毛都立起來了。

“我靠,包車的錢大家都出了,憑什麼讓她們先走?”

“你什麼意思?”

這幾個男生本來就看張謙不順眼,這一鬧他們頓時就爆發了。

“怎麼,你們幾個大老爺們還攀比女生?”張謙冷笑。

“我們這邊也有女生!”一個男生把他女朋友推了出來,“你憑什麼讓她們先走?誰給你的權力?”

“你們不是說這裏的奇怪現象只是地質和磁場的影響嗎?怎麼你們這麼驚慌?”張謙臉上的冷笑更濃了,看他們慌里慌張的樣子,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碰上什麼恐怖的東西了。

這幾個男生沒理會他這茬,還在叫嚷:“憑什麼讓她們先走?”

“你以爲你是誰?”

“你他媽算哪根蔥?”

張謙惱了:“閉上你們的嘴!”

“你嚷嚷什麼?”

“顯得你嗓門大?”

“裝什麼裝?”

這幾個男生情緒更激動了,一個個擼起袖子看那樣子似乎是要打起來了。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鐘無期緩緩地拿出兩張符咒。

他們這才注意到鍾無期的存在,全都是一愣:“道士?”

“道士!道長救命啊!”

“這裏面有鬼!”

“太恐怖了!”

鍾無期捏着符咒看了一眼張謙,張謙視線轉向一邊。鍾無期立刻明白張謙的意思了,手裏的符咒一甩,嗖的一下就命中了魏成。

“砰!”

符咒打在了魏成的胸口,魏成慘叫了一聲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臭道士你幹什麼?”

“爲什麼對成哥動手?”

“你他媽跟張謙是一夥的!我們跟你拼了!”

“睜開你們的眼看看!這個人已經被妖氣侵體了!”鍾無期大吼道。

他這一聲大吼就像是氣震雲霄的洪鐘一樣,震得人耳膜嗡嗡直響,那幾個男生都是一愣,呆呆的轉頭看向魏成。

魏成像木偶一樣用一種很彆扭的動作站起身,嘴角帶着鮮血,臉上帶着和胡楊一樣詭異的笑容:“臭道士,死道士,有本事你來抓我啊,殺我啊!”

說完他俯下身,像野獸一樣四肢並用以極快的速度跑走了。

鍾無期惱怒的叫道:“休走!”然後邁開大步追了上去。

張謙也邁開步子,跑了幾步回頭對其餘的人說:“你們趕緊走吧,離這越遠越好。”

那三男一女已經像石化一樣完全呆滯了,臉上混合着震驚和恐懼的複雜表情。聽到張謙的聲音他們才恢復正常,趕緊轉身迅速離開。

跑進大門,這時候的遊樂場已經再次變成了之前那副詭異的樣子,光線昏暗,周圍是死一樣的寂靜。

還有那放眼望去飄的到處都是的黑色的鬼氣。

張謙握緊青龍刀,激活通靈眼,一絲隱約細小的金色光線出現在了地面上。

這種金色的光線其實就是外放的道氣,修道的道士都會有,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消散,通靈眼可以捕捉到這種痕跡。

這顯然就是鍾無期留下的了。

張謙立刻沿着這條線追了上去。 順着這條線,張謙一路追到了鬼屋外。

擡頭看着這個鬼屋,他皺起眉毛。

“怕毛!”系統的聲音傳來,“進!”

張謙頓時露出笑容:“完成更新了?”

“完成了,哈哈終於20級了!這次開放了一個新功能,你絕對意想不到。”系統的聲音中滿是得意。

“我看看!”張謙立刻閉上眼睛進入了系統,看到這個功能之後他驚了:“臥槽…這…太猛了吧?”

“當然。”系統嘿嘿直笑:“新功能當然很猛,要不然開放了幹啥?來來來,免費機會趕緊抽獎。”

砰!獲得三品丹藥,龍騰虎躍丹。

“不錯。”系統笑了。

獨佔總裁 張謙趕緊吞了下去,一股爆炸般的感覺涌入四肢百骸,手裏的青龍刀更輕了。

看着眼前的這道破爛的木門,張謙的心裏涌起了萬千的豪氣!

擡腳就進,剛走沒多遠,那個女鬼又嗚嗚的撲了上來,張謙冷笑一聲,握緊青龍刀一刀就徹底劈散了她。

像這種等級的鬼已經完全不是事了。

順着鍾無期留下的痕跡繼續前行,沒走多遠,又是兩隻白衣女鬼撲了上來,張謙擡手就砍,兩隻女鬼再次化作青煙。

通道走完了,眼前再次出現了一個破爛的木門,木門上面寫着三個大字“屠宰場”。

地面上的光線停在門前,應該是進去了,張謙擡腳就踹開了木門,“譁”一股子極其猛烈的惡臭和血腥味就迎面撲了上來,張謙差點沒忍住吐出來。

“我靠,這地方還真是屠宰場啊!”張謙看着天花板上倒垂下來的這許多腐爛的屍體,這視覺效果真的是太震撼了。

捂着鼻子,張謙低頭仔細查看着腳下的光線。

這滿地的污穢實在是太噁心人了,而且堆積的也太多了,他得很仔細的去尋找那細小的金色光線。

正走着呢,突然從腳邊的一坨類似於腐爛的內臟的東西中猛地伸出了一隻血呼啦哧的爛手抓住了他的腳踝,把他嚇了一跳,立刻一刀劈了上去。

那隻手整個被劈沒了。

張謙也加快了腳步,這地方真的太噁心了。

但是沒等他走幾步,眼前的景象突然就變了。

他居然出現在了大門口!

而且許雯居然又回來了!

“小謙? 殘暴王爺的小妾 你怎麼了?”許雯關切的問。

張謙一愣,這才發現除了許雯之外貓皇他們都在,貓皇一臉嚴肅的看着他問:“你在發什麼愣?剛纔你是不是也中了幻術了?”

他看了看周圍,所有人都在用一種很古怪的眼神看着他,鍾無期正捏着符咒,也是滿臉戒備的看着他。

他這才震驚的發現,原來許雯她們還沒走!

難不成…剛纔的經歷的那一切都是幻覺?還是現在眼前的這一切是幻覺?

“你現在眼前的是幻覺。”系統說。

許雯走上來想拉張謙的手,張謙厲聲說:“滾!”

許雯立刻愣在原地,眼圈登時紅了:“你…你怎麼了?”

貓皇跳到張謙面前:“餵你怎麼回事?被妖氣侵體了?”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立刻向後退遠離了他。

“要麼用破魔石破掉這個幻境,不想用破魔石的話就操刀殺光這些幻象。”系統說。

“什麼?殺光…他們?”

“對,這些都是虛假的幻象,只管殺就是了。”

“但萬一這些是真的呢?”張謙的聲音有些顫抖。

“那你這就是不相信我咯?”系統笑了,“注意看你的腳下,那個道士留下的外放道氣還存在呢!”

張謙低頭一看,果然,地面上有一道細小的金色光線。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拿出了破魔石,即便站在他面前的是假的許雯假的貓皇假的小兵甲和花木蘭,他也下不去手。

真的下不去手!

“你要幹什麼?”貓皇看到張謙的動作,立刻顯出了原形擋在了許雯的身前:“你清醒一點!這個可是你老婆!”

“別擔心,我又不砸你們,我砸地而已。”張謙嘆了口氣,得,一個破魔石就這麼沒了!

‘砰’的一聲,破魔石砸在了地面上,迸發出了燦爛的光輝,眼前的景象瞬間變成了虛幻的水波,晃動了一會之後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還是那個屠宰房。

“我就搞不懂了,這有什麼下不了手的?”系統忍不住吐槽:“反正都是假的,真正的許雯和貓皇他們早就遠遠的逃走了!”

“廢話你當然不懂,這就是人的感情…”張謙嘟囔了一句。

情人路 好不容易走出了屠宰房,繼續順着這道金色光線,張謙很快又來到了一個一扇門前,門前掛着一塊牌子,上面寫着三個大字‘停屍房’。

“臥槽這都什麼鬼!”張謙忍不住了,“這遊樂場鬼屋也太業界良心了吧?怎麼什麼都有啊!”

張謙覺得一直拿着手機打光實在太費勁了,索性收起手機使用了一棵燈籠草。

瞬間黑咕隆咚的停屍房裏就亮了。

總裁,好久不見 然而這一亮,張謙這小心肝也忍不住顫動了一下。

停屍房里居然站着十幾具死屍,而且全都目不轉睛的看着張謙!

而且其中有一具距離他非常近,那張恐怖的腐爛的死屍臉離他的臉只有不到半米!

雖然見過不少的鬼怪了,但是那些也沒有這麼搞的,這一幕也太驚悚太恐怖了!

“你行不行啊你,這你都害怕?”系統又忍不住吐槽了。

“草!”張謙握緊青龍刀,狠狠的一刀砍掉了那個距離他最近的死屍的腦袋:“讓你丫嚇我!”

這一砍又砍出狀況了,張謙眼前的景象再次變化,同時周圍響起了驚恐的尖叫聲。

張謙驚呆了,眼前的景象又是在大門外,他手上的青龍刀刃上沾滿了鮮血,地上有一顆骨碌碌的人頭,正是許雯的腦袋。

他身旁不遠處,一具無頭的屍體無力的倒下,腔子裏噴出了大量的鮮血,從衣着身形來看,那具無頭屍體也正是許雯的。

“張謙!你瘋了!”貓皇發出了驚怒的叫聲!

花木蘭和小兵甲也發出了驚呼:“主公!您爲何要殺掉主母!” “別亂了你的心智,這還是假的。”系統說。

張謙的手哆嗦了起來,雖然是假的,但是心裏爲什麼這麼痛苦呢?

“幻術可以影響別人的心智,你本心會有一點痛苦,但是遠沒有那麼痛苦,多餘的痛苦是幻術強加給你的。”系統說,“別想太多了,趕緊把其餘的都殺了破掉這個幻境!”

“殺一個也是殺!”系統斬釘截鐵的說,“索性都殺了,反正都是假的!”

張謙握緊青龍刀,猛地擡起頭。

貓皇、小兵甲和花木蘭都被他的目光嚇到了。

“你要幹什麼?連我也要殺?”貓皇驚問。

青龍刀就是張謙的回答!

刀光閃過,貓皇慘叫了一聲,腦袋被齊齊的削掉了!

張謙又看向小兵甲和花木蘭,他們嚇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主公!請您理智一點!請不要殺我們!”

“呵呵,”系統笑了,“這個幻術最大的敗筆就是小兵甲和花木蘭,他們是我改造出來的,是真是假我連看都不用看就能分辨出來,殺了!”

張謙冷冷的走到他們面前,他們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看着張謙,不停的磕頭求饒,張謙手起刀落斬殺了他們。

等到他把剩餘的那幾個女生和鍾無期全都斬殺之後,眼前的景象迅速變化,又變成了停屍房的景象,地上全都是斷肢和碎屍,似乎正是之前站在那盯着他看的那些死屍。

“哈哈,經過這一場幻術洗禮,你的心智應該會比之前堅強不少了,”系統哈哈大笑,“人間自有真情在,妖怪對你是真愛啊。”

張謙拄着青龍刀長吁了一口氣,果然,在幻術破掉的那一刻,他心裏的痛苦和難過幾乎瞬間就消失了。

“還好有你在。”張謙說。

“那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